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三十三章 打老婆的下场

第六百三十三章 打老婆的下场


                派出所长问完情况,律师接着问。

律师尚未问完,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到了,好姐妹李晓蕾全安排妥当,让立即转院。

带上丝河镇医院的病转到县医院又进行x光、ct检查,几个检查做完刚被推到8楼病房,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的法医到了,先了解情况,再看病,再看先后拍过的几次片子准备做伤情鉴定。

经过那么事,又折腾大半夜,吴娜精疲力竭,尽管很感激李晓蕾,很想跟她再说会话,但就是顶不住竟昏昏睡着了。

病房里有两张床,她母亲可以睡这儿护理。

在医院对面的宾馆开了一个房间,饮食方面也全安排好了,把她父亲和孩子送到宾馆休息,李晓蕾钻进城商行派来的车。

“李总,累坏了吧?”

“累倒是不累,就是有点困。”李晓蕾抬头看看外科大楼,想想还是回头道:“庆明,要不麻烦你一下,送我回丝河吧。”

临近春节,谁不想回家,司机笑了笑,打开转向灯,“不麻烦,丝河又不远,十几分钟的事。”

“谢谢啊。”

“李总,您千万别这么客气。”司机突然想起一件事,抬头看看后视镜,“对了,后备箱里有点年货,本来明天送的,顺路送过去正好。”

“年货?”

“每年都有的,您忘了?”

年底发点年货是思岗企事业单位的惯例,以前丝绸集团最好,猪大腿、草鱼、带鱼、色拉油、水果……杂七杂八加起来值一千多。丝绸集团效益没之前那么好,曾经的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现在的南港城商行效益不错,年货自然少不了。

李晓蕾反应过来,禁不住笑道:“我都辞职了,怎么还有我份儿。”

“您是辞职了,但您还是董事、股东,全有的!您没回来,韩总和韩局长也没回来,我们不知道往哪送,现在回来了正好。”

“全有?”

“不骗您,不信问汪总。”

城商行的个人股东大多是良庄的大老板,对工薪阶层而言单位发一两千元年货,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对银行股东而言,真算不上什么。

李晓蕾算不上大老板,同样不是工薪阶层,没把这点东西放在心上,嫣然一笑:“好吧,反正我家亲戚多,吃不完可以送人。”

车刚开出城区,前面有一个城商行营业厅,李晓蕾正习惯性往前看去,手机突然响了。

才忙完丈夫青梅竹马老同学的事,他的另一个美女同学又打来电话。只是跟这位的关系,要比跟吴娜好很多,跟王燕一样,属于真正的闺蜜。

李晓蕾接替手机,惊喜地问:“大博士,几点了,你到底是在香港,还是在美国啊!”

“都不是,回家啦。”

“回家,在家怎么搞这么晚?”

江亚男钻在被窝里,吃吃笑道:“从高中就住校,开始暑假寒假还经常回来,后来一年回来一次,甚至几年回来一次,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床还是那张床,可就是不习惯,就是睡不着。”

“睡不着,想男人了吧?”难得跟闺蜜通一次电话,李晓蕾忘了有人在开车,竟忍不住调侃起来。

“想男人怎么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想男人又不丢人。”

“找啊,谈啊,实在不行勾引啊!”

“勾引谁,勾引你老公?”

三十出头的女人没结婚,李晓蕾能想象到她父母会多着急,她在家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噗嗤笑道:“可以,只要你看得上,只要他愿意,我正缺个使唤丫头。”

“晚上伺候他,白天伺候你?”

“女流氓,越说越离谱,还大博士呢。”

“不开玩笑了,给你们拜个早年,祝你家那位官运亨通,步步高升。祝你永远年轻,永远漂亮!”

“这还差不多,也祝你早点找到好男人。”李晓蕾很喜欢牵红线,但正聊着的这位眼光太高,实在找不着跟她般配的,只有祝福,没有实质性的帮助。

被老爸老妈叨叨了一天加半夜,江亚男是真睡不着,问起韩博和田学文的事。

提到丈夫自然而然会提到今夜发生的事,江亚男绝对是个女权主义者,很气愤,咬牙切齿说:“打老婆,算什么男人啊!他运气好,这是在国内的,要是在美国,这事可没那么容易放过的。”

“在美国会怎么样?”李晓蕾打了个哈欠,靠在车窗上问。

“在美国两口子打架,如果女方打911,警察赶到发现女方有伤痕,会马上逮捕男方。即使女方不报警,如果邻居听到声音不对也会报警,男方一样会被逮捕。

别说打架,就是两口子或者恋人在街上闹别扭,女的生气地前面走,男的追着拉拉扯扯,都会有路人报警,甚至充当证人。要是女方被打伤去看病,即使她不说挨打真相,医生怀疑是被打的,也会报警处理。”

“然后呢?”李晓蕾心不在焉问。

江亚男遇到过这事,聊得眉飞色舞:“打人的老公被警察带走,一般会被关上1至3天,才能上庭听候法官的发落,再交几千美元才能保释。而且保释之后,法官会给女方一张保护令。保护令分有条件的和无条件的,有条件的保护令允许丈夫回家,但不能再对妻子发出威胁。如果发出威胁,妻子一打911,他会再度被抓,处罚更重。

无条件的保护令是禁止丈夫回家,禁止丈夫给妻子打电话、发传真、写电子邮件,甚至不能通过第三方同妻子接触,让你跟家庭整个隔离。这种保护令可能是一个月、几个月,乃至一年。

我一个学长就因为打老婆被抓过,两口子都是一流大学毕业的,双双应聘到一家国际知名公司工作。结婚生子,感情算不错,因为琐事打了一架,他老婆一气之下打了911,后果却大大超乎他老婆的预想,反倒使老婆懊悔不迭。”

“怎么懊悔不迭?”

“我那个动粗的学长被警察带走时,他妻子发现事态严重,再想想孩子、保释金、律师费用,反悔不想起诉,不愿作证。但事情已经不是她能控制的,不管她怎么翻供,怎么千方百计替丈夫往轻里开脱,法官就是不相信。”

离婚不是一件容易事,要考虑方方面面因素。

李晓蕾能够理解,下意识说:“她可以不告。”

“她不想告,警方也不会随便撤消案件,因为家暴案件在美国是公诉案件,直接交给检察官处理,只有承办案件的检察官才有权决定是否起诉。在许多情况下,哪怕受害方不愿出庭作证,检方也可以将警察报告作为呈堂证据,会视伤势及案发情形,以轻罪或重罪起诉出手打人的男人。”

“最后呢?”

“最后惨了,我那个学长花大把银子找好律师,争取把案子撤销,检察官不给律师面子,坚持起诉,只能争取到轻判,被控袭击罪,罚款两千美元,判坐牢十天牢。出来之后必须上三个月的家庭辅导课程,每星期都要上二个小时,必须自已支付大笔课程费用。”

江亚男轻叹口气,接着道:“进了监狱服刑对人前途的影响很大。被判罪,就会有犯罪记录。他没入籍,属于在美国打老婆的外国男人。去年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回国,结果出了美国就回不去了,犯罪记录直接影响入境。

就算能入境,一般雇主也会对被雇人进行背景调查。如果发现有犯罪纪录,对所申请的工作也会有影响。所以,美国男人搞家暴,往往是赔了老婆、孩子和钱财,弄不好还会丢了名声和工作。”

“我对美国不感兴趣,对你那个学长感兴趣,现在呢,现在是不是两地分居?”

“离了,他入不了境,去不了美国,他妻子又不愿意带孩子回来,就因为一气之下的一巴掌,什么都没了。”

“活该!”

“同意!”

“我以为你同情你那个学长呢?”

“怎么可能,女人当然帮女人,何况还是一个被丈夫打的女人。不说这些了,说说你老公,他打算怎么帮他那个青梅竹马的同学收拾那个混蛋。”

“不知道,快到家了,到家我问问。”

不知不觉,居然聊了一路。

赶到阔别已久的乡下老家,取出年货,走进巷子,家里仍亮着灯。

跟往年一样,公安家“聚赌”,只是把现金换成扑克牌做的筹码,大厅一桌,西边房间一桌,韩妈李妈正同姐夫李泰鹏的母亲一起在厨房给赌徒们做夜宵,大姐韩芳肯定在楼上带三个小家伙。

“泰鹏,等会再玩,帮晓蕾拿东西。”

“韩博,晓蕾回来啦,你怎么搞的,快下来!”

儿媳妇大半夜回来,手上还提着东西,韩总急了,先朝房间喊了一声,又吼楼上的儿子。

韩博噔噔跑下楼,急忙接过东西。

李泰鹏发现外面有人,发现东西好像不少,干脆招唿一年难得聚几次的同辈兄弟一起出去提,硬是让司机一起吃完夜宵才让人家走。

他们平时不玩的,玩得虽然不小,对他们而言也算不上大。

作为一个警察应该管,可是管天管地管不着自己的老子老丈人,老子老丈人带他表兄弟堂兄弟一样管不了,法不责众么。

韩博已经习惯了,吃完夜宵跟老婆一起上楼,管他们玩到几点。

“睡了?”

“轻点,我刚抱过来。”

回家最激动的是什么,不是过年,而是能够儿子团聚!

李晓蕾洗完换上睡衣,爬到床里侧,搂着儿子轻轻亲了一口。

韩博同样心疼,侧身看着小家伙,捏着小家伙的小手,感慨万千,“一转眼这么大了,什么都知道,就是不会说话。”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来什么,他懒得学,懒得说。”

“可能有这个因素,不能总惯着。”

小家伙皱皱眉头,显然不喜欢被搂着,不喜欢现在这个姿势,李晓蕾急忙松开,把他小心翼翼放平,生怕搞醒,轻轻拍着。

“不是说不回来吗?”确认儿子睡得很香,韩博关灯躺下。

“那边不需要我照应,不回来干什么。”

“吴娜情绪怎么样?”

“遇到这种事能怎么样,下定决心了,离!”聊着别人的不幸遭遇,想到自己的丈夫,李晓蕾觉得很幸福,跟昨晚一样侧身护着儿子,让丈夫在背后搂着自己。

“那就离吧,长痛不如短痛。”

“姓阎的呢?”

“在派出所关着呢,关他24小时。等伤情报告出来,不管是轻伤还是轻微伤,先拘留。离婚不是小事,主要还是看吴娜态度,她下定决心,就让律师跟姓阎的摊牌。姓阎的老老实实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就放他一马,要是不签字,公安机关会追究他刑事责任,律师会受吴娜委托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放他一马?”李晓蕾觉得这么做太便宜阎中洋,勐地回过头。

韩博连忙掖好杯子,生怕宝贝儿子冻着,用尽可能低的声音解释道:“追究他刑事责任,理论上没什么问题,有法律依据。当在家庭暴力这方面,国内执法没西方发达国家那么严。并且思岗县公安局对案件有没有管辖权,确实存在一些争议,至少在司法实践中这样的情况不多。

更重要的是,吴娜,包括我们都要考虑到孩子的感受。新新那么大了,不像我家絮絮什么都不知道,甚至没记事。谁也不希望自己有一个罪犯爸爸,不能因为这件事给孩子留下阴影。”

“这倒是,吴娜当时之所以同意复婚,就是奔着孩子去的。”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人受点苦,受点委屈,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能够拿会抚养权,这件事至少能有一个了结。”

李晓蕾想起一件事,禁不住问:“老公,拘留不是要送达通知书吗,明天除夕,难道真要派一个民警去江城?”

“太远了,怎么可能。”

韩博突然发现这件事挺好笑的,轻搂着妻子说:“没离婚之前,吴娜依然是他的妻子,把《刑事拘留通知书》交给吴娜不就是送达了么。不过这么做不太合适,她现在应该不想再跟阎家人发生纠葛。

打电话,口头阎中洋的其他亲属,问他们是不是过来拿,要是不过来就给他们寄过去。这样的事太多了,思岗县局的同志知道怎么处理。”

……………………

ps:今天一章,等感冒好了恢复正常更新,谢谢各位!(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