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八十二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六百八十二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下完棋,韩博没回办公室休息。

在刑侦支队值班室坐到凌晨3点,一边研究让值班民警连夜调出的材料,试图从堆积如山的案件材料中找出与萍盛集团、鸿丰大厦、金茂公司有关的线索,一边与正在指挥行动的江东富保持联系。

鲍双平在饭桌上说得那些并非无的放矢,姜学仁介绍的情况也有一定依据。

几年前,为淘汰落后产能,减少煤矿安全事故,推进煤炭工业转型,省里决定推行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大县保留三四家矿,小县只允许两三家煤矿存在。于是,所有矿主都想成为兼并主体或在兼并重组时卖个好价钱。

郝英良就是在那时候通过招商引资来东萍的,有人举报他通过威胁甚至暴力手段强买,在收购过程中发生过几起刑事案件,被害人报过警,上过-访,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韩博把案卷里的几个当事人名字和联系方式不动声色记录下来,回办公室里面的套间一觉睡到早上7点。

洗漱,吃早饭,整理材料,参加上任以来的第三次局党委会。

前段时间先忙于去年那几起命案的善后工作,准备充分,应对得当,并且问题是公安机关自查自纠自己发现的,差点蒙受不白之冤的几个当事人没不依不饶,其中两个甚至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感谢政府,没太大波折,在社会上没造成恶劣影响。

紧接着忙于办理三位战友的身后事,由于没评上革命烈士,年轻民警的亲属不理解,从分局找到市局,再从市区找到市委市政府,后来在抚恤金数额上想了想办法,再苦口婆心做了一番工作,这事总算了了。

虽然只是两件事,但占用的精力却不少,许多正常工作都被耽误了。

今天这个党委会很重要,孟书记亲自从市委赶过来主持,一坐下就不无感慨地说:“同志们,前段时间事情不断,不管怎么样那一页总算翻过去了,下面,请各位分管领导把自己分管的工作谈一谈,成绩少说,重点谈问题。”

近年来,维护社会稳定成了公安机关的首要任务。

在众人都不想第一个开口的情况下,孟书记点名要求熬了一夜,刚从前线赶回来的江东富先发言,他负责国保和内保,也就是具体负责维稳工作的分管副局长。

领导让第一个发言,既是对维稳的重视,也是想让他汇报完赶紧返回前线指挥部。

江东富按照孟书记的要求,成绩完全省略,专谈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上-访告状的太多,维稳压力很大。

半年来,仅因为上-访就拘留一百多人,而且有的很难说合法。一旦被拘留者控告,上级过问的话,搞不好公安局要负责任,他这个分管副局长则首当其冲,至于如何解决,他也拿不出好办法。

这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孟书记作出要求各涉访单位积极化解矛盾的指示,以其中一起上-访问题急需解决为由,让江东富赶紧去办迫在眉睫的事。

江副局长开了头,之后发言的各位党委成员纷纷仿效。

鲍双平气唿唿说,他分管的一摊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是矿井生产安全问题,虽然近年来爆炸塌方事故有所减少,但是,一旦发生就是大事。二是一些重点场所违法违规经营,存在黄-赌-毒,市里居然不让查,他这个分管治安的副局长真干不下去了!

韩博岂能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矛头全对准郝英良。

虽然辖区内的煤矿兼并重组过,但随着时间推移,又冒出一些小煤矿,其中有几个极可能是郝英良控制的。至于存在黄-赌-毒的重点场所,显然指市里的唯一一家四星级大酒店。

他想要“尚方宝剑”,想要孟书记在这两个问题上明确表态,以便他名正言顺地收拾死对头。

早上打电话提醒过,孟书记没上当,反问矿难事故的数字,问治安部门到底有没有掌握“重点场所”存在黄-赌-毒的确凿证据。鲍双平却结巴了,翻看了好一会材料都没说出来。

作为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韩博汇报的全是刑事案件。

夜里做过功课,全市的总发案量,破案率,谈起来如数家珍,汇报完几起尚未破获的大案,韩博话锋一转:“孟书记,黄局,过几天就要召开全市公安刑侦工作会议,借这个机会我先汇报下当前刑侦存在的问题,给局党委的决策提供参考,以便在过几天的刑侦工作会议上统一思想,决定今后全市刑侦工作的方向。”

“好,这个问题很重要,你先畅所欲言,然后大家一起议议。”新官上任三把火,小伙子终于有大动作了,孟书记很高兴。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想改变现状既要钱也要人。

韩博清清嗓子,直言不讳说:“这些天我调研过几个刑侦单位,调阅过一些材料,发现当前全市刑警队伍中普遍存在年龄偏大,年龄结构断层,工作积极性低下,且学偏低等问题,难以完成新时期新型犯罪的侦破工作。

众所周知,刑侦工作的实践性非常强,刑警必须在不断学习和总结中磨炼才能成功,但这种年龄断层现象的存在,导致年龄大的侦查员无心学习新事物,年轻的侦查员由于经验不足也难以领会。

而且,我发现刑警队伍进口把关不严,很大一部分刑警非警校毕业,进来后又没接受过侦查业务培训,致使队伍存在不会侦查、不会取证、不会审讯、不懂法律程序的现象。同时,部分刑警也存在政治责任感不强,对于群众的要求和希望麻木不仁,有的甚至见钱眼开,极大侵害了群众利益,破获我们公安机关与群众的感情。”

刑警队伍存在这些问题,其他警种呢?

孟书记阴沉着脸,包括黄忠海在内的另外几位党委委员或面面相窥,或若有所思,连鲍双平都低下了头。

提出问题,当然要解决问题。

这些问题怎么解决,不就是调整人事么。

至于怎么调整,需要一套完善的方案,韩博顿了顿,接着道:“当前,随着经济发展,对外交流愈加频繁,许多国外的先进进入传入国内。一些不法分子,运用新的科技手段进行犯罪,呈现出犯罪的多样化、科技化、智能化、流动化趋势,且更加地有组织性。

而我们的刑警在侦查破案过程中,难以适应新的犯罪形势,通常还是靠调查走访,人海战术,采用的还是原始的破案方式。刑事技术落后,难以应对新型犯罪。

由于经费紧张和对新技术的重视程度不够等原因,我们的刑技、技侦部门没有先进的仪器设备,导致对犯罪分子无从下手。比如基层民警所使用的办案工具,仅有一部相机,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

我对过去一年内办理的刑事案件进行过初步统计,通过技术手段为侦查提供支持的刑事案件很少,刑事技术人员甚至不同程度上存在不负责,不能妥善地对物证进行保存,不能及时的检验鉴定,导致痕迹物证受到污损,失去检验鉴定价值,从而导致影响案件侦破和办案质量等问题。”

众人反应过来,他这是既要经费,又也要对刑事技术和技术侦察民警进行培训。

要想马儿跑,哪能不给马儿草。

孟书记点点头,寻思着这个笔经费怎么解决。

黄忠海下意识看向谢志华,因为谢副局长是管警务保障的,相当于市局的财务大总管。

“再就是存在执法不严、办案不公等违法现象!”

韩博脸色一层,冷冷地说:“在案件侦查过程中,侦查员时有违反法律所规定的侦查程序。重打击、轻保护,重实体、轻程序的思想依然存在。刑讯逼供还时有发生,虽然暴力摧残嫌疑人的现象受到一定限制,但车轮战、疲劳战、变相体罚战术普遍存在。

还有一些办案单位为追求破案率,随意采用技术侦察手段,常常存在先办事后补充法律手续,甚至不补充法律手续的现象。还有一些办案单位滥用强制措施,如刑拘、监视居住、取保候审等。

如嫌疑人未交代事实,便将其监视居住至完全交代事实后才转为刑拘。对一些情节显着轻微,往往不构成犯罪的人,在利益的驱使下,往往取保候审,以取得相应的取保候审金……”

“同志们,都说说,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孟卫东接过话茬,锐利的目光扫过,最后停留在鲍双平身上。

韩博说得是刑警,其他警种何尝不存在这样的现象。

鲍双平被盯得火气,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姜学仁副局长冷不丁来了句:“孟书记,有个情况我要汇报一下,撞老杨的那个司机,这两天在看守所里喊着要见驻所检察官,嚷嚷着要找律师,说有公安民警对他刑讯逼供,把他打伤了,要验伤。”

“他撞死我一个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一个累立战功的禁毒英雄,他还敢喊冤?”提起那个司机孟卫东就是一肚子气,拍拍桌子,“再说他的案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而且有证人,谁会对他刑讯逼供,谁又需要对他进行刑讯逼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