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章 合作

第六百章 合作


                “吴厅长,我韩博,港方发现余绍东7岁的儿子余晓东极可能被绑架,怀疑是向海涛或郭梦辰干的,需要我们协助。”

“余绍东呢,有没有锁定其下落?”

“可以确定他潜逃回了香港,刑事情报科通过技术手段成功锁定其大概位置,已安排人过去跟踪监视。另外他携款潜逃回香港时,无意中撞上香港水警和香港海关的联合行动,差点被逮个正着,再次潜逃时遗留一箱赃款,三百六十多万。”

“联合行动还让他跑了,香港警察怎么搞的?”

吴副厅长很郁闷,暗想香港方面昨晚要是来个人赃俱获,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谈判,就是想办法把钱弄回去。

嫌犯带着赃款从香港水警眼皮底下跑了是很可惜,可他昨夜在新海时何尝不是从海关缉私局眼皮底下跑了。据说缉私艇当时离他很近,不到两海里,关键装备没人家好,就是追不上,你能有什么办法。

现在说这些没什么用,韩博急忙道:“吴厅长,刚刚结束的会议上警务处和海关决定成立一个特别小组,海关的人负责赃款的事,核实整理我们提供的证据,走他们的程序帮我们帮移交。警务处的人负责绑架案,孩子是无辜的,他们首先考虑的是营救人质。”

“答应把钱移交给我们?”

“答应了,不过我们要全力协助他们抓绑匪,协助他们营救人质。”

看样子这不是什么坏事!

吴副厅长真有那么点幸灾乐祸,不禁笑道:“跑香港去绑架,向海涛和郭梦辰有这个本事吗?”

“向海涛不太可能,郭梦辰很难说。”

韩博回头看看正忙得焦头烂额的香港同行,走到落地窗前低声分析道:“郭梦辰有海外关系,他儿子甚至申请到美国绿卡,余绍东打算过河拆桥就是他儿子发现的,专门从美国来过一趟香港。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跟他的贯籍有关,他们老家偷渡出去的大多是小年轻,没什么文化,在国外一般从事餐饮,这是干正行的,还有很多人在国外从事非法活动,而且专门针对华人。”

吴副厅长想起一个传闻,惊问道:“闽清帮?”

“我怀疑有这个可能,他们在国外为非作歹,名声臭大街。只要能搞到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

“既然有这个可能就全力协助,这边我盯着,你在香港盯着钱,不管这起绑架跟我们查的案子有没有牵连,钱必须追回来。”

“是!”

……

挂断电话,联络事务科的女警安吉拉再次出现在眼前,韩博急忙上去接过行李。

“韩长官,邓sir让行政部帮您订好酒店,车在楼下,您是现在过去还是等会儿过去?”

“不过去了,我留在这里。”

“晚上怎么办?”

特别小组的警员收拾出一间大办公室,里面有电话、传真件、电脑,方便韩博接收内地公安机关发来的资料。办公室里还有一张大沙发,晚上可以住人。

韩博看看正忙碌的同行,笑道:“他们怎么办,我们也怎么办。”

“您是客人,这怎么可以?”

“我是客人,但我一样是警察。这是你们的案子,一样是我案子。”

“好吧,这是我的号码,有什么需要您尽管打电话。”

送走安吉拉,年轻的总督察端着两杯咖啡走过来,递给韩博一杯,靠在落地窗上看着忙碌的cid笑问道:“韩长官,您打算跟我们一起熬夜?”

“关督察,我正准备问你同样的问题,o记b已接手,你似乎没必要一起熬夜。”

“绑架跟我没关系,您要带回去的东西跟我有关,邓sir交代过,既要保证人质安全,也不能让您两手空空回去。”

“谢谢。”

“应该的,今后或许需要您帮忙,我是说我们联合财富组。”

“我说得是这杯咖啡。”

关星伟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忍俊不禁笑了。

韩博喝了一小口,侧身道:“开玩笑,千万别在意,第一次见面时你说得非常有道理,想打击跨境犯罪,我们只有合作,必须合作。”

“可是法律上存在许多漏洞,比如您不能把余带回去,我们一样无法将周押解回来受审。”

“总会有办法的,相信这只是暂时的。”

“五十年之后?”

这个话题很微妙,涉及到“一国两制”的大政方针,韩博放下杯子:“我不是政治家,也不是高级官员,跟你一样只是警察。”

香港虽然回归了,但香港媒体习惯报道内地的负面新闻。

关星伟跟很多香港人一样,对内地始终持有某种偏见。作为一个高级督察,他不会当韩博面说那些,想了想突然冒出句:“韩长官,据我所知内地公安讲究资,像您这样的高级警务人员应该不多吧?”

“也不少,只是你没接触过。”

“或许吧,总之,认识您很高兴。”

“我也是。”

这边闲聊着,对面电话此起彼伏。

资讯发达不是吹的,关于余绍东的资料一份接一份从各执法单位汇集到这里,o记的一个总督察是最高指挥官,戴着耳麦不断下达命令。

海关的一个高级监督(主任级)同几个关员忙着审核韩博之前提供的证据材料,警务处的两个文职人员在他们这一组,正忙着查阅相关的法规和指引,赃款归还不是说还就还的,该走的程序一个不能少。

“韩长官,我们需要这两名嫌犯更多更确切的资料,您在内地的手下什么时候能发过来?”

“十五分钟,”韩博抬起胳膊看看手表,朝“o记”的指挥官笑道:“我同事正在整理,最迟十五分钟就能传过来。”

“谢谢韩长官,拜托了。”

“路sir,cib同事已找到目标,他刚进入新丰酒楼,高sir正在想办法,看能不能安排一个兄弟混进去。”

一个便衣点点鼠标,液晶显示器上出现四张照片。

余绍东,果然是余绍东!

韩博一眼认出嫌犯,走过去紧盯着显示器看了十几秒钟,突然指指左下角:“路sir,能不能放大点,我想看看这个人。”

“放大。”

“yes!”

狗仔队正在跟,“o记”正在往那儿赶,这个时候警员绝不能暴露身份,路总督察不无紧张地问:“韩长官,您见过这个人?”

“没见过,不认识,不过这个人的脸型跟郭梦辰有点像。”

“他儿子?”

“不敢确认,只是有点像。”

“高sir高sir,我‘o记’路中才,请你的兄弟与目标保持距离,同时留意酒楼外身穿白色t恤衫,蓝色牛仔裤,背黑色旅行包的年轻男子。”

“收到收到。”

“阿兴,通知在附近巡逻的军装兄弟,盘查该男子身份证。”

“yes!”

反应迅速,效率极高。

不过没什么好羡慕的,这是香港,警队有钱,辖区总共这么大,有几万警员,大街小巷到处装有摄像头,主要街道都有警员巡逻,要是反应慢、效率不高,真对不起特区政府在安保上的投入。

韩博抱着双臂看了一会儿,手机响了,留守在专案指挥部的李硕副支队长发来向海涛和郭梦辰的资料。

不是传真,发得是电子邮件。

不要去办公室,直接打开带来的笔记本电脑,连上网,打开电子邮箱,下载附件。

公安信息化建设发挥巨大作用,只要有权限,在贵省一样能在公安内网检索到闽省人的身份证信息。关于向海涛的先不管,直接点开郭梦辰的,他儿子偷渡出国,在国内的户籍并没有注销。

韩博看看照片,抬头道:“路sir,虚惊一场,不是嫌犯郭梦辰的儿子,只是神似。”

路中才总督察走过来俯身看看,确认照片上的男子跟照片上那个男子不是同一个人,直起身道:“谢谢,麻烦您给我一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