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情况发生变化!

第五百九十九章 情况发生变化!


                有证据显示嫌犯不是已逃回香港,而是已逃回香港近16个小时!

人民币在香港非常抢手,大街小巷又全是外币找换行,如果余绍东逃回香港之后没休息,天一亮便开始兑换,从早上到现在至少能兑换出2ooo万元。.: 。

黄警司一去不回,韩博心急如焚,在这个关键时刻自然不会走。

“老大,出来没有,是不是路不熟,要不要我去接你?”左等右等没等着人,江亚男忍不住打电话问。

6点了,外面的警员和文职人员收拾东西6续下班。

韩博隔着帘子看了看,低声道:“亚男,我遇到一个新情况,可能过不去,要不帮我把房间退了。”

当年三个人一起准备考研,韩博和田学文考上了,一个北大、一个协和医学院,江亚男在考研前收到普林斯顿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并申请到全额奖学金。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六七年过去了。

田学文没留在bj,去了“韩老大”的老家,在南港医学院附属医院当医生,跟一个‘女’法医结了婚。

“韩老大”原来是警察,现在依然是警察。不光没留在公大任教,甚至没留在南港老家,跑大西南去工作。

三十而立,正是干事业的时候。

三人一个比一个忙,平时难得一聚,江亚男怪想念的,嘀咕道:““退房,退掉你晚上住哪?我不光订好房间,还在一家不错的馆子订了座,就等你。”

“事不办完我不会走,有时间,有机会。”

“好吧,先忙你的大事,我手机开着,等你电话。”

太有本事不是什么好事,她今年也三十了,到现在都没成家。常‘春’藤名校的博士,港大副教授,一般男士不敢追,敢追她也看不上,她的个人问题麻烦着呢。

韩博真有些替她着急,不过现在有更着急的事。

外面还有一个‘女’警,正打算出去请她问问黄警司什么回来,手机又响了,云里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韩永坤打来的。

“韩处,谢天谢地,总算没做无用功。三分钟前,我们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在林娲村三组的一块‘玉’米地里成功将许奎抓获。在山里,有钱都没地方‘花’,他饿得前‘胸’贴后背,之前提的现金一分不少,戴辉的银行卡也缴获到了,秦景乡同志正往林娲村赶,人和赃款等会全移‘交’给他。”

这是一个好消息,虽然对追回大笔赃款没多大帮助,至少追回一百多万(卡里剩下的钱已冻结),至少破获一起命案。

韩博稍稍松下口气,诚恳地说:“韩书记,谢谢,谢谢你们的大力支持,等11.26案破获,等大笔赃款都追回去,我要登‘门’致谢。”

登‘门’致谢,不是空口说白话。

投入那么多警力,动那么多群众,搞了一天一夜。

云里的案子,云里县公安局责无旁贷,关键这不是云里县的案子,虽然现在上级不许再管兄弟公安部‘门’要办案费,但这不仅不是云里县的案子,而且不是一般案件,云里县更不是富得流油的县。

汽车要烧油,民警要吃饭,参与大搜捕的群众一样要管人家饭,提供线索的群众要给人家奖励,不然以后谁会协助公安机关办案,总之,管凤仪县公安局要二三十万不算多。

韩永坤心领神会,意味深长说:“韩处,我恭候大驾。”

“一言为定。”

似乎知道韩博很忙,韩永坤没多说,直接挂断电话。

手机快没电,来得太匆忙,事先没准备一个在香港可以用的电源‘插’头,幸好有三块电池,刚换上,外面的‘女’警敲‘门’走进来。

“韩长官,黄sir正在开会,他让我先陪您去餐厅吃点东西。”

在飞机上吃不下,下飞机之后没顾上吃。

她这么一说,韩博猛然想起今天只吃过早饭,提上包笑道:“谢谢,对了,您贵姓?”

“我姓吴,韩长官,您可以叫我安吉拉。”‘女’警嫣然一笑,可能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她的普通话比较好,吐词清晰,只是带一点口音。

跟她下楼来到一间餐厅,要了一份炒饭和一个汤,警察总部的饭不算贵,一共三十多港币。

出前省厅帮着兑换了一万港币,身上有两千,剩下的在行李箱里。安吉拉要刷卡,韩博怎么能让她埋单,抢着支付现金。

她说她马上下班,不在这儿吃,顺便请她喝了一杯饮料。

值班的人不少,好几个警员来餐厅吃饭,韩博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等了大约十几分钟,刚吃完擦干净嘴,一个西装革履的小伙子兴冲冲赶了过来。

“韩教授!”

小伙子回头看看身后,安吉拉非常默契地端起杯子坐到另一桌,韩博指指空出的椅子:“国栋,坐。”

“韩教授,您什么时候到的,来怎么不给我电话。”

“下午刚到,有点事。”

“联络事务科?”

“嗯。”

在公大学习期间相处的很融洽,久别重逢,孙国栋很‘激’动,管餐厅服务员要了一杯饮料,俯身问:“黄sir呢,有没有见过黄sir?”

“见过,他让我稍等,说是在开会。”

“大案子?”

“诈骗案,可能涉嫌走‘私’、洗钱,嫌犯是香港人,昨夜逃回来的,我们想方设法截堵没堵住。”

内地公安最高学府的教授跑香港来找联络事务科,孙国栋觉得有些奇怪,身边同事太多,许多现在不太好说,干脆低声问:“我能帮您做点什么?”

“帮我打听打听黄sir在干什么?”

“稍等。”

孙国栋本来就在行政部,打听几位大佬在干什么应该不难,做了个鬼脸,跑出去打电话。

等了十几分钟,他再次回到餐厅,凑到韩博耳边道:“黄sir在19楼开会,邓sir后来去的,海关刚过来一位助理关长b(商业罪案调查科)、o记(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和cib(刑事情报科)的人也去了。”

动静‘挺’大,这是好事,说明他们比较重视,但至于这么劳师动众吗?

韩博觉得有些夸张,这时候,安吉拉突然走过来说:“韩长官,黄sir请您过去。”

“好的,谢谢。”

“先过去,我晚上轮班,忙完给我电话。”孙国栋笑了笑,走过去帮二人拉开‘门’。

……

赶到19楼会议室,里面坐满人。

四位白衬衫,穿西服的应该是香港海关的助理关长,黄警司起身介绍,不再是“韩教授”也不是“韩警官”,而是“韩警监”,邀请韩博同他们几位大佬坐在一起。

“关督察,请给韩警监介绍一下情况。”

“好的。”

年轻的总督察朝角落里‘操’作电脑的警员看了一眼,起身走到投影银幕前,指着嫌犯余绍东的照片介绍道:“韩长官,接到黄sir通报之后,我们立即联络入境处,现本港男子余绍东只有一个半月前的出境记录,没有入境记录。

鉴于该男子极可能涉嫌走‘私’,我们立即联络其它执法单位。水警小艇分区罗家康总督察反馈,水警小艇分区、水警北分区联同海关人员,昨夜11点在本港北面水域展开‘走索者’反走‘私’行动,至今日凌晨2点现一艘‘大飞’由内地水域驶近沙头角码头,没有进一步行动,水警暗中监视。

稍后,一艘香港快艇驶入码头,岸上两名男子登快艇出海,连同‘大飞’上的人将货物搬上快艇,‘大飞’疑觉身陷警网,卸完货便飞驰逃走,驶回内地水域。”

难道余绍东落网了!

韩博回头看看邓sir和海关官员,他们面无表情。

年轻的总督察等投影变成另一个男子的照片,接着道:“快艇折返码头,三名男子将货物搬上岸,水警现身展开围捕,1人跳落快艇逃走,水警追至附近一个鱼排,只见快艇,不见人影,相信该男子已乘另一接应快艇逃走。

水警在岸上的行动也不是很顺利,一名嫌犯驾驶客货车逃逸,只抓获一名嫌犯,检获一个箱子。开箱检查,里面是用印刷品,印刷品下面藏有三百六十八万元人民币现金。种种迹象表明,应该是您正在追查的赃款。”

居然让余绍东跑了,韩博非常失望。

年轻的总督察似乎知道他怎么想到,解释道:“行动之所以失败,并非水警没出力,由于之前收到的线报是三条‘大飞’,要走‘私’的是价值3ooo万元的电子产品。他们只有一条‘大飞’,而且是往码头上货,不是往‘大飞’上装货,埋伏在码头的兄弟没有全部出动。”

出动一个人是出动,出动十个人一样是出动,难道少出动几个人就不会打草惊蛇?

直到海关助理关长解释韩博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现跟情报对不上,不想打草惊蛇,只让参与行动的三个便衣装着小‘混’‘混’去打探,结果嫌犯警觉‘性’极高,现不对劲就驾车潜逃。

“抓获的男子声称他只是帮着搬运的,不知道雇主是谁,也不知道纸箱里是什么。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联络分区警署,分区警署反馈余绍东的妻子昨天下午5点24分报警,声称她7岁的儿子余晓东失踪,怀疑被绑架。

由于没足够证据显示生过绑架案,分区警署当一般走失处理,联络相关单位代为留意。今天凌晨五点左右,余绍东的妻子给警署打电话,声称找到了走失的余晓东。鉴于他丈夫在内地实施过诈骗,且诈骗数额极大,我们怀疑这有没有可能与余绍东有关。

为证实这一点,我们稍早前再次联络分区警署,请分区兄弟协助调查,结果现她儿子余晓东今天没有去幼稚园,周围街坊只看见长期在内地做生意的余绍东回来了,早上‘露’过一面,但一样没看见他家的7岁小男孩。”

效率很高,短短一小时内就查到这么多情况。

诈骗犯的儿子被绑架了,由于种种原因不敢声张,难怪连邓sir都惊动了。

当街枪战,三天两头有人被绑架,那是香港警匪片,现实中绑架案件并不多,要是真跟电影里一样,香港还能成为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

年轻的总督察看看左手边的一个‘女’警员,继续说:“cib同事现,余绍东在本港的手机号码今天通话频繁,刚成功锁定其大概位置,狗仔队已出,相信很快能将他纳入视线。o记同事收到可靠线报,余绍东今天至少联络过三个帮派分子,到处打听有没有人针对他……”

小孩子是无辜的,他们关心的是绑架案。

香港的事香港警察负责,今天刚破获一起绑架杀人案,韩博对这起尚未证实的绑架案不感兴趣,只关心钱!

说句没人情味的话,这起尚未证实的绑架并非坏事。

要是小家伙失踪,余绍东极可能已经把赃款兑换成港币或其它货币,多立几个户头存入外国银行了。

现在情况生变化,谁请谁帮忙还说不准呢。

韩博抱着双臂,沉默不语。

黄sir和邓sir对视了一眼,侧身道:“韩警监,我们有理由相信这起绑架与你们正在查的案件有关,绑匪可能来自内地,也可能受内地的同案犯指使,或许人质已被他们绑到内地,营救人质是第一位的,我们需要贵方协助。”

“邓sir,黄sir,我们正在追查另外两名嫌犯,我们可以提供相应线索,不过对我们而言,追回赃款是第一位的。”

这个时候用不着客气,韩博直言不讳。

“韩警监,现在可以肯定余绍东涉嫌违反入境法规,涉嫌走‘私’,我们可以采取行动,也能申请到搜查令,但从现在的情况看,这么做不利于营救人质。我们一旦对余采取行动,绑匪会认为他们报警了,极可能撕票。”

“黄sir,我能理解您的苦衷,正如您所说,营救人质是第一位的。不过我有我的责职,您要保证人质安全,我要保证资金安全。”

合作要有诚意,邓sir干咳一声,开口道:“韩警监,我和刘sir商量过,将你要求协助的案件作为走‘私’案调查,已检获和尚未检获的赃款作为一般走‘私’物品处理,并已获得保安局和律政司肯。”

因为内地这起诈骗案,已经生过一起绑架案,已经死了一个人。

人命关天,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死人,撕票这种事会不会生在香港。海关助理关长刘sir点点头,在这个问题上显然与警务处保持一致。

两位大佬点了头,而且得到保安局和律政司同意,在赃款归还这个问题上应该不会生变故,韩博不想给他们留下一个内地公安漠视人命的印象,抬头道:“我会全力协助,需要哪方面资料尽管开口,我们那边的追查进展也会及时向诸位通报。”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