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戴辉也被骗了!

第五百八十九章 戴辉也被骗了!


                越野车在山路上疾驶,韩博心急如焚。

最担心的事居然变成现实,三分钟前,云里县公安局通报11.26案主犯戴辉被四名绑匪打死了,绑架团伙主犯许奎携款潜逃,从犯王固投案自首。

考虑到另外两个绑匪随时可能潜逃,云里县公安局东寨派出所正组织力量抓捕。

戴辉怎么死了,他怎么能死!

他这么一死,接下会非常麻烦,这个消息必须严格保密,绝不能让另外几名诈骗团伙嫌犯知道,否则他们极可能把责任往死人身上推。一旦出现那种情况,不仅犯罪事实搞不清楚,赃款追回也会变得更困难。

“韩处,我也刚接到通报,正在往东寨镇赶!”韩博急,秦景乡更急,在电话里的语速非常快。

“秦局,刚才我没细问,云里公安局没来得及细说,抓捕行动是怎么部署的?”

命案发生的云里县公安局辖区,其中一个嫌犯是云里人,在正式与11.26案并案侦查之前,云里县公安局对命案拥有无可置疑的管辖权。韩博此刻没有指挥权,只能请云里同行协助,只能非常被动地打听消息。

秦景乡看看坐在身边的云里县公安局刑侦副局长,汇报道:“报告韩处,战机稍纵即逝,对躲藏在东寨镇的两名嫌犯的抓捕行动,由距嫌犯最近的东寨派出所实施。该所共5名干警,7名辅警。考虑到力量不足,为确保万无一失,派出所同志请镇里安排干部协助,共出动三十二人,所长和指导员都有枪。”

他们熟悉地形,他们执行这个任务最合适。

韩博又问道:“对绑架案主犯许奎的搜捕行动有没有展开?”

“报告韩处,云里县局领导对这个案子非常重视,一接到东寨派出所汇报,常务副局长韩永坤同志就命令各派出所、刑警队、‘交’警队和巡警,在东寨及东寨周边几个乡镇的‘交’通要道设卡堵截。通缉令已经发下去了,等抓捕行动结束就组织搜捕。”

发生命案,就要启动命案侦破机制,不管被害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已经命令各单位设卡堵截,可见云里县公安局反应还是很迅速的。

许奎不是一般嫌犯,他前科累累,反侦查意识很强,韩博想了想,追问道:“景乡同志吗,你有没有研究过地形?”

“刚看过地图,韩处,东寨周边‘交’通极不发达,只有三条公路。从地形上看,他逃脱包围圈没那么容易,我们接下来的搜捕也比较困难,周围全是山,大多是荒山,他随便往哪个山沟里一钻,我们就很难找到。”

往深山里钻,打算跟公安机关打游击?

涉嫌绑架杀人,打死11.26案主犯,给11.26案侦破造成前所未有的困难,韩博岂能放过他,更重要的是,没那么多时间跟他耗!

兵贵神速,趁他没跑出多远,组织力量搜捕,争取明天中午前抓获这个‘混’蛋。

韩博一刻不想耽误,从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插’进无线上网卡,一边察看东寨镇的电子地图,一边向省厅汇报。

主犯居然被一帮穷凶极恶的绑匪‘弄’死了,张副厅长同样生气。

听完汇报,咬牙切齿说:“韩博同志,我给涉及到市县公安局打电话,要求各单位密切配合,从现在开始并案侦查,由你全权负责指挥,组织力量尽快将这个涉嫌抢劫杀人的嫌犯抓捕归案,绝不能让他逃脱升天。”

“是!”

“动作要快,我现在给他们打电话,你也开始跟他们联系。”

常务副厅长发话,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先给秦景乡打电话,让他通知凤仪县公安局技术中队民警立即赶赴东寨镇,准备勘查戴辉遇害的现场,检验戴辉尸体。

通过秦景乡身边的云里县公安局刑侦副局长,要到他们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电话,先沟通再跟他们市局领导联系,请市局领导与武警支队协调,调到武警参与接下来的大搜捕。

从半路上开始打电话,打完接,接完再打,一直打到距绑架案嫌犯王固家400多米处的一条砂石路。

再往前是蜿蜒曲折的泥路,开不过去。

东寨派出所、云里县公安局和凤仪县公安局副局长秦景乡的车全停在边上,放眼望去,周围全是来看热闹的山民,几个民警、协警及看上去像村干部的人在维持秩序。

越野车虽然不是警车,但悬挂的是省委牌照。挡风玻璃前放着省机关事务管理局颁发的省委、省政fu、省人大、省政协通行证。

上级‘交’代过,省里的处长马上到。

并且秦景乡的司机,一直守候在路边等。

维持秩序的民警急忙过来敬礼问好,一边带着韩博往现场走,一边汇报情况。

“报告韩处,两名嫌犯已落网,尸体在里屋,我们邹局在保护现场,我们刑警大队林小山大队长正押解王固去前面山沟里一个废弃的石灰厂找汽车,凤仪县公安局秦局正在审讯落网的嫌犯。”

“抓捕时他们有没有反抗,我们有没有同时受伤?”

“反抗倒是没有,好像其中一个嫌犯想跑,东寨派出所副所长姜彪同志追上去将其扑倒,在抓捕过程中左臂划了一个大口子,刚去村卫生室处理好伤口,没伤到骨头,没什么大碍。”

一线民警不容易,待遇不高,作息时间不规律,在执行任务时还有危险。

韩博点点头,没再问。

来到抓捕现场,来到这栋尚未完工的二层瓦房前,只见一个矮矮瘦瘦的中年民警走出堂屋。他显然以为韩处长应该是年龄比较大的领导,发现韩博如此年轻,一下子竟愣住了。

秦景乡跟了出来,连忙介绍。

“邹局,辛苦了,这位是姜彪同志吧,让我看看胳膊。”

“韩处,皮外伤,没事。”

“没事,袖子上全是血!”

韩博紧握着功臣的手,转身诚恳地说:“同志们,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邹局,麻烦你回头给我一份报告,我要向省厅、向省委替你们轻功。”

一年不知道抓多少违法犯罪分子,上级只看见数字,只看你有没有完成打击任务。到底抓一个嫌犯有多难,抓捕时有多么危险,偶尔报道一两起,领导日理万机甚至不会看。

今天不一样,今天是真‘露’大脸!

参战民警‘激’动不已,纷纷敬礼感谢。

人家是帮忙的,作为11.26案专案指挥部的总指挥,韩博必须先跟基层同行一一握手,寒暄了一番,在两位副局长陪同下先进里屋。

曾经风光无限的金鹰公司总裁戴辉,现在已变成一具又脏又臭的尸体!

已进入冬季,天气本来就很冷,山里更冷,尸体冻硬邦邦的,**倒不是很严重,只是尸表出现深‘色’尸斑。之所以臭,是人死之后会大小便失禁,屎‘尿’全流出来了。

“韩处,这‘混’蛋死得很惨。”

秦景乡指指墙上的钉子,介绍道:“落网的两个嫌犯‘交’代,昨晚7时许,许奎把他衣服扒了,用绳子捆住双手,吊着那个钉子上拷打,‘逼’问其它赃款哪儿去了。拳打脚踢,用皮带‘抽’,用烟头烫,放下来时有呼吸,今天早上发现人死了。”

看见这具尸体,韩博竟油然而生起一股快意。

觉得他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要是没落到许奎手里,要是落到司法机关手里,最多判他个无期,死刑够不上,判死缓都不太可能。

怎么会有这个想法,韩博暗骂了一下自己,转身问:“技术民警什么时候到?”

“已经出发了,最多半小时。”

“这里‘交’给他们,走,去看看两个嫌犯。”

嫌犯分开看押的,一个关在西屋,一个关在前面的一个小房子里。

韩博走进西屋,示意民警把嫌犯架起来,面无表情问:“姓名?”

“史召良。”

秦景乡刚才讯问过,嫌犯态度还行,心理素质看样子不怎么样,整个人吓傻了,浑身抖得像是在筛糠,要看押他的两个民警架住才能站稳。

戴辉到底是谁打死的,他这会儿说了不算,要等尸检报告出来,搞清到底是怎么死的,如果真是被打死的,哪一处是致命伤,然后再结合他们的‘交’代确认。

四个人全动过手,许奎当然是主犯,其他人一样要分主次责任,公安说了也不算,最终要由法院认定。

死的已经死了,活的落网三个,另一个估计也跑不掉。

韩博不想问这些,等会自然有人问,而是问道:“史召良,你们为什么吊打戴辉?”

“许,许奎说他骗几千万,卡里只有……只有两百多万,许奎说干一票是干,干两票也是干。戴……戴辉说只有两百多万,许奎说他不老实,要……要……要给他上点颜‘色’。”

“只有两百多万,戴辉是怎么说的?”

“戴辉说他也被骗了,好像说钱在香港人那儿。”

“在香港人那儿?”

“许奎不相信,两百万是不少,可那是几千万,他是大老板,怎么可能把钱让一个香港人管。戴辉说他们跟香港人约好的,香港人帮转钱,帮他们把钱存香港的银行,还要带他们去香港,以后就在香港不回来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