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一十五章 “跑官要官”(二)

第六百一十五章 “跑官要官”(二)


                柳西北路28号,与良庄工业园的企业一样,是一片看上去很气派的厂房。

唯一不同的是厂区分成两大块,生产制造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产品,东边生产制造电器开关,东大门外的大理石上刻着“信达电器(南港)股份有限公司”。西边生产农药,紧邻柳下河的西大门上,挂着“欧贝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牌子。

办公楼只有一栋,信达公司老总就是欧贝克公司老总,信达公司的会计同样是欧贝克公司的会计,不知道客户来洽谈业务,会不会以为这家公司有问题!

两个瘾君子想一出是一出,他们的父亲居然同意他们瞎胡闹。

每次来这里,王燕都觉得有钱人的世界真搞不懂,甚至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今天不是来找杨家兄弟的,而是找他们的“监护人”、良庄回头浪子的典范、这两家公司的副总裁李固。

杨家兄弟是重点监管的吸毒人员,管段民警三天两头往这儿跑,门卫习以为常,看见警车就开门。

王燕把车开到办公楼前,没下车,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李固快步跑下楼。

这人啊,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以前他是人见人厌的贼猴子,现在是天天打领带,出门开轿车的李总,三天两头去管委会、镇里甚至县里开会,再也没人瞧不起他。

“王教导员,上去坐会儿呗。”

“不上去了,搞一天一夜,刚搞完,早点回去休息。”王燕笑了笑,打开副驾驶前的储物格,取出一个信封往他手里一塞。

“这是干什么?”李固捏了捏,一脸不解。

“你提供线索,怎么能没奖金,良庄不能跟市区比,基层派出所更不能跟分局市局比,别嫌少。”

前天几个小时候一起玩的狐朋狗友在一块喝酒,无意中听说有人在良庄设赌,玩得挺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可能是“职业习惯”,李固当时装着没在意,从富贵大酒店一出来就给王燕打了个电话。

小赌这种事免不了,设赌局,一场赌下来输赢几十万的良庄以前真没有。

王燕觉得应该查查,安排治安队民警和几个协警盯了他那几个小时候的狐朋狗友几天,果然发现有人聚赌,玩得是良庄之前没人玩过的“二八杠”,输赢特别快,而且可以外围下注。

组织警力,一举抓获参赌人员二十多个,缴获毒资30多万元,在良庄堪称大案,治安案件中的大案!

他以前是线人,提供线索当然要有点奖金。

案子办完,王燕跟所长一商量,决定给一点,让他去所里拿不合适,正好下班,干脆送过来。

换作以前,李固只会嫌少不会嫌多。

现在不是以前,现在是堂堂的两个公司副总,是良庄有头有脸的人。更重要的是,现在收入不低,犯不着为这点钱自降身份。

李固把信封往车里一扔,笑道:“王教导员,我就是打个电话,既没跟也没去蹲墙根儿,举手之劳,再说又不是外人,别这么客气。”

“该你的就是你的。”王燕倍感意外,捡起信封,又拿出一张收据让他签收。

“用不着这么客气,王教导员,你这样就是不把我当朋友。”

“真不要?”

“你看我像缺这点钱的人吗?”

有钱都不要,真以为他是老板,不要算了,王燕不再坚持,把信封塞回储物格,问了问杨家两兄弟这段时间的情况,开车打道回府。

沿思良公路往行驶几分钟进入镇区,当年为抗洪挖的塘在焦汉东担任镇党委书记时被改造成“良庄人民公园”,造假山,修亭台楼阁,花两三百万。一些对焦汉东不满的干部群众,把人民公园称之为“花架子”,说公园是焦汉东搞得政绩工程。

这个传言在群众中有一定市场。

农村不是城市,谁闲着没事去逛公园,也没什么逛头,有这个时间不如去菜地转转。

陈文兵接任镇党委书记之后,在继续招商引资发展工业的同时大搞房地产。

良庄离思岗县城远,史上又一直归柳下管辖,口音与思岗县城的人都不太一样,跟思岗人对南港没什么归属感一样,良庄人对思岗同样没什么归属感。现在时髦买房,老百姓不愿意去思岗买,在这个史背景和大环境下,良庄的房地产搞得红红火火。

人民公园的作用体现出来了,房子建在公园边上就比其它建在其它地方值钱!

西边楼盘是建工集团开发的,叫良庄花园。

南边楼盘是开发区管委会的投资开发公司开发的,叫丽水公寓。

东边靠良中的楼盘是良工集团和良粮集团共同投资开发的,名字更高大上,居然叫什么金水华庭!

曾经最上档次的小区“良庄新村”,跟这三个新开盘的楼盘一比真成了村子,带电梯的小高层,里面绿化搞得跟花园似的,上次去看过,还有健身设施和儿童游乐场。

每次经过这儿王燕就忍不住想,是不是把良庄新村的房子卖掉搬这儿来,不过想想这一片的房价,也就变成了想想而已。

不知不觉,车开到小区门口。

按规定警车是不能开回家的,不过小区门口有一个警务室,把车停警务室门口就不算了。

刚拿上包推开车门,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王燕,怎么到这会儿才下班?”

“陈书记,你怎么站这儿?”

“陪老徐去买了点东西,她那人你知道的,我抽完烟再上楼。”镇党委书记陈文斌跟门卫打了个招唿,同王燕并肩往里走。

良庄新村是老卢在位时建的,建好就撤乡并镇,当年并过来的镇干部大多把家安在这儿,不光陈文兵家在这儿,焦汉东人虽然调走了,房子并没有卖,在这儿还有一个家。

他是镇党委书记,王燕是镇党委成员,跟他说话比较随意,想到刚办完的治安案件,忍不住问:“陈书记,你该不是替人找我说情的吧?”

“说什么情?”

“真没人找你?”

“这两天忙着开会,到底什么事?”

“端掉一个地下赌场,抓了二十几个聚赌的,其中有几个小老板,在园区开厂的小老板。”

“玩得大不大?”

“不小,一场下来输赢三四十万。”

“没人找我说情,你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现在这些人有点钱就得意忘形,吃喝pio赌,据说园区那些老板知道你们管得严,专门跑新俺去赌去pio。”

在娱乐场所管理上,新庵这两年管得比较松。

上次问过老宁,他居然说是市领导的意思,居然说什么这关系到新庵的投资环境。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思岗警察管不到新庵的事,王燕笑了笑没说什么。

让她倍感意外的是,陈文兵没继续往前走,竟一直跟到自己家楼下,一脸欲言又止,想说什么似乎不太好意思开口。

外面不是说话地方,王燕想了想,干脆招唿道:“陈书记,上楼坐会儿,我家有烟有茶,过完瘾再回去。”

“行,上去坐会,好久没来了。”

老公、婆婆、孩子全在家,书记来了,全家人热情接待,泡茶的泡茶,拿烟的拿烟。

干部家庭,谁都知道书记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寒暄的一番,一个个借故去厨房或卧室,把客厅让给两位镇领导谈事。

良庄老干部有老卢撑腰,一个比一个厉害,以前三天两头成群结队去县里找县领导汇报工作,现在没那么多集资摊派,他们没了用武之地,把镇政府当成老干部活动室,天天去读书看报。

镇里的大事小事他们全知道,遇到一些涉及切身利益的事,他们不光要知道甚至会过问。

在良庄当干部就要接受他们监督,尤其书记镇长。

眼前这位不太可能有经济问题,正因为不太可能有经济问题,所以他今天来谈的可能是经济问题。

他结婚早,生孩子早,儿子大学毕业在江城工作,据说要买房。

良庄房价不便宜,江城房价更贵,难道他是来借钱的?

僵持下去不是事,王燕直言不讳问:“陈书记,到底什么事,别不好意思,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谁家不会遇到点难事。”

不能再犹豫,不能再不好意思。

陈文兵回头看看卧室方向,一脸尴尬地说:“王燕,跟家里没多大关系,是我个人的事。”

“你怎么了?”

“卢书记给我打电话,说……”

陈文兵将前因后果一五一十道来,原来是有希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正科到副处是一道坎,多少干部被这道坎拦住了。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他这一任镇党委书记干完就要退居二线,给别人让位置。

当干部谁不想进步,王燕能理解他的心情。

不过王燕此刻对老领导的事更感兴趣,将信将疑地问:“陈书记,韩局真晋衔了?你确定是三级警监,不是一级警督?”

“真晋了,穿白衬衫!卢书记说他破获一个特大诈骗案,涉及金额近亿,从贵省追查到东广,再从东广追查到香港,请香港警方和香港海关协助,愣是把损失追回来了。省领导很器重他,从思岗调干部就是去接替他的。”

“接替他担任县委副书记?”

“县委副书记不太可能,好像是常务副县长,对雨山来说只需要一个来自我们思岗的县委常委,最好是懂经济建设的。”

王燕总算明白了!

老领导太能干,地方党委政府需要他留下协助搞经济建设,省政法委和公安厅要把他上调到省里工作,又不想因此影响到雨山的经济建设,于是打算以东西部干部交流挂职的方式,从思岗调一个副处级干部过去接替他稳定军心。

眼前这位不是副处级,在南港他没希望提副处,想当这个常务副县长,只有先调到贵省,在贵省提拔。

老领导能跟省领导说上话,虽然这么大事他没发言权,但从思岗调人过去是为接替他,完全可以开这个口。而自己又恰恰是跟老领导关系最好的人,眼前这位希望自己在这个关键时刻,给老领导打个电话,请老领导帮这个忙。

换作平时,王燕会找借口推脱,毕竟这涉及到一个副处级干部任命。

但现在不是平时,老卢就在老领导身边,这个想法是老卢提出来的,该敲的边鼓他绝对敲过,甚至在天天敲。

顺水人情,为什么不做。

王燕忍不住笑道:“这是好事,有机会当然要争取!陈书记,要是你能调过去担任常务副县长,那我们良庄不光出人才,而且出领导干部。从卢书记开始,一直到你,先后三任书记,全能成为副县级领导,其它哪个乡镇能做到!”

“实不相瞒,焦书记也开过这个玩笑。你知道的,我跟韩书记打交道不多,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焦书记有没有给他打电话?”

“好像打了。”

“我再打一个帮你问问,他也真是的,穿上白衬衫都不说一声,也不让我们帮着高兴高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