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又有线索

第五百五十八章 又有线索


                “韩博,再吃点,吃完走。。: 。”

老卢和李晓蕾带着王县长他们去老家招商引资,不管能不能招到商引到资都会回来,王大姐怕坐车怕坐飞机没跟他们一起回去,跟母亲一样每天买菜做饭。

虽然这个家庭很特殊,但真有家的感觉。

韩博喝完最后一口豆浆,起身笑道:“撑死了,真吃不下去了。”

“吃不下去留着我当午饭。”

王大姐‘露’出慈祥的笑容,又收拾起碗筷。

韩博说了几句客气话,拿上车钥匙,背上包,刚走到楼下,正在院子里聊天的关书记和顾县长迎了上来。

“关书记,顾县长,这么高兴,有什么喜事?”二人喜形于‘色’,韩博有些好奇。

“大喜事!”

关书记紧握着他手,不无‘激’动地说:“韩副县长,卢调和你家晓蕾为我们雨山经济建设立下大功,王县长昨晚跟我通了一个半小时电话,谈成好几个项目,有农业项目,有工业项目,也有旅游项目。”

“有收获?”

“收获大啦,我‘激’动得一夜没睡好,尤其农业项目,搞蚕桑种植,公司加农户,下定决心推广两年,能惠及全县几十万农民!你们老家的县领导没得说,真帮忙,知道我们雨山财政紧张,牵头成立一家公司,先给我们投资800万。”

800万,对思岗来说不算什么,对雨山来说真是一笔巨款。

不过这钱有点烫手,你们之前没接触过不知道,等蚕桑生产形成一定规模,全国各地的茧贩子会蜂拥而至。

贩子的收购价高,县里的收购价低。

老百姓才不会管你之前投入多少,更不会去考虑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自己家种植的桑树,从自己家桑树上采的嗓音喂养的蚕,自己家蚕结的茧,不就是自己的吗?

养蚕那么辛苦,能卖高价谁会卖低价?

自己家的蚕茧,我想卖给谁就卖给谁,你凭什么管,你管不着!

思岗从开始大面积养蚕那一年起,每年都会因为蚕茧垄断收购搞出很多事,以前还可以按相关法律定一个非法经营,现在施行的是新刑法,不可能再跟以前一样通过抓几个人震慑住蚕茧外流。

韩博不想给两位几乎快被钱‘逼’疯的县领导泼冷水,笑而不语。

去年戴上贩毒外流问题重点县帽子,上半年因为羊的事闹出大笑话,这段时间整治社会治安又立案查处不少党政干部,一直以来雨山净出坏事没好事,再不干出点成绩怎么跟上级‘交’代,怎么跟几十万人民群众‘交’代。

只要把经济搞起来,其它问题都不是问题,现在就是以gdp论英雄。

关书记兴致很高,紧握着他手不放,兴奋不已地说:“工业项目主要集中在能源方面,你们老家电力设备制造企业很多,听说我们雨山乃至整个凯山地区电力紧张,听说我们这里又有水资源和煤矿资源,有意来投资兴建水电站和火电站,还打算过投资建一家电器开关厂。

先跟你通报这些好消息,等会开常委会,统一思想,一定要抓住这个宝贵的契机。我亲自挂帅,专‘门’负责跑项目审批。夜里给地委和行署领导汇报过,地委领导非常支持,于专员对你评价很高。”

“于专员对我评价很高,关书记,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要是不来雨山工作,晓蕾和卢调能来吗?”

在地区行署专员面前‘露’脸,原来是沾老婆和老领导的光,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

上午开完常委会还要去凯山向地委领导当面汇报,关书记很忙,走到院子‘门’口又回头道:“对了,你们老家县委县政fu马上要派干部过来协助我们推广蚕桑种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等他们到了,你和晓蕾就不寂寞了。”

推广蚕桑种植,真要是有人来,来得可能不只是老乡,很可能有许多老熟人。

老家各乡镇的蚕桑指导站工作人员,大多是丝织总厂改制时分流出去的,全是老同事,韩博越想越好笑。

不是县委常委,不需要参加县里今年最重要的常委会。

韩博驱车赶到局里,顾新民已经回来了,正一脸沮丧地在刑警大队办公室贴发票。

“韩局,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别丧气,姓牛的小‘混’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已经上网了,再把下点功夫把阵控工作做好,他早晚会落网。”韩博拍拍他胳膊,转身跟一起去异地执行任务的另两个民警点点头。

这一趟出去‘花’好几千,结果一无所获,真无颜见领导。

顾新民放下发票,‘欲’言又止问:“韩局,包全业还查不查?”

“查,涉嫌抢劫杀人,怎么可能不查?”

韩博招呼三人坐下,微笑着说:“案件侦破遇到点挫折很正常,要是每个案件都那么好破,要刑侦专家干什么?不过具体到6.14案,请刑侦专家来也没用。只有把基础工作做好,做踏实,才有侦破的可能‘性’。”

“关键这个基础工作怎么做?”

“发动群众,广辟线索来源,被害人为什么来雨山,尸体又去哪儿了,不可能一个知情人没有,只是我们没找到。”

“韩局,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报销完车旅费,我就出去找线索。”

“破案重要,休息也重要,学习更重要。跑这么远,出去这么多天,先回家休息一天,后天去政治处拿学习材料,‘抽’点时间好好恶补一下。过渡考试也是考试,不会流于形式,考不好行政编制一样解决不了。”

局长雷厉风行,说帮事业编民警解决行政编制就帮着解决。

回来路上小胡打过一个电话,省政法委虽然给雨山县局协调了几十个政法专项编制,但不可能全给事业编民警。

韩局为次跟没机会参加这一次过渡考试的事业编民警谈心,动员他们参加公考。整治行动仍在继续,后续工作那么繁重,他还要求各基层所队每周至少给事业编民警放两天假,让他们来局里参加培训。

顾新民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呈都市的一个同行打来的。

“顾队,我黄子山,我们辖区有群众昨晚见过你要逮的那个牛小达,我刚打电话问他去过的那家洗浴中心,过夜登记簿上有他的名字,身份证号码也对上了!”

“谢谢,谢谢黄所,我刚到家,我立即向我们局领导汇报,麻烦您帮我再留意留意。”

“天下公安是一家,别这么客气。”

“怎么,牛小达有消息?”韩博下意识问。

“他昨晚‘露’过头,让我再去一趟吧,这次我保证把他逮回来。”

没线索没办法,有线索当然要把嫌犯抓回来,至于抓回来有没有足够证据移诉那是以后的事,韩博岂能放过一个涉嫌抢劫杀人的凶手,起身道:“小王,再借5000给新民,我签字。”

破案有时候真靠运气。

顾新民借上钱同另外两个刑警刚走,新场派出所报告一个情况,一个前段时间外出洽谈业务的小煤矿老板,回来看到征集被害人尸体及身份线索的公告,称去年6月有一个在呈都从事煤炭生意东广籍的业务员打电话找过他,想从雨山采购煤炭销往呈都。

韩博欣喜若狂,立即拨通陈百川手机:“陈大,新民他们刚走,你迅速安排人去核实一下,看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先确定那个是死是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