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又见故人

第六百二十二章 又见故人


                哗啦一声,窗帘拉开,一道阳光射进套房。

“懒鬼,起床了!”

韩博睁开惺忪的双眼,只见昨晚翻云覆雨精疲力竭的李晓蕾已经起床了,穿着一件把身材衬托得凹凸有致的洁白色羊毛衫,正站在窗前笑盈盈看着自己。

难怪那些闲着没事的人想出一个黄-段-子: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温柔乡,英雄冢。

韩博真不想起床,呵欠连天问:“老婆,几点了?”

“7点,快起来,不是去看新家么。今天我正好有时间,去看看缺什么,缺什么就去买,搞好赶紧搬过去,这里虽然好但没家的感觉。”

想想美国人喜欢搬家有一定道理,隔一段时间换个生活环境,心情都会跟着变化,李晓蕾兴高采烈,走过了催促他起床。

现在相当于借调,不能光打电话不去单位,今天既要带她去看宿舍,也要去一趟刑侦总队。

韩博不敢再赖床,爬起来穿上衣服赶紧洗漱。

男人不是女人,不需要梳妆打扮,一会儿就搞完了,拿上外套提上包走出房间,董主任正站在走廊尽头等,一看见二人便招唿去小餐厅吃饭。

这是宾馆,不是快捷酒店,只要入住的客人都有早饭。

早点跟楼下餐厅是一样的,唯独不同的只是环境,拉住董主任一起吃,刚拨一个茶鸡蛋,一个服务员气喘吁吁跑过来。

“韩书记,有人找。”

“什么人?”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不是一起儿来的。男的是警察,说是在公安厅工作;女的是记者,挺漂亮,说是在省报送工作。”

男的肯定是葛正建,至于女记者,好像就认识雨山县公安局办公室民警张晓彤的表妹姚洁。只是她跑这儿来干什么,又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李晓蕾对丈夫的新同志很感兴趣,对丈夫认识的漂亮女记者更感兴趣,笑道:“小梅,麻烦你请他们上来。”

“好的。”

人不风流枉少年。

书记夫人似笑非笑,董主任以为年轻帅气的县委副书记是不是在外面干过什么事,觉得继续呆这儿很危险,立马站起身:“来这么早,应该没吃早饭,韩书记、李行长,您二位先吃,我去给客人准备两副碗筷。”

“我自己来吧。”

“没事没事,您坐。”

董主任取来两副碗筷,端着他碗筷开熘了,两位不速之客也被前台服务员请到了楼上,韩博二人起身相迎。

说好等电话的,结果还是忍不住跑过来,葛正建有些不好意思。

女记者果然是姚洁,依然容光焕发,而且非常放得开,一见面便不无兴奋地说:“韩书记好,韩夫人好,韩夫人,您太漂亮了,比我表姐说得还漂亮,姚洁,认识您很高兴。”

话没说完,名片已经递上来了。

李晓蕾双手接过,故作认真地看看,嫣然一笑:“原来是姚记者,姚记者也很漂亮,没吃早饭吧,坐下一起吃。”

“我吃过,不饿。”

“再吃点。”李晓蕾非常有信心,不认为丈夫会犯错误,更不认为会跟她有什么关系,跟久别重逢的朋友似的端起盘子,拉着她一起去取餐。

妻子对自己有信心,自己对妻子同样有信心,韩博回头看看两位大美女,拍拍葛正建胳膊,“小葛,愣着干什么,先吃饭。”

“韩处,我……”

“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人是群居动物,不管到什么地方都需要朋友。

李晓蕾在丝绸集团担任分公司总经理其实是在bj老家工作,有丈夫在身边,有许多亲朋好友;在思岗工作时有王燕、高亚丽、杨小梅等闺蜜,在南港有李佳琪和一帮在丝绸集团认识的南港轻纺行业朋友。

到雨山一样不闷,有卢书记的爱人、王县长的爱人,有更有意思的老卢,有跟母亲差不多的王大姐。到省城情况发生变化,真正的人生地不熟,除了驻省办这些人一个不认识。

姚洁是丈夫部下的表妹,算不上外人。

不仅是本地的,而且活泼可爱,取完餐端着盘子回到餐桌前,已经很熟很熟了,宛如一对漂亮的亲姐妹。

“前面是河滨公园?”

“对啊,往前走点就是公园北门。李姐,你没把孩子带来,要是带来就好玩啦,公园里面有儿童乐园,有空中列车,有开心天地,有乐园,南边还有河滨游泳馆。”

……

一个饶有兴趣打听,一个说得眉飞色舞。

韩博发现女记者贸然来访不是什么坏事,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二人过不了几天便能一起出去逛大街、逛商城,一起去美容院,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让他啼笑皆非的是,老婆大人喜欢乱牵红线的毛病又犯了,居然问起姚洁有没有男朋友,葛正建有没有女朋友,确认二人都是单身,竟在餐桌上撮合起来!

人正坐在对面呢!

姚洁再放得开也不好意思,急忙岔开话题:“韩书记,我们主编打听到凤仪县那起诈骗案是您侦破的,损失是您追回来的,看在李姐的份上,您能不能给个机会,让我做个独家专访。”

“姚洁,你们主编消息挺灵通。”

“韩书记,金鹰公司的事我们以前去采访过,还曝过光,只是当时没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李晓蕾从参加工作就生活在镁光灯下,参加过各种活动,接受过无数次采访,看着姚洁一脸期待的样子,不禁笑道:“韩博,姚洁刚才说她是先去雨山,再从雨山一路追过来的,帮她一个忙,给她一个机会。”

“是啊是啊,韩书记,您是不知道,像我这样刚参加工作的新人,征订任务完不成,如果再没几篇好报导,日子会更难过,搞不好就让我卷铺盖走人。”

“丫头,我帮你说好话,你也要帮我。”

不等姚洁开口,李晓蕾诡秘一笑:“我正在为雨山旅游投资开发公司融资,正在推介雨山的旅游资源,有时间帮我写几篇软文,再帮我问问你们报社广告部,做一个整版广告需要多少钱,能不能给点优惠。”

“没问题,姐,您的事就是我的事!”

这俩女人,居然交易上了。

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立马干咳了一声:“姚大记者,不怕你笑话,我个人不太喜欢抛头露面,不太喜欢接受媒体采访。尽管不习惯不喜欢,但你不是外人,都已经找到这,照理说我应该帮这个忙,配合你工作。

可是呢,我们公安机关有公安机关的宣传纪律,接受采访这种事要经过政治部允许。这是指已经办结的案件,要是正在办理的,那么,我们要遵守的不光是宣传纪律,还要尊重公安机关的保密纪律。”

“韩书记,您是说凤仪县的那个案子没办结?”

“据我所知没有。”

涉及资金上亿,一直追到香港,这可是大新闻,而且眼前这位本身就是一个新闻!

姚洁岂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挽住李晓蕾胳膊,娇憨讨巧地说:“姐,您看见了,韩书记开口纪律,闭口纪律,其实是不想帮忙,不给面子。”

她想在报社立足需要人帮忙,雨山发展旅游同样需要媒体帮忙。

李晓蕾不乐意了,用筷子敲敲丈夫面前的盘子:“韩博,挑能说的随便说点呗。姚洁容易么,为这篇报导跑断腿。再说采访是看得起你,别人想上报纸还没机会呢。”

“真不能说,姚洁,要不这样,等会儿我去省厅,你跟我一起去,我介绍你认识刑侦总队郭政委,他那儿有好多素材,并且我们公安尤其刑侦系统有许多事迹值得宣传。”

居然不喜欢接受采访,葛正建暗想这样的领导可不多。

韩博不愿意就凤仪县发生的特大诈骗案接受采访,姚洁并没非常失望,一个记者需要什么,需要的是人脉,是源源不断的新闻线索,是稳定的新闻线索来源!

能认识省厅刑侦总队政委,这样的好事去哪儿找?

更何况眼前这位才三十从头的副处级干部、公安系统的三级警监本身就是新闻,正在进行的就是采访,完全可以报导上写上他非常低调。

姚洁欣喜若狂,一边小口吃着糕点,一边好奇地问:“韩书记,我表姐说您总是工作,总是加班,平时很少休息,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您还有生活吗?”

说完之后看看李晓蕾,李晓蕾噗嗤一笑:“这个问题我更想知道,说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韩博平时真极少跟媒体打交道,竟稀里煳涂上当了,放下筷子,由衷地说:“许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不止一次地抱怨过:我受够了无聊的工作,这简直是浪费生命,我要去寻找真正的生活!

但是真正的生活在那里?无所事事一味玩乐么?无所事事时间长了,会让人心理充满灰色的、无聊的东西,那可就更说不上快乐。

我认为生活的乐趣,恰恰有很多是从工作中得到的。尽管我们会因此遇到很多烦心、丧气的事,但是看看工作的成果,即使是很小的成果,你也会得到继续努力下去的信心,如果碰巧这工作还是有益的,那就成了一种巨大的安慰和快乐。”(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