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零二章 既找绑匪也找钱!

第六百零二章 既找绑匪也找钱!


                香港警察总部19楼,特别小组办公区灯火通明。

类似于内地公安机关技侦部门的cib技术装备先进,cib的狗仔队训练有素,几组人交替跟踪监视,甚至窃听到余绍东与三合会人员的几段通话。

现在可以证实他儿子余晓东被绑架了,绑匪开出5000万港币赎金,但只是让他准备,没有提赎人方式。

绑架案是大案!

正常情况下归cid(刑事侦缉处)管,但余绍东具有三合会背景,频频联络的又是帮派分子,所以由“o记”高级督察路中才负责,cidb和cib提供协助。

“高sir高sir,目标乘出租车从咸美顿街右拐,进入东海街,进入遂兴粉面餐厅。”

“二队跟上,一队去前面路口待命。”

“二队收到,二队收到,over!”

……

电台信号接入扬声器,既能从液晶屏幕上清楚地看到目标位置,同样能清晰地听到cib指挥官与部下通话的声音。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跟踪监视以cib的狗仔队为主,“o记”探员和cid便衣远远跟在后面,他们训练有素,个个配枪,一旦发生状况会毫不犹豫冲上去。

考虑到绑匪可能持有武器,特别任务连也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飞虎队,已全副武装赶到分局警署待。只要能够确认绑匪尤其人质位置,他们会立即出动营救人质。

路督察此刻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进一步消息。

特别小组的其他人不能跟他一样抱着双臂站在液晶显示器前等,所谓的特别行动小组与内地公安的专案组没什么区别,同样分成几个小组,一个小组负责一条线。

他们根据cib提供的通话记录,分成几组同时查余绍东逃回香港之前几天和之后联络过的人,查余绍东的社会关系,查余绍东包括房产在内的所有资产。

这边遥控指挥,分局警署的便衣负责实施。

不管在哪个国家或地区,警方要么不调查,只要想调查一个人,就能查他个底朝天,消息一条接着一条汇集过来,详细到余绍东中学时代打过几次架,得罪过哪些人。

“路sir,蛇仔明证实余绍东借用过大头仔的客货车,让大头仔帮他找过人。”

“找什么人,找人做什么?”

“去码头接货。”

“留置蛇仔明24小时,防止走漏风声。联络阿新,去找大头仔问话。”

“yes!”

……

路总督察既在找绑匪也在查赃款下落,韩博不无感激看了一眼。

同样是督察,关星伟此刻成了配角中的配角,插不上任何话,坐在一边静观同僚指挥。不过作为联合财富情报组主管,他有权过问个案,坐在这里有坐在这里的理由,毕竟这个案子同样涉及到洗钱。

“韩长官,他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找人,到处打听消息,有什么用?”他百无聊赖,冷不丁问了一句。

韩博不认为他不在行,侧身道:“香港人的做事方式跟内地人不太一样,我也想知道他这么做出于什么考虑。”

“他可能担心交了赎金绑匪却不放人。”

“有这个可能。”

关星伟想了想,又低声分析道:“他或许想在接到第二个电话前找到绑匪,用他的方式解决问题。”

“他的方式解决问题?”韩博点点鼠标,刷新邮箱。

“他是‘14k’成员,您也看见了,案底有这么高,手里有几千万现金。在香港,人民币比港币坚挺。总之,他有钱也能找到人,完全有能力解决问题。”

“强龙不压地头蛇?”

“很贴切的比喻,我倒想看看他能找到什么人,他找的人有没有家伙。”

他一个查洗钱的主管会这么想,估计站在前面指挥的路总督察未尝没有“搂草打兔子”的意思。

“o记”是干什么的,“o记”被称之为重案组或反黑组。

前身是有组织及严重罪案调查科,是香港警务处刑事部刑事与保安处辖下的一个科,主要负责调查及打击极为复杂的有组织罪案、集团式犯罪活动和严重的三合会罪行。

内地治安形势随着经济飞速发展发生巨大变化,香港的有组织犯罪尤其帮派犯罪也在“与时俱进”。

比如“新义安”,曾是香港最大的黑社会帮派。

它源自洪门,是当年国m党情报人员所创办,前身是义安工商总会,它在1921年向香港政府注册成为合法社团,但是其入会仪式、习惯、诗句,都是地地道道的三合会(香港私会党统称)的方式,当时是以包赌及收保护费营生。

但现在的活动已经从传统的赌、娼、毒,到经营正当生意,尤其是电影、娱乐、贸易和建筑等,藉此“漂白”。帮中资深人物甚至刻意透过与官员及名流的来往,活跃于上流社交圈子。想收集他们的罪证,想打击他们比之前难多了。

余绍东是“14k”成员,频频联络的全是“14k”的人,作为调查负责调查三合会罪案的“o记”b组主管,路中才总督察不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收集到帮派分子的罪证,他会毫不犹豫出手。

正以己度人,陈龙江支队长打来电话。

又是一个好消息,韩博接完电话举起手:“路督察,与余绍东一起在内地实施诈骗的嫌犯向海涛,五分钟前在三名市开发区一个工地落网。向海涛交代郭梦辰有报复余绍东的想法,曾提出一起去深正找余绍东。”

“韩长官,郭梦辰知不知道余绍东在本港的住址?”

“余绍东在内地诈骗期间不止一次炫耀过他的身份证和回乡证,我认为他应该有印象。此外,余绍东同一个绰号为‘大耳陈’的不明身份男子,在深正上下沙一带开设过地下赌档,郭梦辰就是在地下毒档认识余绍东的。”

“韩长官,能不能安排您的手下帮我查查这个大耳陈?”

“我同事下午就去了,应该很快有消息。”

“谢谢,这个情报对我们非常有用。”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左边的白黑板上已经贴上7个香港籍男子的半身照,无一例外地全有三合会背景。

其中一个60岁左右的男人名声在外,曾经在香港做过警察,后来加入“14k”,是叔父辈人物,曾跟澳门某帮派大哥食,绰号“差佬强”。因为其在黑白两道有人脉,让他顺利在香港从事各种偏门生意。

近年来,“差佬强”转战濠江成为叠码仔,靠招揽豪赌客赚取码佣。

不出韩博所料,余绍东找的人越多,路中才越高兴。频频下达指令,将这些人全纳入cib的监控名单。

“韩长官,吃宵夜,也不知道合不合您口味。”

不知不觉,已经深夜11点多,路中才刚跟一个便衣耳语了几句,本以为是让便衣出去执行什么任务,原来是让他下去买夜宵的。

“谢谢,我什么都吃,没问题的。”特别小组相当于专案组,专案组应该有经费,韩博没多想,伸手接过盒饭。

关星伟同样接过盒饭,不过没打开吃,放到桌上摸出钱包:“阿成,多少钱。”

“关sir,60,加料加量的。”

原来吃饭要给钱!

居然忘了他们加班是有加班费的,加班吃饭自己掏钱,跟内地不一样。

韩博尴尬不已,急忙起身掏钱包,年轻的总督察翻出几张港币往便衣手里一塞,回头笑道:“韩长官,别掏了,我请客。”

“这怎么好意思。”

“下次去内地您请。”

“一言为定。”

稀里煳涂欠人一顿饭,还不是多贵的饭,60港币也是人情。

韩博觉得这事很荒唐,打开饭盒正准备尝尝这盒人情饭,前面的警员突然报告:“路sir,阿新在马角街大排档找到‘大头仔’,他不想惹麻烦,承认‘奸人东’前天联络过他,承认出借过他名下的客货车,承认帮‘奸人东’找人去码头接过货。”

东广人喜欢给别人取花名,最大特点是取被指代者姓或名中的一个字,将其放在表体征、个性、嗜好、职业等后面。

东广有句俗话叫“有中错状元,无起错花名”,一个人的花名往往很形象很贴切,甚至会伴随一生。

余绍东的花名叫“奸人东”,由此可见,他有多狡猾!

路中才总督察放下盒饭,抬头问:“车呢,余绍东有没有还给他?”

“还了,早上还的。”

“在什么地方交的车?”

警员点点鼠标,液晶显示屏上出现一副电子地图,交车位置迅速标注出来:“在横龙街与龙德街交叉口,距怡和园不远。”

这关联合财富情报组的事了,关星伟脱口而出道:“附近全是工业大厦,有许多仓库出租,从内地走私来的现金应该藏在这一片!”

路中才回头看看关星伟,问道:“早上几点交车的?”

“很早,大头仔说7点左右。”

“联络交通部,把车型车牌号发过去,请交通部指挥控制中心同事调看今早6点至8点,横龙街与龙德街交叉口的交通监控,搞清这辆车的活动轨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