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摊牌(三)

第六百四十五章 摊牌(三)


                韩博虽然没明说,意思却很清楚。 

凶手生怕公安抓不到“凶手”,刻意在现场留下指引公安抓获“凶手”的线索。“武疯子”身上有被害人血迹很可能只是巧合,凶手真正想让公安抓的应该是开音像制品店的王云海。

如果立即对王云海采取强制措施,搜查他的店和住所,或许真可能搜到带有被害人血迹的衣物,甚至可能搜到迄今没找着的作案工具。

要是对王云海进行测谎,在到底有没有杀人这一问题上,测谎结果可能跟另外三起命案的嫌疑人一样。

测谎不靠谱,但也不可能一点不靠谱。

一起是失误,两起、三起、四起呢?

想到四起命案中的其中一个嫌疑人已被判处死刑,程序已走到最高法复核的最后阶段,应成文背后凉飕飕的,不敢想象嫌疑人被押上刑场处决,时隔三五年真凶却冒出来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就算真凶永远逍遥法外,也不能“将错就错”,人命关天,这是一件天大的事!

应成文不敢再心存侥幸,嘴唇颤抖着不知道该怎么跟局领导解释。

他心惊肉跳,坐立不安。

孟书记、黄副局长和宋副局长一样如坐针毡。

发生一起冤案已经很可怕了,一连发生四起是什么概念,一旦有人因此冤死,东萍市会一夜之间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国外媒体都会追踪报道,坐在这儿的有一个算一个谁也跑不掉,全要被追究责任。

勐然间遇到这么大事,本应该发挥作用的应成文一时间乱了阵脚,孟卫东不敢耽误时间,紧攥着拳头低声问:“韩处,接下来该怎么查,你有没有好的建议?”

“厅领导指示,案件复查工作依然由东萍市局负责,从市局刑侦支队及各分局、县局,抽调参与侦办过1.05案、3.12案,7.21案和12.18案的专案组主要成员,成立专案指挥部,对上述四起案件秘密展开侦查。”

孟卫东并没有遮遮掩掩,而是明确表示要查,韩博终于松下口气。

拿起手机看看刚收到的短信,接着道:“厅领导指示,由刑侦总队副处级侦查员韩博,也就是本人,全权负责督办。随我一起来的其他同志,给即将成立的专案指挥部提供技术支持。”

这样的案件省厅完全可以让刑侦总队组织侦破,看样子厅领导想给东萍市局一个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站起来的机会,也可能与暂时没造成恶劣影响有一点关系。

当务之急是破案。

谁更有利于破案自然由谁负责,东萍市局负责侦破不光熟悉情况,还可以把影响暂时控制在东萍市内。

要是省厅介入,要是刑侦总队组织侦破,纸很难包得住火,保密工作一旦出现纰漏,走漏风声,国内外媒体会蜂拥而至,到时候被动的可不只是东萍市政法系统。

孟卫东反应过来,铁青着脸说:“宋文同志,立即抽调人员成立专案指挥部,你亲自担任指挥长,不惜一切代价查明这四起命案真相。人员不是问题,经费也不是问题,关键要快,争取一星期内查个水落石出!”

“是。”

出这么大事,刑侦副局长兼任总指挥不算夸张。

换作县一级公安局,局长都要把日常暂时移交给政委或常务副局长,亲自挂帅,亲自上专案组织侦破。

孟卫东回头看看一脸欲言又止的黄副局长,用尽可能镇定的语气说:“韩处,我要立即赶回市委向康书记、傅市长等领导汇报,汇报完要召集检察院和法院同志开个会,要回市局开常委会,可能还要去一趟省里。”

破案只是一方面,就算案件能够顺利破获不等于没其它问题。

作为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他现在要考虑的不只是案件本身,还要考虑这一系列案件有可能造成的恶劣影响,要未雨绸缪考虑到如何善后。

更重要的是,其中一起命案嫌疑人的死刑判决已进入复核阶段。

春节假期已经结束,明天正式上班,现在最担心的不是最高法效率慢,而是担心最高法效率太高。如果明天一早复核通过,给3.05案嫌疑人来个立即执行,到时候麻烦会更大,他必须想方设法为专案指挥部争取时间,让复核没那么快通过。

枪毙一个人没那么容易。

枪下留人同样没那么容易。

能够想象到他不仅要去省里,甚至可能要去bj。

现在不是客套的时候,韩博点点头,起身把他和黄副局长送出会议室。

应成文终于缓过神,终于意识到作为刑侦支队长此刻应该发挥什么作用,立即给支队政委打电话,把支队其它工作全委托给政委,然后给两个分局和一个县局打电话,紧急抽调参与侦办过四起命案的刑警。

四个嫌犯有三个在第一看守所,宋文副局长决定把专案指挥部就设在看守所,命令所长给专案指挥部腾地方,让二楼和三楼的民警全搬出去。

下达完搬家命令,给市局打电话,让装备财务处送经费过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他们忙他们的,韩博从善如流,带着众人跟宋副局长特意安排的看守所政委一起去萍光宾馆,叫上老搭档周素英和老单位民警小倪一起吃饭。

“事办得怎么样?”吃完饭,趁许政委去结账的空挡,周素英不无好奇地问。

“挺顺利,东萍市局领导,尤其孟书记,比我想象中更负责,更通情达理。”

人死不能复活,生命如此宝贵,一旦死了人,这个责任谁负。

这是嫌疑人没押上刑场的,要是嫌疑人已经被枪决,事情很可能不会有这么顺利,毕竟这不仅涉及到东萍市公安局,还涉及到东萍市检察院、东萍市中级人民法院,甚至涉及到高院。

周素英真为下午接受过测谎的那个“凶手”感到庆幸,轻叹道:“或许在一些人看来,你是多管闲事。但凡事都要往最坏的地方想,如果你不管,或者你没发现,就这么把人处决了,过两年真凶冒出来,他们会比现在被动一百倍一千倍,而且这件事会伴随他们一生,良心这一关就过不去。”

“关键是良心,如果不查个水落石出,别说他们那些经办人,连我的良心都会不安。”

“这几起案件也给我敲了个警钟,证据这东西,不管有多确凿一样可能存在问题。刑技中心一年出多少份检验鉴定报告,许多案件最终真是靠我们出具的报告定罪量刑的,想想就担心。”

“所以要提高执法队伍素质,不说这些了,早点休息吧,明天小葛陪你们去市区转转,然后去新阳。算算时间晓蕾也该回来,她会帮我接待你们的。”

“真当我是来旅游的,不玩了,帮我们订机票,明天就回去。”

老搭档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韩博很过意不去,苦着脸问:“有这么急,单位有老陈和邵文他们在,早一天回去晚一天回去有什么事?”

“这不是春节么,正式上班,要收收他们的心,换作平时我才不会跟你客气呢。”

她归心似箭有一定道理。

春节吃吃喝喝,各种宴请,到初七许多人的饭局还没参加完,所以春节上班后一些单位经常出现一些干部迟到、早退甚至擅自离岗的情况。

她是刑技中心主任,是单位一把手,在不在单位坐镇是完全不一样的。

韩博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看守所许政委气喘吁吁跑上楼,“韩处,宋局说8点20开个小会,他问您参不参加?”

“参加,马上过去。”

“去吧,别管我和小倪。”周素英拍拍他胳膊,微微一笑,拉开包厢门回她的房间。

即将要开的绝对是案情分析会,苗文涛、方科长、余科长、费主任和小葛不约而同站起身,韩博权衡一番,说道:“苗队,费主任,我们一起过去。方科长、余科长,小葛,你们抓紧时间休息。”

“韩处,我没事,我不困!”

“听我说完,参与侦办过那几个案子的主要成员来得没这么快。就算这会儿全赶过来了,他们也只熟悉参与侦办过的案子,对另外几个案子并不了解,晚上要研究案件材料,真正的案情分析会明天才会开。”

“韩处说得对,他们掌握的情况真没我们全面。”苗文韬深以为然。

“那我们先休息?”

“洗个澡,睡个好觉,养精蓄锐,后天大后天能不能睡个好觉还不知道呢。”

从小葛手里接过车钥匙,下楼开车再次赶到看守所。行政楼门口只多了四辆警车,专案指挥部人员果然没全到位。

许政委只能把韩博三人送到楼梯拐角处,这儿正好有一道铁门,上面全被专案指挥部临时征用了,未接允许,不管你是不是警察都不能上去。

二楼是办公区,三楼是宿舍。

刑侦副局长宋文和刑侦支队长应成文,坐在会议室里跟三名身穿便衣的男子说什么,他们应该是刑警,应该是刚刚赶到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