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劳师动众”

第六百四十一章 “劳师动众”


                第六百四十一章 “劳师动众”

宋副局长再次赶到局里已是上午9点,会议室已人去楼空。

“老应,我宋文,韩处长他们夜里几点回的宾馆,这会儿是不是在休息?”昨晚没来得及,今天一早向局长汇报。省厅来人,不能不当回事,局长中午正好有时间,准备见一面,一起吃顿饭。宋局走出空荡荡的会议室,拨通刑侦支队长手机。

“宋局,他们3点多回宾馆的,我刚从宾馆出来,准备陪他们吃早饭,结果服务员说他们6点就出去了。”

“去哪儿?”

“老田说韩处、周支队、费主任、小倪在萍光宾馆,退了房,把行李全拿过去了。苗文韬、方科长、余科长和大案要案处的小葛不在,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

“他们去萍光宾馆干什么?”对这个名不经正传的小宾馆,宋局依稀有点印象,在郊区,离第一看守所不远。

大过年跑过来调研,而且调研得是很不靠谱的测谎。

本来今天还能休息一天,他们一来别想休息了,应支队心里多少有点意见,探头看看前面路口,靠在车窗边苦笑道:“江省来的周支队和那个小倪昨晚不是去过看守所吗,那么多办公室、会议室、休息室、接待室没她们合适的,从看守所出来时看见萍光宾馆,进去看看,觉得二楼挺合适,就把二楼全包下来了。”

搞科研,验证测谎到底准不准,在哪儿测不是测,要求还挺高,真是有钱没地方花!

宋局暗暗腹诽了一句,不动声色问:“谁安排的?”

“薛辉安排的,他们说是有科研经费,到我们东萍来调研难道真能让他们掏钱?春节期间没什么人住旅馆,萍光宾馆位置偏僻,房间费用本来就不高,薛辉私下问了问经理,发现包一两天花不了多少钱,就没让他们掏。”

郊区的宾馆自然无法跟市区的宾馆相提并论。

在宋局看来花点钱是小事,安全问题是大事,微皱着眉头说:“他们是不是打算把嫌疑人从看守所提出来,带到宾馆去测谎?”

“宋局,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提18个嫌犯,不光从‘一看’提,还要从县局看守所提两个,大多是重犯,其中有两个死囚,要是出事谁负责?老田一夜没睡好,刚把一切安排妥当,我不太放心,所以要去看看。”

监管支队是管看守所的,正副支队长全在,再加上刑侦支队长,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会不会出问题放一边,关键这件事搞得太离谱!

把死囚提出看守所,这不符合相关规定,什么叫死囚,死囚意味着已经宣判了,不只是公安机关看押的罪犯,检察院和法院都有权过问。

宋局越想越不对劲,再三叮嘱绝对不能出事,回到办公室拨通领导手机,向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孟卫东汇报。

“……孟书记,我刚问过老应,人犯还没提出来,我们又不好明确反对,您看这事怎么办?”

孟书记正在回东萍的路上,遥望着车窗外的青山,沉吟道:“宋文同志,五分钟前,张厅长给我打过电话,没说搞心里测试研究的事,但很明确地表示希望我们东萍市局协助韩博一行调研。

我打听过,韩博这个人不简单,既是刑侦专家也是法律专家,组织侦破过不少大案。凤仪县那起特大诈骗案就是他破的,一直追到香港,从香港把几千万赃款追回了,他应该知道轻重,应该不会把这件事当儿戏。”

“孟书记,您是说他真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倒不至于,我们东萍市局办理的刑事案件那起经不起推敲?我是说他这样的人喜欢较真,上级布置个任务,哪怕是调研任务,他可能都当成案子办。通过凤仪县的那起特大诈骗案,他在我们省政法系统算是站稳了脚跟,省领导很器重他,我们尽量配合,人犯提出来之后的防范措施你多费点心,等他们测完赶紧押解回去。”

省领导器重就可以不按规定办事?

宋局一肚子不快,可领导已经发了话,你还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与此同时,距东萍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1.3公里处的萍光宾馆,已成为全东萍市安保工作最严密的场所之一。

驻扎在看守所的武警来了一个中队,市局特巡警支队来了30多个民警,算上维持秩序的治安民警、疏导交通的交警和押解人犯的刑警,总共四层的宾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共有70多名公安民警和武警。

宾馆经理被搞得哭笑不得。

他们明明只包下一层楼,随着一队队荷枪实弹的民警和武警到来,整个宾馆都被他们接管了,幸好这是春节,没客人入住,换作平时,真会亏死。

“同志们,时间太紧,我们就不用相互介绍了。”

韩博站在走廊里,指指周围刚检查过的房间,微笑着说:“嫌犯押到之后,一个嫌犯一个房间,我们三人一组,一组负责看押一个。对待他们的态度,尽可能和善一些。想抽烟,给他们烟抽;想喝水,给他们水,最好跟他们聊聊,挑一些轻松的话题,尽可能让他们放松。”

“韩处,然后呢?”

“设备只有一套,测试人员只有两名,测完一个进去一个,到时候我会过来通知。原计划天黑前测完,看样子天黑前很难完成任务,请同志们多一点耐心。”

一下子要提那么多重犯,提过来又测不成,还要坐在房间里等。

在包里田支队在内的东萍同行看来,你们想在这儿测也行,但不应该这么安排,测完一个送回去再提一个,外面始终只有一个嫌犯多好。

然而,眼前这位是省厅来的副处级侦查员,是三级警监,局领导都没说什么,这些话他们只能放在心里。

韩博岂能不知道他们会有意见,毕竟这么做确实存在风险,而且有“劳民伤财”之嫌,不过测谎真不是做心电图,不是押解过来就能测的,要有足够时间让接受测试的人适应新环境,进而达到身心放松的最终目的。

这边交代完,再检查检查窗外的安保措施,二楼左侧的两个包厢已经布置好了。

一间是测试室,摆着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地上是软绵绵的地毯,四周墙壁是暖色调的墙纸,窗帘拉起来了,把刺眼的阳光挡在外面,包厢内的灯光乃至气氛都很柔和。

隔壁是观察室,两台液晶电视接入测试室的监视器信号,坐在这里能看见和听见测试室的一举一动。

“韩处韩处,‘一看’的5名嫌犯带到,请指示。”对讲机响了,传来东萍市局监管支队长的声音。

韩博回头看看刚走进监视室的刑侦支队长应成文,举起对讲机:“苗支队,请将3号嫌犯带到测试室,其他嫌犯按原计划带到其它房间。”

“是。”

“韩处,快开始了?”上来前里里外外转了一圈,确认安保措施没漏洞,应成文没之前那么担心了,先举手敬礼,旋即看着液晶彩电好奇地问。

“马上开始,应支队,坐。”

“韩处,不怕您笑话,测谎我真是头一次见。”

应成文习惯性掏出香烟,想起眼前这位不抽烟又收进口袋,才拉来一张椅子坐下,随同年轻的副处级侦查员一起调研的费主任居然自顾自点上一根,靠在椅子上美美的吸了一口。

“抽啊,没事的。”

韩博笑了笑,坐在他身边查看手机短信。

液晶显示器里,一个嫌犯被两个民警押进测试室,江省女同行示意民警打开手铐和脚镣,让他坐在摆放有仪器和笔记本电脑的桌前。

两个民警拿着打开的手铐和脚镣,退到墙角,坐在角落里的椅子上。

江省女同行没给嫌犯贴那些连着电线的传感器,也没用连着电线的小夹子夹他手,居然同民警小倪一起跟嫌犯聊了起来,东拉西扯,没一句是重点。

嫌犯刚开始有些紧张,聊着聊着渐渐放松了,竟有问有答,只是普通话不太好,交流起来有些困难。

应支队倍感意外的是,韩博居然对隔壁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坐等了十几分钟,就看了监视器几眼,其它时间全在收发短信。

费主任则看得专心致志,时不时点点头,不知道他到底看出了什么。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应支队既看不出有什么门道,也没觉得这有多热闹,又等了五六分钟发现隔壁仍没有测的意思,不禁侧身问:“韩处,周支队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再也40分钟应该差不多了。”韩博抬起胳膊看看手表,又一门心-思收发起短信。

“韩处,苗文韬、方科长、余科长和小葛呢?”

时间紧急,昨夜决定今天兵分两路。

苗文韬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素有“新阳神探”之称,他经验丰富,率领方科长、余科长两位刑事技术专家去勘查现场了。

“他们说过来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让小葛陪他们去市区转转。”测试结果没出来之前不能摊牌,韩博只能编瞎话。

昨晚吃饭时说起来很忙,吃完饭就看案卷,搞的比谁都敬业,今天一早居然去游山玩水,应支队彻底服了,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又等半个多小时,测试正式开始。

问了一堆无关痛痒的问题,期间穿插着问几个重点,“是”还是“不是”,“有”还是“没有”,嫌犯对答如流。

到底测出什么,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被江南女同行的挡住了,既看不见,就算能看见也看不懂。

年轻的副处级侦查员依然心不在焉,要么收发短信,要么起身去楼梯口左侧的客房察看陆续押送来的其它嫌犯情况。

事实上不仅韩博不关心,表面上看得很认真的费主任同样不关心。因为正在接受测试的嫌犯,并不是今天真正接受要测试的人。

看起来似乎在做无用功,其实是在给真正要接受测试的人“争取”时间,让他们尽可能适应与监室完全不同的环境,让他们的身心尽可能放松,只有各项生理体征处于最佳状态,测试结果才能精确。

简直在瞎胡闹,简直在浪费宝贵的警力和时间!

应支队不明所以,找了个借口走出监视室,走到宾馆外的一辆警车边,拨通刑侦副局长宋文的电话。

“宋局,拖拖拉拉拖了半天,现在才开始测,看样子今天测不完,在这儿的人要做好加班准备。”

“刚开始?”

“是啊,把时间全浪费掉了。嫌犯暂时送不回去,估计不光要管午饭,还要管晚饭。”

“饭怎么安排的?”

“韩处跟宾馆经理说了,四菜一汤,嫌犯和民警一个标准。”

嫌犯有资格吃四菜一汤吗,真是花别人的经费不心疼!

宋局被搞得很郁闷,没好气说:“再坚持坚持,做好同志们思想工作,让他们打起精神,还是那句话,坚决不能出事!怎么把人提出来,就要怎么把人送回去。”

“宋局,有我和老田在,安全问题不用担心。三个看管一个,外面全是武警,周围地形也不是很复杂,离看守所又这么近,他们插翅难飞。”

“这就好,孟书记打算赶回来跟他们吃顿饭的,看样子没必要了,我下午再过去,等会吃饭时你帮我跟他打个招呼。”

……

给领导汇报完,应支队没再上去。

在外面同监管支队的正副支队长商量一下,三个轮班,一个人负责两个小时,全权负责萍光宾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安保事宜。

不知不觉,大半天过去了。

“游山玩水”的人没回来,也没有回市区东萍宾馆,楼里的人依然在测试,唯一跟早上不同的是,陆续押送走几个接受完测试的嫌犯。

包括应支队在内的东萍同行不太耐烦,韩博和费主任此时此刻的心却拔凉拔凉的,测试了三个真正要测的嫌犯,结果显示1.05案和3.12案的嫌犯极可能是无辜的,只有5.21案嫌犯在是否杀人这个问题上撒了谎!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