韩警官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快刀斩乱麻

第六百九十一章 快刀斩乱麻


                第六百九十一章 快刀斩乱麻

不能再等,再等真可能出人命!

当两帮人刚打成一团,围观群众纷纷避让时,韩博在几个便衣民警保护下走出人群,一手接过民警递上的喇叭,一手举着枪,呵斥道:“住手!我是东萍市公安局副局长韩博,我命令你们立即放下武器,原地蹲下!”

公安局副局长,开什么玩笑?

且不说没报警,公安来得没这么快,就算报过警,就算110和派出所的人来了,看见这场面也是躲,等打完才来收拾残局。

关二彪经历过无数次大小场面,不认为警察真敢介入。

钱中明经历的大小场面更多,更不认为警察真敢管。

二人都以为是对方的人在冒充警察,冒充得还不像,居然大言不惭声称自己是副局长,全打红眼了,正打得如火如荼,根本没抬头看一眼。

只听见一声惨叫,一个保安被两个混混打得在地上滚。

韩博岂能眼睁睁看着形势进一步恶化,当机立断鸣枪。

弹夹里全是空包弹,没什么好担心的,“啪!”“啪!”“啪!”连开三枪,清脆的枪声在夜空中回荡,对打的双方吓懵了,不约而同朝马路上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几十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正在把围观的人往马路对面驱赶,面对着他们的是一个个便衣,手里全举着枪。

还没看清楚有多少人,突然传来刺耳的警笛声,前面,左边,右边,从三个方向驶来许多警车,一时间警笛大作,警灯闪烁。

“蹲下,全部蹲在,蹲在原地不许动!”

“双手抱头,把刀放下。”

……

警告声不断,关二彪一下子愣住了,钱中明下意识往人群里躲。

“行动!”

战机稍纵即逝,必须趁他们被震慑住的时候解决战斗,韩博一声令下,便衣民警从三个方向一拥而上,有明确目标的抓捕各自目标,没安排明确抓捕目标的民警从最靠近的嫌疑人开始,一个个将其摁到在地,先反铐上双手,再确认其刚才使用的武器。

在黑洞洞的枪口面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包围圈越来越小,被拷上的人越来越多,有几个混混蠢蠢欲动,看到公安并没拉偏架,那些穿作训服的保安一样被拷,打消了跑的念头,老老实实举起双手。

“韩局长,韩局长,您来得正好,您看看,他们又在胡搅蛮缠,还找黑社会来扰乱市场秩序。”

“拷上,带走!”

套近乎,开什么玩笑,韩博看了他一眼,注意力转移到溜到奥迪车边的钱中明身上。

嫌疑人居然敢不服从命令,居然不蹲下敢往前走,守在韩博身边,确保韩博安全的民警立即攥住他双臂,掏出手铐咔嚓声拷上。

宗永江急了,见要被押上刚驶来的大客,扭头喊道:“韩局长,韩局长,我宗永江,金茂市场经理宗永江,您不记得我啦?消防改造是区里要求的,今天清场区领导全知道,通知几天前就下达了……”

“上车,少废话!”

租赁户这边不仅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在地形上也有优势。

市场北门被公安堵得严严实实,但大门在他们控制之中,关二彪等有前科的嫌疑人趁公安忙着抓前面的人,在一些租赁户和租赁户亲属的掩护下悄悄溜进市场,打算从另外几个门出去。

然而,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空了。

投入这么多警力,做了那么多准备,在部署上怎么可能存在漏洞。

其它几个门全堵死了,窗外都有民警蹲守,更何况他们这帮租赁户只“占领”了市场一楼,二楼三楼是人家的摊位,为确保货物安全,每天下午都会把卷闸门、防火门拉上,他们根本不知道在关门之前就有民警埋伏在上面,也不知道他们刚才的一举一动全在楼上的人监视中。

外面收网,里面同样在收网,真正的里应外合。

钱中明不知道里面正发生什么,发现关二彪溜了,发现自己这一边的宗永江被抓,觉得公安这次好像是动真格,不想束手就擒,在一个马仔掩护下躲在垃圾桶后面,准备趁公安不注意开溜。

结果他刚蹲下身,一个冰冷的东西突然顶住他额头。

“出来,躲得掉吗?”

被枪顶住的滋味儿真不好受,进去又怎么样,最迟明天中午就能出来,钱中明干脆不躲了,缓缓站起身,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嘿嘿笑着套起近乎。

“兄弟,自己人,别这样,这玩意容易走火。”

马学付示意民警把他拷上,掐着他脖子一边往车上押,一边冷冷地问:“自己人?”

“不开玩笑,真自己人。我认识你们城东分局汤大,刑警大队长,再说我们也是在执行上级交代的任务。”

“上级,你们也有上级,你们执行的什么任务?”

“维护市场秩序,整顿,调整摊位,这些全是区里要求的,有红头文件,不信我给区领导打电话,让区领导跟你们说。”

“到局里再打吧,先上车。”

这两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好对付,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现场缴获这么多棍棒甚至砍刀,还有人在械斗中受伤。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有一个抓一个,直接办拘留没任何问题。

真正难办的是那些个抱着民警双腿哭诉,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租赁户,金茂市场的矛盾激化的今天这个程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各级领导被他们搞怕了有关。

不过这一招今天不好使,前期工作到位,已掌握他们集资雇佣关二彪团伙的证据,装可怜没用,有一个算一个,全抓!不光在现场的要抓,那些不在现场但出过钱的一样要传讯,并且这只是开始。

确认这边大局已定,正准备问问外围的情况,对讲机里突然传来黄忠海的声音。

“韩局韩局,市场找的最后一批人是乘大客来的,已经截住了,抓不抓?”

“抓,黄局,麻烦您连人带车押到武警支队。”

“没问题,你那边怎么样?”

“基本控制住了,再过半小时应该能搞完。”

“好,你那边搞完再让外围的同志收队。”

……

郝英良的生活很规律,习惯早睡早起。

只要没特别重要的应酬,每天看完新闻联播就准时休息,早上6点准时起床去六楼健身房锻炼身体,锻炼完洗澡换衣服,然后去二楼餐厅边看报纸边吃早饭。

睡觉前关手机,直到8点才开机。

关系不错的领导、朋友和下属都知道,正常情况下也没人深夜给他打电话。

正因为如此,他到走出健身房准备回房间才收到消息,鸿丰公司总经理余琳花容失色,关上电梯门急切地说:“郝总,出事了,公安夜里抓了中明和老宗,我让人去分局打听过,城东分局的朋友说不知道谁抓的,不知道他们被关在哪儿。”

郝英良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不动声色问:“在哪儿抓的?”

“金茂市场,好像是摊位的事。”

“又是金茂市场,别人当那是一棵摇钱树,对我们又算得上是什么?哪会我就说别掺和,不听啊,别人喊几声钱总就忘了自己是谁,现在好了,一堆麻烦。”

余琳走出电梯,欲言又止地说:“郝总,中明不是不听招呼,他是把您当榜样,事事都在跟您学,想多交几个政府的朋友。”

郝英良不是怕那些胡搅蛮缠的租赁户,只是不想招惹麻烦,集团发展到今天也没必要再沾这些事,想起有了钱还总是折腾的钱中明就是一肚子气,冷冷地说:“交朋友也要看人,帮朋友忙也要看事。”

“他没眼光回头再说他,当务之急是把他捞出来。”

“我等会打电话问问,先搞清情况。”

进一趟公安局而已,他之前又不是没进去过,再说金茂市场的问题很复杂,区里不可能不出面。

郝英良一点都不担心,跟往常一样洗澡换衣服,下楼吃早餐,直到8点整回到顶楼办公室才打听起金茂市场的事。

“郝总,早上余总打电话说在金茂市场抓好多人,我大吃一惊,不知道,真不知道,事先一点风声没有。刚才我问了一下,确实有这事,市局组织的行动,韩局亲自指挥的,异地用警,出动好几百人,搞得我们分局很被动……”

“宏举,你是说那个刚调来的副局长?”

“就是他,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孙区长一早就问邹局怎么回事,邹局能说什么,正准备打听打听,市局的通报到了,说是维-稳行动,要求我们分局协助善后。”

“维-稳?”

“说是维-稳,不过我觉得不太像,夜里行动没带上我们,早上却从我们大队抽调走二十几个人,说是上专案。”

城东分局刑警大队长汤宏举拉开门看看走廊,接着道:“至于金茂市场怎么善后,看样子市局打算来个快刀斩乱麻,消防支队和经侦支队刚来过人,要求分局配合他们对市场进行消防大检查,还要联合工商、质监对市场内经营假冒伪劣产品的商户进行查处。”

这是打算封门,只要牵扯进去的,全查!

真是快刀斩乱麻,不留一点余地,不过必须承认这个办法最有效,也只有这样市场产权所有人、管理方、租赁户、经营户都说不出什么,有把柄在他们手里,谁要是再敢闹事就拿谁开刀。

市局的新任刑侦副局长不简单啊,先是拿下罗子军都没辙的鲍双平,紧接着又搞这一出,他到底想干什么?

郝英良沉思了片刻,若无其事说:“知道了,不为难你,中明的事我想办法。”

“郝总,确实帮不上忙,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中明也是咎由自取,进去蹲两天,吃点苦头,对他不是什么坏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