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八十四章 争分夺秒(四)

第五百八十四章 争分夺秒(四)


                兵贵神速,丁晓霞早饭没吃完就领款带着人出发了。。: 。

韩博再次给东广省厅领导打电话,请东广省厅领导帮着跟三名市公安局打个招呼,异地办案,离不开当地同行协助。

没想到电话打完十几分钟,正回到总裁办公室跟几位支队长研究案情,三名市蓝塘县公安局一位副局长打来电话。

“韩局,我正好在办公室,看到市局转过来的这份协查函,对协查函上的嫌犯郭梦辰印象深刻,他曾在我们蓝塘县招摇撞骗,县领导要求我们公安局查过。”

就知道这伙家伙是惯犯,果然被猜中了!

韩博下意识拿起笔,不无兴奋地问:“殷局,太感谢了,请您介绍一下情况,看我们两家能不能并案侦查。”

胆大包天的‘混’蛋,居然连县委县政fu都敢骗。

以前没线索没办法,有线索殷副局长岂能错过,说道:“韩局,没问题,事情是这样的,大概是前年9月,我们县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局一位副局长,接到一名自称香港什么公司副总的郭梦辰电话,称其想在我们县投资建厂。

我们蓝塘县经济一样不是很发达,县委县政fu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县领导亲自与他接洽。此后,人在省城的郭梦辰多次来我蓝塘县考察。来过好几个人,其中一个很像协查函上的这个戴辉。总之,双方很快签订一份土地征用协议书。”

殷副局长回忆了一下,继续说:“他们拟投资的项目位于我们县循环经济产业园区,是一个年产460万件机械配件加工销售项目,总投资2.6亿元,预计年完成销售收入8.7亿元,就地纳税3600万元。该项目拟征地177.2亩,土地总价款1900多万元。

协议签订之后,县里不仅没等来投资,反而等来郑梦辰涉嫌诈骗的消息。在邻市经营一家劳务公司的黄‘女’士找上‘门’来,称郭梦辰拿着这份盖有我们蓝塘县人民政fu公章的协议,以让她承包工程为名骗取了50万元后人间蒸发了。”

相比凤仪的骗局,蓝塘的骗局手法比较单一,造成的损失不是很大。

看来他们是尝到甜头之后,再来凤仪县搞这个惊天大骗局的。

韩博抬头看看几位竖着耳朵听的支队长,一边做记录一边听殷副局长继续介绍。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们县领导很震惊、很意外。因为当初和郑梦辰签订协议时,为稳妥起见,特别注明郑梦辰要在5个工作日内,将土地总价款的80%,一次‘性’打到指定账户上,否则视为违约。

在郭没有履行这一条款的情况下,黄‘女’士跟他签的这个协议实际上是无效的。虽然我们蓝塘县没有责任,但恶劣影响已经造成了。不光黄‘女’士上当受骗,过了不久,又有人陆续找上‘门’,县领导震怒,要求我们公安部‘门’彻查!”

“殷局,您那边有没有立案?”

“韩局,我们查过,但没有立案,毕竟诈骗不是在我们蓝塘发生的,他只是利用过一份与我们蓝塘县人民政fu签订的失效协议。我亲自率领民警去的省城,人去楼空,掌握的证据又不多,最后不了了之了。”

不能说他们不负责任,毕竟人家的话有一定道理,诈骗不是在他们辖区发生的。

既涉及到案件管辖权,又涉及到办案经费,还涉及到地方党委政fu的形象,能去省城看看,能查查已经很不错了。

韩博介绍了一下凤仪的情况,通报专案组第六小组长丁晓霞正带人往三名市赶的消息,殷副局长表示会全力协助。

一个电话,整整接了40多分钟,但收获不小。

韩博把手机放一边继续充电,抬头道:“各位,蓝塘同行的话全听到了,各抒己见,说说想法。”

“韩处,现在至少可确定其中一个嫌犯在三名市从事过类似犯罪活动,可以确定在凤仪县实施诈骗所使用的图纸来自三名,这说明他们在三名市活动的时间较长,社会关系比较多,丁晓霞同志查图纸可以,查案可能不太在行,要不我们去一个人,把三名市作为重点。”

李副支队长的话有一番道理。

韩博沉‘吟’道:“谁去比较合适。”

“我去吧,韩处,嫌犯的祖籍大多在东广,我们第三小组已经过去那么多人,我过去可以就近指挥。”石副支队长当仁不让。

“也行,给丁晓霞同志打电话,请她们的车开慢点,等等你,汇合之后一起乘飞机过去。”

“是!”

石副支队长走了,市局经侦支队陈龙江支队长接过话茬:“韩处,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资金几乎全流向东广,我打算查完省内的最后三家公司,也过去跟第一小组的其他同志汇合。”

申雨‘露’把转账到下一个环节乃至下下个环节的账款,以各种名目提现,转存进了几个‘私’人账户。然后跟之前的“公对公”环节一样,转来转去,不知道她开立过多少个‘私’人户头。

过去24小时好不容易查到的几条线,由于她取完款之后没在同一家银行转存进‘私’人账户,取完就走,整条线就断掉了。

现在只能确定有两笔钱汇到东广的一个‘私’人账户,金额不大,只有一百多万元,正准备与银行方面协调,冻结这比账款,结果发现钱在几个小时内,被嫌犯从东广的几十个属于不同银行的取款机取走了。

不管堵有多么困难,不堵是万万不行的。

韩博权衡了一番,点点头:“可以,查完这几家你就过去。到了之后立即与几家大行协调,其它几条线再发现线索,立即请银行方面冻结,能挽回一点是一点。”

“是!”

陈龙江支队长手下无人可用,清单上的最后几条关于钱的线索,只能亲自去查。凤仪县公安局秦景乡副局长要负责绑架案,要与周边几个县公安局尤其银行保持联系,也回他的小指挥部去了。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只剩下韩博一个人,接下来所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各小组消息。

跟昨天一样,张副厅长又打电话问进展。

戴辉被绑架了,却不知道人在哪儿,韩博真不知道该怎么汇报,又不能隐瞒案情,只能据实相告。

投入那么多人力财力,张副厅长能感受到他此刻的压力,帮着分析道:“一‘波’三折,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韩博同志,这不是什么好事,也不一定就是坏事。至少在绑匪手里,主犯戴辉不可能跟我们之前担心的那样潜逃出境,当务之急是找着他,把他解救出来。”

“张厅长,我已经布置下去了。”

“省城这边有没有安排人过来?”

“安排了,昨晚出发的,我跟市局协调过。”

“考虑得很全面,别急,相信很快有消息。”

一直等到中午,没等到各条战线的消息,等来老婆大人的消息。

加拿大的朋友证实,金鹰公司的母公司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皮包公司,地址是真的,不过在唐人街的一个阁楼里。一间小破屋,居然是几百家公司的“总部”,有三个以此为生的华人专‘门’在那儿接电话。

这是个好消息,说明几个骗子不可能逃往加拿大,赃款也不太可能会被转移到加拿大。

“韩处,饭好了。”

“等等,不饿,等会儿再吃。”

“好的,您忙。”

民警带上‘门’,韩博再次走动窗户边,楼下今天依然有群众来报案,只是没昨天那么多,全是离得比较远,收到消息今天才赶到的。

他们兴冲冲跑过来,个个抱有希望。

要是赃款追不回来,他们又会有多么失望。

韩博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压力更大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