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一十八章 缜密分析

第六百一十八章 缜密分析


                第六百一十八章 缜密分析

户主以前是搞工程的,现在开厂其实一样是搞工程,社会关系复杂,极可能存在经济纠纷、劳资纠纷甚至工伤事故处理不好引发的纠纷。

韩博点点头,同市县两级刑侦一把手一起走进死者家。

果然很有钱,家里装修的非常漂亮,不仅漂亮而且很时尚,绝对是找专业设计师设计,专业装修公司装修的。

一进门,韩博先嗅了嗅,回头看看南北通透的窗户,下意识问:“杨局,窗户谁打开的?”

“小冯,窗户怎么回事?”勘查时技术民警先进来的,这个情况杨国盛真不清楚。

“报告杨局,现场保持原样,技术中队进来时就是这样的,考虑到有没有可能是嫌犯通过北边窗户往厨房里投毒,我进来时问过他们,还绕到后面花坛看过有没有踩踏痕迹,后面的落水管有没有攀爬痕迹。”

厨房有抽油烟机,与餐厅之间有一扇移门,用不着因为做饭开窗通风。

王支队同样奇怪,盯着窗户沉吟道:“寒冬腊月,窗户怎么都开着?”

“报告三位领导,我们开始也觉得奇怪,后来发现四个死者全呕吐过,老人房间的呕吐物都没来得及清理,分析他们当时是觉得呕吐物气味难闻,于是打开窗户通风的。”

这个解释说得过去,由此可见破案终究是靠办案民警,他们掌握第一手情况,不像领导需要听汇报,需要看材料。

韩博没再问什么,发现客厅里非常干净,门边又有一个鞋柜,鞋柜上的盒子里有脚套,习惯性脱下皮鞋,套上鞋套,跟技术民警一样开始勘查。

先简单看看客厅,再走进厨房。

厨房是重点,炒锅、电饭锅、微波炉挨个打开来看看,闻闻里面的味道,完了检查调味品,再打开冰箱,甚至打开水龙头放放水,打开煤气灶点着火,最后蹲下身打开柜子,仔仔细细检查柜子里的东西。

王支队和杨副局长很尴尬,他们一样想跟韩博这样勘查,关键对刑事技术不是很在行。

“杨局,这些食材、饮料和调味品,技术民警有没有取样?”

“取过,我交代过他们,不会有遗漏。”

韩博趴在窗户边朝外面看看,确认不太可能有人从窗外往厨房投毒,转身走出厨房,问道:“冯威同志,请你描述一下死者舅舅进来时看的情景。”

支队长和分局副局长全在这儿,您怎么问我!

冯威可不敢越级汇报,而且是越两级,一时间竟犹豫住了。

想了解第一手情况当然要问最了解情况的民警,王支队到分局指导案件侦破时同样如此,没觉得韩博是不给面子,眉头一皱,“韩处问你呢,汇报啊!”

“哦,是!”

冯威缓过神,急忙道:“报告韩处,付立清,也就是死者舅舅,进来时发现谭兴涛说头疼,孩子妈妈刘梅正趴在洗手间马桶上呕吐,老人趴在卧室的床上呕吐,孩子已经神志不清了,急忙用这部电话打120求救的。”

“付立清开得门?”

“是的,付立清当时也正准备打120。”

韩博走进主卧,看着墙上的婚纱照问:“孩子妈妈姓刘,孩子舅舅姓付,这么说谭兴涛离过婚,刘梅是孩子的后妈,付立清的姐姐是谭兴涛的前妻?”

“报告韩处,谭兴涛确实是二婚,一年前与前妻付立琴离异。负责这条线的同志询问过一些知情人,发现二人离婚前闹得很厉害。付立清不服气,觉得姐姐被欺负了,曾跟谭兴涛动过手,110为此出过警。”

“他们二人关系并不好?”

“不好,跟仇人差不多,昨晚付立清是漏进小区的。声称谭兴涛虽然跟他姐姐离了婚,但在财产分割上还有纠纷,这些情况我们正在核实。”

“韩处,我们觉得这个付立清很可疑,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昨晚来,用巧合解释不过去。”杨国盛跟王支队对视了一眼,低声补充道。

医生和法医怀疑是氰-化-物中毒,氰-化-物跟砒霜一样尽人皆知,电影电视里经常出现,但一般人想搞到氰-化-物可没那么容易。

没有证据,韩博绝不会下定论。

走进孩子的房间看了看,转身问:“杨局,付立清的背景调查过没有,什么文化程度,做什么工作的,有没有机会接触到剧毒化学品?”

“正在查,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他文化程度并不高,才小学毕业。在姐姐与谭兴涛离异之前,他一直跟在谭兴涛后面干。谭兴涛开始让他干轻活儿,后来做大了让他当小工头,管几个工人。”

“有没有前科?”

“没有。”

“有没有跟别人声称要报复?”

谭兴涛喜新厌旧,抛弃糟糠之妻,作为小舅子怎可能不生气,说几句气话,很正常,难道能把几句气话作为他投毒杀人的证据。韩家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没太大必要问,但为了搞清案情依然问了。

“这个真有,我们民警发现他不止一次扬言要让谭兴涛好看。”杨国盛点点头。

付立清越是可疑,韩博越担心,生怕他们先入为主。

走进老人房间端起垃圾桶,屏住呼吸看看里面的呕吐物,请分局刑警冯威去厨房拿来一双筷子,伸到里面拨弄检查了两三分钟,突然站起身:“王支队,杨局,您二位是前辈,经验丰富,相信该查的都安排人去查了,接下来能做的就是等消息。厅领导赶鸭子上架,让我过来指导侦破,想想真没什么好指导的,可又不能什么都不做。

刚才冯威同志介绍四名死者都呕吐过,看看这个垃圾桶就知道吐得有多厉害,过来勘查的技术民警肯定取过样,里面有没有氰-化-物等毒物应该很快能检验出来。如果里面确实含有毒物质,说明四名死者吃过或喝过同样的食物或饮料。

现在的问题是四名死者吐得很厉害,到医院之后医护人员又极可能采取过洗胃等急救措施。换言之,胃里可能空空如也,法医病理检验提取胃内容,估计很难提取到。

我建议专案组最好查查四名死者的饮食习惯,孩子挑食,一些食物很难消化老人不太喜欢吃,脂肪太高太油腻的食物女同志不喜欢,再结合厨房垃圾桶里的烂菜叶,冰箱里的剩饭剩菜,分析分析到底是什么东西含有毒物质,进而追查毒物来源。”

行家一开口,便知有没有。

下午光忙着查谭兴涛的社会关系,查付立清的情况,这些真没有考虑到。

杨国盛副局长正准备开口,韩博接着道:“这么冷的天,把窗户打开来通风,如果只有一个人中毒,一个人呕吐,解释得过去,很合理。现在的问题是一家人同时中毒,全在呕吐,他们首先考虑的应该是什么,我不认为他们难受成那样会首先考虑空气环境,这是一个疑点。”

“人都死了,窗户全仔仔细细勘查过,没发现付立清的指纹,这个疑点怎么解开?”王支队想了想,下意识问。

韩博转身指指老人呕吐过的垃圾桶,凝重地说:“王支队,我们要考虑到呕吐物里检不出有毒物质的可能性。”

“韩处,你是说凶手的投毒方式?”

“从几位描述的症状看,死者一家应该是重度中毒,在家里摄入有毒物质的可能性较大,要是这些呕吐物里检不出有毒成分,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全家人一起出去过,在外面中得毒,所以他们生前的活动一定要搞清楚,第二种就比较可怕了。”

看看现场,听听介绍,问几个问题,就能想到这么多。

杨国盛发现年轻的副处级侦查员有点水平,禁不住问:“韩处,还能有什么可能?”

“杨局,剧毒物质的形态多种多样,有可溶解的固体、粉末,有液体,一样存在剧毒气体!毒气一样能杀人,且杀人于无形,如果凶手是施放有毒气体,那么窗户之所以打开就好解释了。大多有毒气体带有刺激性气味,死者生前觉得难闻,但没想到是毒气,于是打开窗户通风,结果他们已经嗅入很多,通风根本来不及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毒气杀人,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王支队和杨副局长愣住了,不敢相信有这种可能性。

听起来确实匪夷所思,这种可能性确实不大,但作为省厅派过来指导侦破的副处级侦查员,韩博认为应该把所有可能性都考虑到。

他拉开防盗门,指指对面:“我建议再安排几个同志,询问小区居民,尤其这栋楼的居民,昨晚有没有闻到过异味。来时我注意过周围,没发现化工厂,小区门口道路有明显的限行标志,大车不让进,运输危化品的车辆更不许进。

并且天气这么冷,白天打开窗户通风,晒晒被子正常,晚上打开窗户很不正常。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小区,住在小区里的居民上千,基本可排除剧毒化学品泄露的可能。所以呕吐物里要是检不出毒物,死者一家昨天要是没集体出去过,那么几乎可以判定是毒气杀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