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六十六章 这次不会错!

第五百六十六章 这次不会错!


                新局长上任之后的变化是看得见的。,: 。

全县各派出所的债务问题得到解决,小债先还上,大债统一归口到装备财务科,局里跟债主进行协商,签订还款协议,争取三年内全部到位,不许再去找派出所讨债。

债务只是一方面,所里现在有办案经费,虽然不多但也比一分没有好。

给符合条件的协警‘交’保险,前天甚至给城区和城东派出所各配发两辆警车,其它派出所治安压力没城区和城东大,各配发一辆。

一下子采购三十辆面包车,‘花’一百多万!

城东派出所王大海既有了警车,又进入局党委班子成了局领导,工作当然不能含糊。

思岗政商代表团明天中午到,县委县政fu要给客人留下一个雨山虽然很穷但民风很淳朴的印象,不光社会治安要好,城区及城东主次干道上也不能有讨饭的,所有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全要暂时收容,等客人走了再放他们出来。

气象局长和文化局长因为卫生没搞好,被县里通报批评。

作为城东派出所长,要是这个任务完成不好,刚当上的局党委成员估计干不了几天就要被撸。

王大海不敢当儿戏,吃完晚饭,叫上两个协警和刚从保安公司调来的司机小吴,亲自带队去国道边的几个批发市场巡逻。

经过第一个十字路口,小吴突然笑道:“‘交’警队发财了,今天扣多少摩托车!”

派出所要巡逻,‘交’警队同样别指望这么早回去休息。

大晚上还在查车,在国道与通往城区的十字路口布下一个“口袋阵”,违章行驶的摩托车来一个逮一个,路边暂扣了两大排,停整整齐齐。

王大海回头看看,不禁笑道:“横冲直撞,有的证照都补齐,该扣。”

协警老赵对这些不感兴趣,扶着前排座椅问:“王所,我家小姨子说思岗是韩局的老家,明天的政商代表团是韩局拉来的?”

“什么韩局,现在是韩书记。”

“对,韩书记。王所,到底是不是韩书记请来的?”

局长前段时间天天呆在雨山,整天忙这忙那,哪有时间去招商引资。

尽管韩博现在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县领导,但在王大海眼里他依然是公安局长,依然是一个警察,微笑着解释道:“我问过政委,政委说跟韩书记有点关系,但关系不是很大。是韩书记的爱人和韩书记的老领导,带王县长他们去招商引资的。”

“韩书记的爱人?”

“人家来雨山前是沿海地区一个城市商业银行的董事长。”

“干部家庭,难怪这么厉害。”

调整局党委班子那天晚上,局党委成员一起吃过饭,知道大家会有各种猜想,韩博提过家庭的事。

王大海在场,知道得比较多,解释道:“干部家庭倒算不上,韩书记跟我们一样是从农村出来的,他父亲以前是木匠,母亲是农民。他爱人跟他是大学同学,他家就他一个人当干部。”

“学出来的?”

“学出来的,也是拼出来的,不拼能成为二级英模。”

公安晋升很难,想获得英模荣誉更难,不是靠关系就能实现的。

韩博到雨山上任以来虽然得罪过很多人,同样做过多实事,老赵只是一个协警,之前见过韩博三次,但身份差距太太,从未说过哪怕一句话。可在老赵心目中,韩局是好局长,韩书记是好书记。

正大发感慨,司机小吴突然放缓车速:“王所,前面有个人。”

一个黑夜蹲在四‘门’紧闭的蔬菜批发市场‘门’口,王大海顺手拿起手电,低声道:“走,开过去看看。”

开到跟前,果然是一个流‘浪’汉。

看上去四五十岁,穿破破烂烂,头发‘乱’糟糟,身上脏兮兮,蜷缩在屋檐下,用茫然呆滞的眼神看警车。身边有两个编织袋,一个袋口扎起来了,一个袋口没扎,里面全是塑料瓶和废纸等能卖钱的垃圾。

昨天雨山没收容所,也没有专‘门’给这些人提供救济的地方。

今天有了,离这不远,去那儿有饭吃,有‘床’铺睡觉。

民政局掏钱,公安局只负责收容。

王大海没什么好顾虑的,蹲下问:“叫什么名字,什么地方人?”

可能颠沛流离太久,流‘浪’汉反应有些迟钝,不太善于‘交’流,添添嘴‘唇’,迟疑了好一会,才用本地话战战栗栗说:“齐二山,‘花’渡人。”

“‘花’渡人,又不远,怎么不回家?”

“房子倒了,没家。”

“倒了修,没钱修请亲戚邻居帮帮忙。”

“没亲戚。”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估计又是一个好吃懒做的,说不定脑子还有问题。

他跟其他流‘浪’汉不一样,家在本地,不符合收容救济条件。先带到所里,给‘花’渡乡派出所打电话,让‘花’渡乡政fu派人来把他接回去。

平时‘花’渡乡不会管,但现在不是平时,谁破坏招商引资大局关书记就跟谁急,‘花’渡乡领导不敢不当回事。

提上两个编织袋,把他带上车,一直带到所里。

给‘花’渡派出所打电话的空挡,他居然盯着办公桌上的一份告示看,王大海暗叹一口起,暗想看样子不是一个文盲,断文识字的人怎么会‘混’成这样。

“公安同志,你们……你们……你们找尸体?”

“你知道?”王大海心不在焉问。

流‘浪’汉再次看看征集6.14案线索的公告,小心翼翼问:“建材市场后面沟里的?”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为找那具尸骨,局里投入多少人力财力,城东派出所也被折腾不轻,又是参加搜寻,又是连夜‘摸’排,搞所里人几乎累垮了。

王大海欣喜若狂,扔下电话问:“建材市场后面沟里的尸体,你见过?”

流‘浪’汉吓一跳,不敢说话,只敢点头。

王大海意识到反应有些过‘激’,递给他一根香烟,帮他点上,用尽可能平和的语气问:“齐二山,你什么时候见到的,除了尸体有没有看见其它东西,比如包什么的?”

“我,我肚子饿。”

他娘的,居然趁火打劫。

肚子饿是吧,没问题,王大海立马回过头:“老赵,去厨房看看,搞点饭过来,没剩饭下面条,多下点,放两个‘鸡’蛋。”

让他哭笑不得的是,流‘浪’汉吧嗒吧嗒嘴,又小心翼翼来了句:“我,我想吃‘肉’。”

要求还‘挺’高!

吓唬对这样的人没用,他一无所有,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

以前曾遇到过一个,快到年底,跑派出所自首,说干过多少多少坏事,结果查无实据,纯属信口开河。他不为别的,就想公安把他抓进去,在看守所至少有饭吃,至少能过个衣食无忧的年。

天知道眼前这位是不是也在信口开河,不过这么大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王大海点点头,大声道:“老赵,去街口看看卖熟食的有没有收摊,没收摊买半斤猪头‘肉’,要是收摊了就去王二饭店炒个‘肉’菜,动作快点。”

“好,马上去。”

“等等。”

王大海干脆给他来个一步到位,微笑着问:“齐二山,要不要再来点小酒?”

“有酒也行,我,我好长时间没喝了。”

“听见没有,再买瓶酒。”

王大海从怀里掏出几十块钱递给老赵,点上根香烟,微笑着看着他问:“齐二山,现在可以说了吧?我不跟你开玩笑,只要你说的是实话,你不光今晚有‘肉’吃、有酒喝、有烟‘抽’,明天一样有,我管你三天,大鱼大‘肉’,让你有吃有喝,顿顿吃饱喝足。”

“过了三天呢?”

“你既不是我劳资也不是我儿子,我特么还管你一辈子!齐二山,给我听清楚,别蹬鼻子上脸,别再跟我讲条件,不然立马让你滚蛋,晚上既没‘肉’也没酒。”

流‘浪’汉是真饿真馋,口水都快流下来,吓一跳,不敢再提条件。

他探头看看‘门’口,确认老赵是出去买酒买‘肉’,忐忑不安说:“我见过,真见过,在沟里,都臭了。”

“什么时候的事。”

“好像是去年。”

他整天在外流‘浪’,风餐‘露’宿,只会想下顿有没有东西吃,不会去想别的事,对时间没什么概念很正常。

王大海点点头,追问道:“能看出来是男是‘女’?”

“男的。”

“有没有其它东西?”

“有个包,这么大,我在林子里住几天,还捡到一个小钱包,这么大。里面没钱,只有身份证银行卡。”

对上了,不是信口开河。

王大海按捺住‘激’动,又问道:“然后呢?”

流‘浪’汉挠挠头,‘欲’言又止地说:“我,我无儿无‘女’,无家可归,早晚要跟他一样死在外面,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看见他死成那样,就想到我自己,我想做个善事、积个德,把他埋了、帮他收尸,等我死了,说不定有好心人帮我收尸。”

“再然后呢!”

“我就把他埋了,死者为大,死人东西不能要,包埋了,钱包估计也他的,一起埋了。本来想帮他穿衣服的,穿上衣服再埋,臭,真臭,都烂了,生蛆,不好‘弄’,就直接埋了。”

“埋在哪儿?”

“离沟不远,正好有个坑,我没锹,只能这么埋,把他放进去,东西放进去,搬石头盖上,大石头小石头,干了一下午。”

第五百六十六章这次不会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