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六十二章 情况复杂

第六百六十二章 情况复杂


                老卢、关瑞龙和王继发热心帮助,人托人联系到三位未来的同事。

正式任命没下来,他们在电话里没明说,只是打听有没有人熟人,打听熟人的基本情况。他们没明说,韩博更不可能说,甚至从那之后都没跟三位未来的同事联系过。

要找得是志同道合的同事战友,不能仅为站稳脚跟而“拉帮结派”。

在没成为真正的同事之前韩博不想跟谁走太近,就算成为真正的同事也要观察一段时间。

在省城的生活很规律,早上7点准出门,妻子开雨山县旅游投资开发公司的车,去设在雨山县驻省办的旅游公司办公室上班,韩博则开商务车去省警校。

下午5点下班,5点左右全到家。

小两口不开伙,要么在人才公寓附近的小饭店吃,要么去周围高校附近的小饭店,挽着胳膊,说说笑笑,出双入对,仿佛回到大学时代。

这日子过得不仅很规律也很充实,与负责培训的厅政治部领导及警校领导研究今年的在职民警培训大纲,主要是刑事科学技术方面的。

作为特聘教授,不能只承担培训任务。

再次走上讲台,给在校学员授课。

课程表排得没专职教员满,但课程却不少,侦查、刑技、经侦、法律,只要自己懂的都倾囊相授。

专门准备的这些教材不仅能在警校用,上任之后一样能派上用场。

东萍市局刑侦系统怎么会搞出那么大纰漏,12.18案办理过程中为什么会出现知法犯法行为,很大程度上与业务培训和法规培训没跟上有关。在南港-市局担任技侦支队长时同事们在背后取了个绰号叫“韩培训”,只要有利于提高队伍素质,韩博不在乎再当一次“韩培训”。

周末放假,李晓蕾忙着到处拉投资休息不了,韩博自然不会一个人呆在家。

两天时间要利用上,去省厅指挥中心“打酱油”,坐在最后一排可以了解到东萍市局110指挥中心接到多少个报警,其中多少个是有效警情,有效警情中有多少起交通事故,多少起治安案件,多少起刑事案件。

再经张副厅长同意,去信-访处调阅关于东萍市局的上-访材料。

一个地方的治安好不好,哪类案件发生得比较多,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存在哪些不足,从这些数据和信-访材料上基本能分析出来。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情况不容乐观!

具体到刑侦部门,主要体现在破案率低、积案多、涉法上-访多、队伍士气低落、办案人员法制意识不高、业务能力不强等方面。

刑警只是公安机关的一个警种,刑侦支队和区县公安局的刑警大多也是公安机关的一个部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想通过解决刑侦部门存在的问题从而达到扭转东萍治安的目的显然不现实。

上级到底是怎么考虑的,如果没有领导支持,没有足够经费,自己过去又能发挥什么作用?

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韩博越想越头疼。

看完最后一份信-访材料,正准备打道回府,突然接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

“韩处,我陈龙江,我来厅里办点事,看见你车在楼下,忙不忙,一起出去坐坐?”

新顺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陈龙江,侦办凤仪县那起特大诈骗案时合作过,一起奋战近一个月,作为专案组几个小组中最重要的一个小组长,他七天七夜没睡过好觉,从凤仪一直追查到新海,再从新海转战到深正,是一个很称职的刑侦支队长,也是一个很称职的老刑警。

战友情谊就是在战斗中建立起来的。

接过“战友”电话,韩博非常高兴,一边交还材料,一边笑道:“行啊,我马上下来。”

“我不急,反正今天回不去。”

“几个人,其他同志有没有来?”

“就我跟司机,没别人。”

“好,我下来了。”

背上电脑包跑到楼下,陈龙江果然站在商务车边,没穿警服,又黑又瘦,看上去像个老农民。

韩博紧握着他的手,侧身笑问道:“坐我车,还是开两辆车?”

今天来省厅确实是办事,不过打这个电话却有别的事,陈龙江松开手,从他的车里取出包,习惯性地往腋下一夹,“坐你车吧,警车不方便。”

“走,先找个地方吃饭。”

一如既往的没架子,陈龙江为能有这样的朋友赶到欣慰。

回头跟司机交代了一句,拉开车门爬上副驾驶,等韩博坐定,不无兴奋地说:“韩处,恭喜,三十出头的正处级副局长,估计全国也找不出几个。”

公示期后天才结束,公示文件上写清清楚楚,只是“拟提拔担任正处级领导职务”,压根儿没提具体职务,而且是在雨山县公示的。

韩博一愣:“老陈,你从哪儿听到的小道消息?”

“这不算小道消息吧,东萍市局副处级以上干部估计没人不知道,”陈龙江诡秘一笑,又来一句:“我还听到一个传闻,有人要和你抢鸡蛋。”

这消息真够灵通的,韩博竟无言以对。

陈龙江不想被误会,急忙解释道:“我本来就是东萍人,在东萍有不少朋友。东萍又紧挨着新顺,干我们这一行怎可能不经常打交道。”

他是东萍人,之前真不知道。

至于他怎么知道自己要去东萍上任的消息,至于消息在东萍市局是怎么尽人皆知的并不奇怪,毕竟调一个干部过去担任副局长必须经过东萍市委。对东萍市委而言,市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实在算不上有多么重要,保密工作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承认,这不是空穴来风。”

韩博微微点点头,半开玩笑问:“老陈,既然你消息这么灵通,那你说说到底是谁在跟我抢鸡蛋。帮我分析分析,这事会不会有变数?”

“城东分局吕东凯,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在东萍有点关系,还有人在帮他跑。在这个环节一般不会出问题,不过也有例外。关键看对手的能量,能量大,成功在最后一瞬间翻盘,你就是输也无话可说。能量没那么大,就是闹出天大动静也是瞎折腾。”

自己不是很情愿,别人却上赶着。

不过可以理解,编制职数就那几个,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去了别人就没机会,甚至对别人来说这可能是最后一个机会,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可是已经公示了,如果这个时候被撤下来,那这个笑话可就闹大了。

韩博早下定决心去上任,不动声色问:“老陈,公示期内被撤下,有过先例吗?”

“韩处,你是领导,这事你怎么会问我。”

“在东萍有没有先例?”

这才是韩博真正想问的,这也是陈龙江打电话的原因。

他轻叹口气,低声道:“当然有,在东萍历史上有好几例,正式任命前一夜,有人成功翻盘。第二天一早,结局完全扭转。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现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孟卫东。”

推行公示才几年,东萍已经发生几例,这说明什么问题?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未来的顶头上司孟卫东居然翻过盘,太厉害了,韩博大吃一惊。

“本来呢,罗子军干十几年公安局长,去年党委换届,上级要求东萍市跟其它市一样由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老书记年龄到站,罗子军要能力有能力,要资历有资历,轮也该轮到他,扶正顺理成章。万万没想到,横空杀出匹黑马,被孟卫东截胡了。”

“罗局当时什么职务?”

“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副厅级。当时孟卫东是区-委书记,正处。一下子提副厅,一下子成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宣布任命时谁也不敢相信。”

“罗局现在担任什么职务?”

“政协副主席。”

好多事别人是不会跟他说的,陈龙江真心想给他提个醒,继续道:“能公示,说明有领导支持罗子军,虽然调到政协,但影响力还在。可能因为自己是半路上杀出的程咬金,有可能对其它方面有所顾忌,孟卫东上任之后很少管公安局的具体事务。”

“其它方面?”

“情况比新顺复杂,黄忠海是罗子军的老部下,协助局长负责全面工作,分管交警支队、政治部、办公室。谢志华也是罗子军的爱将,分管出入境管理处、行政装备处、计划财务处、警卫处。鲍双平分管治安支队、户政处、控告申诉处,他跟罗子军没什么关系,有点背景,据说跟罗子军还有过矛盾……”

公安局哪几个单位部门最重要,不就是交警、治安、刑侦、政治部和装备财务么。

孟卫东“抢”罗子军的位置,罗子军自然不会服气。

他虽然调到政协,但依然有领导支持,对老部下的影响力依然在,再加上一个既不服罗子军,可能也不是很服孟卫东的鲍双平,能够想象到东萍市局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