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八十七章 申雨露落网!

第五百八十七章 申雨露落网!


                新丰花园,东广省新海市前年开发的一个小区。

周围全是工厂,有香港人开的,有台湾人开的,大街上全是豪车,悬挂两地牌照,可以在东广和香港自由通行的车随处可见。

套牌奔驰藏在一个朋友的工厂里,余绍东现在开得是一辆不起眼的现代,锁好车,带上刚取回来的一大包现金,一口气爬到四楼。

“阿露,开门,是我。”

“来啦。”

一个身穿睡衣的女人打开防盗门,赫然是金鹰公司财务总监申雨露!

一股菜香扑鼻而来,余绍东下意识看看厨房,不用问便知道她做好一顿丰盛的饭菜,正等他回来一起吃。既上得厅堂又下得厨房,脾气好长得又漂亮,比香港的黄脸婆不知道强多少倍。

如果有可能,余绍东真愿意跟她过一辈子。

可现在情况发生巨大变化,之前跟“贵利王”说好的,今天居然变卦了,老混蛋居然说什么风声太紧,这单不能做,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几亿的生意他都敢做,几千万却不敢,难道凤仪县的人找到这边来了?

转钱耽误太多时间,现在想脱身都没那么容易。

余绍东仍抱有一丝幻想,觉得凤仪县的人不太可能追到东广来,就算追过来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也不太可能盯住东广的所有关口。

他放下大包,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一边洗手一边不动声色说:“阿露,这边的事我办,你吃完饭收拾东西先过去。我跟阿财说好了,他会去关口接。”

“东哥,就这么过关没事吧?”

“没事!”

余绍东擦干手,从背后将她搂在怀里,揉捏着胸前两堆绵软,凑在她耳边笑道:“那帮土包子没这个本事,再说这是新海,不是深正,他们想不到我们在这,想不到我们会从这儿走。”

提到去香港,国内的人会自然而然想到深正。

同样是经济特区,同样是改革开放的窗口,新海远没深正那么有名,许多内部省份的人甚至不知道新海一样有口岸。

申请到单程证,可以去香港过全新的生活。

他说过,等好钱转过去就跟那个黄脸婆离婚,申雨露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根本没多想,嫣然一笑:“那我先过去,你小心点。”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一日夫妻百日恩,即将分别,余绍东既有那么点担心又有那么点不舍,突然蠢蠢欲动,勐地掀起睡衣,在客厅里掀起一阵暴风骤雨……

激情过后,申雨露满面通红,跟贤惠的妻子一般收拾好战场,一起吃饭。

离别,哪怕是短暂的,总有那么点伤感。

余绍东不想再耽误时间,帮着收拾碗筷,收拾行李,检查证件,提着大包小包下楼,一直把她送到关口。

“阿鬼,看见没有?”

“看见了,大嫂正在排队。”

“盯紧了,等你电话。”

让一个女人去试探凤仪县的人有没有追过来,试探大陆公安有没有盯上自己,余绍东越想越难受,送她去关口的路上几次话到嘴边又收回去。

她已经进去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新海。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只是相好,并不是真正的夫妻,余绍东暗暗告诫自己不能优柔寡断,把用申雨露身份证和驾驶证租的车停路边,钻进一辆出租车就让司机直接出城。

申雨露浑然不知已被心爱的人抛弃,在一个二十多岁男子有意无意注视下,好不容易排到边检口,递上过关所需的一叠证件。

为了这一天,准备好几年。

该准备的全准备了,绝不会有遗漏,身上没带违禁品,更不会出差错。

然而,事与愿违。

边检人员接过证件看了看,再抬头看见本人,确认证件是本人持有的,放下证件点点鼠标,突然转过身道:“陈哥,麻烦你帮我看看,系统好像又出问题了。”

“又出问题了?”

一个手持对讲机的边检人员走过来,俯身看看同事的电脑,随即抬头看看申雨露,轻描淡写说:“申女士,我们的系统好像出了点问题,也可能是您的证件有问题,麻烦您跟我去前面办理。”

别人都没问题,几个通道都很正常,怎么到我这就有问题!

申雨露做贼心虚,心里咯噔一下,急忙道:“有问题就算了,反正不急,我可以明天走。”

你既被纳入进边控名单,也是网上追逃的犯罪嫌疑人,想走,开什么玩笑?

“申女士,不好意思,您不能走。”

边检人员朝她身后的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一个女工作人员毫不犹豫攥住她胳膊,另外几个人帮她拿起行李,直接把她带进一间办公室。

几个公安跟过去了,一边往办公室跑一边举着对讲机不知道在说什么。

暗中监视她过关的男子大吃一惊,不动声色走出大厅,一口气跑出几百米,跑到马路对面一棵大树下,气喘吁吁掏出手机,拨通余绍东电话:“东哥,出事了,大嫂出事了!公安盯上了她,估计也盯上了你。”

特么的,那帮土包子居然真追到这边来啦。

幸亏老子够谨慎,余绍东心有余悸,想到申雨露极可能出卖自己,低声道:“知道了,你先回去,有事再给你电话。”

说完之后,他迅速拆开手机电池,取出手机卡,不动声色扔出窗外。

……

接到电话,韩博欣喜若狂。

金鹰公司的账全是申雨露做的,赃款也是她转移的,在整个团伙中她是一个重要人物,谁能想到她会自投罗网,她会第一个落网!

“好,太好了,谢谢,非常感谢。刘局,我们有民警东广,离您那儿不远,我立即通知他们过去,手续没问题,绝对错不了,行行行,先麻烦你们了。”

“石支队,我韩博,通报一个好消息,嫌犯申雨露十分钟前试图从新海口岸出境,口岸的边检同志及时帮我们把她控制住了。我把地址和联系方式用短信转发给你,兵贵神速,你亲自赶过去,就地审讯,看能不能从她那儿打开突破口,搞清余绍东等其他嫌犯下落,搞清赃款下落。”

“落网了,好,我马上过去!”这无疑是专案组成立以来取得的最大进展,石宝华副支队长同样激动。

从他现在的位置赶到新海,最快也要三个半小时。

该交代的全交代了,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韩博正准备打电话问问秦景乡那边的进展,想到邢副秘书长和张副厅长同样焦急,干脆先给关心侦破进展的领导汇报。

“逮着一个了,还是关键人物!韩博同志,干得漂亮,逮着一个就能打开突破口,希望你们再接再厉,一鼓作气将这伙嫌犯全部捉拿归案。”

申雨露落网是一件好事,同样是一件坏事。

她跟余绍东关系非同一般,她落网必然会惊动余绍东,如果余是主谋,如果赃款在余那儿,接下来想抓余会更难。

邢副秘书长很高兴,刚冷静下来的韩博不想给领导泼冷水,再次表明决心,接着打电话向张副厅长汇报。

由于职业的关系,张副厅长考虑得跟韩博差不多。

他既高兴又有些担心,帮着分析道:“韩博同志,现在可确定申与余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申落网了,余却没露面,不能排除她被余抛弃了,被余用来试探我们有没有盯上他,有没有对他采取边控措施的可能性。”

“我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余是香港人,经常往返于两地。从香港同行提供的情况看,他在香港就有犯罪记录,十几岁时参加过黑社会组织,给放高利贷的跑过腿,甚至涉嫌走私。他想潜逃回香港相对容易,不一定会跟申一样从口岸出境。”

“我们鞭长莫及,我再打电话协调协调。”

“谢谢张厅长支持。”

“不用谢,应该的,遇到这样的案子,只能请兄弟省厅协助。韩博同志,申落网了,能不能撬开她口,能不能从她那儿获得有价值的线索还不知道。你们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绑架案要查,其它几条线一样要查,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掉以轻心。”

“是!”

许奎啊许奎,你到底躲在哪儿?

云里和云北不是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各银行对取款机的取款金额有限制,昨天取走一半,本以为今天会继续取,结果半天过去了,戴辉用他人身份证开设的私人账户上的余额一分不少。

有钱不去取,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是不是又有什么变故,是不是戴辉出事了!

韩博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觉得不能再坐这儿,勐地起身走出办公室,同正在吃饭的李副支队长说:“李支队,你在指挥部盯着,我去云里看看,有什么消息及时联系。”

“韩处,你怎么能走,要不我去吧。”

“忘了通报,申雨露落网了,刚在东广落网的,石支队正往她落网的口岸赶。如果她跟其他嫌犯,尤其余绍东有联系,这会儿另外几名嫌犯肯定成了惊弓之鸟。赃款流向东广,几个嫌犯极可能也在东广。换句话说,想破案必须去东广,在过去之前又必须先把绑架案破了。”

云里县和云北县虽然不远,但属于另一个地区。

秦景乡在那儿只能请人家协助,他不一样,他现在的身份是省委省政府调查组成员,他过去当地公安局会更重视。李硕不再坚持,放下碗筷一直把韩博送到楼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