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九十七章 香港(二)

第五百九十七章 香港(二)


                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一位年轻的总督察用一口流利但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慷慨陈词。

“各位长官,香港是一个拥有超过600多家银行、保险和证券机构的国际金融中心?长期以来,本港执法单位一直致力于打击洗钱和恐怖融资活动?自1989年制定《贩毒(追讨利益)条例》起,已建立比较完善的预防和打击洗钱、恐怖融资活动法律体系与组织架构,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比如去年4月,成功打掉一个洗钱团伙,22岁的中国籍男子陈俊城,通过空壳公司和开设在本港的银行账户,在8个月里洗钱71亿港元。去年10月23日被检控,高等法院判处其10年零6个月监禁。”

“作为履行反洗钱情报中心职责的联合机构,我们‘联合财富情报组’非常愿意与内地公安及外国保安机关沟通合作,共同打击跨境犯罪。请各位长官放心,我们会认真研判这些情报,会及时通报相关执法单位。”

必须承认,香港同行效率极高。

黄警司早通过国家中心局常驻香港的余处长和东广省厅港澳警务联络科获悉韩博一行来意,寒暄完直接把众人请到十二楼,请“联合财富情报组”的主管和副主管过来开会。

两地警务合作主要是“通报”,互通有无,提供情况,交流情报。

涉及到采取行动、嫌犯移交属特殊情况,需要“一事一议”。并且坐在这里的人说了不算,更高权限的“首长级”官员才能做主,至少要经过保安局和律政司。

联合财富情报组主管很年轻很礼貌也很会做官,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四平八稳,说话滴水不漏。

会认真研判,会及时通报相关执法单位,听上去似乎很当回事,似乎很帮忙,其实一句准话都没给你。

对余绍东在内地实施诈骗的犯罪行为,更是选择性无视!

吴副厅长这次听懂了,也听明白了,回头看看黄家伟高级警司,再回头看看韩博,强忍着不快说:“谢谢关督察,麻烦关督察,相信随着国内经济飞速发展,我们今后会有更多合作交流机会。”

言外之意很清楚,你给我面子,我也会给你面子。

我现在来请你帮忙,很难说你将来会不会去求我,你帮我这个忙,将来要是有涉及到贵省的案子,我们绝对会全力协助。

总督察(cip)俗称“总帮”或“三粒花”,是香港警察警衔制度中仅次于宪委级的警衔。

关星伟如此年轻便是高级督察,且担任具有一定独立性的“联合财富情报组”主官,不仅领导组内的警察,同时领导组内的海关人员,堪称香港警队中的精英,岂能听不出吴副厅长的言外之意。

他一边整理韩博提供的资料,一边微笑着说:“非常期待再次合作,黄sir,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就下去安排同事跟进。”

“去吧。”

“各位长官再见。”

捧着一堆资料说走就走,连一张名片都没留下,小徐觉得这个总督察很拽,跟他一笔,同样年少有为的韩处,真不是一两点谦虚,真不是一两点平易近人。

他们不知道,韩博却非常清楚,刚走出会议室的“联合财富情报组”主管有他的苦衷。从现在的情况看,余绍东在内地犯事,在香港并没有犯事,就算之前犯过事也受过应有的惩戒或没足够证据。

香港法制健全,他要按照法律和程序办事,不能作出任何不切实际的承诺。

更何况他只是搞情报的,并不执法。

至于不留一个联系方式,这同样与程序有关,根据他们的规定,不管哪个单位与内地公安合作都要经过联络事务处,留名片就是越权,就是不把黄家伟高级警司放在眼里。有私交则另当别论,不过在这个场合也不能过于亲近。

对韩博来说正事还没开始办,对黄家伟高级警司而言正事已经办完了!

他站起身,热情洋溢说:“吴副厅长,韩警官,如果二位感兴趣,我可以陪二位参观这栋大楼。然后送二位去酒店,晚上有个简单的冷餐会,邓sir要为二位接风。余处长,您一定要去,您可不能缺席。”

以前来参观过,再参观又有什么意思。

继续呆在这儿,他这个高级警司肯定寸步不离跟着。就算他不跟着,也会安排一个宪委级的高级警官陪同。

很多县官不如现管,自己留在这儿小伙子行动不方便,吴副厅长权衡一番,紧握着他手笑道:“黄警司,您太客气了,邓sir太客气了,接风真没这个必要,等二位有时间我请,今天先跟车回深正,深正那边还有事。”

“刚来就走?”

“案子没破,那边还有很多事,韩博留下,由他负责联络。”

“用不着这么急吧?”

“很急,非常抱歉。余处长,这边的事拜托了,我们一样有机会再聚。”

吴副厅长执意要走,黄警司不仅没觉得他不礼貌,反而平添出几份敬意,在他心目中贵省是一个很穷很穷的地方,香港又是一个消费非常高的地方,很直接地认为吴副厅长是为节约开支而回深正的。

再穷能穷政府么?

一个堂堂的公安厅副厅长难道连酒店都住不起,难道在香港住几晚回去报销不掉?

吴副厅长不知道他是怎么认为的,要是知道,肯定不会急着走,无论如何也要住几天,这事关贵省公安的形象!

不管怎么样,他走了,小徐二人也跟着走了,走前把韩博行李放在余处长车上。

只剩下他一个人,余处长正琢磨怎么安排,毕竟他跟其他同志不一样,虽然在基层工作,但也算半个部直机关的人,照理说应该接待。

黄警司突然道:“余处长,您能不能稍等一下,邓sir想见见韩警官。”

香港同行虽然习惯按程序办事,但人脉也很重要,同样一件有人脉和没人脉是完全不一样的,没想到“韩打击”认识高级助理处长,余处长欣然道:“没问题,韩博,跟黄警司去吧,我这儿等你。”

“余处,不用这么麻烦,晚上我有地方去,把行李放这儿就行了。”

“去哪儿?”

“港大,我有一个朋友在那儿任教。”

他不仅是公大硕士也是北大硕士,在香港认识几个朋友再正常不过,余处长不再客气,让司机帮他把行李送到楼上的联络事务科。

送走余处长,韩博随黄警司乘电梯来到一间大办公室。

一个身穿白衬衣,肩章上一枚嘉禾花和一枚军星,领章上有双条纽纹,看上去只有三十五六岁,既高大魁梧又俊朗的高官起身相迎。

邓先成,香港警务处高级助理处长(scp)!

香港警察警衔制度中的一个警衔,阶级位于助理处长之上,副处长之下,属于香港警队中的“首长级”人物,不是警务处长可以任命的,必须由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委任,要在特区政府宪报中公布。

整个警务处只有4名高级助理处长,分别掌管警察总部内的行动处、刑事与保安处、人事与训练处及监管处。如果不出意外,下一任的“一哥”(警务处长),将会从副处长和他们四位高级助理处长中产生,真正的大人物。

“教授,欢迎!”

“邓sir好,冒昧打扰,没想到您还记得我。”

“印象深刻,怎么可能忘,来点咖啡还是茶?”

“白开水,我习惯喝白开水。”

“没问题,坐。”

眼前这位可不是一般官员,他是香港警队中第一位有飞虎队经的高级助理处长,曾在飞虎队服务6年,摸爬滚打,指挥乃至参与过无数次行动,是香港警队中的传奇人物。

当年去公大参观时,他的个人魅力和他率领的香港警员所蕴含的优秀品质和专业素养让公大师生大开眼界。韩博参与过接待,参加过交流,不知道随行翻译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在介绍时把教官翻译成教授。

当时韩博比现在更年轻,那么年轻的教授哪怕是副教授也很难让人不吃惊,要知道那是公大,内地公安的最高学府,不是普通大学。

邓sir确实印象深刻,不是恭维。

放下注满白开水的被子,用一口比当年流利不知道多少倍但仍带着浓浓口音的普通话笑道:“韩教授,黄sir说你加入警队了,现在是贵省公安的高级警官。”

“让邓sir见笑了,内地跟香港不一样,警衔在内地更多地代表资,到底高不高级,到底有多高,要看行政职务,要看行政级别。”韩博笑了笑,下意识回头看看,发现黄警司已经带上门出去了。

内地公安的警衔真看不懂,经常跟东广同行打交道,邓sir深有感触。他拍拍腿,换了一个话题:“韩教授,这次所为何来,我能帮到点什么?”

韩博简单介绍了下情况,苦笑着说:“先通报,等我在内地的同事收集到足够证据,等我们能够确认该嫌犯涉嫌走私,到时候估计少不麻烦您。”

“涉嫌走私,可能是军火,也可能是毒品?”邓sir笑看着韩博,目光意味深长。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管走私的是军火、毒品还是其它什么东西,我都要一件不少的带回去。”韩博点点头,再次强调此行的来意。

现在两地在嫌犯移交这个问题上搞得很僵,达到一定级别的高级官员很多话反而不好说,邓sir不认为堂堂的公大教授会跑到一个县去当公安局长,以为他是带着某种使命来的,把此刻当成一个非正式的会晤。

“韩警官,韩教授,嫌犯呢,你不打算把他押解回去?”

“当然想,关键现在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不知道嫌犯有没有逃回香港,二是主动权在您不在我。”

“在我不在你?要知道这里是警察总部,这是警政大楼,既不是保安局也不是律政司。”

邓sir耸耸肩,伸出胳膊在办公桌上很夸张地比划一下:“其实我认为主动权在这边,不在这边。许多事是需要推动的,如果能够推动一下,开一个先例,相信不光你的事能解决,今后遇到类似问题同样能解决。”

他摆出一副谈判架势,韩博不再受宠若惊。

看看窗外的无敌海景,笑问道:“邓sir,您认为应该怎么推动?”

韩博想把有可能潜逃至香港的余绍东抓回去,邓sir同样想把周某抓回来送上法庭,似笑非笑说:“可以遵循一些惯例,比如交换。”

“邓sir,您太看得起我,这么大事我做不了主。这是原则性问题,会引起一系列法律争议,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交换跟交易没什么区别,您要的人比我要的人值钱,不划算。”

“从刚才介绍的案情上看,涉案资金差不多。”

“影响力差很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