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做好事不留名

第五百六十七章 做好事不留名


                月朗星稀,山风习习。。

建材市场后面的山沟里灯光闪烁,随着人影在沟底和山沟侧晃动。

明天县里有大事,要是大白天勘查现场、挖掘尸骨,不知道又会有多少群众跑过来围观。这里离国道不远,被远道而来的客人看见影响不好,甚至会以为雨山治安状况堪忧,蒋正午不敢拖到明天,这些工作必须赶在思岗政商代表团抵达之前完成。

技术中队民警全来了,刑警大队长来了,刑侦副局长来了,韩博接到汇报也匆匆赶到现场,同主持局里日常工作的政委蒋正午一起,在沟底见到了“做好事不留名”的流‘浪’汉齐二山。

他正在指认发现尸体时的位置,二十多名干警围着他一个人转,有的摄像、有的拍照、有的录音、有的用强光手电负责照明。

“具体点,具体在哪个位置看见的?”

“这儿,不会错,就是这儿。”齐二山抬头看看坡上的小树林,指指前面一片‘乱’石,再次确认尸体当时所在的位置。

他有点遗憾,刚才吃上了‘肉’却没喝到酒。

城东派出所长王大海担心他多少年没喝过酒,一喝就醉,会耽误正事。老赵把酒买回来,瓶盖都帮他打开了,想想还是抢过酒瓶没让他喝。

位置对上了,就是之前掌握的抛尸现场!

陈百川稍稍松下口气,现在不比以前,上级对证据要求越来越高,这样的案子本来就很难收集、固定物证,如果其它证据再形成不了证据链,接下来会非常麻烦。

值得一提的是,局长虽然已经是县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但同样不可能跟几年前的县政法委领导一样协调公检法办理案件。因为故意杀人这样的案子,县检察院只有权审查批捕嫌疑人,案子最终要上报地区检察院,由地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陈百川回头看看两位领导,追问道:“齐二山,发现时尸体是什么样子?”

“臭了,烂了,好多蛆,到处爬,恶心!”

“然后呢?”

“我,我想积个德,帮他收尸,我没锹,不好‘弄’,就去那边转了转,看见一个坑,回来把他装蛇皮袋里面拖过去埋了。”

“走,带我去埋的地方。”

流‘浪’汉对这一带很熟悉,带众人来到右前方80多米处的一个缓坡,直接指认埋尸体的地方,都没有刻意去观察周围环境。

技术民警开始动手,先用铁锹清理掉上面的浮土,确切地说是上游冲下来的淤泥。现在不是雨季,沟里没水,淤泥干了,上面长满杂草。

蒋正午用手电照照四周,低声分析道:“这个坑以前应该是个树‘洞’,可能发大水或刮大风,把树连根拔起冲下去了,留下一个大坑。”

不远处有好几棵看上去既不高也不粗的树,但根茎却不小,有些树根甚至‘裸’‘露’在外面。雨水冲刷,水土流失,等里面的土被冲刷点,等石块松动,这些树估计一样保不住。

搭档的分析有一定道理,韩博微微点点头。

蒋正午点上根烟,又指指刚带到一边做笔录的流‘浪’汉,“他的情况大海刚搞清楚,姓齐,叫齐二山,黄渡乡下凹村人,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上面有个哥哥叫齐大山。他上过几年学,认字,据说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

“不是文盲,怎么会‘混’成这样?”

“他以前在村小学干过代课教师,娶了个媳‘妇’,有个儿子,结果因为代课教师工资不高,几亩山地又没什么收入,日子过得很清苦,媳‘妇’过不下去带着孩子跟人跑了。他出去找,没找到,回家喝农‘药’,邻居发现及时,送乡卫生院把他救过来了。”

“过了半年,又出去找,从那之后再没回过家。他媳‘妇’没跑时跟他嫂子关系不好,他大哥家条件也比较困难,两兄弟没什么感情,齐大山几乎不管他,村里有人见过他在城区流‘浪’,也跟齐大山说过,齐大山装着没听见,一直不管不问。”

只要是流‘浪’汉都有故事,而且都很沉重。

韩博不由想起程文明正在查的案子,当年那起强‘奸’杀人抛尸案被害人的丈夫现在在哪里,东山同行发现的那具骸骨是不是她丈夫,是不是带她‘私’奔的那个弹棉‘花’的。

等忙完眼前事,一定要打电话问问。

正胡思‘乱’想,前面传来一声惊呼,法医老徐惊喜地说:“找到了找到了!韩局,政委,找到被害人了!”

“咋呼什么?”

蒋正午陪着韩博走到坑前,看看几把手电照着的一个编织袋,看着袋口处‘露’出的森森白骨,冷冷地说:“埋这么严实,还装在袋子里,要是这都能跑就真见鬼了!”

一‘波’三折,终于找着了,老徐有理由‘激’动。

在这个案子上投入那么多,上上下下被折腾惨了,蒋正午同样有理由郁闷。

最高兴的当属王大海,如果找不着尸体,无法确认被害人死活,6.14案极可能变成一起积案乃至悬案,明知道那三个小‘混’蛋是抢劫杀人犯却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现在尸体找着了,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城东派出所又立下一大功!

他喜形于‘色’,给众人散烟庆祝。

韩博不‘抽’烟也顾不上想其它事,从勘查箱里翻出一副手套戴上,蹲下身说:“丁佩文和牛小达‘交’代,他们把尸体从作案现场抬到小树林时手上全是血,他们翻过被害人的钱包和提包,包上极可能留下他们的血手印。

案子办到这个程度,口供和旁证都能对上,有没有血手印问题不是很大,但有肯定比没有好。只要事实存在,且能提取比对上,那么6.14案就能办成名副其实的铁案!同志们,从现在开始用手,不要用工具,小心点,注意保护证据。”

“是!”

随着韩博一声令下,技术民警全扔下工具,跟考古似的小心翼翼清理坑里物品。

尸体清理出来了,每个骨头擦干干净净,按照人体骨骼位置摆在一块大塑料布上,老徐和袁‘春’媛数了又数,确认一根不少,托起颅骨研究伤口。

另外几名技术民警清理钱包和黑‘色’大皮包上的污泥,动作小心翼翼,生怕破坏上面有可能存在的血手印。

术业有专攻,陈百川帮不上忙,只关心钱包里的身份证,只有看到身份证才能确认死者身份。

等了大约十几分钟,技术民警确认身份证上没嫌犯指纹,从钱包里慢慢‘抽’出来递给他。

“韩局,政委,被害人姓曹,叫曹世健,东广省三名市人,遇害时38岁。”

“明天一早联系户籍所在地公安局,请当地同行联系他亲属,搞清他的职业,来雨山干什么的。”

“我打电话查查号码,或许晚上有人值班。”

“也行。”

一个大活人失踪失联一年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能够想象到亲属有多急,韩博点点头,站起身补充道:“老陈,三个嫌犯两个落网,只剩下一个包全业。组织力量搜集线索,看能不能尽快将其抓捕归案。”

“是!”

蒋正午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提醒道:“韩书记,已经11点了,这边‘交’给我,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和关书记、王县长他们去凯山机场接客人呢。”

对公安局来说,命案侦破是头等大事!

对县委县政fu而言,招商引资搞经济件事才是头等大事。

接下来一个星期,县直机关、政fu各部‘门’乃至全县各乡镇,所有工作都要围绕招商引资进行,所有事情都要给接待思岗政商代表团让步,要是黑着眼圈去甚至不去,关书记虽然不会明说但会非常不高兴。

韩博权衡了一番,摘下手套说:“好吧,我先回去。政委,一起回去吧,你明天一样有任务。老陈,这里‘交’给你,有什么进展及时给我电话。”

“好,我送送二位。”

“又不远,不用送了。同志们,再辛苦一下,老王,一起走,等忙完眼前事,我要请你吃饭,请你喝大酒。”

“韩书记,您的酒我肯定喝,不过在喝您的酒之前,我要先请那位喝,答应过他的,有酒有烟有‘肉’,管他三天。”王大海指指扔在一块巨石边接受询问的流‘浪’汉,流‘露’出一脸会心的笑容。

“他做好事不留名,把我们折腾够呛。”

韩博爬上坡,一边带着众人往国道方向走去,一边感叹道:“不过事要一分为二看,他确实做了一件好事,尸体当时高度**,一般人唯恐避之不及,他不仅不嫌臭还帮着收尸。而且要不是他收尸,让我们一时半会儿找不着尸体,前面发生的‘交’通肇事案、敲诈勒索案,如果几个胆大包天的臭小子谁都不说,我们或许会一直‘蒙’在鼓里。”

那晚的大‘摸’排虽然没找着尸体,但无意中破获了另一起案件。

这也是城东派出所的功劳,王大海好奇地问:“韩书记,肇事车和肇事司机找着没有?”

“找着了,两个司机只有一个有驾驶证,肇事司机正好是无证的那个。撞死人,车有保险都不敢报警,明知道那几个臭小子是敲诈勒索,最终还是选择‘私’了。”

“真想不到那些跑车的,买辆车几十万,大钱都‘花’了,考个驾驶证又能‘花’多少钱,占小便宜吃大亏,现在傻眼了吧。”

韩博点点头,走上公路扶着车‘门’说:“政委,老王,治安问题,毒品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再过一个月元旦,元旦过了就是‘春’节,‘春’运安全说白了就是‘交’通安全,接下来要把工作重心放在整治‘交’通上。”

“我们研究一下,尽快拿出方案。”

“定个时间,最好放在晚上,我也参加。要么不整治,整治就要看到效果,扣一批、罚一批、拘一批,再联合宣传部‘门’进行‘交’通安全法规宣传,从根本上扭转全县的‘交’通安全现状。”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