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拉关系”

第六百五十九章 “拉关系”


                埋怨归埋怨,支持还是要支持。

挂断电话,李晓蕾闷闷不乐的抱起儿子,小家伙似乎知道妈妈不高兴,肚子一挺,挣脱下地,一熘烟跑进东屋,去找外公外婆了。

这两天玩得很疯,小佳佳也扔下妈妈追过去。

王燕刚才在厨房刷碗,不明所以,疑惑地问:“怎么了,脸拉老长,谁惹你不高兴了?”

“除了他还能有谁?”儿子不搭理自己,李晓蕾干脆搂住抱枕,靠在沙发上唉声叹气。

“大哥又调动了。”李佳琪解释了一句,外左边挪了挪。

王燕坐到她身边,一脸不解地说:“调省厅,当刑侦副总队长,不是早知道了吗?”

“不去公安厅了,说什么计划不如变化,要调到东萍市去当副局长。”

李晓蕾扔下抱枕,挽着她胳膊,可怜兮兮说:“王燕,你说我命怎么就这么苦呢?把工作辞了跑雨山去跟他团聚,结果他先是上专案,紧接着了又被借调到公安厅。去新阳就去新阳吧,我跟着去。好不容易才安顿下来,他又不去了。”

老领导太能干,所以被调来调去。

王燕觉得有点好笑,劝慰道:“你是觉得太突然,其实调与不调又有什么区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良庄派出所这些年走马灯似的换了多少人,就我从来没挪过窝,可是家离派出所那么近,一样三天两头不着家。干这行就是这样,谁让你是警嫂,谁让我老公是警察家属?”

“是啊,我也经常加班的,学文总说我跟尸体呆一块的时间被跟他在一起长。”

“你们帮他还是帮我?”

“当然帮你,我认亲不认理,怎么可能帮他。”

“那你还帮他说话?”

“我的李总,你想让我怎么说,劝他辞职,还是动员你跟他离婚?”

李晓蕾噗嗤一笑:“他才不会辞职呢,离婚怎么样?”

“关键这家产不好分割,钱全在韩总手里,他就点死工资,如果现在离婚,你亏大了!”王燕笑得花枝乱颤,李佳琪也忍不住笑了。

离婚,怎么可能?

尽管如此,李晓蕾还是煞有介事地说:“也是啊,老爷子把钱管那么紧,说什么要留给孙子,搞得我们现在只有夫妻的那点共同财产,不光装饰市场没我们的份儿,连东海那套房子都在老爷子名下,现在离真亏。”

就知道她不会真生气,至少不会不依不饶。

王燕干脆岔开话题,不无好奇问:“对了,装饰材料市场效益怎么样,到底能不能赚到钱?”

提起这个李晓蕾就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公平,垂头丧气说:“我在丝绸集团干好几年,累死累活才赚多少钱。在农基会也是,为申请执照典着大肚子到处求人,一年拿十几万还有人说闲话。絮絮爷爷赚钱多容易,不光当房东收租金,开旅馆赚住宿费,市场那片地皮还跟着升值。

砸锅卖铁,东拼西凑,甚至跟银行贷款,花3000多万把市场搞起来了。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光地皮就值4000万。当时政府求着他去投资建市场,现在知道在干什么,在做他工作,动员他搬迁。”

“搬迁?”

“要把地方腾出来给开发商盖高楼,真是朝令夕改。”

“给不给赔偿?”

“给啊,不过老爷子不同意,开市场其实就是开店,好不容易做起来,附近个个知道市场里什么装饰材料都有卖,搬到另一个地方生意怎么做。”

“那搬还是不搬?”

“暂时不搬,两个老爷子找过区里,一直找到区委书记,人答应五年内不拆迁,先拖五年,等换个书记上台,说不定政策又变了。”

虽然不是有钱人,但王燕能想到韩总为什么不搬。

他不缺钱,补偿一两千万对他来说不是很重要,他现在要的是一份家业,可以留给孙子的家业。在他心目中装饰材料市场相当于一棵摇钱树,真要是卖掉就等于杀鸡取卵。

……

三个女人在天子脚下的大杂院里聊着家长里短,老卢、关瑞龙和王继发则在聊他们刚拉到的关系。

“我就知道只要找找肯定能找到朋友。”

电话本再次发挥作用,老卢得意洋洋,斜看着他刚记录下的信息,眉飞色舞:“江东富不知道你在东萍办案期间有没有见过,49岁,大学学,贵省人,跟张师长部队的钱政委是战友,从普通战士干起,当过班长、排长、连指导员、政治部宣传干事、科长。

后来调到坦克旅当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副政委,后来转业到地方,在东萍市公安局担任副局长,分管国保支队、经侦支队、法制处、外事处。张师长认识他,跟他喝过好几次酒,有这层关系在,他肯定不会跟其他班子成员一样排斥你。”

“良庄出人才”不是开玩笑,在大西南还有一个良庄籍的正师职军官。尽管韩博不喜欢拉关系,但现在确实有拉拉关系的必要,不然上任后真可能孤掌难鸣。

正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关瑞龙书记同样看着笔记本,嘿嘿笑道:“韩博,我一个关系非常好的党校同学认识东萍市公安局的党委委员贾宝中,他52岁,原来在陶光县工作,当过工商局副局长、局长,后来调到另一个县担任副县长。

大前年调任山城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年前刚从县里调到市局担任党委委员,分管行政处、老干部处、招待处和民警培训中心。现在是副调研员,连个副局长都没当上,处境比较尴尬,应该不难争取。”

太厉害了,一通电话打下来,居然找到两个局党委成员。

韩博觉得有些夸张,王继发接过话茬,“我来雨山工作前在省-纪委干过一段时间,纪委的一个老同事跟东萍市公安局的纪委书记李运兴关系不错,只是他分管监察室、警务督察支队和审计室,不怎么管业务。”

能获得三位局党委成员支持已经很不错了,韩博提着暖壶苦笑道:“卢书记,关书记,王县长,让你们费心了。”

“自己人,说这些太见外。”

关瑞龙看看时间,起身道:“太晚了,你又坐大半天车,早点休息。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地-委-组织部又要来宣布干部任免,你的事,你不能不参加,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过去担任刑侦副局长,虽然有点挑战性,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至少你人没正式上任,威信已经先树立起来了。至少在破案这个问题上,谁敢跟你叫板。”王继发拍拍他胳膊,帮着打气。

“王县长说得对,你是‘韩打击’,能有今天是打出来的。”老卢怕怕大腿,对自己提拔的干部非常有信心。

再次感谢一番,送走两位县领导,韩博又跟老卢和陈文兵聊了一会,回到房间拨通西广省同行的电话。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现在确实去不了,帮不上忙,但不能不给人家一个回复。

“陆书记好,我贵省公安厅韩博,不好意思,这么晚给您打电话,您有没有休息,说话方不方便?”

“小韩啊,方便方便,是不是忙完了,打算什么时候过来?”

“陆书记,我可能去不了了,上级有安排,打算让我去一个市局担任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不过您的事我一直放在心上,我虽然去不了,但我可以推荐一个比我更合适的人,我们认识他们单位领导,应该没多大问题。”

一个罪无可赦的死囚,枪毙几次都枪毙不了,想想就郁闷,想想就让人头疼。

老同学推荐一个刑侦专家,夸得天上有地下无,让人打听了一下,果然有点本事,人已经联系上了,甚至请省厅与贵省公安厅协调,结果却来不了,陆书记多少有那么点失望,不动声色问:“小韩同志,你打算推荐谁?”

这事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考虑过的。

就算自己有时间过去,也要把那位前辈一起请过去。

韩博急忙道:“陆书记,他姓季,叫季中堂,在东海市公安局北闸分局担任副局长,是公安部8名特邀刑侦专家中惟一的审讯专家,参加工作几十年一直搞预审,审讯经验丰富,有个外号叫中国第一审!”

“中国第一审?”

“我没跟您开玩笑,季局真的很厉害,他摸索出五大理论、十大规律。他还总结出与上述五大理论配套的寻点法、结合法、轨迹追溯法、分解攻关法、攻心法、内心确认法、攻势法、捉心法、突破缺口法、用证法等十大审讯绝招,形成一个十分严密的体系,发表过几十篇高质量论文。”

考虑到领导不一定相信论文,韩博干脆说起案例,“他是令嫌犯闻声色变的审讯高手,靠着三尺审讯台,破获奇案无数:1986年侦破徐建国特大诈骗案,受到东海市局嘉奖;1987年侦破‘七兄弟’、‘五剑客’特大流-氓案,荣记个人三等功;

88年侦破陆宝龙麻-醉强-奸案,荣记个人三等功;89年侦破特大绑架劫持妇女**案,为当年东海‘扫六害’斗争之最;90年侦破颜白庭黑势力犯罪团伙案;91年侦破走私盗卖黄金系列案,获公安部一等功勋章;

95年率队转战东山50天,追回19辆被盗桑塔纳轿车,创造了百分之一百追赃的奇迹,公安部通令嘉奖授予集体一等功,个人荣记三等功;96年审理王宗毅诈骗团伙案,从一个团伙挖掘出六个团伙,犯罪嫌疑人从两名扩展到27名,诈骗数额从180万元增加到1800万,为18家企业追回800万元损失……

这我说的这些典型案件中,黄金案称得上是季局的经典之作。该案件从一起容留妇女****案中挖出贩卖黄金的线索,逐步扩展成6个集团、63个犯罪嫌疑人的黄金集团走私案,其成员遍布全国各地。

上自国家干部、企业经理,下至各色社会渣滓,甚至有澳门黑社会成员。查获的走私黄金数量达到两吨半,是建国以来中国查获的最大黄金走私案。在黄金案的侦破过程中,他把预审的进攻性理论发挥得淋漓尽致,突破一个人,发展一批案,案件像滚雪球越滚越大。

他的分解式攻关的审讯策略、梅花状锁链型证据结构体系,让众多犯罪嫌疑人被迫缴械投降,令多名抗审老手低头认罪。我在公大进修期间,侦查系还在研究他的侦办过的案例。”

写论文有什么用,能破案才是本事!

原来确实本事,而且来头很大,人家不光是公安部8名特邀刑侦专家中惟一的审讯专家,还是东海市公安局北闸分局的副局长。

东海是直辖市,是国际大都市,分局副局长级别跟西南省份地级市的局长差不多。

陆书记想了想,欲言又止问:“小韩,关键我们能不能把季局请过来?”

“问题应该不大,我明天一早再给东海市局打电话,那边谈好再给您电话,到时候发封邀请函,正式确定一下。至于取证方面,不管痕迹还是dn,‘703’设备先进,人才济济,到时候季局会帮您想办法。”

“好,太好了,太感谢了,小韩,我等你消息,有市局你也到我们西广来旅游旅游,上次去省厅开会,崔副厅长还提到过你。”(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