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八十三章 真真假假

第六百八十三章 真真假假


                “谁动手的?”

一个铁案居然办成这样,孟卫东越想越窝火,侧身问:“韩博同志,那天我和老黄走后你负责的,你知不知道?”

“报告孟书记,这件事还真有。”

韩博紧盯着脸色铁青的鲍双平,淡淡地问:“鲍局,杨文进同志牺牲不是一件小事,公安部、省厅全盯着呢,林书记来祭奠杨文进同志时还特别交代过,案件办结之后要立即上报,你觉得这事该怎么办?”

这俩混蛋,居然翻脸不认人,昨晚那顿饭白请了!

鲍双平愤怒到极点,嘭一声勐拍了下桌子,“一人做事一人当,那王-八-蛋是我打的,打了又怎么样?”

“你打的,鲍局,你是局党委委员,是分管治安的副局长,你怎么能这么冲动!”一向不轻易发表意见的纪委书记李运兴故作惊诧,不过谁都能看出来他是在表明立场。

墙倒众人推,破鼓众人捶。

鲍双平一向眼高于顶,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一众党委成员忍了他很久,岂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常务副局长黄忠海不失时机说:“孟书记,正如韩副局长所说,那个嫌犯撞得是老杨,不是一般的肇事逃逸,上上下下全盯着呢,这个案子必须经得起推敲。鲍副局长当时的心情我们理解,老杨牺牲了谁不痛心,可一动手事情就复杂了。”

“有什么复杂的,我跟老杨有感情,实在没能控制住,上级真要是追究,我鲍双平去向上级检讨!”

“鲍局,等上级追究下来就晚了!我觉得这件事越主动越好,我们东萍市局不能再出纰漏,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谢志华唉声叹气,装出一副很痛心的样子。

“怎么才叫主动,你们到底什么意思?”鲍双平怒不可竭。

“先坐下,坐下说。”孟书记指指椅子。

“不坐,这事必须说清楚!”

“让你坐你就坐,难道打人还有理了?”饭要一口一口吃,内部问题要一点一点解决,孟卫东同样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脸色一正,从未如此严肃过。

“不就是一个嫌犯么,还是撞死老杨的嫌犯,好啊,我算明白了,你们这是串通一气,想借这事做我鲍双平的文章!”

“鲍双平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

“鲍副局长,你怎么能这么跟孟书记说话,赶紧道歉。”

“道歉,我又没错凭什么道歉!”

鲍双平怒了,竟然下意识走向孟书记,众人愣住了,韩博立马站起身,一把将他拉住,鲍双平想挣脱,可是他既没韩博壮,又没韩博那样的力气,竟被韩博摁坐回位置上。

“姓韩的,你想干什么?”

明天的大行动要调动巡警队和特警队,巡警队和特警队又恰恰是他分管的,并且他跟金茂市场即将发生冲突的其中一方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韩博当然要在行动前把所有隐患排除掉。

他不是一说就叫,一摸就跳么。

所以昨晚下完棋之后,特别请姜学仁帮忙,在今天的党委会上抛出禁毒支队杨文进副支队长牺牲当晚他殴嫌犯的事,故意激怒他。

“鲍双平同志,这是党委会,请注意会场纪律。”

韩博跟门神一样站在他身后,双手死死摁住他的双肩,许多人都愣住了,谁也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

孟卫东事先并不知情,但能猜出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就算猜不出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目光顿时转到一直没表态的贾宝中身上。

墙倒众人推,形势很明朗,贾宝中权衡了一番,一脸严肃地说:“我不是副局长,我什么都没分管……啊,可毕竟还挂着党委委员的名,说点不成熟的想法吧,要是哪儿不对,还请孟书记,请各位担待。”

“说。”孟卫东跟韩博对视一眼,敲敲桌子。

“我是这么想的,鲍局,你今天真过了,犯得不是一般的错误。殴打嫌犯,本来就错了,你倒好,不仅没认识到错误,反而在这么严肃的党委会上顶撞孟书记,违抗命令。而且这件事本身确实很敏感,局党委要是没一个明确态度,上级会怎么看。”

鲍双平用杀人般地眼神回头看了一眼韩博,咬牙切齿地问:“贾宝中,连你都落井下石?”

“鲍局,我是就事论事。”

“鲍双平同志,听见没有?都什么时候了,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你是嫌我们东萍市公安局还不够乱?”

机会难得,孟卫东深吸口气,面无表情说:“嫌犯在看守所喊冤叫屈,声称我们公安民警对他进行过刑讯逼供,自伤自残没什么好担心的,但你确实动过手,伤痕在那儿,上级问起来怎么解释?”

“我向上级检讨。”

“检讨有什么用,当务之急是态度,不只是你个人需要表态,局党委同样要表态,先停职反省,同志们有没有意见。”

“我没意见。”黄忠海第一个举起手,旋即又转身道:“双平,就是表个态,给上级看的。委屈一下,等案件办结,风声过去,你还是分管治安的副局长。”

“现在也是,又没撤你职,你是市管干部,局里也撤不了你的职。”

“鲍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顾全大局,顾全大局。”

党委成员一个接着一个发言,相继表态支持孟书记的意见,形成绝大多数,鲍双平终于意识到他的人缘有多差,一下子竟愣住了。

他这样的人太容易走极端,韩博谨慎惯了,俯身道:“鲍局,对不住了,按照相关规定,停职期间不能配枪,麻烦你把枪交给李书记保管。”

“姓韩的,别人怕你,我鲍双平不怕!”

“这是说什么话,鲍局,昨晚那饭店不错,今天我做东,下班我请客,摆酒向你赔罪。”

比背景,你比得过人家吗?

姜学仁从来没有如此畅快过,禁不住来了句:“鲍局,跟昨晚一样,我作陪。”

“今天韩局请,明天我请,鲍局,别往心里去,就当休几天假。”

……

你一言我一语,把一个很严肃的停职搞得跟儿戏一般。不过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这只是开始。

今天是停职,过几天就是免职了。

如果孟书记决心够大,能顶住方方面面压力,借助年轻的正处级副局长的背景认真查查,要是查出问题移交纪检部门那就是撤职了。

这么僵持下去不是事,孟书记当即宣布散会,压根没提治安工作暂时由哪位副局长代管。有治安支队长在,短短几天也没必要安排专人代管。

他相信韩博既然出手肯定想好该怎么善后,带着秘书头也不回地走出会议室。

黄忠海、谢志华等人又说了几句漂亮话也跟着走了,不一会儿,会议室里只剩下韩博和鲍双平二人。

“姓韩的,你还想怎么样?”

“陪你说会儿话。”韩博带上门,拉开椅子坐到他身边,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笑容怎么看怎么虚伪,鲍双平掏出狠瞪了他一眼,掏出香烟点上。

韩博回头看看身后,突然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鲍局,昨晚回来之后我在刑侦支队看材料看到三点,从一堆案卷中发现你说的那个郝英良,极可能是一个作恶多端的黑老大。”

“什么意思?”一出接着一出,鲍双平被搞煳涂了。

“没人支持他能收购那么多煤矿,能收购那么多加油站?没人在暗中帮忙,他能把两三千万,堪称白菜价收购的煤矿,以上亿的价格转手卖给国有大矿?谁不知道你在调查他,你想想,如果你停职反省,他们会不会拍手称快?”

“我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我倒霉他们当然高兴,我说韩博,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今天做得这些事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鲍局,你别激动。”

韩博攥起拳头,很夸张地比划一下:“看见没有,想给敌人狠狠一击,我们要先把拳头收回来。现在谁都知道你被停职了,谁都知道我俩水火不容。你停职,查不了。我跟你有矛盾,自然不会帮你查,他们就会麻痹大意,而我们呢,也就能趁他们放松警惕的机会,给他们致命一击。”

“你是说,这是在演戏,演给他们看的?”

“嗯。”

“少了这一套,你当我三岁小孩?”

“我怎么说你才信?”

“那你先说说,这么大事怎么不跟我商量?”

“商量就不像了,不商量你才能本色出演,演给那些人看。”韩博把声音压得更低,指指黄忠海和谢志华办公室的方向。

鲍双平将信将疑,想了想又问道:“这件事孟书记知不知道?”

“当然知道,孟书记很支持,事实上是我们在支持孟书记工作。要打击的对象能量很大,你一个人对付不了,我一个也不行,连孟书记都不一定顶得住,但我们要是能把劲儿往一处使,他们能量再大我们也能将其连根拔起。”

“打掉郝英良,拿下那两个老家伙?”

“心里有数就行,没必要说出来。”

孟卫东最大的政敌是谁,不就是罗子军和陈建设么,他想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公安局长,只有先拿掉罗子军的几个心腹。

打击郝英良,拔出萝卜带出泥,只要查出点什么,他们不完蛋就真见鬼了,鲍双平越想越有道理,居然相信了韩博的话,神神叨叨问:“这么说我错怪你了,接下来怎么办,需要我怎么配合?”

韩博再次回头看看身后,凑到他耳边,跟他一样神神叨叨耳语了几句,鲍双平连连点头,甚至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