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六十四章 “破案局长”

第六百六十四章 “破案局长”


                接到命令,连夜赶赴东萍的不只是韩博。

一位累立战功的缉毒英雄牺牲,对省厅来说一样的大事,厅政治部王主任和禁毒总队朱副总队长受林书记和张副厅长委托,代表厅党委连夜赶赴东萍慰问杨文进同志的亲属。

跟战友致歉,委托妻子开车送战友去他在省厅附近开的宾馆,一个人回家收拾行李,驱车赶到高速口与政治部王主任等人汇合。

小葛也来了,很有默契地爬上商务车,让本应该成为直接上司结果却要调往东萍工作的韩博上王主任等人乘坐的车。

时间紧急,警车开道。

车队警灯闪烁,浩浩荡荡驶上高速,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径直赶往东萍。

“黄局,我韩博,我正在赶往东萍的路上。杨文进同志不幸遇难,林书记、张副厅长、吴厅长、王主任等厅领导非常重视,要求我立即赶赴东萍了解情况,请您务必指示出警的同志保护好现场。”

韩博看看面色凝重的王主任,接着道:“我跟厅政治部王主任、禁毒总队朱总队和徐政委坐一辆车,王主任要跟您说话。”

公安工作具有一定危险,缉毒工作更危险,真是站在“刀尖上跳舞”。

贵省禁毒队成立这些年,破案几万起,缴获毒品几十吨。如今所面对的毒贩,武器日渐精良,禁毒队伍已有两百多人因伤躺进医院,几十人牺牲。他们的生活里,有着惊险片的枪战、卧底、恐惧、终身残疾……等所有要素。

贵省与南云交界,东萍市在靠近南云的一个地级市,是毒品流入内部省份的重要通道,东萍市局禁毒支队禁毒压力虽然没紧邻金三角的边境地区那么大,但相对其他市局的禁毒单位压力绝算不上小,几乎每年都有民警因公受伤。

现在不是有人受伤,而是牺牲了,并且同时牺牲两人,其中一个甚至是赫赫有名的缉毒英雄!

王主任最不想看见这样的事,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烈士亲属,但作为政治部主任,代表厅领导慰问亲属是他的工作之一,必须要去。

他深吸口气,接过电话问:“黄忠海同志,我王永成,杨文进同志牺牲的消息,有没有通知他家属?”

刚差点搞出几起冤案,又发生这样的事,真是祸不单行。

黄忠海同样在赶往现场的路上,心情各位沉重,紧握着手机说:“报告王主任,暂时没通知,不过我已经安排人去他家了。”

“一定要安抚好家属情绪,杨文进同志的家属要安抚,司机的家属一样要安抚。”

“是!”

……

有战友牺牲,只要是警察谁心里都不好过。

车里最难受的当属禁毒总队副总队长朱青,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吟着泪水哽咽地说:“我跟杨文进同一年参加工作的,当年省厅组织禁毒班,我们又是同一期学员,当时43人,现在仍干禁毒的,算上他,算上我,只剩四个,以后只剩下三个了。”

“有人被枪打死、有人和毒贩一起掉下悬崖、还有人被手榴弹炸死,还有人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调离了。”朱青很不愿意回忆这些同事牺牲时发生的事情,可又觉得不说点什么对不起那些牺牲的战友。

杨文进是英雄,他一样是英雄。

调到禁毒总队之前一直在一线缉毒,在一次与毒贩交火中,一颗子弹穿透他的大腿,医生说偏一厘米大动脉就断了。

虽然担任过近一年禁毒支队长,但韩博从未经历他们曾经历的场面,最危险的一次是也是抓捕毒贩,不过那次是在外围指挥,贼猴子在里面当内应,要不是他够机灵,真可能被狗急跳墙的毒贩枪杀。

“朱总队,您最后一次见到杨支队是什么时候?”韩博禁不住问。

“没多长时间,年前去东萍检查,跟他一起喝酒,在酒桌上还开玩笑说他命大。”

朱青拍拍胸膛,哽咽地说:“现在有防弹背心,有防刺背心,以前有什么?他95年带队执行任务,一名毒贩在他面前拉响手榴弹,一声闷响,他和四个同志被气浪掀起,十几块弹片刺穿左半身,脸上留下一道疤。”

禁毒政委指指自己的耳朵,补充道:“老杨有些耳背,就是那次手榴弹爆炸损害了他的听觉神经。”

“那次差点没命,医院里发誓说伤好了再也不干缉毒,可出院之后还是回去了,一直干到现在。我问他当时怕不怕,他说当时不怕,因为只想着要活下来。可事后,只要一个人在家,想起毒贩、枪战、爆炸,心里都会哆嗦上一阵。”

朱青不想再说了,把车窗摇下一道缝隙,望着漆黑的夜空抽闷烟。

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王主任岔开话题:“韩博同志,东萍市局副局长宋平和刑侦支队长应成为虽然没正式免职,但已经不让他们再负责具体工作了,可以说现在的东萍市局刑侦部门是群龙无首。

来前林书记跟东萍市委领导通过电话,你先去指挥勘查现场,勘查完现场去东萍市局参加副科级以上干部及二级机构负责人会议,市委-组织部会安排一位副部长去宣布任免。乱世出英雄,复杂岗位出干部,好好干,我们相信你的能力。”

“王主任放心,我会竭尽全力,不负上级对我期望。”

不是猛龙不过江,也只有他这样深受林书记、张副厅长和吴副厅长器重的人,才能去形势错综复杂的东萍市局打开局面。

想到宋文之前分管的工作,禁毒总队政委忍不住问:“王主任,韩博过去还负责宋文那一摊?”

“工作分工可能要稍作一下调整。”

反正明天一早要宣布,东萍市局党委成员几乎估计全知道了,王主任没什么好隐瞒的,又说道:“职务是市禁毒办主任、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分管刑侦支队、经侦支队、禁毒支队和技侦支队。”

分管禁毒支队的副局长一般都是市禁毒办主任,韩博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是没想到会同时分管经侦。

这个调整有点出人意料。

老卢人托人联系到的那位同事,就是分管国保支队、经侦支队、法制处、外事处的,没想到自己过去会“抢”江东富的分管单位,这算什么事啊!

韩博心情更复杂了,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王主任继续道:“韩博同志,从工作分工上可以看出,林书记、张厅长、吴厅长,包括东萍政法委孟书记,都希望你能挑起破案这个大梁,希望你上任之后能够排除干扰,一心一意破案。

大案要破,积案要破,人民群众切身感受最深的小案一样要破。上任之后最好来一次‘百人会战’之类的专项行动,破一批案件,抓一批违法犯罪人员,给呈抬头趋势的各类刑事犯罪势头来一个重击,还东萍一个朗朗乾坤。”

分管刑侦、经侦、禁毒、技侦,几大办案单位几乎全归自己管。

韩博意识到自己成了如假包换的“办案局长”,压力比之前更大了,咬咬牙,毅然道:“是,上任之后我先调查研究,然后针对性的采取行动。”

“省厅会支持你,孟卫东书记也会全力支持你。”

这句话什么意思,韩博一愣,陷入沉思。

许多话只能点到为止,三十出头就走上正处级领导岗位,之前担任过那么多职务,此刻甚至还是雨山县委副书记,王主任相信他能理解并落实上级意图,没再说什么,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同样是高速公路,但越往前走车道越少,坡度越大,弯道越多。

加之正值货车最多的深夜,车速从刚出省城的120降到70多,车队行驶了四个多小时,终于抵达东萍出口。

东萍市公安局谢志华副局长在出口处等候,先向王主任和朱总队汇报,然后紧握韩博手说了声欢迎,便根据王主任的行程安排兵分两路。让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马学付陪同韩博去现场,他则陪同王主任等人先去市局。

差点搞出四起冤案,其中一起在侦办中还存在严重的知法犯法行为。

马学付早知道有人会被追究责任,但万万没想到身边这位会杀个“回马枪”,会来接替宋文成为东萍市局刑侦部门的领导。

“韩处,韩局,我已经安排技术大队出现场了,在事故勘查方面交警队比我们专业,事故民警也去了,在技术大队前面去的。禁毒支队冯支队也在现场,支队张天民政委正和孟书记一起安抚家属。”

商务车相当于一辆现场勘查车,刑事现场勘查需要的东西车上全有。

韩博从小葛手中接过钥匙,示意他坐禁毒总队的车,一边招呼马学付坐商务车,一边问:“马支队,大概情况知不知道?”

牺牲的二人中有一位是副支队长,是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是真正的缉毒英雄!

厅政治部主任连夜赶过来了,说不定会有级别更高的领导来,领导一到就会问,基本情况怎可能不知道。

马学付急忙道:“晚上7点24分,交管中心接报,西二环民心桥东150米处的三岔路口发生交通事故,交警二大队立即出警,交警赶到现场一看车牌,发现出大事了!他们透过损毁的车窗检查,确认老杨和司机小柳已经……已经没了呼吸,不敢擅自勘查现场,立即向上级汇报。”

估计不是“没了呼吸”这么简单,现场应该是惨不忍睹,不然他们会立即叫救护车,抓紧时间抢救。

真是好人不长命,韩博暗叹口气,跟着警车往前开,示意他继续说。

“交警二大队事故科第二个赶到的,他们初步勘查了一下现场,那个路段为机、非隔离,中心物体隔离道路,中心有水泥墩隔离,有植松树墙,松树墙中有铁护栏,双向四条车道,其中小型车道宽三米四,混合车道宽三米六,路面平坦,视线良好。”

马学付低头看看笔记本,接着道:“由于刚建成通车,岔路口没来得及按装红绿灯,从东西方向的岔路看主干道视线不是很好。从车损坏的痕迹和路面痕迹分析,老杨乘坐的车是由北往南行驶的。

当他们行驶到岔路口时,一辆货车由西向东驶上二环,左转弯,时速应该不慢,正好撞上老杨的车,现场有装毁的车灯碎片和保险杠。接到报告后孟书记立即设卡堵截,同时亲自赶赴现场就地组织力量追查肇事车下落。”

…………………………

ps:特别感谢“幸福蚊子”兄弟的五万币打赏,这么多,兴奋激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