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六十三章 根源!

第六百六十三章 根源!


                陈龙江介绍的这些情况很重要,真是雪中送炭。

人家不图什么,只是提个醒,跟这样的战友应该推心置腹,用不着说那些场面话,更不能虚头巴脑。

韩博给李晓蕾打了个电话,驱车赶到雨山县驻省办。

丈夫要带朋友过来吃饭,李晓蕾挑了一个最清净的包厢,人一到便招呼着点酒点菜,象征性动了几筷子,代不能喝酒的丈夫敬了客人几杯,就借口有事回她在楼上的办公室。

“弟妹这么漂亮,这么豪爽,韩处,你真有福气。”

“大学同学,自谈的。”作为一个男人,韩博最骄傲的不是而立之年便能走上正处级领导岗位,而是有一个既漂亮又善解人意的妻子和一个顽皮的儿子,不禁流露出会心的笑容。

二两的杯子,李晓蕾刚才端起来一口闷。

没吃几口菜,一共喝了三杯,陈龙江被搞得很不好意思,不无担心问:“韩处,弟妹喝那么多没事吧?”

“我家现在就数她最能喝,我岳父从小培养的,我父亲和岳父其实也能喝,现在年纪大了,去医院看过几次病,不敢再喝酒,也不敢再抽烟。”

“原来是遗传。”

陈龙江笑了笑,接着说起正事:“宋文这个人,我打过好几次交道,虽然能力一般,但为人处事还是可以的。可能与工作分工有一定关系,不像别人一样争权夺利,在局党委成员中排名靠前,话语权靠后,这次被调整,只能怨他运气不好。”

前段时间去东萍办案,跟宋文接触得比较多,为人确实不错,韩博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相比其他人,我跟应成文打交道最多。新顺离东萍那么近,都是刑侦支队长,经常一起来省厅开会,遇到一些涉及两个市的案件,不是我请他协作,就是他请我协作。能力是有的,只是运气比宋文更差。”

“确定要调整他?”这事多多少少跟自己有关系,韩博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搞出这么大事,不免掉几个怎么跟上级交代,怎么跟当事人亲属交代?我说他运气不好不只是你去翻的那几起命案,同样是刑侦支队长,我是局党委成员,他不是。东萍市委对编制职数卡得很死,在位的局党委成员又喜欢打小算盘,在这个问题上不帮忙,所以交警、刑侦和治安支队长都没进党委班子,连市区两个分局局长都不是党委成员。”

现在有十个局党委成员,已经不少了。

有些市局不光交警、刑侦、治安支队长是党委成员,连经侦、技侦等支队长都进入局党委班子,算上重点分局的局长,甚至县局的局长,十几个局领导,开个党委会全要过去,真是人浮于事。

韩博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不过具体到一个人就不一样了,进入局党委班子就有希望提正处,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不想当领导的警察同样不是好警察,只要是吃皇粮的谁不想进步?

“鲍双平我只打过两次交道,跟你比算不上年轻,但跟我们一笔他真年轻,而且……而且有那么点年轻气盛。据说是司机出身,给领导开车,因为会来事,好像本来也有点关系,后来就转了干,当上正式民警。”

陈龙江喝了一小口汤,接着道:“再后来一路高升,副所长、所长,副局长、局长,直到调市。据东萍的朋友说,在东萍市局党委成员中他是非常硬气的一个,连罗子军当局长时都要让他三分……”

韩博算明白了,黄忠海等罗子军提拔的几个副局长,对现任局长阳奉阴违。鲍双平像一个刺儿头,以前不服罗子军,现在可能也不太服孟卫东。

同样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人家是忙焦头烂额顾不上管局里的日常事务,只能抓大放小,只管重要人事调整和重大经费开支。

孟卫东既不太熟悉公安工作,现在这个职务来的又有那么点“名不正言不顺”,有那么点“先天不足”,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不了。

可作为一个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许多事不是你不管而不找你的。

比如去年差点搞出的四起冤案,上级第一个要问的就是他。韩博忍不住想,他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

幸灾乐祸不好,韩博缓过神,沉吟道:“老陈,不管怎么说孟书记既是局党委书记、局长,更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罗子军都调到政协了,难道他还能绕过孟书记给黄忠海下命令。”

“韩处,你是领导,这里面的弯弯道道你比我清楚。好多事只需要意会,不需要言传,一个暗示就足够了。”

陈龙江放下汤勺,继续说:“提到下命令,据东萍的朋友说这事还真有,只是下命令的不是罗子军,是陈副市长,陈建设。”

“分管公安局的副市长?”

“嗯,以前是下面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在担r县委书记前跟孟卫东在同一个地方任过职,据说关系比较紧张。孟卫东出任政法委书记没几天,他就被调到市里接替罗子军担任副市长,这里面的水深着呢。”

在干部任免这个问题上,总是说要服从组织安排。

组织是什么,组织是由人构成的,只要是人对待问题都会有不同看法,听完战友介绍,韩博终于知道东萍市局乱象的根源是什么了。

有领导认为罗子军进常委班子,担任政法委书记比较合适,结果在最后时刻又有领导认为罗不合适,于是杀出孟卫东这匹黑马。

这件事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孟卫东刚上任,比较看重罗子军的领导又推出一个陈建设,让陈接替罗担任分管公安局的副市长。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强势推出孟的领导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认。

能走到副厅级领导岗位的,谁没点能力?

韩博相信不管罗子军还是陈建设,包括现在的孟卫东,都能成为一个称职的公安局长。关键这么一交锋,相互掣肘,不仅谁都施展不开手脚,连下面人都被夹在中间很难做,甚至不得不站队,甚至影响正常工作。

人家是省管干部,在这些问题上一个市管干部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这些事甚至只能私下说。

韩博意识到孟书记提出调自己过去极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省政法委林书记答应他的请求让自己过去很可能也不只是改变东萍市局刑侦部门现状那么简单。

一个从来没想过这些,参加工作以来一帆风顺,也从来没经历过这些的人,猛然间发现自己即将踏进一个旋涡,感觉可想而知。

韩博头更大了,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手机突然响了,杜总队亲自打来的。

“韩博,我杜志纲,刚接过汇报,东萍市局又出事!禁毒支队副支队长杨文进同志在去外地办案返回东萍的路上,遭遇车祸,连同司机当场身亡,肇事车辆逃逸。现在无法确定是一起交通事故,还是一起有预谋的针对我们禁毒民警的报复。林书记和张厅长已接到汇报,要求你立即赶赴东萍,搞清真相。”

杨文进,在全省乃至在全国公安系统,尤其缉毒战线都是比较有名的缉毒英雄!

全省公安系统能有几个一级英模,他就是其中一位,这么一个人居然牺牲了,韩博心痛不已,急忙起身道:“是,我立即出发!”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