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五十七章 临危受命

第六百五十七章 临危受命


                回雨山,真像回家!

城南交警中队的车来得比想象中更快,车主谁都敢得罪唯独不敢得罪交警,急忙开门让韩博拿行李。

老领导高升,现在是三级警监,马上正式调到省厅。

过来接的民警兴高采烈,一路汇报工作,不知不觉便驶进雨山城区,赶到灯火辉煌、高朋满座的政府招待所。

雨伞是国家级贫困县,给新任常务副县长接风照理说不该搞这么大排场,四套班子一二把手全来了,各乡镇和局委办的一把手几乎全在,还有几十位工商局代表,但从宴会厅外尚未来得及撤掉的横幅上看,今晚这顿饭应该不只是为陈文兵接风这么简单。

这两天正在开全县党政工作会议,统一思想,布置接下来一年的工作,协助王县长分管经济建设的常务副县长上任,当然要借这个机会让他熟悉雨山干部,让他尽快进入状态。

“韩书记到了,大家欢迎!”

走进宴会厅,众人不约而同站起身,送上一阵热烈的掌声。

自己在雨山做过的事自己心里有熟,整顿队伍、打黑扫毒,得罪过不少人,韩博从未想到会如此受欢迎,不无尴尬地跟同事们打招唿。

“吴局长,李主任,别这么客气。姜局长,黄主席,坐。”

“韩书记,祝你高升,我女儿在省城,以后多关照。”

“韩书记好!”

迎面而来的这位与别人不同,雨山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兼公安局长邓光明,和陈文兵一样是接替自己的,而且他是公安出身,是真正的同行。

韩博举手回礼,旋即紧握着他双手,一脸诚恳地说:“光明同志,辛苦了,拜托了。”

年轻的领导这次去东萍办什么案不知道,年前去凤仪办的案子很多人已经知道了。既是省委省政府调查组成员也是专案组长,指挥侦破涉案金额近亿的特大诈骗案,一直追查到香港,从香港把赃款追回来了,能指挥侦办这样案件的干部全省公安系统能有几个?

不光会破案,而且会当官。

去年来雨山上任,整顿队伍,清理害群之马,打黑扫毒,抓了多少人,落马多少干部,得罪过多少人,照理说应该待不下去了。结果人家能拉项目,通过老家的老干部卢惠生副调研员和爱人李晓蕾,协助县里搞经济建设。

现在虽然有人恨他,但同样有更多人服他,县委县政府更是把与思岗县结对合作当作脱贫的契机,就算他正式调离雨山也会把他当自己人。

邓光明不仅不会傻到得罪领导,而且想着以后在哪些方面需要领导帮忙,很谦虚很诚恳地说:“韩书记,我萧规曹随,不辛苦,您更谈不上拜托。”

“别这么说,人无完人,我当局长时的工作不可能没遗漏,何况治安形势是随着社会形势不断发展的,作为公安局长,不能墨守成规,该干就要干,该管就要在县委县政府领导下管。”

“是!”

“别这么严肃。”

春节期间局里的老部下没少打电话拜年,或多或少提过眼前这位新任局长,总得来说很称职,作风也不错,韩博没什么不放心的,拍拍他胳膊,走到正起身相迎的几位县委常委面前。

“关书记,王县长,徐书记,陈主席,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陈文兵不想两手空空上任,春节期间在老家做了很多准备,拜访过良庄和其它乡镇乃至区县的许多企业家,真是带着项目来的。

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当然是人才!

有这样的常务副县长,何愁雨山经济发展不起来,关瑞龙不是一两点高兴,紧握着他手侧身笑道:“自己人,千万别这么客气,韩书记,你真要是想道歉,跟陈县长道歉,跟卢调道歉。”

“对对对,是应该道歉,陈县长,对不住了。”

“韩书记,别开玩笑行不行。”

“是啊,全自己人,搞这么客气有什么意思。”老卢跟领导似的拍拍手,用一口良庄普通话眉飞色舞地招唿道:“同志们,人都到齐了,开吃!先垫垫肚子,吃个半饱再敬酒。”

他在雨山的身份很超然,省领导和地区领导来检查工作,副书记副县长不一定见,但一定要见见他,嘘寒问暖,感谢他为雨山脱贫所做的贡献,吃饭都要坐一桌。

不仅上级领导对他以礼相待,县委县政府把他当爷爷伺候,他现在还很有钱!

财大气粗的思岗丝绸公司听他的,手续刚刚获批正在筹建的南港城市商业银行雨山支行一样听他的,连来雨山投资建厂的大小老板都很尊重他的意见。

对于他如此强势的作风,韩博早习以为常,看样子雨山干部也习惯了,不等书记县长开口,就按照他的意思坐下来开吃。

别人谈笑风生,频频敬酒,韩博这顿饭却吃得有些尴尬。

老卢是思岗人,陈文兵是思岗人,而且认识多年。尤其陈文兵,人家以前是领导,现在却成了部下,姿态放得很低,一口一个韩书记,听起来别扭。

再加上一帮来雨山投资建厂的老乡,不知道该说老家话还是说普通话。

说老家话关书记、王县长、徐副书记他们听不懂,搞得跟拉帮结派似的,既显得对人家不尊重,影响也不好。说普通话,老乡又会觉得你假模假式。

幸好他们全知道自己是要调走的人,目标全集中在刚上任的陈文兵身上。

“上午听地委-组织部的刘副部长说,你的免职文件已经下来了,就等你回来宣布。省里是怎么安排的,你有没有打听过?”借上洗手间的空档,王继发一把拉住他,拉到走廊尽头关心起老同事的前程。

别人都没问,就他问了,韩博很感动。

回头看看身后,笑道:“张厅长跟我谈过,在电话里谈的,应该是刑侦总队副总队长。”

王继发点上烟,斜看着他问:“级别呢,有没有说级别?”

“没说,我提副处才几年,没那么快。”

“都穿白衬衫了还不给提正处,调过去还是个副职。除了工作环境好一点,其它方面真不如留在基层。”

“我觉得新职位挺适合我的。”

副总队长有什么干头,王继发真为他感到惋惜,韩博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手机突然响了,这个电话必须接,急忙推门走进一个包厢。

王继发喝酒喝怕了,不想这么快回宴会厅,干脆跟了进来。

“张厅长,我韩博,我刚到雨山,您有什么指示?”

“韩博同志,刚接到东萍市政法委孟卫东书记汇报,东萍市局的内部调查取得进展,在办理12.28案过程中,办案人员存在知法犯法的行为,性质严重,影响恶劣,林书记指示一查到底,已要求检察院介入。”

张副厅长语气凝重,没想到最担心的事确实存在。

韩博看了一眼王继发,低声问:“这么说我让苗文韬同志带回去的检材不需要检验了?”

“差点搞出四起冤案,其中一起还是这么造成的,触目惊心啊!我正在省委,林书记震怒,正在给东萍市委打电话,不仅要求彻查,还建议东萍市委调整市公安局领导班子。”

出这么大事,肯定要追究责任。

在这个问题上韩博没发言权,干脆保持沉默。

张副厅长顿了顿,接着道:“韩博同志,计划不如变化,林书记建议你推掉西广同行的协助请求,打算让你去东萍工作,让我打电话问问你个人的想法。”

“去东萍?”

“接替宋文,担任东萍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刑侦。”

去东萍担任副局长,真是计划不如变化。

韩博楞住了,张副厅长以为他不太愿意,又补充道:“治安能不能搞好,就看能不能破案,大案要破,小案一样要破。林书记正在同东萍市委协调,为加强东萍市局的刑侦力量,体现出对刑侦工作的重视,你过去不是副处级副局长,而是正处级副局长!”

刚才王县长还说怎么不提正处,现在真提正处了。

林书记已经决定的事,照理说应该临危受命,但韩博还是觉得不合适,愁眉苦脸说:“张厅长,我知道这是林书记和您对我的信任。关键东萍市局的这些问题是我发现的,刚搞清真相的几起命案是我去翻案的,上上下下对我多多少少会有点意见,我过去工作不太好开展。”

这个顾虑有一定道理,但刑侦不同于其它工作。

东萍市局刑侦部门存在那么多问题,不派一个“狠角色”扭转不了局面,他曾经有一个响亮的外号叫“韩打击”,既会破案又有领导能力而且有魄力,要是现在有更合适的人选也不会安排他去。

张副厅长看看仍在办公室打电话的林书记,低声道:“韩博同志,你不要有太多顾虑,至少孟卫东书记会支持你,事实上让你去接替宋文,也是孟卫东书记先向林书记提出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