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零九章 “扬眉吐气”

第六百零九章 “扬眉吐气”


                深正市局同行旗开得胜,路中才下令收网。

飞虎队待命二十几个小时,早就等不耐烦了,如同神兵天降,把四个“能办事”的人和余绍东以前的小弟团团包围。再能办事也搞不过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飞虎队,五名嫌犯束手就擒,从他们身上检获两支手枪。

余绍东更好对付,用不着飞虎队出马,o记探员和刑事侦缉处的cid便衣一拥而上,直接将其拘捕。

拘捕“差佬强”很高调,o记探员率领分区的一大帮军装警员,从一家茶餐厅把他带走调查。

公共关系科早有准备,联络过香港几十个大小媒体的记者。让记者采访完拘捕14k大佬的过程,又带记者们去湖口岸。

香港的三号通缉犯蔡兴斌一时半会移交不过来,营救出来的7岁小男孩要安抚,要及时回到他母亲身边,深正市公安局把孩子交给联络事务处的黄家伟署理高级警司,他会带着孩子从湖口岸过境。

营救出来的孩子刚进入香港,邓sir和o记总警司便在警察总部召开记者会。

通报1997年1月25日尖沙咀宝勒巷盈丰商业大厦纵火凶杀案逃犯蔡兴斌在内地落网,以及香港警队在内地公安协助下破获一起绑架案的消息。

邓sir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慷慨激昂地说:“内地警方一直以来都于香港警方有良好的合作,在此前的多宗案件中,内地警方也曾应香港警方的要求,将香港通缉的犯人拘捕并转交给香港警方。

一直以来,我们都提醒那些作奸犯科的人,如果他们在香港犯法,我们也会全力去通缉,内地不是避风港!有关移交被通缉者的事宜,内地与香港警方会依照有关程序处理……”

主要工作完成了,接下来有许多后续工作。

香港警察如此,韩博同样如此。

林书记和张副厅长亲自打过电话,要等办完赃款移交才能回去。

如果有机会,要见见11.26案主犯余绍东。

他们诈骗的不是8000多万,而是9000多万,其中1000多万在招摇撞骗期间花掉了,根本追不回来,看能不能从余绍东身上多多少少找回点损失。毕竟他是香港人,在香港有资产,比向海涛、郭梦辰、申雨露有钱。

警务处的大佬忙着接受媒体记者采访,特别小组有人要休息,有人要负责后续工作,再呆在警察总部没什么意思。

韩博跟吴副厅长打了个电话,跟邓sir等大佬打了个招唿,提上行李去江妹妹帮着订的酒店,先聚聚,一起吃顿饭,然后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本打算叫出租车,下楼时遇到同样打算回去休息的关星伟。

他有车,执意要送,盛情难却,韩博干脆履行“案子破了请客”的承诺,请他叫上特别小组此刻能抽出身的人,一起聚聚。

要么不来,一来一大帮。

江亚男一点准备没有,急忙换餐厅,在酒店附近找到一家大餐厅,要了一个超大包厢,摆了三桌。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港大的副教授,长得又漂亮,她成为焦点,成为宴会上当之无愧的明星。

“江教授,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常联络。”

关星伟大献殷勤,又是帮着拉椅子,又是抢着倒饮料,现在更是当这么多人发起名片,江亚男有那么点不好意思,韩博则觉得有些好笑。

“抱歉,我没有名片。”

“有电话就行。”

关星伟掏出手机,急不可耐要人家手机号,路中才等“o记”和cid的便衣捧腹大笑,联合财富情报组的警员和海关人员要么起哄,要么帮他们的“老大”说好话。

这小子原来是单身,如果二人能对眼似乎也不错。

韩博干脆不管他了,转身问:“路督察,明天能不能安排个时间,让我见见余绍东。”

“韩长官,不是不帮忙,是这么做不合规矩。他请律师的,如果律师知道我们让您见他,事情会很麻烦。”

“香港发生的罪案只能由香港警队调查,香港嫌犯只能由香港警察问话。”一个便衣补充道。

“如果他愿意见我呢?”

“必须要有我们的人在场。”

“可以。”

“我认为他不会愿意见您的。”

“路督察,你可以帮我。”

韩博紧盯着他双眼,路中才反应过来,放下杯子苦笑道:“好吧,这顿饭不能白吃,我试试。”

江亚男被关伟星搞得很不好意思,借机岔开话题:“韩博,你这次来是为那个通缉犯,还是为那起绑架案?”

“你知道?”

“进来时你没看大厅的电视么,盈丰商业大厦纵火凶杀案,前天发生的绑架案,正在滚动报道。好像跟帮派有牵连,一个黑社会大哥被拘捕了。”

“消息挺灵通,其实这是一个案子,至少对我来说是一个案子。”

老同学厉害啦,跑香港来办案,而且是办这样的大案!

江亚男诡秘一笑:“关督察,路督察,这顿饭应该你们警队请。要不是韩博,你们警队能扬眉吐气?”

“亚男,事实上关督察和路督察是帮我忙。”

“你不在香港,你不知道,千万别被骗了,破这几个案子对警队很重要,不信你问问关督察和路督察。”

“二位,是吗?”韩博放下筷子,一脸好奇。

关星伟挠挠头,不无尴尬地说:“其实这跟我们联合财富情报组没多大关系,不过江小姐说得对,这两个案子能成功破获,对现在的警队而言确实很重要。”

“陈锦华的事?”

“嗯,nb香港警务处毒品调查科)与o记、cid、cib并称警队的四大刑侦部门,他是nb的‘二哥’,坐第二把交椅,是警队着力栽培的接班人选,是警队的‘明日之星’,年纪轻轻就晋升至总警司,甚至多次以署理总警司职衔,出席破案后的记者会,他被廉署拘捕,能够想象到警队压力有多大。”

家丑不可外扬,可现在已经被icc(廉政公署)搞得沸沸扬扬。

路中才觉得没什么要隐瞒,补充道:“陈锦华被通宵扣查盘问后,廉署急召三四十人大举出动,在尖沙咀一家卡拉ok和其他地方展开搜捕行动,再拘捕三人,其中包括一个高级督察和西九龙总区重案组的一个警署警长。

廉署没掌握足够证据就高调抓人,就开记者会。媒体无限放大,炒得沸沸扬扬,把一起个案变成警队这些年来最轰动的贪污丑闻。墙倒众人推,现在谁还记得陈锦华在警队服务期间的功绩。”

公安民警晋升难,香港警察升职一样不容易。

香港市民在投考警队时,可以报考pc(警员)或者ip(督察),想报考ip必须毕业于最好的大学,必须拥有学士学位。投考pc只需要拥有高中会考成绩即可,但近年也有不少大学毕业生先考pc,再以通过升级试考上ip职级。

不管投考ip还是pc,都必须通过英语及语文考试和体能及视力考试,这里的语文考试是指粤语,并且投考警队的人必须是持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或在港居住7年以上。

被录取者将进行6个月的训练后,即成为正式的pc或ip。

升级制度非常严格,每次升职都要进行面试、笔试和体能测试。只有警务处副处长升任警务处处长由警务处处长选出接替人选,一般是从副处长和高级助理处长里挑选。个人的纪录是很重要的,一些小事都可能直接影响升职。

陈锦华年纪轻轻便晋升高级警司,甚至不止一次以署理总警司身份出席警队活动,肯定有一定能力。

正如韩博所料,一个对nb“二哥”比较熟悉的cid不无惋惜地说:“他以前很厉害的,驻守水警重案组时,曾率众成功侦破‘新欢场杀手案’。当时,三名变态杀手三次在娱乐场所‘买钟’,带走女公关,骗到长洲洗劫、***再杀人灭口,用木箱、尼龙袋弃尸。

有一个女公关甘愿当****侥幸逃过一劫,成为破案关键线索。

三名受害人尸体被发现后,陈锦华带领水警重案组进行调查,奇迹般地查出三案有关连,成功寻获案中唯一活口,将‘新三狼’绳之于法,从那时开始声名大噪。后来负责调查连串电话亭炸弹案。临近调职前,曾率领一百多警员,大破黑帮在一艘赌船上举行的坐馆仪式,登船拘捕近百人,案件轰动一时。”

果然很厉害,韩博忍不住问:“还有呢?”

“加入毒品调查科,同样屡建奇功,他破获过一起重达两吨、总值上亿元的大--麻案;他曾率队在八乡的一次行动中,捣破一个毒品稀释工场,当场检获一支美制手枪和一批毒品。被廉署调查前又建一功,捣破一个海-洛-因贮存中心和稀释工场,检获价值3000万港元的毒品。”

难怪被称之为香港警队的“明日之星”,原来不是很厉害,而是非常厉害,这么一个人竟然涉嫌贪污,韩博同样觉得惋惜。

关星伟喝完杯中饮料,接过话茬:“我跟他打交道不多,但我知道他或许有问题,但问题没廉署说得那么严重。之所以落到这步田地,应该是楼市高峰期,他先后以高价购入何文田帝庭园和黄埔花园两个大单位。运气不好,遇上金融风暴,月薪9万都变成负资产,还要供养三个孩子,经济拮据,成了*****笼络的对象。”

“不说他了,喝酒,不喝酒的喝饮料。”

路中才在陈锦华手下干过,提起这事就很郁闷,端起杯子:“谢谢韩长官,认识您很荣幸,希望我们有机会继续合作。”(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