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七十七章 暗潮涌动(二)

第六百七十七章 暗潮涌动(二)


                市场保安被租赁户打伤,鲍双平要求放人。

租赁户被身份不明的保安打伤,萍北派出所刚展开调查,一位区领导又打来电话,虽然没明说不让查,但谈得全是金茂市场消防改造的重要性,要求派出所全力协助整改指挥部工作。

那位区领导的立场不言自明,站在金茂公司那一边。

都不让管那就都不管,由他们去“私下解决”,真要是这样也就罢了,可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被打伤的租赁户陈光达多次上-访,他在省城上大学的儿子甚至向省领导“告御状”,声称公安机关徇私包庇。

种种迹象表明,宗永江之前并非完全信口开河,这帮靠市场富起来的租赁户,多次向上级政府部门反应情况、写举报信不只是鸣冤,而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给区给试压,好让市场管理方继续履行十几年前签订的租赁合同。

归根结底,还是利益!

但不管怎么说,公安机关内部确实存在问题。

比如鲍双平不应该干涉基层单位办案,比如萍北派出所没坚持原则,又比如刑警四中队确实存在推诿、不作为的情况。

现在的问题是涉及到一个市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甚至有一位区领导掺和进来了,基层民警承受双重压力,你不能无视国情批评基层民警。

韩博没再问什么,更没批评谁,一声不吭走了。

商务车消失在视线里,徐政委沉默了片刻,喃喃地说:“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政委,您是说韩局会管金茂市场的事?”鲍双平多强势,林金鹏真担心今天所说的一切会招来打击报复,忐忑不安,愁眉苦脸。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徐政委权衡了一番,拍拍他胳膊:“金茂市场闹几年,都闹到省里去了,省领导如果不重视,韩局会亲自过问?这个所长你也别干了,我跟邹局汇报,看能不能给你换个岗位,省得到时候被殃及池鱼。”

萍北派出所辖区不是最大,但辖区人口却是所有派出所中最多的。

过去十几年,能当上萍北派出所长的人,几乎全进了分局党委班子,就这么调走,林金鹏不甘心。

可想到金茂市场这颗炸弹一旦爆了,上级肯定会像对待去年那几起差点搞出的冤案一样彻查,他这个派出所长很可能会被推出去顶缸,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他担心前途,刑警四中队指导员更担心,想跟政委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悄悄给中队长发短信,让在外地办案的中队长赶紧回来。

几家欢喜几家愁。

与此同时,金晓军则紧握着方向盘,不无兴奋说:“韩局,我爸在市场讨生活,跟商户们天天打交道,消息灵通着呢,大后天要出大事,不会有假!”

大后天要出事,要出大事!

两帮人摩拳擦掌,磨刀霍霍,准备大干一场。

这可不是两帮不好好上学的熊孩子学香港的黑社会打群架,而是为了实实在在的利益火拼,一旦让他们打起来,不仅会流血,甚至可能出人命。

再说金茂市场是什么地方,是萍北市场群最中心的地带,人流量最大的地方。

他们打红了眼,会不会伤及无辜?

就算没伤及无辜,这个影响会有多恶劣,外地来进货或送货的客商,会认为东萍的治安有多么差?

韩博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掏出手机一边翻号码一边说:“晓军,你这次立了大功,帮我感谢一下你父亲,顺便请他再帮我们留意留意。”

“韩局,我虽然不是民警,但我在局里工作啊。我父亲用不着感谢,他非常支持我工作。”

“好,这事回头再说。”

韩博笑了笑,摁下拨出键,举起手机等了几秒钟,低声问:“孟书记,我韩博,我想汇报一个情况,您忙不忙,说话方不方便?”

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来小伙子的电话。

孟卫东示意秘书先出去,俯身看看台上的日程安排,问道:“方便,小韩,你要说的情况重不重要,如果重要,干脆来市委,下午正好没活动。”

“好吧,我直接过去,大概二十分钟能到。”

“我在办公室等,老朋友刚捎来一包好茶,等你过来一起尝尝。”

“谢谢孟书记。”

赶到市委已经是下午4点55分,换牌照时以市禁毒办主任身份管机关事务管理局要了一张通行证,商务车畅通无阻,直接开进市委大院。

秘书小赵在楼下等候,能享受这待遇的并不多,政法委工作人员觉得很奇怪,当看到韩博跳下面包车跟小赵打招唿时也就不奇怪了。

空降过来的市公安局正处级副局长,前几天省政法委林书记过来祭奠杨文进副支队长时点名要求他陪同的,不仅一起参加追悼会,完了之后还一起视察过好几个单位。

走进三楼书记办公室,孟书记果然泡好了茶,笑容满面,招唿他坐。

韩博立正敬礼,该有的礼节一个没少,象征性喝了两口,直入正题,简明扼要汇报金茂市场存在的问题,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问题这么严重?”

“比想象中更严重,孟书记,已经露出苗头了,如果我们不及时采取措施,后果极可能会不堪设想。”

金茂市场的事早听说过,甚至见过。

那帮租赁户不止一次来市委上过访,他们甚至越级上-访到省里,上级信-访部门转过来不少材料,作为市政法委书记孟卫东想不知道都不行,甚至作出过好几次批示。

“这件事真巧了。”

孟卫东放下杯子,沉吟道:“你打电话之前,萍西区长孙世勇刚因为这事来过,拉着邹长岭一起的,汇报综治维-稳工作。汇报重点就是金茂市场消防改造工程,先检讨工作没做好,然后说那边租赁户的事,看样子区里也知道金茂市场是颗定时炸弹。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涉及到利益,各执一词,各不相让。上级不知道具体情况,真以为我们工作没做好,真以为我们公安不作为甚至徇私枉法,十起上-访,九起是这个情况,维-稳工作不好做啊。”

“孟书记,现在的问题是和稀泥不管用,必须想方设法解决。”

不怕你管,就怕你不管!

孟卫东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脸色一正:“你说得对,这件事不能再拖,说说,接下来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怎么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许多事全是因为种种原因拖出来的,如果能当机立断,快刀斩乱麻,就不可能引发更尖锐的矛盾。

该怎么解决,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

韩博坐直身体,侃侃而谈:“孟书记,这不只是一个因为经济利益引发的问题,其中还存在很严重的涉黑问题。金茂公司那帮唿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保安怎么回事,租赁户出资找的那些人员又是怎么回事,我认为这些必须搞清楚。”

“嗯,有道理,好好查查,如果确实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且具有其它违法犯罪行为,可以借这个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谢谢孟书记支持。”

韩博点点头,接着道:“至于市场本身的问题,我认为不难解决。市场存在消防隐患,这是不争的事实。等时机成熟,再让消防部门组织一次严格细致的检查,只要发现问题,立即责令其关门整改,不难再跟之前一样让他们边经营边整改。”

“关门?”

“是的,直接关门,金茂公司不是想谋取利益么,原来那帮租赁户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兴风作浪,想继续当二房东收高额租金么,让他们谁都没钱赚。先冷一冷,等真正的产权所有者、金茂公司、原租赁户及现在的经营户都坐不住了,再坐下来解决这个问题。”

韩博笑了笑,又补充道:“说不定到时候会由现在的四方,变成两方,如果金茂公司和原租赁户涉嫌违法犯罪,那这个问题会更好解决。”

这倒是一个办法。

孟卫东想了想,抬头道:“现在的问题只剩下鲍双平和区里的个别领导干部,鲍双平之所以瞎掺和,我们能想象到原因。他这个人原则性不强,法制意识淡薄,喜欢交朋友,以跟社会上的一些老板称兄道弟为荣,人家找到他,一听还挺占理,就给人出头。

区里的个别领导干部掺和,说明这个名不经正传的金茂公司有点背景,你留点心,组织警力秘密查查,看幕后的大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不管是谁,只要涉嫌违法犯罪,一查到底,毫不手软,绝不留情!”

“是!”

“怎么查你想好没有?”

“有个初步设想,我下午去过萍北派出所,矛盾双方全知道,我出面不太合适,目标太大。我建议由江副局长组织国保支队介入,安排一些民警混入市场,盯住金茂公司和那些租赁户,搞清楚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准备出动多少人,出动哪些人。

等情况全落实了,在动手前组织更多警力统一收网,不管他们出动多少人,先抓回来再说。然后组织审讯,只要能确定他们具有其它违法犯罪行为,能确定这是两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我们就能顺藤摸瓜,一举将这个两个团伙摧毁掉!”(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