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小恶魔”!

第六百五十三章 “小恶魔”!


                精心策划,组织严密,各抓捕小组捷报频频。

抓捕名单上共21人,抓回来的却高达47个,全是搂草打兔子一起带回来的。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对于这帮无法无天的臭小子必须采取非常手段,必须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从专案指挥部成立的那一刻,这一系列案件便由市局刑侦支队组织侦破,没把他们带到分局或县局,把他们全带到市局。

四十七个半大小子,一个接着一个押下车,在荷枪实弹的特警呵斥下,双手抱头,排队蹲在墙角前。

“闭嘴,不许说话,不许东张西望!”

“说你呢,老实点!”

……

三更半夜,警察破门而入,紧接着被带到这里,自己干过的事自己知道,朱生勇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到了这里却吓得魂不守舍,双腿都在不由自主发抖。

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让嫌犯与同案犯见面,不会给他们串供机会的。

但为了尽快打开突破口,只能这么安排,让他们知道公安机关抓的不是一个人,你不交代别人一样会交代,等别人交代出来你再交代就晚了。

这一招行之有效,朱生勇下意识往蹲在前排左侧的“大哥”彭杰、同排右侧的“二哥”徐军等人看去,心里直打鼓,暗想他们会不会说漏嘴。

让他们知道这是大行动,同伙基本上全已落网就行了。

宋文副局长跟韩博对视了一眼,等边上的民警拍完照录完像,命令道:“各小组按原计划行动,全带走!”

“是!”

紧急从全市公安系统范围内抽调的擅长审讯的民警,从下午4点就开始研究案情,刚才的抓捕行动没参加,一直在市局待命。

随着宋文副局长一声令下,他们打开文件夹,跟部队军官接新兵一样,走到各自目标前,让即将接受审讯的嫌疑人抬起头。

“叫什么名字?”

“朱生勇。”

“家庭住址?”

……

验明正身,确认无误,民警一把抓住嫌疑人胳膊,同配合行动的刑警及特警一起把嫌疑人再次带上车,一个接着一个押解出市局大院,前往各自的办案点。

大局已定,接下来能做的就是等消息。既等审讯结果,也等仍在嫌疑人宿舍、家里收集证据的技术民警消息。

领导不需要亲力亲为,韩博跟随黄副局长、宋副局长、俞副局长等东萍市公安局党委成员走进指挥中心隔壁的会议室。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夜宵准备好了,先吃夜宵,吃完坐在这儿等,不搞个水落石出,谁也不会走。

“宋局,几个点开始审?”俞副局长是刚到的,之前只知道重新调查四起命案,不太清楚侦破进展,放下碗筷,看看时间,忍不住低声问。

“凌晨1点半,再过一个半小时。”

抓了先关一个半小时再审也是经过研究的,跟他们打心理战,让他们搞不清楚情况,让他们误以为公安正在申别人,而别人可能已经交代了。

他们再狡猾说到底还是涉世未深的半大小子,之前之所以被他们误导,只能说明工作上存在重大疏忽,并不意味着他们有多高明。

宋文副局长信心十足,想到韩博为这几起案件几天几夜没休息好,又转过身:“韩处,楼上有休息室,要不你先上去眯会儿。”

“不用了,上去也睡不着。”

再狡猾的小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刚才在楼下刻意观察过,重点怀疑的几个嫌疑人比其他嫌疑人更紧张,其中17岁的彭杰和16岁的徐军,不止一次想跟朱生勇、胡明详、任小荣说话。

韩博不认为自己是“疑邻盗斧”,对能否击溃他们的心里防线充满信心,唯一担心的是证据。

这一系列案件太敏感,绝不能办成夹生饭。

作为省厅派来督办这一系列命案的人,这个关键时刻韩博岂能轻易离开,微微笑了笑,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这几天一直没顾上看的电子邮箱。

他举重若轻,在坐的东萍市局领导则五味杂陈。

翻案,一次翻四起几乎已板上钉钉的命案,就算善后工作滴水不漏,没影响到政法部门形象,没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在全省公安系统内部的影响一样不会小。

他算一炮打响了,哪怕不评功评奖,谁也无法否认他的成绩。而这些成绩却是建立在东萍市局灰头土脸之上的,可以说东萍市局成了他建功立业的垫脚石。

俞副局长甚至忍不住想,差点搞出这么大冤案,上级肯定是要追究责任的。

刑侦支队是负责刑事案件侦查工作的业务部门,担负着组织指导、参与协调全市刑侦工作的职责,承担恶性疑难案件的攻坚任务,受理侦破抢劫出租车司机财物案件和上级交办案件,指导、侦破“两抢一盗”等多发性案件,是全市刑事技术、刑事信息、刑事情报的中心。

几起命案存在那么多共同特征,刑侦支队却没注意到,算什么刑事信息、刑事情报中心?

应成文这个支队长估计干不了几天,或许宋文这个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都会被调整。

正胡思乱想,外面传来一声“报告”。

“进来,直接汇报。”

“是!”

留守在指挥中心的专案指挥部民警抬起胳膊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翻开文件夹:“城东分局技术中队汇报,在彭杰家中发现砍刀四把、匕首一把,沾有血迹的上衣和裤子三件,符合3.12案现场其中一枚遗留足迹的旧运动鞋一双。”

现在可判定是多人作案,有好几个嫌犯。

下午的背景调查显示,他们家的经济条件都很一般,只要能穿的衣服和鞋,不管穿多旧,正常情况下都不会轻易丢弃。

换言之,要送检的物证不会少。

办案经费能省则省,何况警力那么紧张,不可能左一趟又一趟往省城送,宋文拿起笔在小本子上记下几个关键词,示意民警继续说。

“萍西路派出所汇报,嫌疑人曹青父母大吵大闹,胡搅蛮缠,试图阻扰市局技术大队同志搜查,萍西路派出所根据市局下达的命令,依法对曹青父母采取强制措施。”

韩博翻找出嫌疑人曹青的资料,下意识问:“还有吗?”

“报告韩处,由于春风路新时代网吧距嫌疑人徐军家不远,加上技术民警正在对徐家进行搜查,动静不小,附近许多群众都知道了,不仅有群众去徐家围观,还有群众打110报警,举报徐军涉嫌猥-亵、强-奸、抢劫、敲诈勒索和故意伤人等情况。”

“几个群众举报?”宋文副局长抬头问。

“六个,共接到六个举报。”

民警放下110接警台记录的举报材料,去年3月22日晚,徐军等6名不满18周岁的臭小子窜到东萍市第三中学,以堂妹被欺负为名,找到女学生张某。其中一个看书包,其余5人包围上去对张某一顿拳打脚踢,将其打倒在地。

他们问张某要钱,张某被逼交出身上仅有的5元钱。他们嫌少,要张某到学校小卖部借150元,还用亮出匕首进行威胁。

张某没借到钱,他们居然把张某拉到学校附近的树林里,扒光张某衣服,对张某实施****事后威胁张某不许报警。

小女孩被吓住了,可能与他们所说的“堂妹”也确实存在矛盾,事后没敢报警,没敢跟家里人说。

直到发现怀孕,肚子大了无法隐瞒,才不得不跟家长说实话。

由于事情过去三四个月,没其它证据,可能家长也担心会影响孩子的将来,选择了忍气吞声,送小女孩去医院人流,等小女孩身体恢复之后转到另一所中学。

第二个举报的也是一个小女孩家长。

该女孩涉世未深,被他们所蛊惑,整天跟他们在一起鬼混,家长不想看着女儿就这么堕落下去,希望公安机关好好惩治这帮“小恶魔”。

家长反应这帮家伙性-乱,许多人有“女朋友”,全是“小太妹”,甚至听说过一个小太妹和六个小恶魔“开房”的事,而那个女孩并不以此为耻,反而觉得她很有魅力。

在这些少年的概念中,发生争吵砍人很正常,谁报警谁就是“破坏江湖规矩”,只要不把人杀死。

在这个团伙中,你可以看到人世间的诸多恶。

在这个团伙里,没有法律,没有道德,连所谓的江湖道义也未必有。看完这些材料,韩博不是感到愤怒,而是感觉恶心。

正暗想他们会受到什么样的制裁,杜总队大半夜打来电话,询问进展。

过来不是“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的,韩博当着几位东萍市局领导说:“报告杜总队,抓捕行动很成功,审讯工作即将开始,从现在掌握的线索看,几起命案应该是他们干的。

从下午的侧面调查、市区各派出所反应的情况,及刚才群众的举报上分析,这是一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涉嫌绑架、强-奸、抢劫、盗窃、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猥-亵妇女、聚众斗殴,作案近百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