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指导侦破

第六百一十六章 指导侦破


                第六百一十六章 指导侦破

中国是人情社会,许多事是免不了的。

毛爷爷说得对,“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想真正实现五湖四海,任重道远。其实不只是中国,国外其实也一样,西方国家同样讲究人脉。

比如美国总统,一旦竞选上,任用的全是他的人,甚至“论功行赏”,谁捐款多任命谁担任驻外大使,乌纱帽大批发,比中国的裙带关系有之过而无不及,只是他们接受的监督可能多一些。

因为陈文兵的事,韩博接到几十个电话。

包括焦汉东在内的老良庄干部几乎全打过,不仅王燕和程文明跟着凑热闹,连良庄走出的南港市公安局副局长常援建都在电话里半开玩笑说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

要是不帮这个忙,以后真没脸回良庄。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给林书记打电话,介绍陈文兵的情况,结合雨山实际展望未来。

林书记居然没有不高兴,确认小伙子推荐的干部愿意调到大西南工作,竟哈哈笑道:“思岗县第一大镇的镇党委书记,工农业总产值百亿元的镇党委书记,愿意扎根大西南,愿意以雨山为家,这样的同志可不多。既然你们雨山县委想挖,思岗县委舍得放,剩下的工作应该不难做,我跟组织部门协调协调,看看能不能尽快敲定。”

“林书记,对不起,我不应该打这个电话的。”

“这是私事,同样是公事,毕竟这个人选,直接关系到雨山县未来几年的发展,作为雨山县委常委,作为雨山这些项目穿针引线的人,作为一个熟悉思岗县情况的同志,在这么重要的问题上你有建议权。何况这不只是你个人的建议,你们雨山县委已经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我总觉得不太合适。”

“举贤不避亲,我相信你的眼光。至于觉得不合适,这是好事,说明你首先想到的是组织原则。不说这些了,说说你,打算几号回新阳(省城)。”

上午吴副厅长打电话问过,现在林书记又问。

韩博紧握着手机,愁眉苦脸说:“林书记,新公安局长刚到任,昨天下午宣布的任命,我打算再过几天。”

越是有责任心的人,遇到这种情况越是放不下。

林书记同样在基层工作过,同样年轻过,能理解他此时此刻的感受,循循善诱说:“韩博同志,我知道你是不放心,打算扶上马送一程。但你也要反过来想,作为兼任过公安局长的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对新同志会带来多大的压力,你留在雨山,他怎么能够放开手脚?”

“我会摆正位置。”

“我相信,关键影响在,你兼任县公安局长时间虽然不长,做得事却不少。整顿队伍,清理队伍中的害群之马;重拳出击,打黑扫毒;叫停办公楼建设,想方设法解决基层办案经费……

能够想象到,在许多同志心目中,你是一个很强势的领导干部。新同志刚上任,许多问题你都解决了,他一时半会都不知道该如何打开局面。如果你依然不放心这个,不放心那个,他怎么开展工作,怎么树立威信?”

这些问题是要考虑到。

新任公安局长到底有没有能力放一边,一些公安局的同志位置就没有摆正,直到五分钟前,还有人越过新任公安局长直接打电话汇报工作,这么下去怎么行!

韩博不由想起老卢不愿意离开良庄时,良庄籍的老领导和部队首长是怎么跟老卢说的,没想到自己稀里糊涂成了第二个老卢,在关键时刻居然放不下。

“林书记,我错了,我立即安排县政法委的工作,尽快去省厅报到。”

许多事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林书记觉得应该给他找点事,让他忙起来。只要有事做,只要忙起来,他就顾不上想那些,打开抽屉翻出一份省厅的报告,戴上眼镜看了一会儿,故作严肃说:“韩博同志,新阳市昨晚发生一起死亡四人的命案,怀疑是投毒,你是刑侦专家,尽快赶过来指导新阳市局侦破。”

死亡四人,这可是大案。

韩博不敢耽误时间,急忙道:“是!”

知道他要走,知道留不住,关瑞龙书记和王继发县长早有准备,交代过驻省办主任,在驻省办准备了一个房间。得知省领导又点名让他去省城,同几位县领导一起把韩博送到楼下,一直送上车。

他们有准备,李晓蕾同样准备好了。

雨山旅游投资开发公司正在融资阶段,窝在雨山县城怎么融资,在王县长强烈要求下在驻省办设一个办公室,甚至配有一辆车。

老卢事情多,开春就要种植嫁接桑苗,作为思岗县驻雨山县的“代理人”,他要维护思岗几十家缫丝企业的利益,年底前要一个乡镇一个乡镇跑,协助乡村两级干部和丝绸公司的人动员群众种植。

王大姐把早收拾好的行李帮着搬上车,小两口一起去省城。

平时是韩博开车,今天是李晓蕾开车,因为韩博要抓紧时间了解案情。

坐在商务车中间一排,打开笔记本电脑,拨通刑侦总队长手机:“杜总队,我韩博,林书记指示我立即去省城,参与新阳市昨晚发生的命案侦破。”

领导刚打过电话,何况他是“内定”刑侦副总队长,提前熟悉总队情况,提前进入状态不是什么坏事。

总队正面临新老交替,青黄不接的关键时刻,现在上级又要求“命案必破、枪案必破”,工作压力很大,几位总队领导忙焦头烂额,来一个生力军正好。

杜志纲很高兴,不禁笑道:“韩博同志,我就知道我们有机会合作。张厅长刚交代过,你到了之后先到我们总队熟悉情况,你是老刑警,担任过刑警副支队长、技侦支队长、禁毒支队长,以前应该没少往你们江省刑侦总队跑,都是刑侦总队,有什么好熟悉的,不就是指导侦破案件吗?”

“不一样,以前去总队是开会是办事,以后可能要在您领导下工作。”

“提到工作,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几位总队领导都在忙,昨晚发生的这起命案,总队党委决定由你去新阳市局指导侦破,以省厅副处级侦查员身份去。我跟新阳市局刑警支队打过电话,他们很快会向你汇报案情。”

“谢谢杜总队,有进展或需求其它方面协助,我会及时向您汇报。”

“韩博,你可是江省有名的刑侦专家,要是连你都搞不定,估计安排其他同志,包括我亲自去都不一定行,我相信你的能力,等你的好消息。”

……

刚挂断电话,李晓蕾突然抬头看看后视镜:“老公,这么快又要上专案?”

“等正式调到刑侦总队,要过问的案子更多,你想想,一个省那么多市县,一年会发生多少起案件。”

“这么说我们以后还是聚少离多?”

“跟以前不一样,以后是指导侦破,除了一些特大案件由省厅侦办,大多案件还是由县一级公安局侦破。我就是去看看,开开案件分析会,看能不能给办案单位提供点帮助。”

“不用上专案?”

“一般不用。”

最了解丈夫的绝对是妻子,李晓蕾唉声叹气问:“老公,这份工作你是不是特别喜欢?”

破案多有挑战性,抓获嫌犯时多有成就感。

韩博捧着笔记本电脑,嘿嘿笑道:“老婆,你知道吗,许多基层民警一辈子都遇不上一起大案。等我正式调到刑侦总队,就能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案件,能够学以致用,这真是我理想中的工作。”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