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第五百八十五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下午三点,邢副秘书长亲自赶到金鹰公司慰问参战民警。

民警大多在外面办案,几位小组长不在指挥部,只有第一小组的民警在一楼受理群众报案,在二楼“盘点算账”,现在过来能慰问谁,其实是来实地了解侦破进展的。

“邢副秘书长,这边请。”

要是早来四五个小时,韩博真不知道该怎么汇报。

随着奔赴各地的民警陆续到位,反馈回来的情况越来越多,专案组对涉及11.26案的几名嫌犯越来越了解,不像之前一头雾水,一无所知。

二楼多功能会议室里,摆了一圈白黑板。

一个嫌犯一块白黑板,最上面是名字,下面是照片,不是一张而是很多张,再下面是身份证信息,最后是密密麻麻的基本情况。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邢副秘书长担任这么多年领导,没少去公安部门视察,像今天这样来大案要案的侦破指挥部却是头一次,虽然案子没破,但对专案组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站在第一块白黑板前听韩博汇报。

“主犯戴辉,在其老家算一个名人。年轻时当选过村干部,后来去镇里帮忙,开过公司,办过乡镇企业。由于经营不善,那些公司企业相继倒闭,欠银行、个人和业务往来单位一屁股债。

作为法人代表,他难辞其咎,许多债主找镇里,镇里推脱不管,于是全去找他。老家呆不下去,于是跑到外面躲债,之前极少回家。我们民警了解到,有人在省城和深正见过他,坐高档轿车、住豪华酒店,他们老家的人一直以为他在外面发财了。”

“跟老家的亲朋好友有没有联系?”

“据说有,我们民警正在当地同行协助下调查,先找到与他有联系的人,然后讲清楚政策,做好思想工作,只要他能从许奎手中脱身,只要他跟老家的亲朋好友联系,我们就能顺藤摸瓜将其抓捕归案。”

“这个郭梦辰呢,在凤仪不显山不露水,只是一个配角,在东广他好像是主角。”

“他确实在东广省三名市实施过诈骗。”

韩博往前走了几步,指指黑板上的嫌犯,“郭梦辰,57岁,闽省人,年轻时在当地物资公司干过,是当地有名的供销员。改革开放之初,下海经商,专门倒腾木材、钢材、水泥等紧俏物资。

我们民警了解到他有海外关系,他有一个堂哥在台湾,表哥、表姐等不少亲戚偷渡去了美国,他儿子前些年也出去了,不过据说在国外混得并不好。

在海外的亲朋好友支持下,他曾在东广一个机电交易市场租过一间门面,开办过机电物资公司,专门经营五金交电和一些标准件。生意刚开始做得不错,后来由于沉迷赌博,确切地说应该是沉迷于买地下**彩,欠下一屁股债。”

掌握这么多情况,前线的同志肯定在调查其社会关系。

不用问都知道,只要与他有关系的人,办案民警会一个不落联系上,跟那些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郭梦辰一露头就要报警,谁知情不报,那就是窝藏逃犯!

邢副秘书长点点头,目光转移到中间这块白黑板上。

韩博回头看看陪同他来视察的两位省直机关领导,介绍道:“申雨露,28岁,说是大专学,其实是会记中专。她没赶上国家统一分配的末班车,毕业之后进入县城老家的一个民营企业当出纳会记。

我们民警了解到她在该企业工作期间,与企业副总,一个有妇之夫,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纸包不住火,由于长期姘居,被该副总的老婆捉奸在床,名声扫地,在老家呆不下去,于是去深正打工,之后极少回家。

大前年冬天,她很高调地回到老家,申请办理单程证。我们之前掌握的个人信息不准确,她并非未婚,大前年10月份结婚了,丈夫是一个50多岁的香港人。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应该是假结婚,为拿到单程证办理的假结婚。”

“跟她在一块的男人其实是这个余绍东?”

“可能性极大。”

“韩博同志,她为什么不跟余绍东结婚,余绍东也是香港人。”一个省直机关领导问。

“报告王主任,我拖东广省厅领导联系过香港警方,香港方面确认余绍东是有妇之夫,在香港有家庭有孩子。”

“当二奶啊!”

“到底是不是,要等他们落网才知道。”

韩博笑了笑,走到会议桌这边,介绍起下一个嫌疑人,“向海峰,南湖人,41岁,文凭是假的,水平应该有点。我们民警了解到,他之前一直在当地的一家建筑企业工作,有施工员证、预算员证,懂建筑,会预决算。

后来建筑公司改制,他跟一个私人老板干,由于甲方迟迟不结算工程款,私人老板干不下去跑路了,他从那之后变成一个工程掮客,专门替人介绍工程,拿佣金,拿提成。

几位领导知道的,建筑行业比较混乱,人家骗他,他也骗人,骗到钱就骗吃骗喝。在凤仪行骗期间,他负责基建工程,我们分析用于行骗的图纸是他搞到的,不过这一点需要查实。”

余绍东是香港人,专案组民警不可能跑香港去查,掌握的情况不多,不需要介绍。

最后一个嫌犯很重要,11.26案本来跟他没任何关系,他半路上杀出来绑架主犯戴辉,让整个案情变得更复杂。

相比其他嫌犯,这个家伙更让人头疼!

韩博指指照片,凝重地说:“许奎,29岁,西川省人,16岁从西川老家来我省打工,在省城一家老乡开的小饭店学厨师。嫌工资低,整天跟一帮社会人员鬼混,因涉嫌寻衅滋事、盗窃、故意伤人、敲诈勒索被司法机关处理过很多次,最长的一次判了五年。

前年出狱之后,他没回西川老家,继续在我们省城从事聚赌兼替人讨债等违反犯罪活动,手下招揽了几个无业人员。由于该团伙行踪不定,省城同行注意到他们,但没收集到他们从事违反犯罪活的线索。”

有前科,而且前科累累,这样的家伙反侦查能力很强!

邢副秘书长意识到抓他没那么容易,低声问:“韩博同志,这么说你们只掌握他的情况,不知道另外三个绑匪身份?”

“一共四个绑匪,只掌握他的情况和其中一个绑匪的照片,并且不是很清晰。”

交通监控只拍到套牌车前排上的两个人,没拍到坐在后排上的人。

换言之,如果许奎让后排上的两个人去取款,那么秦景乡现在所做的工作相当于无用功,照片发下去了,不是那两个人,根本不可能比对上。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稀里煳涂落在许奎手里的戴辉,反而是11.26案所有嫌犯中最有希望在短时间内抓捕的一个。

韩博不想错过一帮胆大包天的绑匪制造的这个机会,分析道:“许奎绑走戴辉却不联系雇佣他的汪正山,只有三种可能。一是戴辉携带大量现金,他见财起意,抢走现金潜逃。二是戴辉没携带那么多现金,只有银行卡,需要戴辉供出取款密码,把钱取出来再潜逃。三是戴辉许诺给他更多钱,让他临阵倒戈。

我们反复询问过金鹰公司的本地雇员,发现戴辉平时很少带大量现金,钱包里不会超过3000元。他习惯刷卡,钱包里有很多卡,甚至把那些卡当成身份地位的象征。从这个角度上看,几个绑匪取款的可能性极大。”

“可是到现在都没消息。”

“邢副秘书长,我需要检讨,我发现我们之前的部署有漏洞。许奎具有一定反侦查意识,他这样的人一般是不会轻易露面的,要是让手下马仔,而且是我们手中没照片的马仔去取款,那我们将很难掌握其行踪。”

“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请您帮我们协调一下,给周边几个市的银行打个招唿,今晚结算时把同一时间段内通过取款机取走大量现金的存款账户统计出来。”

取款机取款是有限额的,绑匪不可能今天取一点明天再取一点,他们肯定会去设在不同地方,隶属于不同银行的取款机取款,能多取一点是一点,早点把钱取出来早点跑路。

银行每天都要盘账,完全可以从个人存款账户上发现异常。

这个办法虽然麻烦点,但说不准能通过取款异常的账户查到绑匪的蛛丝马迹。

破案要紧,追回赃款要紧!

邢副秘书长同意道:“没问题,我亲自帮你协调。”

调查组成员中有人行的同志,人行是干什么的,管银行的银行,韩博立即让第一小组组长、市局经侦支队李硕副支队安排专人与调查组中金融监管部门领导衔接,又设立一个专门查账的小组。

……

正如韩博分析的一样,许奎今天发财了!

云里县经济也不发达,经济不发达的地方金融自然不会发达,整个县城只有二十三台取款机,取完一家去下一家。

取款机上有摄像头,小心驶得万年船,他不想被公安盯上,让小固进去取款,他在外面望风,云里取完开摩托车去邻近的县,一直忙到天黑才回到落脚点。

戴辉年龄大,又受过折磨,在里屋睡着了。

几个家伙哪见过这么多钱,兴高采烈地在堂屋数,数完一遍又一遍,就等大哥发话分钱。

钱是不少,但许奎想要更多。

他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众人一眼,把钱全塞进皮包,冷冷地说:“这才多少,把你们高兴成这样,有命赚钱也不怕没命花!”

“奎哥,分完钱我们远走高飞,他们去哪儿找,谁又会找,给老骗子十个胆他都不敢报警。”

“他不会报警,姓汪的会不会报?”

许奎点上根烟,阴沉着脸说:“老王八蛋骗几千万,逼死一个副县长,公安肯定要查,盯上姓汪正山是迟早的事,盯上汪正山就等于盯上我们,把姓戴的老骗子做了扔山沟里都没用。”

“那这么办?”

“干一票是干,干两票也是干,老王八蛋骗几千万,卡上只有两百多万,其它钱去哪儿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大钱榨出来,到时候一个人能分几百万,有几百万哪儿不能去,出国都没问题!”(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