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二十五章 “拾遗补缺”

第六百二十五章 “拾遗补缺”


                第六百二十五章 “拾遗补缺”

找人拿钥匙太麻烦,韩博跟葛正建摆摆手,把车的事暂时放一边,先举起放到一半的卷闸门,观察这间昨晚没来得及看的车库。

不进来不知道,进来才发现这地方不小。

最里面隔出一个卫生间,中间一个大卧室,靠门口又隔了一下,隔出一个可洗菜做饭的小厨房。

装修后一直没住过人,自然不会有家用电器和厨具,卧室里甚至没有床铺,几乎成了杂物间,堆满各种杂物,其中包括高档烟酒、茶叶、保健品之类的礼品。大老板全这样,好烟好酒一箱一箱装,尤其春节前这段时间,有人给他送,他一样要给别人送。

韩博估计奥迪轿车的后备箱里一样堆满烟酒,环顾四周,掏出手套戴上,先从最里面的卫生局开始检查。

从里到外,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发现这里只有高档礼品和一些女主人生前不喜欢用的化妆品,没有剧毒化学品,甚至连装修没用完的油漆或涂料都没找到。

走出车库,二人再次观察起四周环境。

葛正建指指西边单元前停的一辆车,轻叹道:“韩处,我发现买地面车库比买地下车位划算,里面装装可以住人,可以做饭。车不开进去一样有地方停,停车库门口又不影响别人出入。”

“车库多少钱一平米,地下车位多少钱一个?”韩博反问一句,拉下卷闸门。

“车库当然贵,韩处,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谭兴涛那么有钱,又是搞工程的,照理说他应该买高点,一楼视线不好,阳光不好,他怎么会选这套。”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人喜欢站得高看得远,有人认为住下面踏实点,如果个个跟你一样想,那些新开发的楼盘一楼二楼岂不是卖不出去。”

葛正建不无尴尬的笑了笑,跟随韩博从后门再次进入死者家。

刚才讨论空调的两位不在,一个四十多岁身穿冬棉服的中年人,站在客厅角落里叼着烟若有所思。

“侯队侯队,2号楼1单元询问完,没发现可疑!”

……

对讲机放在茶几上,电流声、通话声响个不停。

韩博坐到沙发上,再次研究起这个实在算不上大的空间。

“韩处好,新阳市局刑侦支队赵荣升,认识您很荣幸。”中年人缓过神,也走过来坐到沙发上,掏出盒烟打招呼。

“不吸烟,谢谢。”

韩博顾不上跟他客套,看看北面窗户,再看看南边阳台窗户,直入正题:“赵支队,这套房子虽然是一楼,其实是二楼,外面按有防盗窗,小区物业还算比较负责,可以说凶手通过窗户投毒的可能性不大。

楼下我搜过,楼上昨天来看过,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没有剧毒化学品,只有一些日化用品,可他们又确实死于氰-化-物中毒,氰-化-物从哪儿来的,凶手是怎么投进来的,我认为这些情况必须搞清楚。”

直来直去,这样最好。

赵荣升夜里只睡过两个半小时,安排好各小组工作就赶过来看现场,真没那个时间和精力慢慢汇报。

他点上根烟,回头看看餐厅和卧室方向:“韩处,我知道搞清楚嫌犯作案手法的重要性,问题是现在掌握的东西太少,现场勘查又没收集到有价值的物证和线索,只能坐这儿瞎猜。”

他显然不打算在这个疑点上再浪费资源,语气带着几分无奈。

凭空推测不就是瞎猜么,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查查死者的社会关系,作为专案组上他是第一责任人,他的心情韩博能够理解。

但这个案子太蹊跷,蹊跷得有点像小说里的“密室杀人案”,方向绝不能搞错,该查的绝不能有所遗漏。

韩博从展示架上拿起一个镜框,看着镜框里的“全家福”,说道:“赵支队,许多案子乍一看错综复杂,等案件顺利破获,回过头看看又会发现案情并没有那么复杂。这跟做魔术差不多,房间就这么大,道具就这么多,这个戏法到底是怎么变的,下点功夫,应该能分析出端倪。”

“韩处,我知道您的意思,我会想办法的。”

“辛苦了,需要哪方面支持给我打电话。”

人家正忙,韩博不想给他添乱,留下手机号码,走出死者家,在小区里继续溜达,里面溜完去外面。

用“地无三尺平”来形容新阳不算夸张。

死者家所在小区,乃至周围好几个住宅区,全是削掉一半山体兴建的,韩博走走看看,一直爬到山顶。

“韩处,上面风大,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葛正建跟上来,双手撑住腿,俯着身气喘吁吁。

“这里视线好,能看清周围地形。”

韩博看看山下小区,再回头看看建在半山腰的公路,感叹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小区前面道路限行,山上的路不限行,不能百分之百排除剧毒化学品泄漏的可能性。”

“韩处,您是说毒气从这边吹过去,正好吹进死者家?”

“直线距离有一公里,海拔高度也不同,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尤其大自然,有时真奇妙,比如下雨,桥这边不下,桥那边下很大。”

葛正建想了想,突然摇摇头:“韩处,如果确实存在剧毒化学品泄漏,谭家人中毒身亡只是一个巧合,只是一个意外,但他们生前打开窗户不可能是巧合。”

小伙子分析得有道理,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巧合。

韩博没从原路下山,而是选择一条小路,边抓着树枝往下走,边分析道:“种种迹象表明,毒气是在死者家弥散的。像一颗定-时-炸-弹,突然间爆了。可是既找不到容器,又检不出残留,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这颗定-时-炸-弹原来藏在一个我们根本想不到的地方。”

葛正建停住脚步,一脸茫然。

韩博回头拍拍他胳膊,笑道:“排除掉所有可能,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专案组现在顾不上去,我们帮他们拾遗补缺,有进展最好,没进展没收获也能避免他们将来再走弯路。”

卓牧闲说

感冒,难受,状态不好,两千字一章,不知道写得什么,各位书友先将就着看,泪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