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暗潮涌动(三)

第六百七十八章 暗潮涌动(三)


                想在新单位大展拳脚,首先要树立起威信。

既然是新单位也就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让你按部就班树立威信,所以有“新官上任三把火”一说,通过行动让上级领导看见你的能力,让部下对你产生敬畏,进而达到树立威信的最终目的。

“韩打击”这个绰号这么来的,打出来的!

哪怕打击出来的威信只有畏而没有敬,也总比上级对你心存疑虑、同事对你心存猜忌、部下对你阳奉阴违,成为一个渐渐被架空的有名无实的副局长强。

得到孟书记支持,韩博信心满满,一离开市委便拨通江东富的手机。

“金茂批发市场!韩局,那可是一个烫手山芋,闹几年了,我们公安没干什么都稀里煳涂被人告,这本应该是萍西区政府处理的事,我们掺和进去合不合适?”新官上任三把火,韩博准备把第一把火烧向金茂批发市场,江东富大吃一惊,急忙善意提醒。

“江局,这不是我们想不想掺和的事,而是经过几年发酵,形势已经到了我们公安不得不采取行动的时候。如果坐视不理,如果再跟之前一样袖手旁观,极可能爆发一起数百人参与的流血械斗。”

韩博看着车外下班的人流,凝重地说:“金茂市场是什么地方,是全市人流量最大的公共场所,每天有数以十万计的客商去进货、送货,一旦爆发大规模械斗,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孟书记也认为我们应该当机立断,采取措施。”

继续小打小闹,让他们告告状、上上-访倒没什么,毕竟这是经济纠纷引发的矛盾,说到底跟公安关系不大。

两帮人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就不一样了,上级三令五申要求政法系统维稳,真要是发生那样的大事件,上级肯定会追究公安的责任。

江东富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迟疑了一下说:“既然孟书记作出指示,那我们坚-决服从,但行动由我来组织指挥不太合适,虽然我年龄比你大一轮还多,公安工作经验真没你丰富,还是你负责比较好。”

带兵跟带警察办案是两码事,韩博知道他不是推诿,解释道:“江局,你只需要组织国保支队民警混入市场,搞清楚两边的情况,后面的行动我负责。”

“国保支队跟刑侦支队一样没几个人!”

“人不够从区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抽调。”

“韩局,术业有专攻,我还是觉得由刑警干这个比较稳妥。”

他在部队带过数以千计的官兵,由于工作性质不同,转业到地方反而束手束脚。

韩博相信他的能力,觉得他只是一直没这样的机会,故作严肃说:“江局,国保支队是干什么的,国保支队是履行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职责的国内安全保卫部门!承担维护本地社会政治稳定和国内安全保卫基础调查、情报信息、秘密力量建设、重点对象和阵地控制等基础性工作等重要任务,可以说金茂市场这件事应该归国保支队管。”

必须承认,从责职上看,这真是国保支队份内的事。

要是再谦虚,人家真以为自己没能力,江东富咬咬牙:“好吧,我负责前期调查、情报收集工作。不过我对情况不是很了解,而且据说这事萍西区政府确实理亏。”

理亏?

他确实不了解情况,韩博苦笑着介绍道:“江局,你不能被那些租赁户的一面之词所误导,这件事可以说是一个史遗留问题。当年物资公司是跟他们签过30年的承包经营合同,合同上也的确没不允许转租、不涨租金等条款。

不过,这份合同是当年萍西区物资公司一个负责后勤的科长跟他们签的,而当时物资公司已经改制了,金茂市场的产权并不完全属于区物资公司,签这份合同时并没有得到产权所有者的同意,之后又改过制,可以说这是一份无效合同。

更何况由于那个科长不懂法,甚至不太懂经营,导致当时所签订的合同显失公平。租赁户到处上-访喊冤,指责他指控你,说从区里到市里谁都理会他们的诉求,事实上金茂市场真正的产权所有人一样冤,过去十几年几乎没能从越来越红火的金茂市场获得多少收益。”

“这么说金茂公司才是受害者?”

“金茂公司只是受托管理,并不是什么受害者。要不是产权所有人的利益一直得不到维护,他们也没机会在不占股权的情况下拿到金茂市场的管理权。另外据我了解,按照他们现在的方案,就算把原来那帮占大便宜的租赁户赶走,大多产权所有人一样得不到多少收益。”

“大多产权所有人?”

“也就是萍西区物资公司的那些老员工,说是公司改制,其实跟倒闭关门差不多,当年的老职工全成了下岗人员。空有金茂市场的股权,却得不到多少收益,许多人日子真过不下去,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他们没找区政府?”

“找过,可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是吃饭,是怎么生活下去。相比享受金茂市场发展红利,一个比一个财大气粗的租赁户,他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找过几次,区里解决不了问题,家人要吃饭,孩子要上学,没法继续耗,也就不了了之了。”

原来还有这个隐情。

江东富想了想,又问道:“他们是市场真正的主人,他们找到区里解决困难,区里为什么解决不了?”

“很简单,一是合同签订时物资公司还是区里的事业单位,可以说这个合同是区政府跟租赁户签的,租赁户认定这一点,区里觉得理亏,说话办事不硬气。再就是租赁户抱成团采用一切手段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上-访、堵门、下跪、越级上-访,甚至集资找一些没有原则的媒体记者过来采访,有偿报道有利于他们的不实新闻。”

史遗留问题,曾经的萍西区人民政府有责任。

租赁户为维护其利益上蹦下跳,区里的一些领导干部为保住乌纱帽一而再、再而三退缩,结果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江东富总算搞明白了,可是想想又问道:“金茂公司呢,金茂公司又是从哪儿蹦出来的?”

“这个公司的情况我也不了解,不过从他们的所作所为上看极可能涉嫌违法犯罪,极可能是一个洗白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

“明白了,他们到底什么来路我负责查。”

“要么不出事,出事就是大后天,江局,动作一定要快,行动一定要隐秘。”韩博下意识看了一眼司机小金,解释道:“本来应该由我负责的,但我下午去过金茂市场,去过萍北派出所,见过不少人,目标太大,行动不便。”

谁还能盯一个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梢?

江东富煳涂了,正不知道该怎么问,韩博又补充道:“鲍副局长插手过涉及金茂市场的一起刑事案件,萍西区的个别领导干部也干预过,没搞清楚情况之前,谁也不知道他们与矛盾双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所以我们要谨慎。”

真是拔出萝卜带出泥!

江东富心里一凛,低声道:“韩局,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你放心,我这边不会走漏风声。”

“谢谢,等你的好消息。”

有一个值得信赖的战友真好,韩博不无感慨挂断手机,刚摇下车窗准备透透气,一个一直怀疑会不会打进来的电话打了进来。

他的消息果然灵通,只是不知道通风报信的是萍北派出所、萍西分局刑警大队的基层民警,还是从这两个基层单位打听到消息的租赁户。

韩博暗叹口气,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举起手机笑问道:“鲍局,我韩博,已经下班了还打电话,有什么指示?”

“韩局,别开玩笑了,你是正处级副局长,是三级警监,是领导,我哪敢有指示?”居然开玩笑,看样子心情不错,鲍双平觉得那些人有些的大惊小怪,很难得地谦虚的一回。

“肯定有事,说吧。”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一起吃顿饭,不知道韩局赏不赏光。”

正常情况下只有别人请他吃饭,能享受他请客待遇的人在东萍真不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韩博权衡一番,欣然笑道:“好啊,我也一直想跟鲍局你吃顿饭,联络联络感情,不过招唿要打在前面,我不能喝酒,过敏性体质,一喝酒就要进医院。”

“我知道,听老宋和老刘说过,放心,喝酒这种事能者多劳,我鲍双平从来不强人所难。”

“行,去哪儿?”

“帝豪吧,包厢我都订好了,我马上到,在门口等你。”

……

赶到酒店天色已大黑,酒店外的霓虹灯全亮了,五颜六色,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鲍双平果然在门口等,依然穿着一身名牌西服,腋下夹着一个真皮小包,只是来这种地方居然开警车,也不怕影响不好。

“韩局,我就知道你会给这个面子,走,里面请!”鲍双平很热情,紧握着韩博手不放,拉着往里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