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三十八章 跟时间赛跑

第六百三十八章 跟时间赛跑


                群众上-访,正常情况下信-访办会把材料转到相关部门。

张桂珍跑过来反应韩博的问题,王副主任并没有按正常程序办理,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是她属于很明显的诬告,反应的情况自相矛盾、漏洞百出,光凭这些去调查一个干部简直是一个笑话。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说起来很简单,具体到一个人身上却是另一回事,涉及到一个人的声誉,不良影响一旦造成很难挽回。

二来韩博早调走了,南港-市委市政府只管南港的人和事,邻市的都管不着,何况邻省的干部。

态度很严肃甚至很严厉,摆明了这事他们不管。

张桂珍很难接受,一钻进儿子租的车便急切地问:“钱律师,他们官官相护,现在怎么办?”

支队长是副处级干部,想扳倒一个支队长谈何容易,并且人家说得很清楚,姓韩的现在不是南港-市公安局的干部。

“张阿姨,中洋确实打过吴娜,而且造成了轻伤。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中洋态度好一点,能够承认错误,我们再想办法征得吴家人谅解,也就是拘几天的事。要是再这么闹下去,只会逼他们上纲上线,一旦他们公事公办,进入司法程序,真可能会判刑,说不定连缓刑都很难争取。”

遇到问题解决问题,钱律师本来就不赞同她跑过来告状,岂能再跟着她瞎胡闹。

张桂珍是很强势,但不是傻子,很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关键是吴家也请了律师,吴家律师提出的条件让人根本无法接受,不光要离婚,还要赔偿损失,甚至要新新的抚养权!

新新是她从小带大的,一天看不见晚上都睡不着觉,真要是答应这个条件,新新以后就不再姓阎而是姓吴了,自己的孙子不仅要跟人家姓,以后想见一面估计都不容易。

最让她沮丧的是,吴娜现在有钱!

只要有钱,小孩子很好哄的,用不着三五年,新新对他爸爸,对爷爷奶奶就不再有感情。

“不行,我不同意,中洋也不会同意。”张桂珍清楚地明白一旦答应就会永远地失去孙子,态度非常坚决。

跟她跑了三天,钱律师算明白了。

这不只是一起刑事案件,同样是一起民事案件,焦点并不是关在看守所里的阎中洋,而是她那个宝贝孙子,可能还涉及到她儿媳妇在江城的财产。

真不会过日子,有一个能干的儿媳妇应该哄着,哪有这么干的。

钱律师暗骂一句,沉声道:“张阿姨,主动权在人家那边!说句不中听的话,吴娜根本不在乎您和中洋同不同意,她已经做好通过法律渠道解决问题的准备,复婚前进行过财产公证,现在又请了律师,甚至给我们下最后通牒。”

好好的一个家怎么会闹出这样!

阎天宝越想越难受,忍不住问:“钱律师,她真要是告,这官司我们能打赢吗?”

“胜算不大,请谁来都没用。”

一直保持沉默的阎中海抬头看看后视镜,冷不丁问:“钱律师,如果官司在江城打呢?”

“民事的肯定在江城打,不过胜算一样不大。真要是走到那一步,中洋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吴家肯定会不依不饶,公安肯定会上纲上线。”

“您不是说思岗公安局没有管辖权吗?”

“我没说过他们没有,只说过正常情况下他们应该不会管。对于刑事案件管辖权有明确规定,几个公安机关都有权管辖的刑事案件,由最初受理的公安机关管辖,他们是最初受理的。”

钱律师顿了顿,补充道:“对一些管辖不明确或有争议的刑事案件,可以由有关公安机关协商。协商不成的,再由共同的上级公安机关指定管辖。中洋这个案子的管辖权有争议,关键江城市公安局不太可能因为中洋来跟南港-市公安局协商。

就算你们能找到大关系,江城市公安局愿意帮这个忙,也要看南港-市公安局同不同意。要是南港-市公安局不同意移交,那就要找公安厅,由公安厅指定管辖,这可能吗,这现实吗?”

别说找市公安局的关系,分局都不认识几个人。

更重要的是,吴家有一个大靠山,姓韩的虽然调走了,但他在思岗县公安局乃至南港-市公安局干过,谁不给他面子,就算能找到江城市公安局的关系也不一定管用。

没想到吴家居然有这个硬的后台,张桂珍越想越憋屈,无力地说:“钱律师,我们见不到中洋,你能见到,你帮我问问他的意思。”

“好吧,我帮您问问。”

……

与此同时,韩博已经赶到了东海机场,准备搭乘一个半小时后飞新阳的航班。

不是一个来的,想到这次回去的任务,从滨江小区出来前又给杜总队长打过电话。有一个嫌犯即将被押上刑场,人命关天,搞清六起命案到底有没有关联比什么都重要,杜总队长同意他的提议,请南港市公安局刑警副支队长周素英和一名技术民警,带着心理测试设备一起前往东萍市协助调查。

时隔一年多,曾经的搭档又能够再次合作,周素英很兴奋。

能帮老领导忙,能出省协助办案,刑技中心心理测试室民警小倪也很高兴。

一到机场就跟韩博走进东航贵宾室,打开笔记本电脑,抓紧研究韩博刚用u盘拷贝给她们的案件材料。

“韩局,vip卡是晓蕾的吧?”贵宾室很清静,航空公司地面人员的服务态度好的惊人,周素英喝了一小口饮料,一边看材料一边问。

“我的,她的卡人也不让进。”

“你怎么可能有。”

“别瞧不起人,我怎么就不可能有,这是看里程的,去年上半年我三天两头坐飞机,不知道积累了多少里程,差点染上非-典。”

想起来了,他去年协助部禁毒局领导办案,今天这儿明天去那儿,几乎成了“空中飞人”,积累的里程估计有几十万公里。

周素英嫣然一笑,不再闲聊,专心致志看案卷。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搞清楚大致情况,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抬头看看四周,俯身道:“韩局,如果这几起案件真有关联,那几个嫌疑人真是冤枉的,那这一连串凶杀案就必须快侦快破,否则会发生第七起乃至第八起。”

小倪同样惊呆了,喃喃地说:“真凶一天不落网,杀戮一天不会停止!”

“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韩博点点头,面色凝重。

“嫌疑人那边呢?”

“总队领导正在想办法争取时间,但其中一起案件已经审理完了,正在复核阶段,最高法一旦核准,一切都要按照规定办。”

死刑判决不是儿戏,枪下留人一样没那么容易。没有正当理由,让一个该枪毙的人多活几天乃至几个月,法律的威严何在?

周素英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急,因为他要跟时间赛跑,要赶在其中一起嫌犯被押上刑场前搞清真相。

说话间,航空公司地面人员通知登机。

心理测试设备昂贵,办托运不太放心,必须随身携带,好在离春运返城潮还有两天,现在出行的旅客不多,机舱里没几个旅客,有多少行李都放得下。

即将成立的工作专班其实就是专案组,一上专案就别想跟平时一样休息。

韩博系好安全带,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可脑海里全是东萍市的案子,怎么睡都睡不着。

周素英同样睡不着,韩博低声问:“周支队,你有没有碰到过让你寝食难安的案子?”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以前在安康医院,后来调到刑技中心跟你搭班子,以前当医生,现在搞技术,不负责案件侦破,哪会遇到寝食难安的案子。”

一个警察不破案,想想是挺遗憾的。

周素英回头看看身后,又忍不住问:“韩局,你肯定遇到过,说说,那到底是什么感觉?”

“融入骨髓,时不时闪现在脑海里,感觉遗憾、愧疚、疑惑,几年,甚至十几年后仍能让你半夜尖叫着从梦中惊醒。”

韩博想起“老帅”当年办的旬丽案,想起程文明迄今仍挂在心上的水漂案,紧锁着眉头说:“即将调查的这几起,是我从警以来遇到的最寝食难安的案子。之所以寝食难安,不只是案子本身,还涉及但案件有可能造成的影响,从这个角度看,我宁愿自己是错的。”

如果六起命案确实存在关联,六名嫌疑人确实是冤枉的,那么置东萍刑警于何地,他们接下来又会面对什么?

查出是冤案,得罪人。

查明不是冤案,一样得罪人。

调查这样的案子不光需要智慧,更需要勇气和决心!

周素英能理解他的感受,劝慰道:“韩局,这一系列案件有其特殊性,如果其中真有关联,东萍市局的办案人员包括检察院和法院的人责任也不大。他们以事实说话,以证据说话,并没有刑讯逼供,只能说明真凶非常狡猾,刻意栽赃嫁祸。”

“你知道,我知道,群众不知道,嫌疑人和嫌疑人亲属更不会理解,所以说我真希望自己是错的。”

“别担心,有厅领导支持,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光厅领导支持,娘家也支持,你这位老同事更支持,大过年让你休息不成,真不好意思。”韩博不是客气,这番话说得很由衷,陈局接到电话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老搭档接到电话立即收拾行李,这不是所有单位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又来啦,对我来说相当于旅游,从来没去过贵省,正好去看看。”

周素英知道他压力很大,净挑轻松的话题聊。

飞机上不能使用电子产品,小倪研究不了案件材料,也跟着聊起刑技中心过去一年多发生的趣事。

说说笑笑,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抵达新阳,飞机安全降落在跑道上。

跟上次从香港追赃回来一样,省厅的车一直开到停机坪,来两辆车,一辆是葛正建开的越野车,一辆是悬挂地方牌照的商务车。

省厅刑技中心法医老方,痕迹专家老于,从新阳市局紧急抽调的审讯专家老费,从省警校紧急抽调的退居二线的老刑警、素有“新阳神探”之称的苗文韬,全是杜总队点的将,可见他对此有多么重视。

相互介绍完,葛正建汇报道:“韩处,厅办公室已下达通知,东萍市局表示会全力配合我们调研,宋副局长刚给我打过电话,问您什么时候到。”

“立即出发。”

“是!”

“等等,把越野车停机场分局,我们坐一辆车过去。”

又不是坐不下,没必要开两辆车。

韩博安排完,钻进商务车,回头问:“苗队、费主任、方科长,杜总队应该跟你们说过我们此行的目的,你们估计也简单了解过情况,时间紧急,我们交换下意见,说说你们对这个案子是怎么看的。”

领导就是领导,站得高度不同,对待案件的看法也不太一样。

谁能想到不管从哪个角度分析都是铁案的六起命案,联系到一起居然有那么多疑点,曾担任过刑侦副支队长、破获过上千起案件的苗文韬习惯性掏出香烟,分析道:“韩处,我认为您的担心非常有道理,一年发生六起,平均两个月一起,从现场证据锁定嫌疑人的方式如出一辙,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离最后一起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很难说不会发生第七起,真要是发生第七起,有第七个流浪汉遇害,那这些案子之间绝对有关联。一个专门找流浪汉下手的杀人狂在外面转悠,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跟自己担心的一样,韩博微微点点头。

新阳市局刑侦支队预审专家老费接过话茬,沉吟道:“测谎手段我们从来没用过,既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技术和设备,也不太敢用在刑事案件上。但东萍这一系列案件太蹊跷,请周支队过来帮帮忙,测一下,我们心里多少能有点底。”

“我们只能总结出规律,一点证据没有,请周支队过来是没办法的办法。”韩博回头看看老搭档,一脸无奈。

“就怕东萍市局有想法。”

“我跟杜总队沟通过,到了之后暂时不提案子的事,主要是调研,主要是看看我省公安系统具不具备推广心理测试技术的条件,可以当作一个科研项目,多测几个嫌疑人,等测谎结果出来再作进一步打算。”

如果心理测试结果显示那些嫌疑人在是否杀人这个问题上撒了谎,那么就不动声色打道回府。要是测谎结果显示六名嫌疑人极可能没杀人,那必须跟东萍市局领导摊牌,请他们组织力量复查这一系列案件。

领导考虑得很周到,几位工作专班成员没意见。

只知道大概情况,都没来得及认真研究案情,其它的现在也不好分析,车一开出机场,众人便不约而同打开笔记本电脑或纸质材料,抓紧时间研读起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