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四十七章 人尽其才

第六百四十七章 人尽其才


                一个省那么大,解决完一个问题又冒出另一个问题。 政法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了政法委书记不好干,想起昨晚接到的汇报,林书记仰天长叹,暗想这日子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

摘下眼镜,走到办公室一角的桌前,铺开宣纸,打算再临摹一遍《兰亭序》,让心情平静一下。可是,笔上蘸墨,举在那里,却找不到第一笔下去的感觉。

习练书法是多年的爱好,修身养性而已,跟书法家没法比。

身居高位,有人投其所好,有的想要题词,有的邀请参加书法展,林书记总是婉言拒绝。只偶尔给关系特别近的亲朋好友写一两幅,且在落款上注明赠给谁谁谁的,以免授人以柄。

写下“永和九年”四个字,稍一端详,觉得有些沮丧。笔画间,分明没有灵动之气,多的却是浮躁。

心不静,字都写不好。

正打算收拾战场,回位置上继续工作,黄秘书轻敲房门,“林书记,张副厅长和东萍市政法委孟书记在外面。”

“请他们进来。”

“好的。”

事实上东萍市政法委书记孟卫东夜里就到了省城,三更半夜打电话不合适,在公安厅附近的宾馆休息了几个小时,一大早就赶到省厅,以东萍市公安局长的身份向张副厅长汇报情况,作深刻检讨,请求省厅帮助。

四起命案中有两起已经判了,这不只是公安一家的事,还涉及到检察院和法院。

枪下留人,光靠一个常务副厅长是远远不够的。张副厅长只能把他往这儿带,而且他本来就要来向林书记汇报。

搞出这么大纰漏,孟卫东忐忑不安,向领导问完好,感谢送茶进来的黄秘书,半个屁股坐到大办公桌前。

“……确认四起命案存在疑点,立即成立专案指挥部,从全市公安系统内抽调精兵强将,在韩博同志指导下秘密复查。市委对这四起命案也很重视……”

反应迅速,决心也很大。

关键之前干什么去了,要是韩博没从案卷上分析出疑点,要是稀里煳涂“将错就错”,贵省政法系统就要出大名了,有可能造成的恶劣影响绝对比南云省拿起冤案大,且影响深远。

林书记想想就害怕,抬头道:“卫东同志,死刑复核的事我会帮你们做工作,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当务之急是破案,是考虑怎么善后,最好能拿出几套预案。”

“报告林书记,我们正在研究,为此,昨晚专门开了一个书记办公会……”

孟卫东所说的书记办公会不是市委的,而是政法委的书记办公会。法院院长和检察院检察长都是政法委副书记,这件事与法院和检察院都有关系,接下来当然要共同面对。

事无巨细,该考虑到的基本全考虑了。

林书记微微点点头,说道:“卫东同志,长期以来,政法工作的特殊性养成了我们只做不说、多做少说的‘内向型’思维。现在,社会形势发生巨大变化,尤其舆论,你不发先声就很难赢得先机。

所以这几年,政法工作经常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很多情况下,一些政法部门被舆论牵着鼻子走,疲于应对,十分被动。”

“请林书记放心,我们会想一切办法引导好舆论。”

“怎么引导,等恶劣影响造成了再引导?”

林书记可不想因为东萍的几个案子被搞得焦头烂额,一脸严肃:“卫东同志,做好本职工作需要埋头苦干的精神,我们同时也要反思‘动手不动口’的惯性思维。面对复杂多变的社会舆-情,与很多领域的工作一样,政法工作不说不行,说晚了不行,说不好更不行。

如果依旧只重实功,轻视甚至忽略‘虚功’,群众会对政法工作产生隔膜,雾里看花,有时连花的影子都看不到。信息不对称就可能催生误会和偏见,遇到一些热点事件,如果处理不当,一个火星可能引发一场大火,进而发酵成怨气怒气,导致对政法队伍集体失信。”

“是,我们坚决贯彻落实您的指示,等查明真相,等凶手落网,我们会主动披露部分消息,从源头上引导好舆论。”

……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批评无济于事,并且这四起命案确实有其特殊性。

林书记不想跟他说太多,至少现在不想,示意孟卫东先出去,当张副厅长面打了几个电话,跟上级解释了一番,确认死刑复核没那么快下来,放下电话问:“老张,你对这四起命案是怎么看的?”

打这通电话之前,领导是担心搞出冤假错案。

打完这通电话,惊动了更高层,又担心搞到最后之前并没错,真要是搞错这样的乌龙,贵省政法系统真会成为笑柄。

张副厅长猜出领导的担忧,坐直接身体说:“林书记,韩博和苗文韬意见一致,他俩都认为有问题,那这四起命案应该确实存在问题。”

“看来把他放现在这个位置上是放对了。”

这个他显然指的是韩博,张副厅长故作轻松笑道:“您慧眼识珠,要不是把他先借调到厅里工作,他不会有机会研究那些案卷,也就不可能从一堆案卷中总结出规律,分析出问题。”

人才难得,挖完墙角的林书记可不想被别人挖墙角。

他取出笔记本,翻出一页简短的电话记录,戴上眼镜说:“初四下午,南云省公安厅钟厅长给我打电话,他们那儿有个比较棘手的案子,请求我们协助,想请韩博同志过去帮几天忙。”

“韩博又不是部聘专家。”

“部不部聘不就是一张聘书么,要是公安部特聘刑侦专家,我们省公安系统有好几个,出了省谁认识?韩博跟他们不一样,在公大干四年教官,期间不仅同时在北大攻读生物化学与分子化学,还三天两头往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跑,相当于半个部直机关的人。

打拐,打击经济犯罪,尤其打击经济犯罪,在系统内小有名气,当年的东华税案就是他查出来的。后来又随部禁毒局领导禁毒,从江省调过来之前跑过很多省,南方几个兄弟省厅的领导没人不知道他。”

公安不同于其它政府组成部门,干部调动没那么频繁。

张副厅长没听出领导的言外之意,下意识说:“协助兄弟公安机关办案,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协助过别人,也请别人过来协助过。关键东萍出了这档子事,疑点是他发现的,现在又在督办,一时半会抽不开身啊。”

“南云的那个案子倒不是很急,早一天过去晚一天过去没多大关系,我是说韩博的职务。”

林书记凑到火机前点上烟,深吸一口,接着道:“他是公大特聘教官,在我们省内却没有其它兼职,这个问题之前没考虑到,太疏忽了。”

“您是说让韩博同志在省警校兼个职?”

“行政职务就算了,让他兼个教职,他本来就是高级职称,评个副教授应该没多大问题。相比兄弟省份的警校,我们省警校师资力量相对薄弱,让他兼个教职,一举两得。”

林书记铁了心要把韩博留住,想了想又说道:“省人才公寓好像还有几套房,警校也是高校,作为从东部沿海城市引进的人才,.作为副教授,他有资格申请入住。我跟人事部门协调,其它工作你来做。”

省人才公寓距省警校不远,共有三栋18建筑,分别命名为专家楼、教授楼、博士楼,紧邻风景如画的阳西公园,是省里吸引外来人才的措施之一,也是省里首座由政府投资兴建的人才公寓。

三栋楼、六个单元,上上下下几百户,全是三室两厅、一厨两卫的精装修房。电热水器、彩电、宽带、电话、衣柜、写字桌、床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真正实现拎包入住。而那里的住户也正如楼名所彰显的一样,不是专家就是教授,

只要符合条件,既可以买也可以租住。

买有补贴,租同样有补贴。

总之,如果能搬那儿去,韩博的居住条件要比现在好,而且好很多。

领导对年轻的副处级侦查员不是一两点器重,再说这对厅里是好事,新阳山多地少,能盖房子的地方更少,省厅机关人员住房本就很紧张,他要是能搬过去,相当于让出了一套房,哪怕是一套老房子。

张副厅长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林书记磕磕烟灰,接着道:“通过东萍这几起案件可以看出,刑侦部门不光要破案,还要擅于研究,擅于总结。刑侦总队的责职上写得很清楚,但是并没有落到实处,说到底,还是缺乏这方面人才。

等韩博同志的工作关系调到厅里之后,在工作分工上要考虑到这一点。能搞行政的同志很多,他这样的同志很少。人尽其才,别让他管那些日常事务,让他研究研究案件,去省警校授授课,如果发生大案要案,就让他组织侦破或跟现在一样去督办。”

领导这是让年轻的副处级侦查员成为真正的事务型干部。

张副厅长忍不住问:“林书记,这么安排他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春节期间,老部下李海强专门来新阳市拜过年,聊得最多的就是韩博。

林书记摆摆手,胸有成竹:“别人可能会有想法,他不会,他是真喜欢这个职业,真喜欢破案。”(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