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二十四章 “这小子是修空调的”!

第六百二十四章 “这小子是修空调的”!


                第六百二十四章 “这小子是修空调的”!

从省厅赶往死者家的路上,韩博靠在车窗边观看这个尽管来过好几次,但仍然觉得很陌生的城市。

之所以觉得陌生,不只是语言不通,听不懂当地话。

这种感觉主要是地形造成的,一个出生成长在长江三角洲平原的人,小时候只见过公园里的假山,很难想象这里会有这么多山,并且整个城市居然建在山上。

新阳地处云贵高原的东斜坡上,属中国东部向西部高原过渡地带。

地形、地貌走势大致呈东西向延展,地势起伏较大,南北高,中部低。奇特的喀斯特地貌大量分布,既有高原山地和丘陵,又有盆地和河谷、台地,最高海拔1762米,最低506米,市区平均海拔1071米。

市区四周群山环抱,林木苍翠。

市内一条条蜿蜒曲折的河流、一片片依山傍水的绿地、一个个姿态各异的公园,星罗棋布地呈现在眼前,风景如画,这里或许不是一线城市,但绝对是一个绿色城市。

“韩处,我昨晚回去想了一夜,如果付立琴、付立清姐弟不是凶手,那么又谁可能下此毒手?杀人要有动机,行凶需要理由,要是凶手另有其人,他图什么,把谭兴涛一家全杀害,他又能得到什么?”

憋一早上,葛正建终于憋不住了,扶着方向盘禁不住分析起案情。

韩博缓过神,反问道:“别人下不了这个毒手,付立琴、付立清就下得了?别忘了其中一个死者是付立琴的亲生女儿,是付立清的亲外甥女。为了孩子的抚养权,他们上过法医,打过官司。虎毒不食子,他们怎么可能对孩子下得去手。”

光想着付家与谭家的恩怨,居然忘了还有一个孩子。

葛正建被问住了,支支吾吾说:“可能,可能他们不知道孩子在家,也可能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付立清晚上过去,就是想接孩子救孩子的。”

破案就是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可以说案件在侦查过程中,采用的是“有罪推定”,进入预审环节就不能这样,必须严格审核证据。案件移送到检察院进入审查起诉阶段,或向法院提起公诉进入审理阶段,就必须严格遵循“无罪推定”的原则,避免造成冤假错案。

尽管小伙子全是臆测,没有任何证据,但这个假设没有错,毕竟付家姐弟确实有作案嫌疑。

韩博沉思片刻,淡淡地说:“这个案子的突破口,我觉得应该在嫌犯的作案手法上,或者说致命毒气是从哪儿来的,只要能搞清楚这一点,接下来的工作应该会比较好做。”

“韩处,您是说专案组的侦查方向搞错了?”

“没搞错,基础工作必不可少,只是我们跟他们所处的位置不同,这些基础工作、前期工作不需要我们去做罢了。”

专案组现在是多警种协作,发挥“大兵团”作战的优势,把网撒得很大,不管哪条线有进展,案件便能顺利告破。

国内如此,国外同行其实也差不多。

推理分析,一环套一环,解开一个又一个谜团,那是侦探小说。要是没有足够资源,不投入大量人力财力,让福尔摩斯探案过来都没用,哪怕只是一起不是很复杂的案件。

基础工作、前期工作很重要,葛正建深以为然,想了想又嘀咕道:“凶手是怎么脱毒的,毒气是怎么出现在他家的?”

“所以我们要去实地好好看看,或许专案组的同志也考虑到这一点,正在勘查现场,正在走访询问。”

……

正聊着,车已驶近小区。

知道领导不想惊动太多群众,不想引起小区居民恐慌,葛正建把车停在小区外面,锁好车门跟韩博一起步行进入小区。

韩博猜对了,专案组果然想搞清楚毒气是从哪儿来的。

小区里停着四辆警车,一个民警正忙着询问一个老人,其他人估计在楼里。死者家是整栋楼的最东边一套,两个民警正趴在东边阳台上,研究空调室外机。

“空调不可能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不然不成抽真空了。大鹏,你家有空调,知不知道进气口在哪儿,凶手有没有可能利用进气口?”

“我家是有空调,但我只会用。”

楼上两位说得是普通话,其中一位老家应该不是本地人,韩博听得清清楚楚,在房子东南角停住脚步,一边观察四处环境,一边说:“汽车空调有进气口,这样的空调没有专门的进气口,因为结构和原理不太一样。”

夜里紧急抽调进专案组的人员不少,来自好几个单位。

楼上两位不是分局民警,之前没见过韩博,不知道他是省厅刑侦总队过来指导侦破的副处级侦查员。

韩博这么年轻,葛正建更年轻,以为是分局的同行。

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的民警,竟好奇地问:“哥们,原理有什么不一样?”

死者经济条件确实不错,把楼下车库装修得很漂亮,正因为朝南的车库装修过,不能再当作车库使用,于是把一辆价值一百多万的奥迪轿车停在车库门口。

然而,车仍在,人却没了!

韩博抬头看了一眼,注意力再次转移到车上,边观察边解释道:“这种压缩机空调,是把气态的氟利昂压缩为高温高压的液态氟利昂,送到冷凝器也就是室外机散热后成为中温中压的液态氟利昂,所以室外机吹出来的是热风。

液态的氟利昂经毛细管,进入蒸发器也就是室内机,空间突然增大,压力减小,液态的氟利昂就会汽化。从液态到气态是个吸热的过程,吸收大量的热量,蒸发器就会变冷,室内机的风扇将室内的空气从蒸发器中吹过,所以室内机吹出来的是冷风。”

听上去有点道理,这小子真懂,难道当警察之前他是修空调的?

楼上两位对视一眼,竟趴在阳台窗户上洗耳恭听。

韩博抬头指指他们正好能看见的一根小管,接着道:“空气中的水蒸汽,遇到冷的蒸发器后就会凝结成水滴,顺着水管流出来,这就是空调会出水的原因。然后气态的氟利昂回到压缩机继续压缩,继续循环。

换句话说,里面吹得依然是室内的空气,外面吹得依然是外面的空气,不需要进气换气。当然,现在的空调都有净化空气也就是换气功能,但这个功能大多人极少使用。”

楼上的矮个子警察乐了,提醒道:“哥们,你说得是制冷,我们说得是制热。”

“制热一样。”

“制热怎可能一样,制热不就是给电热丝通电,加热之后往里面吹热风么。”

这是常识,他们怎么连常识都不懂。

看样子现在的教育方式真有问题,许多东西只会用不懂原理,更不会修理。不像美国人,车坏了自己修,电器坏了先拆开来看看,据说有的美国人家里甚至有小机床,各种工具齐全得像汽修厂。

韩博暗叹一口气,耐心解释道:“二位,这种空调制热的时候,有一个叫四通阀的部件,让氟利昂在冷凝器与蒸发器的流动方向与制冷时相反,所以制热的时候室外吹的是冷风,室内机吹的是热风。其实用得就是我们初中物理学到的液化,也就是由气体变为液态时要排出热量,以及汽化也就是由液体变为气体时要吸收热量的原理。”

“里面没有电热丝?”

“没有,不信你拆开来看看。”

新阳市冬天冷,但没有东北那么冷,也没有江省那么冷。

这里属亚热带湿润温和型气候,夏无酷暑,冬无严寒,阳光充足,雨水充沛。

空气不干燥,四季无风沙,年平均气温在15.3c左右。其中,最热的七月下旬,平均气温为24c;最冷的一月上旬,平均气温是4.6c。宜人的气候为新阳博得“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气候宜人数贵阳”之誉。

正因为夏天不是特别热,冬天不是特别冷,很多经济条件不错的家庭都不安装空调,就算安装上,也大多在夏天最热的时候试用几次,冬天一般不开。

韩博昨晚就注意到几个房间的空调插头是拔下来的,禁不住补充道:“就算里面有电热丝,或者死者使用过换气通风功能,它也要有电才行。二位可以进去看看插头,看能不能找到凶手把插头拔出来时留下的指纹或其它痕迹。”

这小子不光会修空调,说话还挺损。

楼上两位本以为这可能是一个重大发现,结果闹出一大洋相,想想有那么点不服气,跑进房间一看,空调插头果然是拔下来的,插头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显然很长时间没使用过。

葛正建差点爆笑出来,见领导对死者的车感兴趣,强忍着笑抬头喊道:“哥们,知不知道车钥匙在哪儿,我们要打开来看看。”

名字好像叫大鹏的民警再次探出头,悻悻地说:“在你们侯队手里,赵支队交代过,车停这儿不安全,等会要开回去。”

“侯队呢?”

“应该在上面询问吧,你们都不知道,我哪儿知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