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九十六 香港(一)

第五百九十六 香港(一)


                韩博回忆了下香港的执法部门架构,想想两地的警务合作机制,微笑着解释道:“两地警方有通报机制和通报渠道,涉及香港人在内地被采取强制措施和非正常死亡的情况,由公安部警务合作联络官向香港警务处联络事务科通报,反之亦然。

涉及到海关侦查走私犯罪公安机关涉及的案件,由公安部指定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局直接向香港警务处联络事务科通报。反正我们第一站要去的就是联络事务科,现在证据不足,余绍东甚至没露头,请海关出面不太合适,最好等时机成熟再请海关出面帮忙。”

年轻的三级警监既精通内地法律,也能看懂香港法律,而且是英文的!

能想到的他全想到了,你想不到的他也想到了。

再联想起此行的任务,吴副厅长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围追堵截”,做最坏的打算,把最后一道防线设置在香港,等嫌犯余绍东自投罗网,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放眼全省公安系统,能破案的同志不少,但有他这样的大局观,有他这样能力的同志不多,不是不多,是凤毛麟角。

难怪林书记三个月前去厅里检查工作时曾半开玩笑说,把身边这位从江省挖过来,江省公安厅领导不太乐意。

想想也是,公安工作专业性多强,培养出一个人才不容易,尤其他这种关键时刻能打硬仗、能啃硬骨头的高素质人才,谁也不愿意放走。

长江后浪推前浪,吴副厅长突然觉得自己老了,跟不上时代。

小徐不知道领导正感慨万千,又嘟囔道:“要是余绍东逃回香港,光把钱追回来太便宜他。”

“这是没办法的事,不过他日子也不会好过。”

韩博摸摸下巴,沉吟道:“真要是我们的推测成立,那么他既违反了内地法律,同样违反了香港法律,逃回香港一样会被检控。当然,刑期不会长。但他在香港服完刑,不等于这件事就完了。他依然在我们的通缉名单上,国际警务合作越来越多,我们跟许多国家签订过引渡协议,以后他只能呆在香港,一出境就有风险。”

“要是他不离开香港呢?”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要争取,毕竟他是11.26案主犯。”

谁也不希望嫌犯逍遥法外,吴副厅长又睁开双眼,饶有兴趣问:“韩博同志,你有没有办法?”

“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不过现在谈这些太早。”

“说来听听,有备无患么。”

“敲山震虎,把他逼出香港。”

“怎么敲,怎么逼?”

韩博回头看看身后,笑道:“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句是有一定道理的。从我们掌握的情况上看,余绍东这个人很聪明,警觉性极高。一发现苗头不对就想去试探,去确认他的怀疑,一发现风吹草动就想熘,想跑到安全的地方。”

“吓唬他,让他觉得在香港不安全?”

“差不多,周某的案子国内报道极少,许多人闻所未闻,但在香港影响极大,几乎家喻户晓。当年张子强落网时,香港方面一直想把他引渡回去审理。周某这个案子同样如此,香港保安局、律证司和廉政公署始终没放弃把押解回香港收审的努力。

这个案子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一定影响,但我们也完全可以利用这个影响。比如请东海同行帮帮忙,安排一位同志去香港谈谈这事,再找几个人放出点小道消息,让他以为两地极可能达成移交协议。”

吴副厅长眼前一亮,不禁笑道:“东海市局能把周某移交给香港,香港同样可能把他移交给我们!”

“涉案金额差不多,但相比周某,他只能算一个小鱼小虾。”

周某在去香港诈骗前就是东海有名的大富豪,余绍东算什么,在大多人眼里他只是一个有黑社会背景的小混混。

他疑心重,疑心越重的人越容易上钩。

吴副厅长越想越有道理,竟分析道:“这个办法可行,只是请东海同行出面比较麻烦,而且我们很难掌握他的行踪。”

小徐冷不丁爆出句:“时机也不太好把握,天知道香港法院会判他几年,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狱。”

嫌犯到底有没有逃回香港,到底能不能逃回香港都不知道,二人居然当回事,想在么远。

韩博觉得有些好笑,就当放松心情,顺着话茬说:“违反入境法规,涉嫌走私,不一定会立即收押。他这样的人能不坐牢就不坐牢,并且有一定经济实力,真要是发生那种情况,他极可能会请一个很厉害的律师,交一大笔保释金,先办保释,相当于我们的取保候审。

保释期间限制出境,如果他疑神疑鬼,发现有被移送到内地的危险,完全有可能放弃保释金跑路,跑路的方式也只有偷渡。只要盯死他,只要有人帮忙,完全有可能逮他个正着,甚至不需要引渡。”

“香港警察会不会帮这个忙?”

“不会。”

“为什么?”小徐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要维护香港法治,怎么可能放跑一个本应该在香港受审的嫌犯。”

“香港海关呢?”

“海关、入境处都不一样,对他们来说这是原则性问题,要是帮我们这个忙他们就是渎职,廉政公署会请他们去喝咖啡的。”

“那怎么办?”

接下来要说的话题比较敏感,韩博再次回头看看身后,低声道:“粤港警务交流非常多,东广省厅设有港澳警务联络科,公安部在bj,许多兄弟省市同行都是通过东广省厅的港澳警务联络科与香港执法部门通报情况的。

他们两家交流为什么如此频繁,因为他们挨一块,只有展开合作才能打击跨境犯罪。可是有些案子光合作解决不了问题,必须自己想办法,许多办案单位在香港有线人,只要有经费,盯死一个嫌犯不难。”

这么简单的事怎么就想不到呢!

作为改革开放的窗口,东广治安形势最复杂,想维护好社会治安,东广同行必须想各种办法。

吴副厅长乐了,拍拍他胳膊:“你在东广熟人多,经费不是问题,想想办法,只要有希望就不要放弃,争取把那个小王八蛋逮回去。一定要通过这个案子,让那些大骗子小骗子意识到,我们贵省虽然经济不发达,但不是他们想骗就能骗的,骗了就要承担后果!”

领导虽然笑着说得,但这番话却很沉重。

正因为经济不发达,地方政府对招商引资的心情比其它地方更迫切,越是迫切越容易上骗子的当。

省里肯定会通报这个案例,提醒各市(地区)县党委政府,注意招商引资中有可能存在的骗局。公安厅一样要通过这个案子,来个杀鸡儆猴,震慑那些试图打贵省主意的骗子。

毕竟这样的诈骗要么不发生,一旦发生不仅许多企业和个人会遭受巨大经济损失,而且影响极其恶劣,直接影响到党委政府的形象乃至公信力。

不过这个初步设想只是想想而已,且不说现在尚未掌握嫌犯下落,就算能够确认他已经或即将潜逃回香港,就算能够截获赃款,想做到这一点也没那么容易。

聊了一会儿,继续研究香港的法律法规。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空姐提醒旅客系好安全带,飞机马上降落。

不是直飞香港,而是飞深正。

之前联系过,东广省厅领导很帮忙,特别安排港澳警务联络科的陈副科长从省城赶过来借机,并且送吴副厅长和韩博一行从洛湖口岸过关,用东广省厅悬挂两地牌照的商务车把韩博一行一直送到位处于香港湾仔军器厂街1号的香港警察总部!

国际刑警中国国家中心局常驻香港的余处长早就到了,正同香港警务处联络事务科主管黄家伟署理高级警司在停车场等候。

这是一个很正式的会面!

内地公安在香港没执法权,穿警服不合适,韩博虽然刚荣升三级警监,但没有穿警服,同吴副厅长一样一身西服。

黄家伟高级警司恰恰相反,制服笔挺,上身白衬衫,肩章是一枚市花嘉禾花及一枚军星,领章为警官领章,帽子夹在腋下,帽上有粗条边饰,权杖一枝。

ssp,俗称“一拖一”或“蛇蛇p”,是香港警衔中的一个宪委级警衔,阶级位于警司之上,总警司之下,由警务处长委任。

“吴副厅长,欢迎来香港。”

黄警司很热情,但普通话不是很好,吴副厅长根本没听懂,但能猜出意识,紧握着他手笑道:“黄警司,久仰久仰,冒昧来访,非常抱歉。”

“与内地警队交流合作是我们的工作,吴副厅长无需客气。韩警官,我们又见面了。”

黄警司转过身,跟韩博握手打招唿。

他去过bj,随时任警务处助理处长,现任高级助理处长一起去的。参观过公大,一起交流过,居然还记得自己,估计国家中心局常驻香港的余处长事先介绍的。

宪委级高级警官,相当于香港警察部门的“常委”!

联络事务处主管,跟内地党政部门的联络处或外事机构不一样,只是因为香港回归之后涉及到主权问题改了个名称,原来是国际刑警,现在干得还是国际刑警的事。

韩博真有那么点受宠若惊,生怕他听不懂,用很慢的语速说:“黄警司,没想到您还记得我。”

“你教过我普通话,怎么可能忘?邓sir在上面,等会我带你过去。”

教过普通话,这是一个笑谈。

当年他和助理处长,也就是他所说的邓sir一起去bj,以前他很少有机会说普通话,担心语言不通,无法交流,在飞机上把他要说的每一个字都标上音标。

结果在公大参观时说起来还是很生硬,说了半天,他问陪同他们参观的一位领导,有问题吗?那位领导说有,我没有听明白您说了什么,众人捧腹大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