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三十章 麻烦事!

第六百三十章 麻烦事!


                市局所有支队全是副处级编制单位,韩博在南港时就是副处级支队长,现在调到大西南依然是副处级。

同样副处,但副处与副处是不一样的。

他不只是县公安局长,也不只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而是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何况他即将调往省厅,事实上已经借调过去了,不可能总是副处。

他和“老帅”一锤定音,谁都不好反对。制,一起算账,把钱交给周素英,再由周素英交给朱杰,想想挺有意思的。

欢声笑语,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吃完饭,开韩总的桑塔纳先送程文明夫妇回家。

田学文和李佳琪小两口下半年没再住人民医院宿舍,买的房也没交钥匙,又搬回滨江小区,替韩博李晓蕾看房子,他们二人同李晓蕾一起先回去收拾房间。太晚了,韩博和李晓蕾打算明天一早再回思岗。

“小任这臭小子,居然叛变!”

“不就是买单,多大点事,不说这些了,说说李固,他混得怎么样,那两个瘾君子怎么样。”

“如鱼得水,混得比你我好。也很负责,把杨家两兄弟盯死死的,坚持个三五年应该能帮俩臭小子戒掉。”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虽然我们没拿人家钱,镇里拿了,所里拿了,李固拿了,这事又是我们牵头的,我们就要对人家杨总负责。”

“我知道,我经常打电话问,一有时间就回去看看。”说到这里,程文明突然好奇地问:“韩局,你春节是不是不打算回良庄?”

韩博点点头,一脸无奈地说:“老程,我跟你不一样,参加工作时间不长,工作调动挺频繁,娘家越来越多,每年春节走一遍,我走得过来吗?”

想想也是,那么多单位,怎么走得过来。

程文明想了想又问:“卢书记有没有回来?”

“没有,雨山夏天没思岗热,冬天没思岗冷,气候和自然环境比我们老家好。他儿子女儿反正在外地,对他来说在南港工作也是在外地,打一通电话,把芦笋芦荟全叫到雨山去过年,说让孩子们看看大山,逛逛苗寨。”

“人家去南海过年,他让家里人去贵省跟他一起过年?”

“不光芦笋芦荟,不光他老卢家人,把马主席、袁书记、牛部长等老朋友全请了一遍,用他的话说就当旅游,旅游过年。”

如果评选“最潇洒的干部”,老卢第二,估计没人敢当第一,他日子过得太特么潇洒了,在良庄当乡长时就很潇洒,天天大鱼大肉。

程文明禁不住笑了。

林新霞过半辈子就出过一次远门,同样是大西南,不过那次差点成奔丧,想到老卢过得如此滋润,忍不住说:“老程,要不我们明年也去贵省看看。”

“我们去做什么?”

“去玩玩啊!”

韩博回头瞪了他一眼,扶着方向盘没好气说:“你以前办案,天南海北跑,什么地方没去过,提起出差就怕。嫂子和孩子没出过门,甚至没旅游过。我家老爷子电话,我姐夫电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有时间陪嫂子孩子去东海看看。

等明年孩子放暑假,你再跟单位请个假,陪嫂子和孩子去新阳,那边夏天不热,真不用开空调的。就算我没时间陪你们转,晓蕾有时间啊。现在条件好了,以前是生存,现在要得是生活。”

“旅游,其实我们旅游过,去bj,还看过春节联欢晚会。”

“一码归一码,再说那跟政治任务有什么区别?”

“好吧,我看看,有时间带她们去。”

程文明其实真正想问的不是老卢,提起老卢只是一个由头,韩博不明所以把话题说到旅游上,他只能开口问:“韩局,陈文兵的事有没有戏?”

有没有搞错!

自己早忙忘了,他居然惦记着。

韩博轻叹道:“老程,我一直想跟陈文兵书记谈谈,想想觉得不太合适,我又不是组织部长,这些事不好谈。既然你提到这事,帮我提醒提醒他,雨山和思岗存在很大的地区差距,雨山县的副处级干部,退休待遇极可能没有思岗的副科级干部高。

事实上不只是待遇没沿海地区高,甚至没有保证,拖欠一年半载工资并非没有可。他这是要调动,不是一般的交流挂职,调过去就调不回来了,这些现实问题必须要考虑清楚。”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

作为一个过来人,程文明能理解良庄镇党委书记陈文兵的感受,笑道:“韩局,他去雨山考察过,当时去过很多人,现在还有丝绸系统干部在雨山工作。地区差异,这些情况他知道,他肯定有这个心理准备。”

“你确定?”

“你想当一个好警察,我到底想什么,其实只想当好一个刑警队长,不被人误解,能对得起这身警服,这个目标我不知道有没有实现,反正我们现在混得应该不算差。陈文兵呢,他一样有理想,有政治抱负。

同样是良庄一把手,老卢成了副调研员,现在退而不休,越过越风光。焦汉东现在是分管经济建设的县委副书记,听王燕说他在那边干得有声有色,指不定哪天就接任县长。陈文兵才46岁,当然想拼一把。”

政治抱负说白了就是想当官,只有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才能体现自我价值,才有职业成就感。

学而优则仕,这是千百年来的传统,陈文兵作出这个抉择无可厚非。

韩博却觉得有些讽刺,自己这个从未想过当多大官的人官运却一直不错,职业生涯中总能遇到贵人,人家很努力很拼却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迟迟得不到晋升。

把程文明一家送到地方,回到阔别大半年的滨江小区,韩博仍唏嘘不已。

停好车,走进客厅,气氛明显不对。

李晓蕾没上楼,李佳琪坐在沙发上跟她嘀咕什么,田学文抱着双臂假装看电视,但声音却调得很低,显然在听她俩交谈。

“怎么啦,大过年的。”韩博放下钥匙,一屁股坐到沙发扶手上。

李晓蕾犹豫了一下,还是据实说:“吴娜被欺负了,可能遭到家暴!”

“吴娜?”

“别装了,这又没外人,你青梅竹马的那位,咱家的亲戚。”

“想什么呢,我不是说不认识她,我是说她被欺负,她可能遭到家暴,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她打电话了?”

“大哥,我看见的。”

李佳琪抱着大肚子,凝重地说:“前天下班,我见她车停在小区门口,红色宝马,江城牌照,我记得很清楚,不会错的。我走过去一看,果然是她,她想走,被我拦住没走成,说开着开着稀里煳涂来这儿来了,到这儿才想起你们不在南港。”

“然后呢?”

“她戴一副大墨镜,只能遮住眼睛,遮不住嘴角。再说我是干什么,半边脸都肿了,嘴角破了,左手腕还有挫伤。”

老同学的婚宴看样子不是一两点失败,好不容易复婚却过成这样。

中国不是美国,公安不是美国警察。事主不报案,公安不能跑过去抓人,真要是去,别人会以为你吃饱撑着没事干。

两口子打架,这种事应该找舅舅,找舅姥爷。

韩博很同情“同桌的她”,可这种事又不好介入,当着老婆大人面更表现出很积极,干脆跟田学文一样装着看电视。

“我刚给她打过电话,她说没事,不过声音不对。我挂断电话再给咱姑打,咱姑家不是跟她娘家挨一块儿么,咱姑说她在镇医院,肋骨好像断了,骨头断了还把车从江城开了回来。”

李晓蕾最见不得打女人的男人,咬咬银牙,接着道:“咱姑还说她男人带着孩子追到丝河,跟她爸她妈赌咒发誓以后不动手,她爸她妈没让那混蛋进门儿。”

“怎么办?”

“你说呢?”

李晓蕾狠瞪了他一眼,愁眉苦脸说:“你去年春节没在家过,你不知道,她想复婚她爸她妈当时是不同意的,她跟我说,我帮她跟咱爸咱妈说,咱爸咱妈再去做她爸她妈工作,也就是说这事我们有责任!”

帮人牵红线,牵出麻烦了?

韩博暗叹一口气,指指她手机:“再给吴娜打个电话,问问吴娜的意思。”

“怎么问,问什么?”李晓蕾只知道生气,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能问什么,问这个日子想不想过了,如果不想过,干脆再离,这次把孩子的抚养权拿回来。那个混蛋不是动手打人么,还打断骨头,财产怎么分割,孩子的抚养权归谁放一边,只要吴娜愿意指证,还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这就是对了么,我给吴娜打,把那个王八蛋抓进去,判他个三五年。”

老同学看样子对她的丈夫恨到极点,李晓蕾根本没怎么做她思想工作,吴娜哭着说这次不会忍,这日子没法再往下过。

李晓蕾不出意外的大包大揽,俨然以娘家人自居,全权负责接下来的相关事宜。

这算不上以权谋私,韩博立即拨通思岗县公安局丝河派出所长电话:“林所,我韩博,我现在以事主亲属身份向你报案……受害人从江城回到丝河老家,嫌疑人带着孩子也到了丝河,受害人在镇医院接受治疗,你可以安排民警先去做个笔录,可以找孩子侧面核实。”(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