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晓蕾的童年

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晓蕾的童年


                韩博率领“调研组”前往东萍市之时,李晓蕾正在阔别一年的大杂院里接待同样刚下飞机,刚赶到首都的两位警花闺蜜。 

王燕从未来过bj,一直想带女儿佳佳来bj玩玩,却一直没有时间。

李佳琪同样没来过bj,南港-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人手不够,平时总加班根本没时间旅游,现在怀有身孕典着大肚子,妊娠反应比较强烈,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样整天接触尸体。

李晓蕾现在也不忙,她俩一拍即合,带着佳佳从南港坐飞机过来了。

之所以不提前两天跟李晓蕾一起来,是不想让李晓蕾既负责食宿又负责往返机票,钻进传说中的老bj胡同,住进皇城根儿下的大杂院,二人兴奋不已。

小丫头佳佳则觉得有些失望,在她幼小的心灵中bj不是这个样子的,周围婆婆来了,甚至不如老家良庄。

小孩子来bj干什么,不就是看**么!

老李总和李妈见小丫头噘着小嘴,立马反应过来,老两口打车带着絮絮和佳佳出去玩,顺便看看四九城过去一年的变化。

从良庄坐车到南港,从南港坐车到机场,从机场坐飞机到首都机场,再从首都机场赶到这儿,王燕精神可没她的宝贝女儿好,坐下就不想动,至少今天哪儿都不想去。李佳琪典着大肚子,养胎比什么都重要,更不可能急着游玩。

“这四间去年买下来的,对面陈叔叔要搬走,我爸昨晚跟他谈好了,过几天把他家那三间也买下来。反正这个院里有人想卖,我就买下来。人家住四合院,我的理想是买下一个大杂院!”

人的思想是不断变化的,李晓蕾曾经很羡慕人家能住高楼大厦,在附近的富瑞公寓和东海买了电梯房之后又怀恋起大杂院的生活。

她的理想不只是买下整个大杂院,买下之后还要好好修缮。

仿古的,修旧如旧,把门脸搞漂亮点,虽然无法与胡同外早年的达官贵人府邸相提并论,但也要修缮出老bj的味道。

有钱人的世界王燕真不懂,回头看看远处的富丽公寓,不解地问:“晓蕾,买这么多房子干嘛,你住得过来吗?”

李晓蕾掀起帘子把两位闺蜜迎进屋里,吃吃笑道:“现在不住,将来住,等韩博退休了,就回这儿养老。到时候这里一套老房子,丝河一套老房子,两边轮着住。”

“东海和南港的房子呢?”北方有暖气,外面很冷,屋里温暖如春,李佳琪一进来便跟着脱外套,生怕等会出门会着凉。

“现在的钱还是钱吗,别人不知道我知道,与其存银行等着贬值,不如买几套房子。将来絮絮要花钱,我就把房子卖掉。”李晓蕾得意洋洋,作为南港城商行前总裁,她相信自己对未来经济的判断。

三个女人聚在一起能聊什么,不就是这些家长里短。

李佳琪顺手拿起相册,边看边好奇地问:“嫂子,你的钱全入了股,全投在城商行,买大杂院房子的钱谁出的?”

“两位老爷子,再说我在基金会上班时有工资,我在城商行的股份有分红。韩博当年在建工集团、良工集团、良粮集团都入过股,全转到我名下,每年都有分红的。”

靠分红就能买房子!

提起这事王燕就郁闷,一脸懊悔地说:“以前在建工集团我也有股份的,后来可以转让,我家那位见转出去能赚两万多,就把股份卖给人家了。想想真亏,要是不卖,现在一年我也有分红,年年有。”

老卢退居二线前集资摊派搞的四个集团现在效益都不错,前几年入袋为安的人现在一个比一个后悔,要是能持股持到现在,光这两年的分红也比前几年套现赚的多。

在良庄呆那么长时间,李晓蕾对这些情况非常清楚,不想让闺蜜难受,立马岔开话题:“这是我小时候,拍这张照片时比佳佳大几岁。”

“真是女大十八变,小时候没现在漂亮,还挺会打扮,戴着个红纱巾。”

“嫂子,你怎么连脸都蒙上了?”

陪闺蜜看相册,李晓蕾不由想起当年第一次去丝河,在韩家老宅时韩博说起他小时候的事。

“那时候bj春天风沙很大,比现在严重多了,每次出去玩,我妈就会在我和我姐头上包一条大红纱巾。导致我现在回忆起儿时bj的春天,都是透过红色纱巾看到的那种模模煳煳的样子。”

她指指第二张照片,不无感慨地说:“这是胡同口那个院儿,你们进来时见过,也不知道早年间是哪位达官贵人的府邸,门脸儿很气派,但从来都是大门紧闭。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它的喜爱,因为我只是喜欢院门口的滑梯,其实就是台阶旁边的斜坡。

以前这个斜坡是粗糙的,但是经过胡同里那么多小朋友屁股的摩擦,已经变得滑熘熘的了。昨晚我家吃团圆饭时,我妈还笑我和我姐,说我俩小时候玩儿这个滑梯能玩儿半天。”

李佳琪对成长在皇城根儿脚下的嫂子的童年非常感兴趣,看着第三张照片问:“这是在哪儿?”

“就在院儿里。”

李晓蕾起身指指门口,一脸遗憾说:“当年那儿有一棵枣树和一棵核桃树,夏天的时候枣树和核桃树的叶子茂密地可以把院子上空全遮挡起来,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喜欢围坐在树荫下看小儿书、画画、搭积木、跑跑跳跳。大人是很少来管我们的,只有快到饭点儿的时候,才会被自己家长叫去吃饭。

晚饭后街坊邻居的大爷大妈都会搬个马扎儿坐一块儿聊天,我们小孩子就开始狩猎,墙上路灯下的壁虎、草丛里的油葫芦、院子里的灶马儿、蛐蛐儿、全是我们的捕猎对象。虽然我是个女孩子,但是对这些小虫子一点儿都不害怕,最擅长逮油葫芦……”

不知道照片是怎么整理的,李佳琪翻到下一页,一张年龄更小,穿着一条背带棉裤的小丫头出现在眼前。

看见这张照片李晓蕾忍不住笑了。

“小时候的冬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棉裤!我妈亲手做的背带棉裤,厚得穿起来两条腿永远并不到一起,上厕所要先把上衣脱了、再解开背带、再脱裤子,印象中有好多次因为尿急没来得及脱,结果尿一裤子。”

堂堂的前南港城市商业银行董事长小时候居然穿这个大棉裤,居然因为脱起来不方便尿裤子,王燕和李佳琪笑得花枝乱颤。

回忆回忆童年也挺有意思的,李晓蕾接过相册,指这一页的照片说:“这是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学校是市重点,在故宫的西边,和中南海一墙之隔。上体育课的时候,经常有男孩子淘气,一脚把球踢墙那边去了。

然后就会有皮肤黑黝黝的解放军叔叔把球送回来,板着脸责怪‘再踢过来把你们逮起来!’所以中南海对于我,不是新闻联播里那个遥远的名字,更像是邻居一样的存在。”

“太厉害了,在中南海隔壁上学!”王燕羡慕不已。

“厉害什么,好多学生。”

李晓蕾接着道:“这是故宫的护城河,我们习惯叫她筒子河,是我至今最喜欢的地方。上美术课的时候,老师会带我们去筒子河写生,画过故宫的城墙,画过角楼,画过筒子河的柳荫摇曳;

午饭时从学校食堂打饭,和同学们三五成群地坐在筒子河边吃饭聊天;体育课时,由于学校场地不够,800米跑步考试干脆在筒子河边进行。经常遇到来bj旅游的中外游客,对着我们咔嚓咔嚓拍照。”

她的童年真是多姿多彩,赶上周年国庆,京城各个学校的学生都被安排去给国庆典礼当背景翻花儿。她的位置是第一排,也就是离长安街,离**最近的位置,所以整个5国庆大电,就真真儿地在她眼前上演。

看着一幅幅照片,听着她的介绍,王燕和李佳琪脑海浮现出礼炮齐鸣的场景,仿佛能闻到坦克开过时浓烈的柴油味道,甚至能想象到每一个游行方阵走过时解放军官兵脸上那兴奋的表情……

跟她一比,韩博真是一个土鳖!

而这两个出身背景有着天壤之别的人,居然奇迹般地走到一起,不仅能够结婚生子,并且十分恩爱。

想起她第一次去良庄时的情景,王燕由衷地说:“晓蕾,以前我总觉得你跟韩博是门当户对,现在才知道当年你作出多大牺牲,跟他结婚需要下多大决心。”

“什么门当户对,跟他家一比,我家当年真是小门小户。”

李晓蕾翻开最后几页,看着一张张婚礼上拍的照片,不无自嘲地说:“韩总多厉害,我爸在原来单位开大车一个月拿几百块钱时,韩总已经是百万富翁了。他家太有钱,我家人几年抬不起头。”

“这倒是,韩总多少年前就坐轿车,做韩家少奶奶能没点压力?”

王燕话音刚落,李佳琪噗嗤一笑:“我跟学文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我家没钱,他家一样没钱,谁也不能看不起谁。”

………………

ps:第一章奉上,第二章稍后!(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