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五十四章 真相大白

第六百五十四章 真相大白


                三更半夜抓人,先抓到市公安局,再关到这里却不审问,朱生勇七上八下,不知道别人会不会瞎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间设在特巡警支队二大队一楼的羁押室墙角上装有摄像头,坐在大厅左侧的值班室里,能通过监视器掌握里面的一举一动。设立特巡警支队以来,不少办案单位过来借地方,把专案组设在这里。

朱生勇是重点嫌疑人,市局刑侦支队马副支队长和随同韩博过来指导侦破的费主任亲自审讯,二人一直坐在值班室里观察他的反应,一根接一根抽掉近两盒烟。

“费主任,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吧?”

“行,提前三五分钟就提前三五分钟。”费主任掏出手机看看时间,跟着站起身。

审讯室早布置好了,其实是一间办公室。

一个民警摊开空白公文,准备做笔录。一个民警站在角落里,面前是一部支在三角架上的摄像机。未成年人很难搞,他父母极可能胡搅蛮缠,全程摄像能避免很多麻烦,省得他们将来当庭翻供,甚至诬告公安机关刑讯逼供。

马支队和费主任在办公桌后面坐下,把手机和刚拆封的烟放到一边,负责做笔录的民警很默契地出去提嫌犯。

“朱生勇,起来!”

该来的终于来了,朱生勇心里咯噔一下,扶着冰冷的墙壁站起身,刚看清叫他的是谁,两个特警便走进去一人攥着他一只胳膊,把他架出羁押室,一直架到审讯室。

四个警察审,两个年龄大的,两个年轻的,还架着一不摄像机。

门外也是警察,带枪的警察!

朱生勇哪见过这场面,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怎么都控制不住。

马支队和费主任并不着急,冷眼盯着他,盯得他不敢抬头。

做笔录的民警看看手表,在询问笔录上写下时间、地点、询问人、记录人,笔头刚停下,马支队突然板着脸问:“姓名?”

“问你呢,说话,头抬起来!”

“朱生勇,”小混蛋缓过神,忐忑不安说出名字。

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在哪所学校上几年级,这些基本情况一一问完,马支队出示警官证,“朱生勇,看清楚了,我是东萍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马学付,现依法向你询问有关问题,你应当如实提供证据、证言,如果有意作伪证、隐匿罪证或隐瞒犯罪事实,要负法律责任,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这是多大官,朱生勇更怕了,心里直打鼓。

基本情况刚才问过,不需要再问。

马支队决心从他这儿打开突破口,故作顿了顿,翻了一会儿面前的案件材料,突然抬起头,“朱生勇,去年3月11日,你在什么地方,跟谁在一起,干过什么?”

在被害人落脚点发现的最清晰的足迹就是他的,20分钟前,技术民警在他家搜到了与现场足迹纹路一模一样的旧运动鞋,四起命案就这一起有直接证据,当然要从最有把握的开始问。

去年的事,具体到几月几日,朱生勇哪里记得。

不过杀人不是干其它事,事后一段时间经常做噩梦,印象深刻,虽然记不得几月几号,但一下子想到在老化肥厂发生的一切。

完了,彻底完了!

他很直接地认为有人交代了,不光双腿发抖,整个身体都像筛糠似的颤抖起来,耷拉着脑袋不敢吭声。

“朱生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马支队嘭一声勐拍桌子,怒视着他呵斥道:“能把你抓到这儿来,说明公安机关掌握了足够证据。不光掌握你伙同他人杀害流浪人员陈大全,嫁祸给摊贩丁新军的证据,还掌握你们的其它犯罪证据。”

他们果然交代了!

朱生勇吓得魂不守舍,支支吾吾说:“警察叔叔,不关我事,我是被他们叫去的。”

“谁叫的?”承认了,至少知情,马支队终于松下口气。

“彭杰,徐军。”

“他们为什么叫你去?”

“我和长永想跟他们一起玩,彭杰说我们胆小,办不成事,长永不服。徐军说有没有胆砍人,长永说有,彭杰和徐军就带我们去化肥厂。”

韩处没分析错,这帮小混蛋犯罪动机令人不寒而栗,居然仅仅是为了证明其有没有胆量。

马支队按捺下心中的愤怒,趁热打铁问:“怎么去的?”

“骑自行车的。”

“他们怎么知道那里有一个人?”

“徐军去化肥厂拆废铁卖过钱,去过那儿。”

“几点去的?”

“记不清了,反正是晚上。”

“怎么去的?”打开突破口就要搞清楚细节,马支队追问道。

自己不说他们一样会说,可能他们已经说了,朱生勇不敢有一丝隐瞒,“骑自行车去的,彭杰和徐军一人骑一辆,我和长永一辆,我坐在后面,长永带我的。”

“然后呢?”

“彭杰让我们把车停远点,说不能留下车轮印,然后带我们进去找人。”

“停在什么位置?”

马支队话音刚落,负责做笔录的民警很默契地取出一张地图,让他在地图上标注自行车停放在什么地方。

直到今天朱生勇依然是一个学生,中学生不光认识字也能看懂地图,知道“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儿,指出他们案发当晚的活动规矩和自行车停放位置。

“朱生勇,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的态度决定一切,刚才表现很好,接着说,进去之后的情况。”

“彭杰和徐军带我们在找了一圈,开始没找到,后来看见一个小房子,徐军说里面好像有人,我们就踢门进去了,一个捡破烂的在里面睡觉。彭杰先动手,踹了几脚。长永也跟着动手,我怕他们笑话,就……就一起动手了。”

“捡破烂的有没有反抗?”

“反抗了,像发了疯,乱打乱抓,还咬了长永一口。”

“咬在什么部位,小腿,左腿还是右腿我忘了。”

“后来呢?”

“长永急了,拳打脚踢,捡破烂的装死,趁机我们不注意往外跑。彭杰和徐军带着我们追,追到西门。”

……

他们追到西门,把亡命狂奔的流浪汉推下缓坡,摔得半死。

追到坡底,彭杰掏出匕首,让顾长永和朱生勇一顿乱刺,生怕流浪汉还不死,又捡起一个石块砸头。徐军最狡猾,反侦查意识最强,用偷来的手机照明,看有没有脚印,处理好缓坡和坡底的现场,把刻意带来的几根烤肉串的钎子扔在尸体附近。

本来打算去处理第一现场,结果发现远处有车灯,不敢在化肥厂附近久留,骑上自行车逃之夭夭。

第二天下午,等在一个台球厅附近摆烤肉摊的丁新军出摊,悄悄把凶器放进丁新军装肉串的一个空泡沫箱里,收摊时,丁新军稀里煳涂把匕首带回家。

丁新军是一个单身汉,平时老母亲帮着切肉串肉。

第三天中午,老太太无意中发现箱子里有把匕首,没多想,随手放到一边。结果现场发现的钎子,成了指引办案民警寻找嫌疑人的关键线索,而在丁家发现的凶器也就成了丁新军杀人的证据。

值得一提的是,流浪汉陈大全曾去丁新军的摊上讨过吃的。

不仅讨要吃的东西,浑身脏兮兮,一身恶臭,还影响丁新军做生意,为此丁新军不止一次驱赶过他,而这一行为自然而然成为丁新军杀人的外围证据。

3.12案的犯罪经过搞清楚了,马支队和费主任不敢松懈,穷追勐打,反复盘问细节。

作案时四个人穿的什么衣服,出发时谁见过,在第一现场谁先动手,动手时别人在干什么,谁把被害人推下坡的……

事无巨细,全问清楚之后示意守在门口的民警立即向指挥部汇报,跟在其它地方审讯的同事通报。

“朱生勇,态度很好,希望你能保持。”

马支队放下笔,与费主任对视一眼,淡淡地问:“3月11日夜里发生的事说完了,接下来说去年7月21日发生的事。自己做过的事自己清楚,我们这是给你机会,老不老实,态度好不好,直接关系将来的责任划分,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朱生勇不懂法律,不知道未成年人杀人会受到什么样的制裁,“杀人偿命”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哪敢不老实?

不用问便知道,他们肯定全交代了!

公安说得很清楚,态度决定一切,哭着说:“警察叔叔,我说,去年夏天彭杰和徐军又带我们去干过一次,我还知道他俩以前就干过,那天彭杰喝多了说出来的,好多人知道。”

“哪些人知道?”

“商志伟,焦兵,吕继鹏。”

商志伟不在抓捕名单上,夜里的抓捕行动也没搂草打兔子把他逮回来,费主任不动声色拿起手机,给韩博和总指挥宋文副局长发去一条短信。

这边有突破性紧张,其它地方同样如此。

韩博看着一份份汇报材料,轻叹道:“各位领导,全能相互验证上,这次应该错不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取证。”

一帮无法无天的小混蛋为了炼胆杀人,专挑没人管没人问的流浪汉下手,做完案还嫁祸于人,事情就这么简单。

宋文副局长下达完连夜抓捕商志伟的命令,起身说:“韩处,黄局,现在可以向上级汇报了。”

既要抓人,同样要放人。

按照东萍市局紧急制定的预案,向上级汇报完之后就要释放之前抓错的几个嫌疑人,其中一个不是释放,而是要法院改判无罪。

相比破案,善后才麻烦。

韩博暗叹一口气,微微点点头。

……………………

ps:特别感谢“麻烦的咔嚓”书友万币打赏,感谢“windsong1975”、“小小调皮鬼”和“蓝奇冰”等书友打赏,谢谢各位兄弟姐妹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