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五十章 又限期破案

第六百五十章 又限期破案


                大案要案,特事特办!

东萍市公安局有重要物证送省厅刑技中心检验,物证还在路上,电话已经到了,邢志纲总队长一口同意道:“我给刑技中心打招唿,优先检验分析,争取明天中午前检出来。”

“谢谢邢总队,我请东萍市局领导给送检的同志再打个电话,让他们别那么急,别开那么快,路上注意安全。”

“嗯,越是这个时候越不慌。”

邢志纲抬头看看刚走进来的政委,握着电话又问道:“韩博同志,这几起案件已经惊动了林书记,你心里有没有底,一周内能不能破获?”

林书记哪儿都好,唯一让人很难接受的是一遇到大案要案,就要求办案单位在规定期限内破案。

凤仪县的那起特大诈骗案如此,新阳市发生的一家四口氰-化-氢中毒案如此,对东萍市发生的这一系列命案同样如此。

限期破案,谁不想破案,关键警察是人不是神。

就算是无所不知的神仙,光知道谁是凶手也远远不够,上级对证据的要求越来越高,没证据一样束手无策。

韩博再次看看刑警三大队询问室里正在接受应支队和闻讯赶来的费主任盘问的王云海,走到楼道尽头说:“四起命案,有那么多规律,有那么多共同点,如果真是同一个人所为,那这个案子不难破。东萍就这么大,凶手又不太可能是流窜作案,摸底排队,交叉比对,把他捞出来不难。”

“我也是这么分析的,现在就担心不是同一个人所为。”

“邢总队,老苗同志刚给我打过电话,他上午又去勘查过两个案发现场,结合当时勘查时拍摄的照片,他和余科长一致认为多人作案的可能性较大。”

“多人作案?”这真不是一个好消息,邢总队大吃一惊。

“正因为如此,对能否在一星期内破案,我心里真没底。毕竟凶手的犯罪动机不太好分析,既不太可能是仇杀,更不可能是财杀和情杀。这边由老费参加询问,我打算也去几个现场看看。”

“去吧,等你的好消息。”

如果只有一个凶手,那么可假设为变-态杀人狂,专门猎杀流浪汉。

如果是多人作案,这个假设就很难成立,存在一个变-态杀人狂已经很骇人听闻了,实在算不上大的东萍市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几个。

苗文韬破案无数,经验丰富。

余科长虽然是技术出身,但不知道出过多少次现场,韩博相信他们的判断,可真要是多人作案,他们的动机是什么?

现在考虑这些似乎太早,但要是能解开这个谜团,就能给案件侦破指明方向。

去现场的路上,韩博看着车窗外的街道和行人,苦思冥想。

他沉默不语,小王不敢吱声,快到红绿灯时轻踩刹车,尽可能停稳点,生怕惊醒正在思考问题的省厅刑侦总队领导。

耳边传来刺耳的警笛声,没让小伙子拉警报,韩博缓过神,抬头一看,只见几辆110涂装的警车一辆接着一辆从前面路口疾驰而过,沿线车辆纷纷避让。

“小王,出什么事了?”职业习惯,韩博下意识问了句。

“不知道,肯定是出警。”

出警也用不着出动六七辆,市局巡警支队几乎倾巢出动。

小王也觉得有些奇怪,打开车载电台,顺手抓起通话器问:“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我刑警支队王鑫,巡警支队几辆车刚从屏东路与人民路交叉口经过,省厅刑侦总队韩处想知道发生什么事。”

“请报告总队领导,指挥中心刚接到群众报警,城西区新洋化工厂附近的树林内正发生一起械斗,估计有近百人。”

“什么人?”

“应该是学生。”

现在有好多学生无法无天,好的不学坏的学,拉帮结派,组建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从校内闹到校外,经常打群架,去年两帮臭小子械斗还死了一个人。

王鑫放下通话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韩博也不需要他解释。

贵省不是江省,这里民风彪悍,经济落后,许多家长外出打工,孩子留在老家没人管,滋生一系列社会问题。

这种情况东萍市各区县存在,雨山同样存在,去年搞了一次“严打”,抓了一批,全送进了少管所,未成年人犯罪问题得到一定扼制,但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光靠公安打击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全社会关注。

110警车一辆接着一辆过去了,交警指挥东西方向的车辆可以通行。

小王挂上档继续往前开,手机突然响,正稀里煳涂想到雨山的韩博,居然接到一个从雨山打来的电话。

“小韩,我卢惠生,晓蕾说你回来上班了,你人在不在新阳?”

大嗓门,中气十足,震得人耳膜疼,哪像一个患有白血病的人。

韩博腹诽了一句,把手机往边上挪了挪,故作轻松地用老家话问:“卢书记,我在东萍出差,有什么事,您和王大姐是不是到新阳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桑苗一车一车运过来,正忙着呢,我哪有时间去新阳!”

他这个雨山县人民政府经济顾问,现在几乎成了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整天忙着搞蚕桑推广,而且在雨山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尊重,正在拼命发挥余热,确实不太可能有时间去省城玩。

韩博干脆不问了,因为他会说。

“陈文兵调过来了,上午到的新阳,刚去省-委-组织部报完到,这会正在往凯山赶的路上,估计晚上就能到雨山。关书记和王县长说明天上午宣布任命,他们委托我问问你有没有时间,要是有时间就回来一趟,给他接个风。”

现在还没办正式调动手续,依然是雨山县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

县委班子即将有一个新成员,还是老乡和曾经的领导。当年在良庄工作,人家是镇党委书记、镇长,确实是领导,而且是来接替自己的,照理说应该回去一趟。

关键现在走得快吗?

韩博轻叹口气,一脸无奈地说:“卢书记,你帮我跟关书记、王县长和老陈打个招唿,我有任务,实在回不去。”

刚跟人家打过包票,结果他却回不来,老卢有些不太高兴,嘀咕道:“韩博,陈文兵是为什么来的你最清楚,让你回来不光为他接风,关书记、王县长、徐副书记他们也是想借这个机会给你送行。”

韩博全能不知道陈文兵走马上任之日,就是自己正式调往省厅之时,想到东萍距雨山不到三百公里,沉吟道:“我看看吧,如果明天不太忙,我抽个时间回去一趟,不过只能吃顿饭,吃完饭就要回东萍。”

“这就对了么,再忙能差那几个小时?”

事实证明他的话还很好使,老卢很高兴,又跟大领导似的问道:“对了,要不要我派车去接你,吃完饭再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这边有车。”

一个在老家不受县领导待见的老干部,居然在雨山混得风生水起,韩博越想越好笑,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哄老卢高兴高兴,老卢接着道:“晓蕾有没有跟你说,银行的手续批下来了。我都跟晓蕾一样辞职了,他们又非要返聘我,这次不是名誉董事长,这次是董事,什么独立董事。”

炫耀,又是炫耀。

生怕别人忘了南港城市商业银行的前身是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而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是他一手搞出来的。

至于城商行为什么非聘请他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很大程度上与他在雨山已成为“太上皇”有关,毕竟银行一样要经营,只要经营就需要地方党委政府支持。

只要他开心就行,韩博跟往常一样恭维道:“独董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很多大公司大银行全去请大学教授担任,这说明城商行离不开您,而且很敬重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