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八十三章 争分夺秒(三)

第五百八十三章 争分夺秒(三)


                清晨,山里升腾起一股大雾。

白茫茫一片,伸手看不清五指,周围的一切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房檐上滴着水,树叶上挂着水,石头上汪水,空气中都散发着湿漉漉的水腥味儿。

雾来得快,去得也快。

朝阳升起,渐渐消散,山腰上、山脚下,炊烟袅袅,群山环绕的小山村又迎来新的一天。

这是一栋盖了三年没盖好的两层瓦房,紧邻通往云里县城的盘山公路,一楼住人,二楼只有几堵墙,没有封顶,堆满玉米之类的东西,不能住人。

夜里到的,周围一片漆黑。

天一亮,许奎爬上二楼,观察起这个偏僻的小山村。

“奎哥,吃饭啦!”

“等会,等阿固回来。”

带阿固去凤仪办事是带对了,他虽然不是凤仪人,但去过凤仪。他这个没人住的家离凤仪县也不算太远,要不是有阿固在,这会恐怕连个落脚点都没有。

许奎趴在墙边看看叫吃饭的老二,掏出根香烟点上,注意力再次放到前面蜿蜒曲折的小路上。

等了十几分钟,一个人影出现在视线里,开着摩托车往这边驶来。

村里上学的孩子,出来干活的农民,看见他纷纷打招呼,转眼间,便噗噗噗地开到门口。

“奎哥,我买了包子!”

“刚才雾那么大,山路不好开,我还有点不放心,回来就好,卡买到没有?”

“买到了,镇上有卖。”

雾最大的时候出发的,小伙子身上湿漉漉的,停好摩托车,擦掉头上和脸上的雾水,把挂在车头上的早点递给同伴,从怀里掏出两张神州行手机卡,下意识看看里屋:“奎哥,我用公用电话打听过,汪正山没信口开河,这个姓戴的是骗子,骗几千万,凤仪的一个副县长都自杀了。”

动手时姓戴的居然问汪正山给多少钱,汪正山给20万,他愿意出40万,只要放他走,甚至信誓旦旦说不会报警。

当时觉得这家伙有问题,没想到果然有问题!

骗几千万,公安肯定在满世界抓他,他敢报警吗?

许奎把新卡装进手机,接过包子咬了一口,问道:“跟谁打听的?”

“我二姨夫,他在凤仪做小生意。”昨天晚说四十万,一人能分十万。现在看来捆在屋里的老混蛋非常有钱,要四百万估计他都拿得出,小伙子激动不已,跟同样兴奋的二哥、三哥做了个鬼脸。

死了一个副县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公安绝对会下大力气查。

过去十几年,许奎几乎有一半时间在监狱或看守所里过的,对公安非常了解。既不想错过这个发大财的几乎,也没几个小弟那么兴奋,又问道:“车藏那儿没事,会不会被人发现?”

“不会,那个石灰厂关几年了,平时根本没人去。”

“好,先吃饭,吃完再说。”

他们在堂屋喝粥吃包子,戴辉蹲在里屋又冷又饿,心急如焚。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戴辉悔之不及,不是后悔去凤仪行骗,而是后悔怎么不早点走,走时怎么不小心点。

这帮混蛋下手贼狠,左脸到现在都是肿的,绑严严实实,根本跑不掉,嘴里塞着袜子,喊又喊不出声,就算没被堵上也不能乱喊,要是把公安招来或许会更麻烦。

眼前这一关怎么过,不告诉他们银行卡密码没好果子吃,告诉不光钱会被他们全取走,可能连小命都保不住。

穷山僻壤出刁民,他们什么事干不出来!

正胡思乱想,许奎吃饱喝足走到他面前,摘掉嘴里的臭袜子,坐到一个马仔送进来的小凳上。

“戴老板,饿不饿,外面有包子,想不想吃?”

戴辉一声不吭,暗想你是求财,难道真敢把老子饿死。

许奎没跟昨晚一样动手,自顾自点上烟,似笑非笑地说:“不打听不知道,原来戴老板是做大生意的人。在凤仪搞几千万,副县长都被你逼死了。运气好,碰到我。你要不是碰到我,开不出300公里就被公安逮着了。”

“谁死了?”戴辉下意识问。

“你不知道?”

戴辉一脸茫然,看样子真不知道。

许奎磕磕烟灰,侧头问:“老四,那个副县长姓什么?”

“姓曾,叫什么名字我忘了。”

“怎么死的?”

“跳河自杀的。”

许奎摆摆手,示意阿固出去,笑问道:“戴老板,姓曾的副县长有没有印象?死的是副县长,不是副乡长。你把一个副县长逼死了,共-产-党能放过你?哈哈,等会再打听打听,公安有没有悬赏。把你送公安局,估计不光给奖金,还要给我发奖状。”

曾亚杰死了,这下麻烦大了!

戴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很快回过神,用带着东广口音的普通话说:“奎哥,公安能给你多少奖金?”

“三五万应该不会少吧。”

“我给你五十万。”

“行啊,钱呢。”

“到东广,把我送到地方一分不会少。”

“戴老板,你以为我第一天出来混的,把你送到地方,等你找人收拾我?”

“奎哥,我不是混黑道的。”

“我知道,你是混白道的,跟书记县长称兄道弟,最后副县长都被你逼死了。你心眼多,我哪玩过你。”

许奎的耐心是有限的,突然脸上一变,啪一声,抡起胳膊又是一巴掌,扇得戴辉眼冒金星,一个踉跄侧倒在地。

“你个老骗子,敢耍老子,当老子吃素的!”

许奎站起身,抬头腿又是一顿猛踢,疼得戴辉满地打滚,连连惨叫。

得罪奎哥能有好下场?

三个小绑匪靠在门边嘿嘿笑,收拾的是一个老骗子,而且是有钱的老骗子,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点厉害就行,不能把他搞死搞残,换作平时大哥一动手,兄弟们早冲上去了。

“奎哥,奎哥,我没耍你,到地方给钱,我给你六十万,六十万,一分不会少……”

“还耍我!”

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戴辉鼻青脸肿,最后滚到墙角里,蜷缩着浑身颤抖。

差不多了,再打要把这老混蛋打死。

许奎揉揉拳头,再次坐到小凳上,三个码子跑上来,把戴辉揪坐到他面前。

许奎很有风度,顺手拿起块破布帮他擦擦脸上的血,再次和颜悦色问:“戴老板,想好没有?”

小王八蛋,要是在东广,老子弄死你!

戴辉哪受过这样的对待,依然一声不吭。

许奎从马仔嘴上摘下香烟,往他嘴里一塞:“戴老板,我们求财,不想要你命,要你命有什么用?痛痛快快告诉我密码,我给你留十万当路费,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两不相见。你要是不说,对不起,别走了,就在这儿给我们当沙包。”

“说不说?”一个马仔很默契地在背后来了一脚,许奎手疾,一把揪住他肩膀,稳住他的身形。

卡里两百多万,大钱在申雨露那儿。

戴辉实在受不了了,暗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能逃出去,就能让他有命赚钱没命花,强忍着剧痛问:“给我留十万路费,你说的?”

“我说的,说到做到。”

“768521。”

“多少?”

“768521。”

“戴老板,想清楚了,不要跟我开玩笑,如果取不到钱,哼哼!”

“768521,去取,肯定能取道。”

“行,相信你一次。”

许奎用手机记下密码,猛地站起身:“你们看家,招呼戴老板吃饭。小固,我们去镇上。”

“奎哥,镇上没取款机。”

“镇上没有去县城。”

……

许奎的两个马仔招呼戴辉吃早饭,韩博同样在吃早饭。

昨晚又派出六组民警,一组去省城查许奎的社会关系,另外五组民警带着许奎二人照片奔赴雨山周边县市联系各大银行,请当地同行调看各银行取款机监控,同时请银行保卫人员盯死各自银行的取款机,只要发现疑似照片上的男子去取款立即报警。

能控制当然好,关键保安不是民警,不一定能控制得住。

组织民警蹲守倒是一个办法,只是要盯的取款机太多,根本没那么多警力。何况为侦破这起特大诈骗案,已经投入两百多名干警,相当于一个小县公安局的全部警力。

“韩处,小王和小关反复问,汪正山翻来覆去就是那些情况,几次供述都能对上,应该没有隐瞒。”

“我们第二组进展不大,跟之前预料的一样,嫌犯设立了十几个皮包公司,法人天南海北什么地方的都有,已证实大多是用他人身份证注册的,财务只有一个,全是申雨露!她之前总声称去总部,其实是去转移赃款了。”

“全部提现?”

“以各种名目提现,还有七家公司正在查。”

三楼餐厅成了会议室,一边用餐一边听汇报,陈龙江支队长汇报完,韩博又问道:“丁晓霞同志,你那边呢?”

“有眉目了。”

相比前几个小组,第六小组能收集到的全是简接线索,而且线索是早饭前刚确认的,丁晓霞不敢抢支队长和副支队长们的风头,等韩博问到才汇报。

她急忙放下碗筷,打开文件夹递上一份手写的材料,“报告韩处,现在可以确定嫌犯使用的图纸是东广省三名市设计院设计的,原来的项目名称为三名市蓝塘旅游度假村,工程尚未完工,下面是项目地址。”

“一整套工程图纸不便宜,不管设计方、发包方、施工方或监理公司都不会乱扔。丁晓霞,这条线依然由你负责,吃完饭立即带人赶赴三名,调查图纸从哪个环节流出的,进而调查与图纸有关系的嫌犯的社会关系,我打电话帮你与当地同行协调。”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