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二十八章 久别重逢

第六百二十八章 久别重逢


                夜幕降临,南港市军分区招待所门口车来车往,放下一个又一个前来赴宴的客人。

中午打电话时说晚上没包桌,结果晚上不光有而且是二十多桌的婚宴,结婚不是一个在中午情况吗?

南港市公安局刑警副支队长、刑技中心主任周素英很郁闷,找招待所长一打听,原来是一个干部在驻地结过婚,这次是回来补办的,主要是宴请老家的亲朋好友。

“素英,别急!楼下吵点,楼上清静,我早帮你安排好了,大包房,可以放三张桌子的。”

马上过年,外面饭店一个比一个忙。

“楼上就楼上,菜你给我整好点!”周素英百般无奈,狠瞪了一眼在一个大院长大的发小。

“去接待你的客人,我能赚别人钱还能赚你钱?”

一肚子不快来到门厅,人新娘新郎站在门口,周素英干脆来到停车场,刚掏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技术大队长(刑技中心副主任)陈文其和刑警支队副政委韦绍文到了,带着各自家属合乘一辆出租车来的。

老领导“荣归故里”,陈文其很兴奋,抢着付完打车费,走过来问:“周支队,韩局大概什么时候到?”

“45分钟前打过电话,那会刚从东海出来,估计要等会儿。”

一年难得聚一次,等会儿就等会儿。

陈文其点点头,韦绍文转身看看门厅方向,低声问:“周支队,晚上怎么安排的,有没有请领导?”

刑事技术中心才是老领导真正的娘家,周素英很高兴能做一回主人,看着停车场入口方向,不动声色说:“本来不打算请领导的,领导过来大家不自在,只给程疯子和钱支队打过个电话,老帅知道了,老帅非要来,还要把常局拉来。”

“常局过来,汤局、崔局不能不请。”

“我也这么考虑的,挨个打电话,原来领导们早跟韩局约好了,好像是初四下午聚,他们不过来,常局也不来,局领导只有一个老帅。”

正说着,禁毒支队长钱晋龙、政委孔心安、副政委刘亚轩到了。

紧接着是小任两口子,田学文李佳琪小两口紧随而至,他们先去机关小区接程文明夫妇,所以一下子来一车人。“老帅”没开车也没打车,他家离军分区招待所不远,跟他老伴一起步行过来的。

刑技中心各业务科室主任,只要今晚不值班的全来了。

技侦支队长刘铁同样带来一票人,全拖家带口,好几家有小孩。

没把小朋友算进来,也不知道老领导那边是不是一家子,周素英急忙进去找招待所长,能不能再搞一个大包厢,再加两张圆桌。

让家属带孩子们先进去,其他人在外面唿吸新鲜空气,抽抽烟聊聊天。

“老帅”虽然是局党委成员,是局领导,但基本上已经不管局里的事了,这个局党委成员只是过渡也干不了几天。他现在说话比较随意,以前总板着脸,看上去很吓人,现在天天挂着笑容。

“文明,走几步!”

“韦支队,这不是单位,门口那么多人。”程文明双臂夹着拐杖,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再说又没穿警服,一出门谁认识谁?”老帅鼓励,其他人跟着鼓掌。

这是不取笑,更不是歧视。

程文明非常清楚战友们是想知道自己恢复得怎么样,深吸一口气,把其中一根拐杖交给妻子,光凭一只拐杖一瘸一拐往前走出二十多米!

太不容易了,简直是一个奇迹。

“老帅”快步走上前扶住他,感叹道:“再坚持锻炼一段时间,争取早日甩掉拐杖。能恢复到程度,韩博知道肯定很高兴。”

作为曾经的搭档,周素英最清楚“韩打击”与“程疯子”的渊源,不禁说道:“程大出事,韩局一直内疚。”

“他总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生死有命,那件事跟他没关系。”程文明摇摇头,一脸感慨。

今天的高兴的日子,这个话题太沉重,老帅抬头问:“田医生,有没有打电话问,他们现在到哪儿了?”

以前曾去市局帮过一段时间忙,现在又娶李佳琪为妻,成为一名光荣的警察家属,在场的田学文几乎个个都认识,举起手机笑道:“韦支队,我刚跟李总打过电话,他们马上过江,说让我们别等,让我先吃。”

“我们先吃,开什么玩笑,我们等得就是他!”

一别大半年,“老帅”真有些想曾经的“少帅”。

禁毒支队长钱晋龙心情更复杂,想当年跟人拍过桌子,结果人家调走前还极力推荐他接任支队长,人家走时没来得及送行,这次回来无论如何也要给他接风洗尘。

钱晋龙早就打定好主意,悄悄走到周素英身边,凑到她耳边:“周支队,帮帮忙,晚上的单千万别跟我抢,给我一个机会。”

这么多人,就你最应该请客!

周素英很想满足他这个小小的心愿,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掩嘴轻笑道:“钱支队,您又不是不知道李总多有钱,跟她一比我们全要饭的。早说好了,这顿饭我请客她买单。”

“她买单?”

“李行长有得是钱,打她的土豪没心理压力。其实不光李行长有钱,他们家两位老爷子一样有钱,甚至比她更有钱。”

钱晋龙和韩博共事时间不短,真正相处的时间不长,他真不知道这些情况。

程文明早注意到他要抢着买单,一瘸一拐走过来,微笑着解释道:“钱支队,韩局原来不打算回来的,就是担心大家伙要请客。可同事一场,不聚聚又想,说到最后就成周支队请客,韩局买单了。”

处处为部下考虑,难怪人年纪轻轻就能当领导,就能穿上白衬衫!

再看看眼前这强悍的刑警、刑技、技侦、禁毒阵容,钱晋龙赫然发现当时“少帅”这个绰号并非空穴来风,在市局乃至全市公安系统的影响力真不小。

李佳琪怀孕了,小任的爱人也怀孕了,所以人注意力全放在她们两个准妈妈身上,说说笑笑调侃了一会儿,韩博和李晓蕾终于到了。

“小韩,晓蕾,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孩子和老爷子呢?”

“韦支队,您也在啊,孩子跟我爸我妈先回思岗老家了,跟他们时间长,跟我们时间短,不要我俩,我俩也带不好。”

没看到小絮絮,李佳琪有些失望,挽着李晓蕾胳膊问:“嫂子,怎么不叫叔叔阿姨一起过来?”

“叫了,他们不来,一是不熟悉,二是思岗有饭局,好多人在等他们。”

……

挨个打完招唿,一起去二楼。

第二个大包房准备好了,孩子一桌,女眷一桌,右边包房是三桌警察,而且是行政级别和职务不低的警察。

警察吃饭自然聊警察。

得知韩博过完很可能要调动兄弟省厅的刑侦总队,“老帅”喃喃地说:“有些省厅设刑事侦查局,有的省厅设刑警总队,刑侦局跟刑警总队有什么区别,不还是那些人,管得还是那些事么。”

老百姓吐槽警察,警察一样吐槽警察,只是比较注意场合。

技侦支队长刘铁放下筷子,说道:“按照公安机关机构设置规定,省级公安部门的应该称之为总队,但现在许多省市把总队改称为局,可能是局长叫得更响亮。”

“瞎说!”

别人给他面子,周素英可不会给他面子,笑道:“韩局,各地刑侦局是不是跟bj市公安局的交管局一样,都是独立的责任人。如果以后有人对首都交警的行政处罚不服,想告公安局的话,直接起诉‘bj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不需要把整个bj市公安局告上法庭,是不是这样的?”

她分析得有点道理,不过没在点子上。

韩博正准备开口解释,陈文其接过话茬:“等于说设局了之后就有独立的法人,队、派出所这些派出机构都是没有独立法人的依附于上属单位,法律地位不同?”

当年合作默契的痕迹文检室主任孙忠臣最搞笑,竟一脸坏笑着问:“刑侦局是不是副局级单位,刑警总队是正处。”

“老孙,明明说得是刑侦总队,到你这儿又变成刑警总队啦!”

“也有叫刑警总队的。”

“韩局,想想现在是真够乱的。”钱晋龙拿遇到的一件作为谈资,刷刷存在感,“前段时间去外地办案,请当地刑警大队协助。门上挂的牌子是‘刑事警察大队’,公章是‘刑事侦查大队’,我问一个部门为什么两个名字,结果谁也说不清。”

现在叫法很多,是够乱的。

别说群众被搞得眼花缭乱,公安民警都说不清楚。

韩博觉得有些好笑,侃侃而谈道:“刑侦刑警搞混这个现象很正常,过去都叫刑侦大队或者刑侦科,市局叫刑侦处,过去公安工作不完善,刑侦处、刑侦科及刑侦大队在负责刑事案件的同时还要负责其他案件,比如经济犯罪,毒品等等。

后来随着公安事业不断发展,各警种不断完善、细化,从部里到各地纷纷组建经侦、禁毒等部门,各地则将原有的刑侦处,改名叫刑警支队,而刑侦科则改名叫刑警大队等。

之所以对外改名叫刑警大队,是因为从字面上看刑事警察大队,指的是人,也就是说刑事警察,简称刑警,这样叫法简单,这样可以更容易被外界理解我们工作性质和其他警种不同,避免造成混淆;

而刑事侦查大队主要指得是事儿,即刑事案件侦查,简称刑侦。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系统内的一些老同志还是习惯把刑警支队和一些其他的支队称作几处几处,就是名字的叫法不同,其性质是一样的。”

“刑侦局和刑侦总队呢?”周素英对这个问题更感兴趣,忍不住追问起来。

“很简单,局是个独立的法人单位,总队不是。总队、支队、大队只能以相应厅局的名义进行法律活动,没有相应的法律地位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局都是财政单独预算的,而总队、支队的行政开支只能在本级单位里的预算里争取。”

看着他们将信将疑的样子,韩博确认道:“真的,真是这样,在座的大多干过刑侦,非常清楚刑侦是个费钱的部门,单独成立刑侦局,就可以以刑侦局名义单独领经费,而不影响公安局(厅)的财政拨款。”(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