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八十六章 揪住尾巴了!

第五百八十六章 揪住尾巴了!


                深夜9点,政府招待所迎宾楼小会议室灯火通明。

邢副秘书长亲自发话,调查组变成了“专案组”,调查组中的金融监管干部和几大银行凤仪县分行的领导全在这儿协助公安办案。

涉及到贷款能不能收回,建行和信用社领导最积极,不断给周边市县同行打电话,请同行代为留意交易异常的个人资金账户。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没那么容易。

因为不知道戴辉用谁的身份证开立的私人账户,甚至不知道是在哪家银行开立的,涉及到跨行支付结算。到县这一级,各银行的自动取款机并不多,从单笔或几笔交易上看不出异常。

只有收集到的交易信息够多,才能从一笔笔自动取款机交易中找出可疑的个人资金账户。

领导负责打电话协调,具体工作需要下面人做。

经侦支队李硕副支队亲自赶到政府招待所,和十几个民警及银行工作人员一起,研究各银行传真过来的流水账。

“王行长,银监局刘处长和人行姜处长给您打过电话的,要查的这个账户涉及到我们行的一笔贷款。对对对,公安介入了,我一样是在协助公安办案,拜托拜托,好好,我等你消息。”

建行辛行长打完最后一个电话,转身问:“李支队,有没有发现可疑?”

“正在看,暂时没有。”

“我先出去抽根烟,你先忙,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就在门外,不走远。”

上级三令五申不许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为贷款担保,前段时间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建设部、人行和银监会五部委还专门联合发布过一份通知,要求加强宏观调控,整顿和规范各类打捆贷款。

结果凤仪县仍以控股的城市建设投资公司为承贷主体,以县财政出具的还款承诺作为偿债保证,将“金鹰湖旅游度假村”和“金鹰小区”建设项目组合起来,作为一个整体项目向银行贷款。

凤仪县政府有责任,提供贷款的几家银行同样有责任。

凤仪是国家级贫困县,年财政收入才多少,这笔贷款怎么还,贷款收不回来,这比账银行怎么做?

平时去银行办点事,请他们协助办案,门难进、脸难看,要这位领导批准,要向那位领导请示,涉及到他们自己,今天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李硕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压力太大,连续工作好几天没好好休息过也很累,实在笑不出来,抬头看了看,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一堆账单上。

“李支队,这是取款三笔以上的。”

“好的,放这儿吧。”

只要记住账户前六位数字,把同时统计出来的与自己手上的流水记录一个一个比对,比对完一笔再比对第二笔。

眼镜都看花了,正暗想这么大海捞针管不管用,一个前六位数字有印象的账户出现在眼前。李硕下意识拿笔标注上,比对后面几位,确认无误,将该账户列入重点可疑账户。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传真和电子邮件一份接着一份发来。

随着交易记录越来越多,比对出来的可疑线索也越来越多,快到12点时,李硕突然拿起对讲机:“秦局秦局,我经侦支队李硕,有一个在中行深正分行开立的个人资金账户非常可疑,至少可确定今天在云里县各银行取款机取款18笔,在云北县取款7笔。”

在东广开户,在距凤仪不远的云里县和云北县取款,而且一天取那么多笔!

刚眯上双眼打算休息一会儿的秦景乡一下子来了精神,起身道:“李支队,麻烦你把银行名称和取款机位置发我手机上,我立即去云里,同时安排人去云北,天一亮就去银行调看取款机监控。”

“用不着等天亮,有领导帮我们协调,夜里赶过去一样能调监控。”

“这样最好,我立即出发。”

……

兵贵神速,秦景乡不敢耽误哪怕一分钟时间,立即叫上几个民警先去看守所,提涉嫌指使他人绑架的嫌犯汪正山,带汪正山一起去云里调看取款机监控视频。

四个绑匪他全见过,如果取款的人是绑匪,他应该能辨认出来。

别人忙焦头烂额,韩博则在唿唿大睡。

顶不住,实在顶不住了,躺在沙发上,盖着被子,和衣而睡,一直睡到凌晨四点手机、对讲机响个不停才被吵醒。

“韩处韩处,我秦景乡,终于揪住绑匪的尾巴了。您判断得非常精准,许奎很狡猾,让马仔取款的,一天取几十几笔,戴辉账户里的钱没取完,估计还会取,就算不云里云北,离云里云北也不会太远。”

这是一个新情况,也是一个好消息。

韩博睡意全无,急切问:“确认了?”

“我把汪正山带过来看监控的,他证实取款的嫌犯就是许奎的马仔,就是参与绑架的其中一个绑匪。许奎自作聪明,以为不进银行我们就找不着他,银行里面有监控外面一样有监控,离得比较远,画面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是他,交通工具换成了摩托车!”

“摩托车?”

“我怀疑其中一个绑匪不凤仪人就是云里一带的人,韩处,我正在往云里县交警大队赶,云里城区有几个交通监控,时间段又可以确认,看能不能收集到更多线索。”

“赶快去,我等你消息。”

醒来就睡不着了,去二楼看看,只有两个民警在值班。

市局经侦支队李硕副支队凌晨两点从政府招待所回来的,几天几夜没睡好,一回来就倒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唿唿酣睡。值班民警担心他着凉,把空调打开,去楼上找来一床被子,帮他盖上。

他累成这样,能够想象到秦景乡更累。

韩博暗暗埋怨自己刚才怎么不跟他说一声,要注意休息,在外面跑要注意安全。

“韩处,我给您跑杯茶?”

“不用了,喝过下来的,这儿我盯着,你们抓紧时间睡会儿。”

“没事,我们不困。”

“不困,眼睛都红了,赶紧上来睡会,这是命令!”

语气不容置疑,打发两个民警上楼睡觉,韩博坐在办公桌翻看起夜里的电话记录,哪一组人到了哪个位置,查到什么情况,事无巨细,记录得很清楚。

通过看电话记录,对整个专案组的运转能有一个相对全面的了解。

其它几条线进展不大,看样子接下来还是要把重心放在抓捕许奎等绑匪,抓捕被他们绑架的戴辉上。

他们在哪儿,设卡布控管不管用?

换车了,不太可能让戴辉坐在摩托车后座上潜逃,这是不是意味着戴辉已遭不测?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涌进脑海里,韩博突然有股去云里或云北看看的冲动,不过这念头很快就打消了。作为一个指挥员,必须掌控全局,要相信部下的能力,要是跑那儿去,其它几条线发现新情况新线索怎么办?

“老公,没吵醒你吧?”不知不觉,天色大亮,第一个电话不是前线民警打来的,居然是老婆大人。

“没有,昨晚睡得着,今天起得早,手机不能占线,我用座机给你打过去。”

“好的,等你啊。”

办公室六部电话,有一部不常用,韩博走过去回拨,嘟了一声,李晓蕾就接了,她调侃道:“手机不能占线,这个点有谁给你打电话,搞得跟大领导似的。”

“有备无患,万一有人打呢?不说我了,说说你,怎么起这么早,今天有活动?”

“等会儿去东坝,早点起来去招待所陪罗书记、杨县长他们吃饭。”

“他们还没回去?”

“他们才来三天,明天下午走,汪总和王总他们可能要过几天再走。”

自己扑在案子上,争分夺秒,把一天当成两天甚至三天过,压力那么大,真是度日如年。人家享受超高礼遇,整天游山玩水,几天时间根本没感觉。

韩博反应过来,不无好奇问:“汪总有项目正常,雨山现在没钱不等于永远没钱,等经济建设搞起来,等县里有了闲钱自然会考虑搞城建,用关书记和王县长的话说这是脸面,早晚都是要搞的。王总继续考察有什么意义,难道他打算在雨山开分行?”

“开分行怎么了,雨山需要发展资金,城商行开过来有生意做。”

“开分行哪有那么容易。”

“省里、地区和县里都支持,虽然不容易也没申请执照那么难。”

作为南港城市商业银行的前董事长,李晓蕾提起这事就兴奋,先半开玩笑地唱个高调,随即吃吃笑道:“我们老家多少银行,在下面有多少营业厅?幸亏抓住了时机,在思岗打下一片根据地,不然哪有我们立足的余地,根本竞争不过人家。

雨山跟以前的思岗一样,几大行对农村不是很看重,信用社搞得也很一般。要是能借这个机会在雨山成立一个分行,好好经营,说不定能把雨山发展为第二块根据地。”

南港城市商业银行名称挺响亮,其实在南-港市区根本没什么业务,在另外几个区县既没分行也没几个营业厅,说白了就是思岗城市商业银行。

企业想发展,银行同样想发展。

资金实力没几大行雄厚,名气没人家大,能守住思岗的根据地已经很不错,想发展只有走出去,想到这些,韩博不禁笑道:“老婆,原来你跟老卢一样退而不休,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什么叫退而不休,别忘了我现在依然是城商行股东。”(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