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真相大白

第六百二十六章 真相大白


                临近春节,李晓蕾忙团团转。

雨山县人民政府经济顾问的工作不能耽误,既要搬家又要为回老家过年做准备,腊肉、腊肠之类的土特产买上百份,先打包托运回去,南港的李佳琪负责,思岗的王燕负责,丝河老家的请舅妈帮忙,赶在过年前每家分点。

相比李晓蕾,韩博显得有些清闲。

早出晚归,朝八晚五,要么去省厅,要么同葛正建一起在市里瞎转,知道的他是在查案,顺便熟悉这个陌生的城市。不知道的以为他整天游山玩水,不务正业呢。

专案组不想打没把握的仗,在分析毒气从哪儿来的这一问题上,没投入太多精力。领导不止一次提醒过,他们总忙着摸排嫌疑人,始终没重视。

“韩处,检出来啦,真有!”葛正建激动不已,刚拿到的物证检验报告,将能有力地佐证之前的推测。

这是一个重大进展,有这份报告这个年就好过了。

韩博权衡一番,握着手机说:“不能高兴太早,抓紧时间查前天筛出来的那几辆车,尽快把来龙去脉搞清楚,必须将嫌犯抓捕归案,否则有这份检验报告,这个案子依然是一锅夹生饭。”

大概时间段明确,案件发生到现在时间也不算长,只要有明确方向,线索不是很难找。前天从交通监控视频里一共筛查出17辆车,车型、车牌号、车主信息全已掌握,剩下的工作应该不难做。

有机会参与侦破这么大案件,葛正建很激动,保证道:“韩处放心,最迟下午4点前,我就能搞清案件真相。”

“好,等你的好消息。”

取得突破性进展,案件总算有了点眉目,不能不跟领导汇报。

死亡四人,一家四口,影响太恶劣,张副厅长一样重视,和吴副厅长、杜总队一起听汇报,结果令人瞠目结舌。

“韩博,你确定不是有预谋的投毒杀人?”

“可以确定,从现在掌握的证据看,嫌犯涉嫌过失投放危险物质,他不知道或者不是很清楚这么做会有多危险,或许都不认识死者一家。”

四名死者的血液、内脏均检测出含氰氢根离子,夺去他们生命的正是韩博之前推测的氰-化-氢。死亡四人,且涉嫌投毒,省厅要求市局一天一报,新阳市委更是要求市局在春节破案。

专案组有多大进展杜志纲心里有数,开始几条线齐头并进,列出一个又一个嫌疑人,然后再一一将其排除。现在已经没嫌疑人可以排除了,注意力又放到一直羁押在看守所的付立清身上。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年轻的副处级侦查员认定突破口在“作案手法”上,过去几天带着总队民警葛正建锲而不舍追查,果然查出眉目。

换作别人,这是功劳。

关键他不是别人,本来就应该给专案组提供指导。

县官不如现管,省厅与新阳市局的关系很微妙,杜总队不动声色问:“张厅长,吴厅长,要不我给市局打个电话,通报最新情况,请专案组立即调整部署。”

“查到这个份上,案件都快破获了,能调整什么部署!”

省厅需要威信,张副厅长冷哼一声,面无表情说:“在案件侦破过程中,韩博同志不止一次提醒过。可是他们呢,把上级业务指导单位的意见当耳边风。先等等,等小葛那边把情况落实了再通报,老杜,落实之后,你和韩博同志一起去。”

刑侦总队是干什么的,是掌握全省刑事犯罪动态,分析刑事犯罪活动规律特点,预测刑事犯罪发展趋势,研究制定打防对策;组织、指导和监督全省公安机关打击刑事犯罪的侦查办案工作;

直接侦办部分重特大疑难案件;制定全省刑侦信息工作的发展规划,组织刑侦信息技术推广应用;为重大疑难刑事案件提供专家和信息支援;与外省(市、区)协调办案。

张副厅长虽然没明说由总队直接侦办,但意思很明确,等抓获嫌犯,等真相大白再移交新阳市,让市局同志知道省厅不全是坐办公室的,省厅一样能破案!

这个案子看上去很离奇,其实一点不复杂。

只要能解开氰-化-氢毒气从哪儿来的这个谜团,后续侦破工作会迎刃而解。

上午10点21分,葛正建汇报,根据车主提供的线索,他和几名总队民警顺藤摸瓜找着两个嫌犯人……

真相大白,几位厅领导松下口气,立即打发韩博和杜总队去市局专案组。

侦破工作陷入僵局,专案组几位主要成员很憔悴,办案民警灰头土脸,士气不高。

很小的一个细节,你们怎么就想不到呢?

杜总队暗叹一口气,敲敲桌子:“同志们,先通报一个消息,01.05案基本已告破,嫌犯已落网,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不过不是涉嫌故意杀人,而是涉嫌过失投放危险物质。”

破了!

从来没遇到过如此蹊跷的案件,总队长居然轻描淡写说破了。

不光赵荣升、杨国盛等专案组成员面面相窥,连一起参加会议的市局刑侦副局长、刑侦支队长、分局宗局长都愣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韩博同志,你给大家介绍下情况。”

“好的。”

韩博回头看看身后,一起过来的总队民警送上一叠建筑图纸。

“各位领导,各位同志,01.05案的难点疑点我之前不止一次提出过,氰-化-氢是哪儿来的,四名死者如果是他杀,凶手是采样什么方式投得毒?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也没痕迹或其它物证让我们可以分析。”

韩博在总队同事帮助下先挂上一张小区平面图,谭兴涛家的位置用红笔标注出来。

“现场勘查,前前后后进行过三次。翻箱倒柜,家里的物品几乎全检查过。总共就这么大点地方,用于装氰-化-氢的容器在哪儿,就算是气体也要有个密封的方便袋。想到这一点,就想到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事发当晚,有我们尚未掌握的第六个人进过死者家。不过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谭兴涛不会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在他家施放剧毒化学品,何况送至市二院急救时他还是清醒的,真要是有人投毒,哪怕只是怀疑,他都会第一时间指控。”

原来是不是修空调的!

坐在最后一排的专案组民警大鹏忐忑不安,耷拉着脑袋,生怕被认出来。

韩博早忘了那天去勘查现场的事,接着道:“第二种可能就是有毒气体泄漏,但这种可能性又解释不过去,毕竟那是一个小区,住上千人,真要是发生剧毒化学品泄漏,所造成的伤亡简直不敢想象。

就在我准备打消这个念头的时候,我爱人给我打电话,说宿舍水管坏了,楼下泛滥成灾,楼上没水,马桶都不好冲。再联想到专案组询问时掌握的一个情况,事发当晚,该单元三楼四楼下水道堵塞,我意识到有这个可能。”

赵荣升煳涂了,忍不住问:“韩处,您是说毒气来自下水道?”

“不是下水道,是化粪池。”

韩博指指刚挂上的平面图,介绍道:“意识到这个可能,我立即找物业要图纸,发现谭兴涛家后面的小花园底下是化粪池,下水管道他家是第一个接入的。找城建部门调阅小区附近的管路图,又发现小区周边的配套设施尚未搞好。由于地势较低,从这个位置、这个位置,还有这几个位置排下来的水,最终会经过这口井进入死者家后面的化粪池。”

“氰-化-氢毒气从马桶里弥漫出来的?”

“可以这么说。”

韩博从包里取出一张交通监控截图,说道:“这两名男子一个姓陈,一个姓王,事发当天下午4时许,他们在石岩区一无牌电镀加工厂购买一些电镀设备。双方协商达成一致,这两名男子发现购买的二手电镀设备里面,还有一些残留的电镀液。

车开起来,尤其上坡时总是晃荡,并且拉到家之后也不方便搬运,于是将含有剧毒氰-化-物和含酸性化合物的电镀液,倒入路边的这条下水道。”

“就是这么轻轻一倒,埋下了致四人死亡的事故。氰-化-物遇酸性物质起化学反应产生剧毒气体氰-化-氢,也是不巧,当天死者家这个单元的下水道堵塞,没有空气流动的下水道根本无法稀释剧毒气体,剧毒气体开始缓缓蔓延,并在谭家的卫生间内到释放口。”

他先怀疑问题出在房间,所以盯上马桶,找图纸发现化粪池,再找管网图,大胆假设,圈定有可能投毒的范围乃至具体位置。

有大概时间段,查该时间段内经过东边的车辆不难。

你满世界抓杀人凶手,结果这不是一起谋杀案,方向搞错了,怎么查!

王新磊支队长很不是滋味儿,赵荣升很尴尬。

韩博不想浪费时间,微笑着说:“赵支队,有几份检验报告回头移交给你,两名嫌犯正在往这儿押解,准备接手。”

……………………

ps:特别感谢“yuo421”书友的六万币打赏,感动感激!今天感冒状态不好,过两天再加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