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九十四章 申雨露开口了

第五百九十四章 申雨露开口了


                一觉醒来已是上午10点多,随省厅民警小徐走进吴副厅长办公室,只见沙发上放着一套崭新的警服,办公桌上摆着一副崭新的三级警监警衔和一本警官证。。: 。

“韩博同志,恭喜!”

“吴厅长,这是?”

只听说过火箭式提拔,没听说过火箭式晋衔,而这一切居然成为现实。

作为推动者,吴副厅长很高兴,拍拍他胳膊:“经公安部政治部研究决定,特晋升你为三级警监警,授予你三级警监警衔。特事特办,破格晋衔,等案件办完,等过完‘春’节,去bj参加晋衔培训。”

根据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及司法部联合颁布实施的《人民警察选升警衔的暂行办法》。德才表现优秀,担任一级警督期间年度考核称职,在职务等级编制警衔幅度内符合一系列条件的人民警察,才可以选升为三级警监。

条件很多,比如正处和副处级职务人员,要在省会市、人口较多治安任务重的地级市担任公安局长,任一级警督满2年、任正副处级职务时间满3年、参加工作时间满22年,或者任一级警督满6年。

又比如担任地(市)公安处(局)长、省会市(副省级建制的城市)公安局正处级副局长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以上机关的处长,任一级警督时间满3年、任现职级时间满2年、参加工作时间满25年,或者任一级警督满6年。

专业技术职务人员要求没那么严格,但是想晋升三级警监一样没那么容易。

而且是选晋,不是符合条件就百分之百能够晋升的!

三级警监,穿白衬衫,韩博愣住了,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吴副厅长抬头看看挂钟上的时间,一边示意小徐收拾东西准备启程,一边微笑着解释道:“都说了,特事特办。林书记亲自打电话帮你争取的,部领导对这个案子也很重视。部领导记得你,对你有印象,所以办得很顺利。这是和平时期,要是在战争年代,别说三十来岁的三级警监,三十岁的将军都会有,而且不会少。”

这就晋衔了!

妻子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她知道会很高兴,韩博有的只是压力,案子没破就晋衔,并且是破格晋衔,可见上级对这个案子有多重视,对自己的期望有多高。

要不是赃款追不回来,有脸穿这件白衬衫?有脸佩戴三级警监警衔?

他跟做梦似的,‘迷’‘迷’糊糊跟到楼下,爬上等候已久的小客车,直到两名随行人员打招呼才缓过神。

“吴厅长,太突然,我不符合条件,先晋衔再参加晋衔培训,这太夸张。”

“符合条件就不是破格了,我们即将进行的相当于国际警务合作,讲究身份对等。香港警队没什么正处副处,也没正厅副厅,高级警务人员好像叫什么宪委级,接下来不光是合作,甚至可能要谈判,你是关键人物,当然要跟他们对等。”

“不是有您吗?”

“有我,别开玩笑了,我说的话他们听不懂,他们说话我一样听不懂,靠你,接下来全靠你。”

要不是老婆大人和老卢在背后使劲儿,县委副书记根本不用想。

这个三级警监来得更让人啼笑皆非,居然是因为工作需要,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机遇?

不过机遇这东西,往往是与风险并存的。

如果赃款追不回来,这个三级警监不仅不是一个荣誉,反而会成为一个耻辱,成为一个笑柄。

韩博长叹一口气,靠在车窗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甚至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吴副厅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以为他此刻非常‘激’动,虽然只是晋衔,职务并没有晋升,听张副厅长说雨山扶贫工作进入一个关键时刻,而他恰恰是关键时刻中的关键人物,扶贫工作是省里的大事,那么多国家级贫困县能摘掉一顶帽子是一顶,在可预见的两三年内,他的职务也不太可能调整。

但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不想穿白衬衫的警察一样不是好警察!

对一个民警而言,能不能晋升三级警监,能不能穿上白衬衫,真非常重要,不只是工资待遇,更多的是荣誉。

想起自己晋衔的时候,吴副厅长感慨万千,正打算说点什么,韩博手机突然响了。

“韩处,申雨‘露’开口了!”

韩博一愣,急忙道:“石支队,请说重点。”

石宝华和章平整整跟申雨‘露’磨了一夜嘴皮子,用沙哑的声音说:“申雨‘露’‘交’代,提出来的现金全在余绍东手里,大概七千多万。因为太多,取过很多次,又没做账,具体数字她记不得。她‘交’代余绍东把钱藏在新海市物资公司的一个仓库里,用纸箱包装的,纸箱里不光有钱还有一些书,把钱藏在书里面,既能防‘潮’又能伪装成书籍。”

要是能找着钱,今天就不需要去香港,尽管找着的希望不大,韩博还是忍不住问:“有没有安排人过去?”

“她一开口我就让夜里赶过来支援的同志过去了,结果扑了个空。由于租的时间不长,东西运进来紧接着又运出去,仓库保安对余绍东印象深刻,说昨天上午余绍东找了一辆车,拉走十几个箱子。”

“有没有监控,知不知道车牌号?”

“仓库没有,仓库外的马路上有,王光明同志请保安辨认,初步锁定四辆车,新海市局正协助我们联系车主。”

饭要一口一口吃,这是急不来的事。

韩博想了想,追问道:“其它情况呢,他们之间的分工,她知不知道另外几名嫌犯下落?”

“韩处,落网的几个绑匪没撒谎,确切地说戴辉死前没撒谎。在此之前,戴辉只认识郭梦辰,并不认识余绍东。郭梦辰好赌,在余绍东伙同东广籍嫌犯陈某开设的地下赌场赌博时,欠下余绍东三百多万赌债。

他无力偿还,赌债利滚利变成高利贷,被余绍东‘逼’债‘逼’得没办法,提出开办一家皮包公司利用地方政fu招商引资实施诈骗,骗一笔钱把债还掉。只要他还钱,钱怎么来的余绍东不管,于是同意宽限一段时间。”

“后来呢?”

“怎么骗地方政fu,郭梦辰其实也不会,至少不擅长,他只是在一次喝酒时听人说过。那个人就是戴辉,他找到戴辉,戴辉正好缺钱,二人一拍即合,于是有了三名市的那起诈骗案。”

石宝华低头看看讯问记录,接着道:“在三名市蓝塘县实施诈骗活动时,他们结识南湖籍嫌犯向海峰,由于计划不够周密,虽然诈骗活动很成功,但骗到的钱并不多,只有一百七十多万,三人一分,郭梦辰的那份根本不管还赌债。

这起诈骗余绍东没参与,只是让其在内地的同行派了几个马仔盯着他,既帮他撑场面也是担心他赖账跑路。也正是从这起诈骗中余绍东发现这是一条生财之道,提出干一票大的,他负责前期投资,甚至承诺诈骗成功,赚到大钱之后带他们去香港。

对我们这些西部省份的普通人而言,几十万是一笔巨款。对长期环境在东广的戴辉等人而言,几十万根本不够‘花’,他们既想赚大钱也想去香港,觉得余绍东有实力、有‘门’路,于是欣然接受这个提议,开始‘精’心策划。”

“然后呢?”

“他们注册离岸公司,在国内注册分公司,租写字楼,购置高档轿车,其实不是购置,两辆奔驰是余绍东托人从香港走‘私’过来的二手车,然后频频出席中西部省份地方政fu在东广的招商引资洽谈会和项目推介会。

在此过程中,他们认识了曾亚杰。在接触过的那么多地方党政领导中,他们觉得曾亚杰最好骗,于是决定去凤仪县实施诈骗。开始进展得很顺利,他们也很相信余绍东,为了更‘逼’真,甚至放出他们这些中国公司高管与总部人员不合的烟雾弹。

后来钱不断‘交’给财务部,也就是申雨‘露’,而余绍东和申雨‘露’只‘私’下里几十万乃至几万的给,说是帮他们存入香港的一家财务公司,通过该财务公司在东广的地下钱庄转到香港。

郭梦辰有海外关系,他儿子就偷渡去了国外,他越想越不放心,让他儿子去香港那家财务公司打听,结果他儿子从美国赶到香港,在香港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余绍东所说的那家财务公司。”

韩博回头看看吴副厅长,低声问:“再然后呢?”

“郭梦辰觉得上当受骗了,晚上质问余绍东,让余绍东把赌债刨去,把该他的那份儿给他。由于戴辉和向海峰不知道赌债的事,一直认为他和余绍东关系很好,他不想让戴、向二人小瞧,也就没声张,没告诉戴辉和向海峰。

在余绍东眼里他就是个连马仔都不如的赌徒,曾经跪在面前磕头求饶的赌徒,根本不鸟他,更不会怕他威胁,劈头盖脸骂了他一顿,又给了他二十万,让他闭嘴。郭梦辰可能真怕他,晚上没声张。

结果第二天下午,余绍东开车出去再也没回来。申雨‘露’虽然是提前走的,但主要是去转移赃款,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余绍东想过河拆桥,直到余绍东打电话让她别再回凤仪,才意识到要抛弃戴辉、向海峰和郭梦辰三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