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五十五章 不眠之夜(一)

第六百五十五章 不眠之夜(一)


                三岔路口警灯闪烁,附近道路都已经封锁了,除了警车没其它机动车辆经过。 周围没居民区,又正值深夜,也没有看热闹的群众。

事故科民警和技术大队民警仍在勘查现场,政法委兼公安局长孟卫东、副局长黄忠海、党委委员贾宝中,交警支队长贺立峰、禁毒支队长冯朝阳全在。

有的在打电话,有的站在路边抽烟,有的聚在一起低声交谈。

“孟书记,肇事车找着没有?”韩博跳下车,飞快环顾四周,快步走到孟卫东面前。

“韩博同志,你来的正好,肇事车找着了,人和车都找着了,这个案子交给你,尽快搞清楚到底是意外还是谋杀。”

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孟卫东面色憔悴,连说话声音都带着几分疲惫。

韩博再次看看还没拖走的车,低声问:“肇事司机在哪儿?”

“刚落网的,正往这儿押解。”

出这个大事,不能在此久留,要去见厅政治部王主任,要去安抚死者亲属,孟卫东深吸口气,转身道:“这里交给韩博同志,宝中,你在这儿协助。老黄,我们先走。”

天亮就要宣布任命,这次跟去年不一样,不可能再变卦。

尽管从现场情况看应该是一起交通事故,应该由交警支队查,由黄忠海这个分管交警支队的常务副局长负责,但孟书记显然已经把韩博当成班子成员,韩博接下来又要分管刑侦、经侦、禁毒和技侦四个支队,遇难的是禁毒支队副支队长和禁毒支队司机,这个案子交给他负责也无可厚非。

黄忠海能说什么,况且这不是什么值得抢的功,微微点了下头,紧握了下韩博的手,同孟卫东一起钻进警车。

韩博给东萍市局民警留下的印象太深刻,别说即将出任副局长,就算天亮后不宣布正式任命,依然以省厅刑侦总队副处级侦查员身份过来,谁也不敢不当回事。

孟书记和黄副局长一走,现场各部门的头头全过来报告。

考虑到他不一定个个认识,贾宝中帮着挨个介绍。

“……周围没交通监控,但我们找到一个目击者,他亲眼看见大货从那边冲出来,连转向灯都没打就拐过去了,砰一声巨响,迎头撞上杨支队的车。目击者说小车开得不快,肇事的大货车快,不管从哪个角度分析,责任肯定是大货的。”

“目击者人呢?”

“在前面那个厂的传达室,临时指挥部也设在那儿。”

“他当时在什么位置,是步行还是骑车?”

“他当时在路东,骑自行车由南往北行驶,刚才带他指认过现场,发生车祸时他到了这个位置,视野开阔,看得很清楚。”

韩博跟着来到目击者目睹车祸的位置,朝岔路口方向观察了两三分钟,又跑到大货车开出的东西路,考虑到货车的高度,干脆让交警把皮卡开过来,站在皮卡上观察。

牺牲的是自己的副手,禁毒支队长最气愤最难过,边跟着皮卡往前走,边抬头说:“韩局,拐角没树,视线没被挡住,一辆车从那边过来,开车的王-八-蛋不可能看不见!”

确实不可能看不见,但90%以上的交通事故都不是因为视线不好造成的。

要么是超速行驶,要么是疲劳驾驶,要么是酒后驾车,要么是心不在焉、麻痹大意,不看信号灯等交通标志。

战友遇难,肯定难过。

韩博能理解他的心情,但该避嫌的时候就要避嫌,跳下车问:“冯支队,被装毁的车里有没有枪支、毒品等物品?”

“有枪,没缴获的毒品,老杨这次出去不是执行抓捕任务,是去核实一条线索。”

“枪呢?”

“在我车上。”

“禁毒队不要留人,你先去回去,把枪带回去,把同志们全带走。”

“韩局……”被撞毁的车没拉走,战友的尸体还在车上,冯朝阳愣住了,站在车前不想挪步。

韩博脸色一沉,提醒道:“冯朝阳同志,这是命令!”

贾宝中反应过来,急忙推了他一把:“走吧,韩局在,你有什么不放心的,需要了解什么情况会给你打电话。荣章,小顾,同你们冯支队一起走,路上开慢点。”

“是!”

几个缉毒民警脸上全是泪,哽咽着应了一声,把依然不想走的冯朝阳拉进车,点着引擎在事故现场转了一圈,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打发走他们,韩博走到被撞翻到路东的车前。

这是一辆悬挂地方牌照的桑塔纳,虽然不是公安民用专段,但在市区执勤的交警几乎都知道是禁毒支队的车,现在已被撞得不成样子了,车身扭曲,玻璃全碎,前面右侧的车轮都被撞掉飞出十几米。

车里果然惨不忍睹,司机面目全非,杨支队的头被扭曲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角度,他们脸上身上全是血,要不是民警介绍,根本无法辨认出谁是谁。

“现场勘查完没有?”韩博沉痛的问。

“报告韩局,勘查完了,你指示保护好现场,所以没把车拖走,也没把遗体运走。”交警支队长不敢再看战友的遗容,背对着汇报道。

“把遗体运走吧,车也拖走,按程序对转向系统、制动系统和灯光系统进行检测。”

“是。”

“等等,”韩博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喊住交警支队长问:“贺支队,杨支队坐的这辆车有没有保险?”

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贺立峰一下子被问住了。

一个年轻的事故科民警急忙用手电照着检查撞碎的挡风玻璃,再探进装毁的车里撬开储物箱,翻找了一会儿,回头小心翼翼说:“报告韩局,好像没上保险。”

“叫拖车,联系殡仪馆。”

又是经费不足,要是上过保险,现在就可以联系保险公司了。

韩博暗叹口气,走到刑侦支队的几个技术民警面前,“你们有没有发现?”

“报告韩局,暂时没有。”

“收队,早点回去休息,别影响明天的工作。”

“是!”

刚打发走刑技人员,押解肇事车司机的警车到了,只见一个很年轻,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便衣,把肇事车司机揪下车,揪住司机头发,一边往这边拖,一边咬牙切齿地骂:“王-八-蛋,撞了人敢跑,跑得掉么你,知道撞谁了吗,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似乎嫌肇事车司机走得慢,猛地往前面一甩,松开司机头发,对着司机后背就是一脚,司机猝不及防,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一声惨叫,脸都摔破了,血直流。

“喊什么,叫什么,装死?”

踹一脚似乎不够泄愤,便衣又抬起腿又是一顿踢。在场的民警全看着,包里局党委委员贾宝中在内都不吭声,任由他发飙。

战友没死在毒贩的枪口下,没死于手榴弹爆炸,却被一个司机撞死了,撞完之后还逃逸,韩博同样难过,同样愤怒,但没被愤怒冲昏头脑,一把攥住便衣胳膊,把他拉到一边:“住手,冷静点!”

韩博不认识他,他认识韩博。

又趁被拉开的一瞬间踹了一脚,气呼呼说:“韩局,对这个王-八-蛋用不着心软,踹他两教是轻的,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他。”

“你打算怎么收拾?”韩博冷冷地问。

“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老贾,孟书记和老黄呢,搞什么,我好不容易把人抓回来他们怎么走了。”交警、刑警、巡警、特警全出动了,投入那么多警力谁都没抓着,最后还是老子亲自出马逮着的,鲍双平的兴奋多过于心痛,发现局长和常务副局长全不在,心中不免有几分失望,毕竟这是露脸的事。

称呼局党委委员为“老贾”,称呼常务副局长为“老黄”!

再结合在场民警的反应,韩博猜出他是谁了,松开他的手臂,蹲下来检查肇事车司机伤势,确认只是皮外伤,起身道:“鲍局,辛苦了,孟书记指示这个案子由我负责,嫌犯交给我吧。”

“你负责,韩局,这是交通肇事,又不是刑事案件。”比自己更年轻,不光已经正处,还是三级警监警衔,整整高自己一头,一向强势的鲍双平不免有些妒忌,对韩博的印象并不好。

一山难容二虎。

韩博早料到上任之后可能会与他发生冲突,一把将嫌犯拉起,交给身后的交警支队长贺立峰,不缓不慢说:“到底是不是交通肇事,现在还无法确定,如果查实是交通肇事,我会及时移交给交警队。”

一来就接管这个案子,接管嫌犯,这不是摘桃子吗?

鲍双平越想越窝火,考虑到厅政治部王主任好像也来了,不想因为这点事跟韩博闹僵,更不想得罪送韩博过来上任的王主任,点点头,拉开车门钻进副驾驶,示意司机开车。

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打嫌犯,韩博对他的印象同样不好,不过现在顾不上这些,命令道:“贺支队,把嫌犯押到对面传达室审讯,马支队,你也参加。”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