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第五百六十四章 “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李晓蕾认识的大老板多,韩总认识的大老板也不少。。

儿媳‘妇’去大西南帮儿子,老卢一个外人都去帮。

作为老子,韩总觉得应该做点什么。

一接到儿媳‘妇’电话,便开始联系在东海这些年‘交’的朋友。他一直搞装修,现在开装饰材料市场同样属于装修行业,一些南方大老板尤其搞木地板、胶合板、实木‘门’的老板,对投资林业真感兴趣。

刚刚人托人联系上的郑总,以前是搞服装的。

郑总看好林业,去年承包两千多亩荒山,租期50年,从南方地区和加拿大引进曼地亚红豆杉三百多万株,总投资2000多万元。要是能拉到这样的投资,儿子的官不就好当了。

韩总一分钟不敢耽误,挂断郑总电话,立即拨通儿媳‘妇’手机。

“晓蕾,涂总介绍的那位郑总,刚才联系上了。他去年刚承包两千多亩,资金紧张,对雨山的气候、土壤条件也不了解,去雨山投资的可能‘性’不大,跟我说了几句客气话。不过这个人一定要请,隔行如隔山,其他人不懂。他如果能参加你们的洽谈会,跟其他老板说说,效果比你们说好。”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有个懂行的人现身说法,效果绝对会比自己和王县长空口说白话好。

李晓蕾不假思索说:“爸,您联系的人,您帮我们做主,给郑总发邀请函。”

“招商引资也是生意,生意场上的事我有什么不懂,帮你们请了,关键人家后天没时间。他明天正好来东海,从东海坐飞机去美国,去谈大生意!”

这是个突发情况,公公说的这个人必须要请到。

李晓蕾权衡了一番,起身道:“爸,我们现在就去东海,您帮我跟其他老板打个招呼,投资洽谈会提前一天。请郑总忙里偷闲参加,请他跟其他老板‘交’流‘交’流。”

东海的事,在东海的人办。

韩总想到另一个问题,沉‘吟’道:“我再给郑总打个电话,问问他能不能赏光,要是他愿意来,我再打电话问问酒店。要是订好的酒店明天有会议,那只能换一家。”

“其他老板呢?”

“其他老板没问题,他们说起来一个比一个忙,其实全在瞎忙,一个电话的事。”

“好,麻烦您了,我们去找王县长,我们现在就出发。”

“让师傅路上开慢点。”

“好的,知道了。”

晚上搞了个答谢会,王继发喝不少酒,刚才头晕脑胀,准备睡觉,韩博打来电话,正在客房里跟韩博通话。

“当仁不让,该上的时候当然要上,再说任命已经下来了。你不打电话来,我也要给你打电话祝贺。晓蕾和卢调不知道,你有没有给她们打,没打我跟她们说。”

“王县长,她们先放一边,说今天的事,让我当副书记,你和关书记不是赶鸭子上架么。”

“什么叫赶鸭子上架,这是工作需要。”

王继发打了个酒嗝,‘揉’着太阳‘穴’说:“这些天接触那么多老板,人家对我们雨山县委县政fu确实有疑虑。他们相信晓蕾,可是晓蕾无官无职。他们相信卢调,卢调又早退休了。顾问顾问,只顾不问,不顾只问,甚至不顾不问,光有晓蕾和卢调两个顾问不行,必须给人家一颗定心丸。

他们相信晓蕾和卢调,自然会相信你,这个优势必须充分利用。光政法委书记分量不够,县委副书记稍微好一点。你不出来看,平时不关注招商引资工作,这些情况你不知道。一些老板去哪儿投资,真是冲人去的,冲得不是一般人,都是当地党政一把手。”

他这番话有一定道理。

比如侯厂去海港市上任,打几个电话,甚至没出去招商引资,许多客商就冲他那个人去了,打算去投资的还都是大项目。

这顶乌纱帽来得太突然,也太搞笑。

韩博不无自嘲地说:“我一个向来不是很关心经济建设,一直负责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的人,居然因为经济建设需要当上县委副书记!”

“韩博同志,听清楚,我称呼你同志!”

当官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王继发拍拍桌子,恨铁不成钢地说:“我的韩博同志,观念要转变,别总当自己是一个警察,要有大局观。你看看那些公安局长,尤其地市一级的,有几位是警察出身,公安厅长更不用说了,想成为一个好警察,想在公安系统走上真正的领导干位,就要有党政工作经历。”

“王县长,你批评得对。”赶鸭子上架,已经上架,难道还能下架,从未想过担任地方党委副书记,居然稀里糊涂当上了,韩博心情非常复杂。

以前电话那头的年轻副书记不太了解,来他老家转了一圈,王继发终于真正了解这个人。

他既能干肯钻又有领导赏识,想进入党委政fu工作不难,想进步要比绝大数干部容易。可这么一个人居然喜欢当警察,一‘门’心-思在公安系统干,不愿意调离公安系统。

被任命为县委副书记,其他干部或许会欣喜若狂。

他不会!

王继发甚至能想象到,他此时此刻肯定患得患失,舍不得离开公安局,舍不得脱下警服。

思想工作要做好,对待这样的人讲大道理不一定管用,看样子只能哄。

王继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浓茶,又说道:“我不是批评,我是说这个道理。我知道你对公安工作有感情,对经济建设不是很感兴趣。放心,以后你只要干好政法那一摊事,招商引资,经济建设,这些工作我来。”

“那不成占着茅坑不拉屎!”

“又瞎说,凡事要一分为二看,你担任县委副书记意义重大。这跟打仗是一样的,一个阵地,从战役层面上看,攻下来,付出那么大伤亡,不划算。但是,从战略层面上看,拿下这个阵地,就能堵住口子,消灭敌人一个军,你说划不划算?”

什么‘乱’七八糟的,还划不划算。

韩博彻底服了,苦笑道:“王县长,我明白了,我这个县委副书记相当于一尊泥菩萨,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这个比喻不恰当,但是很贴切,因为他这个县委副书记就是这么来的。

王继发乐了,看着敲‘门’进来的李晓蕾,调侃道:“韩博,韩副书记,也不完全是。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你分内的工作,你的贤内助和你的老领导帮你干了。而且是超额的,干得很出‘色’,很漂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