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八十章 暗潮涌动(五)

第六百八十章 暗潮涌动(五)


                第六百八十章 暗潮涌动(五)

姜学仁没开车,吃完晚上,提出搭韩博的顺风车回去。..

鲍双平让他坐吴总的车,姜学仁极力婉拒,韩博觉得他可能有什么话想私下里说,干脆来了个顺水推舟,邀请他一起走。

韩博在饭桌上没表态,但在鲍双平看来韩博既然能赴宴,一顿饭能吃得其乐融融,相当于表过了态。

接下来要么不管金茂市场的事,如果管,立场应该站在租赁户这一边,同他一样“坚决与黑恶势力作斗争,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

姜学仁今晚值班,韩博上任以来一直住在副局长办公室里的小套间,都是去局里的,二人一起走,他也没在意,只是在韩博爬上车的一刹那,硬是攥着侧门让吴总往车上塞了两个黑色大塑料袋。

“韩局,姜局,好啦,别这么客气,一点心意,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拍拍窗户玻璃示意开车,韩博注意到门口又来了一辆警车,一个年轻的民警从他手中接过钥匙,看样子是专门过来帮他开车。

不管怎么样,至少知道喝酒不能开车。

“晓军,前面找个饭店,先把你的饭解决了。”自己在楼上大鱼大肉,司机却一直等到现在,韩博很是过意不去,拍拍驾驶座椅背。

其实领导不仅没别人说得那么不近人情,反而一点架子没有,处处为部下考虑。

回想起这两天的相处,金晓军感触良多,抬头看看后视镜,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韩局,我吃过了,在楼下跟那两个老板的司机一起吃的。专门摆了一桌,好多菜,都没吃完,出来时还给了我两盒烟。”

韩博透过车窗遥望了一眼灯火辉煌的帝豪大酒店,俯身打开两个塑料袋,半开玩笑说:“姜局,东西好像不一样啊,哪份儿是你的,我们怎么分?”

一个袋子里是各种热带水果,一个塑料袋里装着四条烟。

水果是进口的,应该不便宜,不过它终究是水果,这么一大袋也贵不到哪儿去,四条高档烟倒是值两千多块钱。

姜学仁不认为韩博会因为一顿饭就跟鲍双平走到一块去,似笑非笑说:“韩局,你不抽烟,我呢又是个老烟民,两位老板考虑得很周到,一人一份,各取所需。”

“这么多,我一个人吃不了。”

“还是烟好,只要不受潮,放几年都没关系。”

这个老狐狸,在局里不显山不露水,在饭桌上顾左右而言他,表面上什么都没问题,事实上他根本没表态,甚至没态度。

韩博不知道他到底站在哪一边,当司机面又不想再试探,干脆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赶到局里,打发小金回家休息。

小伙子做事让人很满意,知道不该拿的不能拿,把吃饭时人家给的两盒软中华,不动声色放在储物格里。或许在他看来领导虽然不抽烟,但不可能不见客,放在车里哪天要发的时间就不用再去买了。

小金骑摩托车走了,二人并肩走进大厅。

韩博突然想起两个塑料袋还在车里,正不知道该怎么说,姜学仁突然敲敲值班室窗户,“小李,韩局有两袋东西落在车上,你去取一下,看看指挥中心有几个人值班,把水果送过去,水果美容,女同志最喜欢。那几条烟你负责保管,后天有上级来检查,到时候能用上,省得找黄局签字再去财务报销那么麻烦。”

“是!”

指挥中心就是110接警台,接线员全是女同志,把水果送那儿去正合适。

局里经费紧张,超过一千元的招待费发票都要常务副局长签字才能报销,四条烟当招待烟,这么处理谁也说不出什么,真要是交给纪委书记,别人反而会有看法。

韩博微微一笑,很默契地掏出钥匙,遥控打开车门。

来到三楼,姜学仁提议道:“韩局,你下不下棋,别人值班睡觉,我值班不到12点睡不着,喜欢杀几盘,以前传达室老王好这个,他退休之后我连个对手都找不到。”

果然有话要说,韩博不动声色问:“象棋?”

“你看我像下围棋的人,就会下象棋,就喜欢摆摆车马炮。”

“象棋倒是会一点,只是下得不好,只知道马走日象走田。”

“其实我也是个臭棋篓子,看来我们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啦。”姜学仁哈哈一笑,掏出钥匙打开门,他的办公室茶几上果然摆着一副象棋,棋盘是三合板做的,棋子有茶杯盖那么大。

“韩局,坐,我先烧点开水,下棋不能没有茶。”

带上办公室门,姜学仁顿时忙碌起来,去套间接水,插上电水壶开始找茶叶,准备好茶叶又去洗茶杯。

韩博一边摆着棋子一边观察起这间之前从未进来过的办公室,陈设与其他副局长办公室别无二致,只是给人的感觉有点“土”,烟灰缸是用易拉罐做的,墙上也没挂什么书法字画,书厨里只有几个奖状,没那些看上去很有格调的装饰品。

回想起局党委成员的履历,韩博赫然发现他是现在的几个党委成员中,为数不多的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走上领导岗位的副局长。

十九岁参加工作,进入当时的地区公安处刑侦科,从普通刑警干起,先后担任过刑警队副中队长、指导员、中队长、派出所长、刑警大队长、分局副局长,后来担任市局第一看守所所长、监管支队长。

从工作经历上看,他完全有资格担任刑侦支队长乃至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一直负责监管工作。

“好,开始吧,韩局,你先走。”

“姜局,我下得不好,就不跟你客气了,”韩博接过杯子,轻轻放到一边,拿起一枚棋子往前面一磕,“当头炮!”

“马来跳。”

象棋开局没围棋那么复杂,不管谁来下都是那几个套路,韩博把小卒子往前面一推,冷不丁问:“姜局,鲍局今晚到底是请我还是请你。”

“当然请你,他两眼长在额头上,又怎么会专门请我这个快退居二线的老头子。”

“我觉得他是专门请你的。”

“怎么可能,你可以去打听打听,他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客气过。沾你光,真是沾你光,可能担心你放不开,今晚又轮到我值班,正好拉我去作陪。”

原来是这样的。

韩博不想再绕圈子,心不在焉下出第三步,抬头问:“姜局,你有没有听说过萍盛集团?”

不是猛龙不过江,眼前这位既然能来东萍市局工作,说明上级对市局的工作极为不满。

姜学仁正如刚才所说,因为文化程度和年龄的关系,最多再干两年就要退居二线,对进不进步不是很上心。只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萍人,作为一个一直在东萍公安系统工作的老民警,对市局现在的情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想在退居二线前做点什么,可是凭自己的力量又改变不了这一切,于是把希望放在韩博这个不仅有能力而且有背景的“空降兵”身上。

今晚是个机会,他不再藏藏掖掖,端起杯子说:“不管你信不信,对萍盛集团我真不太了解。其实不光我,估计很多人都没听说过这个企业。鸿丰大厦很有名,那么高一栋楼,几乎没人不知道,但据我所知,投资兴建的老板并不是郝英良。

是一个女的,很漂亮,澳大利亚华侨,所以鸿丰公司是外资。不过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或许真像鲍双平说得那样,鸿丰公司和金茂公司都是郝英良投资的,现在的法人可能全是他推出来抛头露面的傀儡。”

“你对郝英良了解多少?”

“不算多,之前干什么的不知道,八年前招商引资来东萍的,刚开始确实承包经营煤矿。小煤矿不是总出事么,上级出台过一个文件,要求整顿,要求由国有大型煤矿企业接手,郝英良把不断收购兼并的十几个小煤矿,借那次治理整顿卖给东矿集团,据说这一转手赚不少钱。”

姜学仁顿了顿,接着道:“他不光经营煤矿,还经营加油站,从一些单位和个人手里收购二十几个加油站。后来两桶油不是搞竞争么,他又借那个机会把加油站卖给了石油公司,这一转手又赚了很多钱,现在搞房地产,不过那个房地产开发公司也不叫萍盛集团。”

收购人家的煤矿,收购人家的加油站。

这是中国,不是喜欢把公司卖来卖去的美国。

收购兼并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没那么容易,很难说收购过程中存不存在强买强卖,看样子鲍双平并非无的放矢。

治安管理是公安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块,分管治安的市公安局副局长,可以说是除常务副局长之外的副局长中权力最大、社会影响力也是最大的一个。

韩博不认为郝英良会因为鲍双平是司机出身又瞧不起他那个手握实权的副局长,想了想又问道:“姜局,鲍双平跟郝英良又是怎么对上的?”

“鲍双平上任之前,郝英良一直跟罗子军走得比较近,当时分管治安的是黄局。鲍双平什么人你又不是看不出来,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又有背景,谁都不放在眼里,一进入局党委班子就因为经费的事跟罗子军拍桌子,搞得罗子军下不了台。”

明白了!

郝英良同样需要站队,要是跟“县官不如县管”的鲍双平搞一块去,就会得罪罗子军那个老朋友。罗子军当时是一把手,而且是根深叶茂的一把手,之所以容忍鲍双平只是不想得罪他那个领导亲戚。

对郝英良而言,得罪罗子军的后果可能会更严重,只能硬着头皮不给鲍双平面子。

卓牧闲说

第一章更新晚了,下一章要到9点左右,请各位书友见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