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零七章 领导的考虑

第六百零七章 领导的考虑


                第六百零七章 领导的考虑

韩博和邓sir等香港警队大佬在香港警察总部等绑匪的电话,张副厅长则早早赶到省委,同林书记、古副书记、黄副书记三位省政法委领导一起围坐在茶几前,等待吴副厅长、深正海关同志及一起赴港的专案组经侦民警的清点结果。

手机放在茶几上,不管谁打进来都三言两语完事,生怕占线。

掉包时拍摄的照片,韩博第一时间发回来了。

林书记戴上眼镜一张一张仔仔细细看完,心里盘算着大概有多少,顺手把照片递给古副书记,一向古井不波的脸色露出会心的笑容。

“落网的女嫌犯交代余绍东手里有7000多万,香港水警和香港海关在联合行动时无意中缴获一箱,箱里有300多万。从韩博同志发回的照片上看,这十四个箱子里估计有五六千万,算上从另外几个嫌犯手里缴获的,凤仪县的问题应该能解决,这个年应该不难过。”

在短短一周内破获这样的案件,挽回这么多损失,谁敢说贵省公安没有战斗力,张副厅长兴致勃勃,从黄副书记手里接过烟。

古副书记分了一半照片给黄副书记,边看边笑问道:“张副厅长,香港方面什么时候能把钱移交给我们?”

“来省委的路上我打电话问过小韩,他说现在情况发生变化,香港方面需要我们协助他们抓蔡兴斌,也就是97年在香港制造特大纵火案的逃犯,而且我们侦办的诈骗案又引发一起绑架案,他们比我们急,保安局、律政司、海关和高等法院已达成共识,会尽快帮我们办移交,最多半个月。”

“能不能再快点?”再半个月就是2004年,古副书记显然想起元旦前把赃款追回来。

“小韩会争取,老吴会争取,东广省厅和深正海关的同志也会帮忙,元旦前走完程序还是有希望的。”

“实在不行就春节前。那是香港,不是其它地方,这种事是急不来的。”

林书记不担心香港方面会出尔反尔,端起杯子感叹道:“从这个案子上可以看出,光兵贵神速是不够的,办理这种案件的指挥员既要有文化有能力,还要能洞察先机。韩博同志表现可圈可点,先是大胆推测主犯戴辉极可能被绑架,紧接着又作最坏打算,赶赴香港请求香港方面协助,在香港设置最后一道防线。

早一拍跟慢一拍是完全不一样的,要是不能洞察先机,几千万人民币这会儿估计已被余绍东兑换成港币。案子能不能破放一边,赃款估计是追不回来。关键时刻有没有用对人,真的很重要。”

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这是实打实的成绩!

放眼全省政法系统,能干得比“韩打击”漂亮的能有几个?

古副书记很服气,不禁笑道:“林书记,这个墙角您是挖对了。凯山地委瞎搞,这样的同志怎么能调出政法系统!”

“凯山地委有凯山地委的考虑,怎么才能脱贫,不光是凯山地委、行署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省委政府的主要工作。韩博同志本来就是以东西部交流名义调过来的,凯山地委这么安排无可厚非。”

“现在怎么办,他们已经把生米煮成了熟饭。”

“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省五十多个贫困县,能摘掉一顶国家级贫困县帽子是一顶。不光省里对雨山很重视,国-务-院扶贫办也很重视,对思岗县与雨山县对口支持、结对帮扶评价很高,韩博同志已被评为‘全国扶贫工作先进个人’,我们要以大局为重。”

林书记笑了笑,继续说:“但人才确实难得,一个事务型干部去搞政务、搞党务不太合适,我跟凯山地委沟通过,可以对雨山县政法系统主要领导作一些微调。”

“林书记,您打算怎么调?”

“由凯山地委选拔一个同志去雨山担任副县长兼公安局长,韩博同志依然是县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政法机关干部可以享受警衔津贴,也就说韩博同志虽然不再兼任县公安局长,但依然有警衔,依然是三级警监。”

“林书记,您是说把他从雨山县的工作中解脱出来,只是把工作关系和职务挂在雨山?”

“干部培养离不开培训,等这个案子办完,雨山政法系统主要干部调整完,就让他来省里培训。培训一两年,等雨山县的扶贫工作走上正轨,再把他正式调到公安厅。”

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公安厅不是其它省政府组成部门,非常需要关键时刻能上能啃硬骨头的干部。

张副厅长很高兴,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林书记又笑道:“我跟省-委组织部协调过,跟江省那边也协调过,对口支援、结对帮扶,怎么能不加强干部交流。今年来不及,现在只能做准备,明年再选派一个雨山县的副处级干部去思岗县挂职,江省那边选派一个思岗县的副处级干部去雨山挂职。”

雨山现在为什么离不开韩博,就因为他是思岗人!

思岗县的那些客商乃至思岗县委县政府相信他,只要他在雨山县担任主要领导,前几天敲定的那些项目就不会有太大变数。

如果以为东西部干部交流挂职的方式,从思岗调一个副处级干部去雨山工作,让他跟韩博一样进入雨山常委班子,成为雨山县的主要领导,韩博的重要性就没那么大了,韩博在不在雨山也就无所谓了。

领导就是领导,真正的高瞻远瞩。

这么安排既不会埋没一个公安人才,又不会影响雨山乃至凯山地区的经济建设大局,方方面面全能兼顾到。

张副厅长乐了,正准备开口,吴副厅长打来电话。

“张厅长,清点结果出来了!”

吴副厅长再次确认了下数字,激动不已地说:“三十几个人清点了三遍,不会错,一共6873万,算上前天夜里在码头缴获的,计7233万元人民币!”

“好,好,同志们辛苦啦……”

张副厅长拿起早准备好的笔,写下一串数字。

古副书记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个计算器,把之前缴获的加上。

林书记确认他们没搞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红色电话向省-委书记、省长、省委副书记等省领导汇报。张副厅长则拨通仍在凤仪县的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电话,向省-委办公厅邢副秘书长通报。

与此同时,11.26专案组第三小组组长石宝华,在深正公安局刑侦支队一位副支队长协助下,从移动公司拿到香港逃犯蔡兴斌的手机通话记录。

前面的没时间看,只看近期的。

“罗经理,能不能帮我们查查这几个手机号?”

“石警官,不好意思,你们的手续上只有一个号码。要查这么多,不符合相关规定。”

“请等等,我给领导打个电话。”

人家有人家的规章制度,石宝华能够理解,立即拨通韩博手机。

“别急,我跟厅领导请示。吴厅长在香港海关,一时半会儿回不去,手续只能由省厅出具。你先问问他们,原件暂时送不过去,传真行不行?”

“罗经理,传真行不行?”石宝华捂住话筒抬头问。

总公司领导打过招呼,说他们正在查的是一起特大案件,罗经理权衡了一番,点点头:“可以,只要手续就没问题。”

“韩处,罗经理说没问题。”

“好,最多十分钟,连上技术手段的手续一起办。”

事关赃款什么时候能移交,省厅效率非常高,不一会儿就把相关手续传真过来了。调通话记录不是干别的,移动公司工作人员输入号码,直接打印清单。

郭梦辰的新手机号是跟向海涛分别之后办的,是一个启用不久的新号,使用时间段就这么几天,非常容易甄别。香港逃犯蔡兴斌要是在内地换过号码,那么,他的现在的手机号同样启用不久。

石宝华和几个刑警趴上办公桌上一份一份看通话清单,五分钟不到就锁定两个号码。

“喻支队,应该是这两个,拜托了。”

“谈不上,我给技侦打电话。”

“石支队,喻支队,这个号码二十分钟前还有通话记录!”

现在既是在协助贵省同行办案,同样是在协助香港同行办案,省厅乃至部里都很重视,深正市局刑侦支队喻副支队长接过清单看一眼,抬头道:“罗经理,技侦支队同志马上到,麻烦您先安排人帮我盯住这两个号码,再有通话看能不能锁定其大概位置。”

帮一次忙是忙,帮两次也是帮。

罗经理一口答应道:“没问题,我去安排。”

蔡兴斌在香港有案底,而且是悬红20万港币的三号通缉犯,他应该不敢在香港久留。换言之,他极可能把7岁小男孩从香港绑架到了内地。

余绍东肯定会要求一手交钱一手放人,而他又非常清楚已被公安通缉,不敢轻易过关,也就是说他极可能会偷渡入境。

赃款控制住了,石宝华现在考虑的是人赃并获。

不再给韩博打电话,该成发短信,将这里的情况用短信报告。

合作就要有诚意,韩博不想给香港同行留下一个内地公安为抓捕嫌犯在背后搞小动作的坏印象,转身道:“邓sir,黄sir,绑匪和人质可能在内地,我同事已锁定两个疑似郭梦辰和蔡兴斌的号码,只要他们再打电话,不管是不是给余绍东打的,应该能锁定他们的大概位置。”

“谢谢,太感谢了。”

邓sir接过手机看看短信,把手机交给正在指挥的“o记”督察,转身道:“家伟,韩警监在我们这边,我们也要有人过去。辛苦一下,跑一趟,赶紧去深正,请内地公安协助。”

卓牧闲说

衷心感谢“章台柳77”书友万币打赏!感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打赏、订阅、投票支持!马上过年,有点忙,更新时间不正常,请各位书友见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