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一十七章 灭门惨案!

第六百一十七章 灭门惨案!


                第六百一十七章 灭门惨案!

有电话打进来了,对方是新阳市公安局石岩分局的刑侦副局长。

现在身份是省厅刑侦总队副处级侦查员,之前的职务他不知道,他干脆以“处长”相称。建队之前刑侦总队叫刑侦处,自己又是副处级,他这么称呼倒也无可厚非。

韩博没解释,作为一个类似于省厅从县级党委借调的干部,名不正言不顺,关于身份尤其职务也没法解释,直接请他介绍案情。

“韩处,案件虽然是昨夜发生的,但四名死者是今天早上5点多开始死亡的。”

死亡就是死亡,怎么冒出来个“开始死亡”!

韩博有些纳闷,杨国盛副局长似乎意识到这么描述不恰当,连忙解释道:“死的是一家四口,一个65岁的老人,一对30来岁的夫妇和一个8岁的小女孩儿。昨晚10时30分许,孩子的舅舅去他们有事,发现全家人好像中毒了,很难受,拨打120送他们去医院。

凌晨5点17分,老人抢救无效死亡;6点36分,小女孩抢救无效死亡;7点41分,孩子妈妈停止呼吸;8点18分,孩子爸爸也死了。从症状上看,市二院医生怀疑他们是氰-化-物中毒。

接到医院报警之后,我立即带刑警和法医赶到医院,找孩子舅舅及医生了解情况,我们分局法医和刚到的市局法医,结合医护人员的描述、病历及抢救记录,一致认为四名死者符合中毒死亡特征,到底是不是氰-化-物,要等法医病理检验结果出来。”

一家*****惨案!

难怪最后一个死者死亡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上报到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上那儿了。

一个家庭就这么没了,韩博很是痛心,凝重地问:“在抢救期间,四名死者神智清不清醒,有没有跟医护人员说过什么?”

“报告韩处,参与抢救的所有医护人员说,死者送到医院时有神智,当时站立不稳、剧烈头痛、呼吸困难,急诊科医生询问过他们,他们说没吃过什么腐败变质的东西,然后就神志不清。孩子舅舅平时很少去他们家,对怎么中毒的也不清楚。”

“有没有组织技术民警去现场勘查?”

“专案组刚成立,我兼任专案组长,在市局刑侦支队王支队指导下,我们暂时设立两个小组,一个小组负责走访询问,调看死者家附近的监控,调查四名死者的社会关系;一个小组负责现场勘查,看能否找到毒物来源,或收集到其它线索。”

天底下没那么多巧合,孩子舅舅平时不怎么去他家,昨晚怎么去了,怎么会这么巧?

韩博追问道:“孩子舅舅呢?”

“刚把他带到刑警队,这会儿应该在询问。”

侦破工作刚展开,他们掌握的情况并不多,韩博没再问,合上笔记本电脑沉吟道:“杨局,我正在往省城赶,大概需要3个半小时,请把死者家的地址发到我手机上,到了之后我直接去现场。”

“韩处,要不您直接来局里吧,到我们分局听汇报。”

一些领导不看尸体,不去现场,不旁听审讯,坐在会议室里看材料研究案情,韩博从未把自己当多大领导,也破不了那样的“神仙案”,怎么可能先去分局听汇报。

“杨局,我还是先去现场。死亡四人,影响恶劣,这样的案件必须快侦快破,请你们尽快安排法医对四具尸体进行检验,需要省厅提供哪方面支持尽管开口。”

“是!”

省厅的副处级侦查员,居然真把自己当侦查员。现场勘查有技术民警,术业有专攻,你去有用吗?

一遇到大案,杨国盛就羡慕那些边远区县的刑侦副局长。

“天高皇帝远”,自己辖区的案子自己办,需要技术支持再跟上级开口。

省会城市就不一样了,不光离市局近,离省厅也近,一有点事省市两级公安机关领导都知道,市局刑侦支队领导刚到,省厅刑侦总队又要来人,既要破案又要接待上级,想想就头疼。

不过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

上级来人是对这个案子的重视,你敢发个牢骚试试?

杨国盛挂断手机,把韩博手机号码存上,把死者家地址用短信发过去,快步走到死者家门口,看着正在里面忙碌的技术民警,低声问:“王支队,刑侦总队的副处级侦查员韩博您熟不熟悉?”

“以前有一个副处级侦查员,已经退休了。”

“这位没退休,刚通过电话,听口音不太像我们贵省人。”

总队要来人,王新磊支队长的处境有那么点尴尬,同样是指导侦破,到底是你指导还是他指导?

夹在中间的滋味儿不好受,王支队摸摸鼻子,掏出手机:“我打听打听。”

里面在勘查,现场不能被破坏,领导站在外面暂时不能进去,杨国盛回头看看围观的小区居民,走进楼道给分局局长打起电话。

二人跟约好似的,打了三四分钟再次聚到一起。

王支队背对着围观的群众点上烟,低声道:“打听到了,来头不小,非常年轻。”

“来头不小?”

“从江省调过来的,在省政法委干过一段时间,后来空降到雨山担任副县长兼公安局长,紧接着是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前段时间凤仪县发生一起特大诈骗案,涉案金额上亿,省委把他从雨山任上紧急抽调进省委省政府调查组,既是调查组成员也是专案组长……”

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

杨国盛把烟头扔到脚下,踩了一脚,将信将疑问:“王支队,您是说他去香港追赃?”

“而且追回来了。”

都是干这一行的,而这一行恰恰是凭本事吃饭的,王支队打听得很清楚,也很服气:“人家调过来之前就是江省公安系统的刑侦专家,公大北大双硕士学位,干过刑警、技侦、禁毒支队长,到现在依然是公大特聘教官,好像还是二级英模。”

“这样的人江省公安厅怎么舍得放?”

“林书记亲自挖的,施局交代别看人年轻就不把人放在眼里,上级就是上级,对上级要尊重。”

施局不只是市公安局长,更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市领导都知道这个侦查员,来头确实不小!

杨国盛不再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反而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希望早点见到极可能成为全省公安刑侦系统的“明日之星”。

韩博赶到新阳已是下午6点多,先把妻子送到雨山县驻省办,按照导航提示连晚饭都顾不上吃,马不停蹄赶到死者家。

勘查三个多小时,大部队已经撤了。

小区门口没警车,不像下午一样有交警疏导交通,有治安民警维持秩序,看热闹的群众渐渐散去,只有小区物业的保安和一个民警在门口。

这是一个依山而建的高档小区,周围绿化搞得很好,里面全是高层,全是电梯房,甚至有地下停车场。

管理很严,外来车辆不能进。

韩博把车停到左边一个尚未租出去的商铺门口,打开后备箱取出一副手套,锁好车走到民警面前。

“你好,省厅刑侦总队韩博,麻烦带我去现场看看。”

韩博出示去香港前省厅紧急办理的警官证,照片是ps的,头像是本人,身体不是,一身白衬衫,肩上佩戴三级警监警衔,工作单位是公安厅。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太年轻,怎么可能是三级警监,只要对公安系统有点了解的人就会觉得有问题,生怕省城同行以为自己是假警察,韩博又撩起呢大衣,亮出腰间的配枪。

在大门口等半天,就是等刑侦总队的韩处长。

民警果然很惊讶,不敢相信省厅居然有这么年轻的三级警监,急忙立正敬礼:“报告韩处,我是石岩分局刑警大队一中队民警冯威,现场在6号楼1单元102室,我们市局王支队和我们分局杨副局长正在物业办公室等您。”

“先带我去现场,有对讲机,可以跟你们领导汇报一下。”

“是!”

年轻的总队领导挺和气,刚才说“你好”,现在不仅握手,还露出笑容,冯威楞了一下,连忙一边陪韩博往3号楼走去,一边用对讲机向同样等了一下午的领导汇报。

物业办公室就在第一排,刚走出几十步,市局刑侦支队长和分局刑侦副局长到了。

公安没全走,仍有小区居民在看热闹,现在不是客套的时候,三人相互介绍,简单寒暄几句,一起来到6号楼1单元门洞。

“韩处,这就是死者家,说是一层,其实是二层,这一层是大车库,上面住人。车库门朝南,死者家把车库装修过,本打算让老人住的,老人觉得寂寞,搬过来之后一直住在楼上。”

韩博四处观察了下环境,走进楼道问:“杨局,这套房子不便宜吧?”

“不便宜,全区最贵,他家是四室两厅,150多平米,车库60多平米,车库好像卖得比房子还贵,一平米顶楼上两平米。”

人家问的不是这些!

王支队发现电梯一时半会下不来,干脆招呼二人走楼道,边走边补充道:“韩处,孩子爸爸叫谭兴涛,高中文化,以前承包过工程,赚不少钱,后来在开发区建了一个搞钢结构和彩钢板的厂,经济条件不错,资金估计上千万。”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