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古支书的怨念

第六百三十六章 古支书的怨念


                思岗习俗,大年初一呆在家里,大年初二出去串门拜年。

韩总、老李总、姐夫李泰鹏,昨晚又跟生意做得比较成功的几位邻居打了大半夜牌,韩妈、李妈、姐夫李泰鹏的母亲看春节联欢晚会看到12点多。

李晓蕾和大姐韩芳陪三个孩子疯了一个晚上。

一家人全累坏了,大年初一早上全在家睡觉。

开门,上香,放炮,打发大年初一上门“唱道琴”(一种乞讨的方式)、“唱凤凰”(一种闹春节要喜钱的方式)这些事全落在韩博身上。

点上香烛拜神,点上门口的大斗香(一种扎成宝塔装的巨香),只是一种习俗,并非封建迷信,作为一个思岗人韩博全会,按照程序一丝不苟进行。

确认家人不要10点不会起床,先给自己煮一碗汤圆,吃完坐到客厅里开始准备红包。

韩总有钱,出手大方,名声在外。

只要他回来过春节,十里八乡“唱道琴”、“唱凤凰”、“送财神”,还有那些什么道具也没有,两手空空跑过来说吉利话讨喜钱的人,都会把韩家当成第一站。

今年同样如此,来了一拨又一拨。

“唱道琴”的单枪匹马,“唱凤凰”的一来就是一帮,扛着一个用彩纸扎的大凤凰,他们不是乞丐,全是周围的村干部,对韩家知根知底。平时谁家有事跑过去吃吃喝喝,春节就干这个,据说春节期间“唱凤凰”赚的钱,能顶他们大半年工资。

他们在门口边摇晃边唱,歌词是为老韩家专门编的。

祝韩总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祝韩局长官运亨通,步步高升;

祝李行长工作如意,青春永驻;

……

从老爷子一直“祝”到小朋友,韩家人一个不会落下。

韩家早习以为常,按人数办,一个人一个红包,一个红包里装50块钱,前面几个“唱道琴”的和两手空空的打发走了,“唱凤凰”的村干部赖着不走,一个劲儿唱,反复唱。

胸前挂着个黑皮包,专门负责收钱的村会计,唱了两句跑上来嘿嘿笑道:“韩局长,韩总生意越做越大,你年年有进步,这个也要水涨船高,进步进步嘛。”

他话音刚落,后面开始敲锣,不约而同起哄,再次祝贺韩局长年年高升!

惯出来的臭毛病,当我家是开银行的,就算是开银行的,凭什么总是被你们敲诈勒索?

韩博最见不得这样的人,这样的事。

韩博同样不是好说话的韩总,又散了一圈烟,一脸歉意地说:“各位各位,工资大概多少你们心里有数,我爸跟我岳父昨晚喝多了,到现在没醒酒,我就这么点预算,一个月工资都拿出来了,谢谢,谢谢,就这样吧,还有好多家没去呢,是不是?”

“韩局长……”

“各位慢走,也祝各位新年大发。”

连哄带骗,连哄带推,好不容易才把这帮瘟神打发走,临走前还被他们顺走半条软中华。

打劫打到公安局长家,居然让他们得逞了,韩博很郁闷。

收益远远低于预期,那么吉利的歌词白编了,“唱凤凰”的领队、丝河村前任支书古三林也很郁闷,走出韩家便不快地说:“韩博这个人不爽快,不帮忙!比他老子差远了,有那么硬关系,有那么多钱,难怪混到现在还是个副处,还被调大西南去了。”

“是不爽快,他家没五千万也有四千万,一个人五十,把我们当要饭花子。”一个村干部回头看看韩家大院,一脸不屑。

“古支书,不帮忙什么意思,没家乡观念?”

“你不知道,老陈知道,当年要不是我帮忙,他家这宅基地能批下来,他家这房子能盖起来?本来以为多个朋友多条路,结果我家小琳警校毕业,正规警校,凭本事考上去的,请他跟县公安局领导打个招唿,他连个电话都不愿意帮我打。”

邻村的一个干部不知道这些情况,好奇地问:“后来呢?”

“我家小琳争气,不帮忙拉倒,自己考,考了两年,不是考上县公安局,直接考市局,现在在交管局车管所。”

“老古,有些话我们能说,你不能说。你不在乎,你也要为你家小琳着想。”

古三林脸色一正,气唿唿说:“我会怕他,开什么玩笑!人走茶凉,他都调大西南去了,难道还能再管南港公安局的事。”

牢骚归牢骚,不能耽误赚钱。

从老韩家出来,看见一家砸一家门,在人门口“唱凤凰”,有钱人大多住在镇上,走到哪儿唱到哪儿,竟稀里煳涂唱到派出所附近。

赚钱是挺快的,不过也挺累,不光腿走酸了,嗓子也唱干了。

古三林从会计的包里取出保温杯,拧开一看水早喝完了,招唿道:“你们接着往前走,我去派出所倒点开水。”

“帮我也倒点。”

“好的,杯子全给我。”

作为曾经的镇政府所在地村支书,派出所里没古三林不认识的人,绕过一辆悬挂江城牌照的轿车,正琢磨这是谁家孩子出息了,开小轿车回来过年,生怕车被刮坏停派出所门口,突然听见里面有人哭哭啼啼。

“老王,新年快乐,祝新年抱孙子。”

“古支书,也祝你早点抱外孙。”

协警老王走出传达室,一看他抱着的几杯子就知道要干什么,先帮着接过来,放到里面办公桌上,旋即拿出盒烟。

“别拿了,抽我的。”

唱一早上“凤凰”,不光收到一大堆红包,也收到一口袋香烟。从韩家顺的整包软中华舍不得拆封,揣里面口袋里,古三林从外面口袋里抓出一把散烟,挑出一根好的递给老王。

“怎么回事,大过年的哭什么?”他也点上一根,把自己杯子倒满开水,捧着保温杯站大门口问。

“新湖三组吴云生的亲家母,夜里从江城赶过来的,她儿子把吴家闺女打了,肋骨都打断了。吴云生跟韩总是亲戚,吴家丫头跟韩博小时候就是一对儿,你说她家儿子这一关能那么容易过?”

男子汉大丈夫,居然打女人!

江城人了不起,农村人就应该被欺负?

古三林很鄙视这帮城里人,可想到这跟韩家扯上关系,想法又有点变化,喝了一小口水,似笑非笑说:“敢打韩博从小玩到大的女人,她儿子不想混了。”

从小玩到大,在老王听来真算不上什么,小孩儿么,一起玩耍很正常,再说人家是亲戚。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一个正在传达室旁边打手机的男子走过来,掏出香烟散了两根,笑问道:“二位,韩博是谁,这事跟韩博有什么关系。”

老王一愣,下意识问:“你不是江城人?”

“他们是,我不是,我是南岗的。”

“你跟他们什么关系?”

“我跟阎家人没关系,我跟钱律师是朋友,他没来过思岗,不认识路,大过年的,被他拉过来带路。”

自己人聊聊无所谓,这些事不能跟外人瞎说。

老王可不想丢饭碗,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摆摆手:“瞎打听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姓韩的小子,劳资帮你家忙,你特么不帮劳资,就别怪劳资给你来个落井下石。

一直对韩博不帮忙耿耿于怀的古三林油然而生起一个想法,背对着老王给南岗人使了个眼色,进去把几个杯子倒满开水,跟老王打了个招唿,大摇大摆走出派出所。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南岗人岂能错过这个机会,不动声色跟了出来,跟出几十米,确认看门的协警看不见,小跑着追上去问:“大叔,我朋友真急,您能不能帮帮忙,给我们指点指点迷津?”

古三林回头看看,把他带到一条巷子里,嘿嘿笑道:“大过年的,我不是不帮忙,是没时间。”

“你抽烟。”南岗人先递上根烟,再摸摸口袋,摸出一个原打算给一个晚辈的红包,往他手里一塞。

“你这是干什么!”

“一点心意,过年么,图个意头。”

打开一看,里面有两百,这钱不要白不要,古三林嘴上说着“怎么好意思”,却把红包直接往口袋里揣。

“小伙子,不是吓唬你,打吴家闺女的那小子完了。我就想不通了,跟吴家做亲,怎么可能不知道吴家有哪些亲戚。连韩博都不知道,被关进去活该。”

“大叔,韩博是谁?”

“以前是我们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后来去bj进修,进修回来调到市公安局,当过刑警支队长、技侦支队长、禁毒支队长!韩博跟吴家丫头青梅竹马,打吴家丫头不就是打韩博脸么,韩博能让他好过,不死也要脱层皮!”

果然有背景!

阎家老太太说得没错,那个女人在外面果然有人,而且是南港市公安局的支队长!

南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道:“谢谢,谢谢大叔。”

古三林走出小巷子,想想又回头道:“小伙子,千万别招惹韩博,你知道他以前叫什么,以前叫‘韩打击’!打击你打击他,打击完这个打击那个,心狠手辣,不知道多少人栽他手上。”

…………

ps:感冒好点了,恢复两更,明天争取三更,把之前欠的补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